【230】,亲手执刀,灵魂灌体,努希金

    听到巫师拉斯普廷安利的话后,苏凌却是轻轻一笑,她的手指自自己额前的碎发上轻轻一捋,一时间看在众的眼里那碎上的阳光居然化成了破碎的星光点点。

    “呵呵,我的条件很简单,那就是从此以后嘿首党便由咱们两个人共有!”苏凌淡淡地道。

    介沉听到了这话,扯着嘴角笑了起来,他就知道自家老大绝对不会放过这种大好的敲竹杠的机会的。

    看看吧,现在不正如自己心底所想一般嘛,嘿嘿!

    介沉扯着嘴角在那里笑个不停,不过伊藤相比起介沉来说,却只是淡淡一笑,不得不说这样的主人无论怎么看都觉得居然是那样的可

    拉斯普廷安利的目光闪了闪,然后嘴角挑起一个弧度,不得不说通过斯诺坦丁维奇的记忆,他已经对于整个eLs国的嘿首党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在听完了苏凌的提议后,他很快便算出来了如此之后,自己可以得到什么,还有自己需要付出什么。

    拉斯普廷安利本就是一个极为精明的人,虽然很快就算出来了,如果eLs国的嘿首党为他与苏凌两个人共同所有的话,那么利益也是要对分的,如此一来,虽然苏凌会得到大量的好处,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

    因为如果是灵魂灌体的话,那么他就相当于复生了,如此一来,他便可能是再继续享受一下接下来的美好人生,而且这一次他再死后,地府的大门却是可以为他打开了,那么他一来不用继续做孤魂野鬼,二来他也不用再担心自己魂飞魄散了。

    而那半壁的嘿首党江山相比,与这些相比起来,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一想到这里,于是拉斯普廷安利便拿定了主意:“好的,我答应了!”

    苏凌点了点头,她知道拉斯普廷安利是一个很会审时度势的人,所以在她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便已经笃定了他一定会同意的。

    所以此时苏凌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惊喜,也没有太多的波澜,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抬手一指阿纳托利斯基:“不过从今天开始的你的名字就叫做阿纳托利斯基了!”

    拉斯普廷安利点了点头:“这个没有问题,不过是一个躯壳罢了,而名字也不过就是一个代号!”

    “那就好了!”苏凌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苏凌与拉斯普廷安利两个人便就是如此这般的没有任何想要征求阿纳托利斯基同意的意思。

    毕竟此时此刻的阿纳托利斯基,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而现在苏凌拉斯普廷安利两个人只需要亲手执刀便可以了!

    “苏凌,你别忘记了,你可是我请来的!你这样就坏了规矩了!”这个时候阿纳托利斯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呵呵呵……”苏凌笑出了声音:“阿纳托利斯基,是你先算计我的,你的想法我现在已经可以猜到了,你根本就是为了借你夫人阿夫多季尤什卡的事,来引起我的同心!”

    “不得不说,之前我还真的被你的深打动了,自己的妻子已经得了脑瘫这么多年,可是你却一直都没有放弃,这事儿不管怎么说,不管对谁说,都是你痴的代表的!”

    “但是在你痴的面具又是什么呢,只怕你的妻子还掌握着嘿首党一笔就算是你都不知道的巨大财富吧!”苏凌的话,已经让阿纳托利斯基迅速地变了脸色,没错,苏凌说得一点也没有错。

    如果不是因为阿夫多季尤什卡掌握着一大笔的财富,他又怎么可能在她得了脑瘫之后还对她不离不弃呢,对于他来说,女人想要多少就有多少,想要哪国的美女,就有人立马就得将那一国的美女脱光了衣服,送到他的上来,而那些香喷喷滑嫩嫩的美女,哪一个不比自己那个如同死鱼一般的妻子阿夫多季尤什卡更强!

    只是,只是,苏凌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些呢?

    想到这里阿纳托利斯基不由得目光惊骇地抬头看向苏凌,难道说这个少女懂得读心之术不成?

    可是苏凌这个时候却是微微一笑,然后抬手点了点之前由她取出来的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脑子:“你真的以为这脑子我是白取的不成?”

    听到苏凌的话,阿纳托利斯基的脸色已经彻底改变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东西,居然如此就被苏凌轻而易举地得到了,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冷汗已经自阿纳托利斯基的额头上滴落下来了,他的心“呯,呯,呯……”地跳个不停。

    “苏凌,你,你,你居然可以读出阿夫多季尤什卡的记忆?”尽管此时此刻阿纳托利斯基在心底里已经确定了这一事实了,但是他还是再次问了一遍,其实现在他的心底却是在期盼着,苏凌可以给出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来。

    苏凌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了起来:“阿纳托利斯基先生,我很恭喜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阿纳托利斯基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起来,事居然会是这个样子。

    “你知道吗,你妻子的大脑虽然已经完全僵化掉了,但是她的记忆却并没有消失,而之前在你让我为她的大脑做手术的时候,于是就顺便读取了她的记忆了!”

    苏凌的笑脸盈盈地泛着淡淡的光华,但是她脸上的光华却更映出来阿纳托利斯基脸上的慌乱之意,他多年来的伪装居然被伪装居然被苏凌无地一把撕碎了,而现在苏凌居然还继续说下去。

    “阿纳托利斯基先生,其实就算是伊藤不来找你,你也会主动找上我的吧,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应该已经把我的全部信息都查得很清楚了,所以在你的判断中,我可以与拉斯普廷安利一战!”

    “而且到时候,无论我与拉斯普廷安利谁赢谁输,对于你来说都无所谓,因为最后得利的人,都是你!”苏凌的眉眼之间浮起了一抹厉色:“而且自从伊藤与你联系之后,你便已经开始了布局,甚至就连之前托力亚的冲动也是你故意用你的肢体语方来刺激他的!”

    托力亚的体一颤,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阿纳托利斯基,这,这,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阿纳托利斯基却并没有为此解释半句,而且他也没有看向托力亚。

    “其实阿纳托利斯基先生,你的这一切都与我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我知道了,我也不会理会的,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你都不应该来算计我!”

    苏凌说着,子缓缓地靠在椅背上:“因为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算计!”

    说着,苏凌的手缓缓地摆弄着那把银亮的小刀:“既然如此,那么拉斯普廷安利先生,我们就开始吧!”

    拉斯普廷安利点了点头,眼底里的目光不断地闪动,不得不说现在他已经有些迫不急待了,太久没有拥有过像样的体了,他几乎都已经快要忘记拥有一具体的感觉是什么样的,那体的温度又应该是什么样的了。

    介沉这个时候却走近了苏凌,他在苏凌的耳边低低地道:“老大,我们与拉斯普廷安利合作,会不会是与虎谋皮呢?”

    苏凌看了介沉一眼,却并没有说话,但是她目光中的含义,介沉却是已经看得清清楚楚。

    当下介沉的目光一动,心里便已经明白苏凌的意思了,于是介沉不再说话。

    “好了,介沉,伊藤你们两个按住阿纳托利斯基,别让他动弹!”苏凌吩咐着。

    “是老大!”介沉与伊藤两个人同时应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两个人便已经将阿纳托利斯基按倒在了上。

    而阿纳托利斯基居然没有一点的挣扎,他的眼里已经浮起了绝望之意。

    他知道自己现在就算是再如何挣扎也没有用了。

    “苏凌,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看到苏凌走了过来,阿纳托利斯基终于开口了,他一字一顿地道,那每一个字都好像是自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那好,我等你!”苏凌说着,手掌往阿纳托利斯基的眼睛上一按,于是阿纳托利斯基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拉斯普廷安利先生,现在轮到你了!”苏凌扭头向着拉斯普廷安利看去。

    “好的!”拉斯普廷安利点了点头,然后他的灵魂便自斯诺坦丁维奇的体里走了出来。

    苏凌的眉头一挑,然后双手快速一翻,便打出一组手印,打入到了斯诺坦丁维奇的体之内。

    接着苏凌一把扯过拉斯普廷安利的灵魂,然后重重地推入到了阿纳托利斯基的体里,接着又是一组接着一组的手印,飞快地自苏凌那不断翻飞的双手上不断地打出来。

    “介沉,附灵符!”这个时候苏凌一声清喝出口。

    于是介沉当下便自口袋里取出一张黄纸,然后手指微微一探,心念微动间,他右手的食指上,便已经泛起了淡淡的莹光,然后这才迅速地在那张黄纸上画了起来。

    只是片刻之间,黄纸上便已经画出来一道极为繁复的符箓。

    然后介沉的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向前一打,当下这张符箓便直直地向着阿纳托利斯基的体上飞了过去,当符箓飞抵到阿纳托利斯基的面门之上时,便轰的一下子自燃了起来,但是其上的那缕缕青烟,却是直接就被阿纳托利斯基的体吸收了。

    做完这一切,苏凌扭头看到娃巴马音正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于是她笑了:“巴马音,放心吧,你主人现在只需要与这具体完全融合之后,便会苏醒过来,大约需要三天的时间!”

    巴马音听到这话,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苏凌的意思,她已经听懂了。

    “那你看这样好不好,要不这三天里,你与我,或是与他在一起如何?”一边说着,苏凌一边抬手指了指介沉。

    娃巴马音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一跳一跳地来到了阿纳托利斯基的边,她已经用她的实际行动表明了她的态度,她要与自己的主人在一起。

    “那好,那你就陪在你主人的边吧!”苏凌一笑,抬手在娃巴马音的头上轻轻拍了几下。

    介沉缓缓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然后他的嘴角处挑起一抹微笑。

    “好了,托力亚现在轮到你了!”苏凌一边说着,一边来到了斯诺坦丁维奇的边:“他的手臂,还有他的眼睛都很不错,应该会很适合你的!”

    托力亚看着苏凌,不得不说此时此刻,托力亚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他看着苏凌,好一会儿这才颤抖地开口了:“你,你,你为什么还有帮我?”

    “呵呵!”苏凌笑了,眼角的余光却是看了一眼娃巴马音。

    此时的巴马音已经倒在了阿纳托利斯基的边。

    “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苏凌很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现在拉斯普廷安利要继承嘿首党,而且你刚才一定也听到了,但是我不能留在eLs国,所以我需要有一个属于我的人,可以帮我看着拉斯普廷安利!”

    托力亚现在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已经猜出来苏凌下面想说的是什么了!

    “而我选中的那个人就是你!”

    “可是,可是,你凭什么相信我?”托力亚问道,他并不认为自己可以获得苏凌的相信。

    “呵呵,我相信自己的眼力!”苏凌笑得十分自信,那淡淡的笑容看在托力亚的眼里,似乎直接为他的心里注入了一股全新的活力。

    “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那我也不是拉斯普廷安利的对手!”托力亚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看拉斯普廷安利与娃巴马音。

    “呵呵,只要你答应,那么余下的事,我会安排好的!”

    听到苏凌的承诺,托力亚不由得沉思了起来,事到如今,他也必须要好好地想想自己应该何去何从。

    而苏凌也不急,她倒是颇为悠闲地坐在一边,与介沉还人伊藤两个人聊起天来了。

    对于托力亚会不会答应自己,说实话,苏凌倒是真的不怎么在意,就算是托力亚真的不答应,那么她也可以去扶植其他人。

    托力亚考虑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苏凌小姐,我同意!”

    “好!”等的就是托力亚这句话,苏凌一击掌。

    于是再次进行的就是为托力亚移植手臂与眼睛。

    对于自己的手术,托力亚可是信心十足,毕竟他已经看到了苏凌之前的本事儿,相对于自己的这个小小手术来说,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嘛!

    当一切做完之后,托力亚这才吃惊地发现,自己的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绷带纱布之类的东西。

    而且那眼睛就如同之前自己的眼睛一样,那手臂也与自己之前的原装手臂一样的好用。

    “谢谢苏凌小姐!”托力亚活动了一下体,然后来到苏凌面前,真心诚意地对这个少女说了一声谢谢!

    托力亚的心底里已经下定了决心,既然自己现在已经认苏凌为老大了,那么自己一定会忠于这个老大。

    或者换句话来说,就算是再借托力亚几个胆子,他也不敢背叛苏凌,这个少女的手段,着实是给他一种惊悚的感觉。

    嘿首党这边的事便已经处理完全了。

    一直到苏凌走出了那间房间之后,伊藤这才快走几步来到苏凌后的两步后,然后他压低声音道:“老大,那个托力亚,我觉得还是可信的,可是那个拉斯普廷安利根本就是一个老狐狸,他不可信!”

    “呵呵!”苏凌回头看了看伊藤没有说话,只是轻笑出声,然后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介沉却是在伊藤的肩膀上拍了拍:“放心吧,那个拉斯普廷安利以后一定会算计老大的,哼,那个家伙根本就是一条蛇,可是现在老大想要控制嘿首党便不得不扶植于他,不过那个家伙虽然道高一尺,但是咱家老大可是魔高一丈!”

    伊藤眨巴了一下眼睛,立马就明白了:“呵呵,老大果然不愧是老大,当真是精明得紧!”

    但是伊藤心底里的疑问还没有完全消除,他想了想又问道:“可是拉斯普廷安利那个家伙是一个传奇巫师啊!”

    “没关系,传奇巫师都会被三个普通人杀死,那么还能难得倒咱家老大不成?”介沉含笑再次拍了拍伊藤的肩膀:“好了,还是尽快安排老大与努希金家族见面吧,等着把这边的事处理完毕之后,那么咱们就可以回家了!”

    一边说着,介沉居然一边还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

    伊藤听到回家这个词,神色间却是有些茫然,回家,这个词语已经距离他好远了。

    “喂,兄弟还愣着做什么啊,怎么了,听到回家伤感了?”介沉还是很理解伊藤的心思的,他再次回过来,将手臂搭在伊藤的脖子上:“哈哈,老大是咱们的家人,所以她的家就是咱们的家!”

    “你不知道,以前的时候我和你一样,自从我师傅死了之后,我便也没有家,我天天就是在外面飘泊着,在流浪着,平常的时候倒还好,但是一到过年过节的时候,看到别人都是一家团聚了,可是我却孤孤单单地只有一个人,我的心里也很难受!”

    “但是这种况终于被打破了,一个朋友拜托我过来帮助老大,那个时候正好我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想想便来了!”

    “于是现在我便有了家人,那么自然而然就有了家了,而现在这个家里又有你!”

    说着介沉再次拍了拍伊藤的肩膀:“好了,走吧,到时候你看到家里的人就知道了,大家一个个都很好相处,那种感觉真的很温暖,很舒服!”

    前面的苏凌自然听到介沉对伊藤说的话了,当下她笑了,说起从没有家,到有家,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这个时候苏凌回过头,对伊藤道:“伊藤你知道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介沉的时候,他像什么?”

    伊藤立马来了几分兴趣:“老大,介沉像什么啊?”

    “哈哈,哈哈,我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是像了,而是活脱脱的一个痞子,不过还好,现在没有了!”介沉倒是一点儿都不介意见,居然直接自揭自短。

    “……”但是听到了介沉这话之后,伊藤却是一手摸着下巴,上上下下,倒是把介沉好一番打量。

    “喂,兄弟你这么看我做什么?”就算是介沉的脸皮再怎么厚,现在他也有些被看得发毛。

    “可是我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你还是一个痞子,根本就是痞里痞气嘛!”介沉一脸认真地道。

    “好啊,你个介沉,你居然也会取笑人了,你竟然敢取笑我!”于是介沉大叫一声,一拳就向着伊藤的口打去。

    可是伊藤却是自话音落下的时候,便形一动,撒腿就跑。

    当下介沉一拳落空后,便也立马向着伊藤追了过去。

    苏凌却是看着两个男人,在微笑着。

    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

    本来伊藤正准备联系努希金家族呢,但是却没有想到,努希金家族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努希金家族的家主,是一个标准的eLs大汉,他材中等,浅色皮肢,柔软的波状发,鼻窄且高高隆起,唇薄,直颌,面部轮廓清晰。

    这位努希金家族家主的名字叫做伊万诺维奇。

    “苏凌小姐,我之前听伊藤提起过,你想让我们努希金家族可以只为你一个人服务,这个条件我们可以答应,但是却有一个条件!”伊万诺维奇才刚刚一落座,便直接开门见山的地开口了。

    不只是苏凌,就连介沉还有伊藤都吃了一惊。

    话说这个伊万诺维奇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难道他不知道吗,这种事,先开口的一方便已经落了下成了。

    而且自这位伊万诺维奇家主的脸上还可以看到一抹叫做急切的神色。

    苏凌缓缓地开口问道:“是什么条件?”

    “那就是只要苏凌小姐可是立即将我们家族直系的现在这十二个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即可,我们只有这一个条件,而且苏凌小姐,我可以保证,我们努希金家族里的直系子弟,个个都是军火方面的天才人物,所以你并不吃亏!”伊万诺维奇急急地道。

    “伊万诺维奇先生,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是不是应该也可以知道一下,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急切的?”苏凌眨巴了一下眼睛:“难道是说你们家族现在正在被谁暗杀吗?”

    伊万诺维奇苦笑了起来:“苏凌小姐,我不得不佩服您的智慧,你真是一个聪明过人的女士,您说得一点儿都没有错,就是有人现在正在买我们努希家族直系子弟的命!而且价码极高!”

    “这三天里,我们努希金家族居然已经直接就遇到了暗杀十八次,明枪袭击十五次!”伊万诺维奇说着那脸上的苦意居然更浓了起来:“在我来找苏凌小姐之前,我已经先后找了几个大军火商,要知道之前他们对于我们努希金家族的军火设计很感兴趣,而且更是用了各种手段想要挖我们过去,可是当时我没有同意!”

    “但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一次我主动送上门儿,居然没有人要了!所以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才来找苏凌小姐的!”伊万诺维奇的态度很真诚,他说得都是实话,现在他们努希金家族真的是已经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了。

    “那好!”苏凌点了点头:“你的条件我答应该了,但是伊万诺维奇先生,我也有条件要你答应!”

    “这是应该的,苏凌小姐请讲!”伊万诺维奇对于苏凌的态度,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必恭必敬。

    “首先我要求你们努希金家族必须完全忠到我,其次你们努希金家族跟了我之后,便不可以再将你们的设计卖给其他人!只有这两点,伊万诺维奇先生,我现在可以救你们努希金家族于水火,但是同样的也请你记住,我也一样可以灭掉你们努希金家族!”

    “苏凌小姐请放心吧,我们努希金家族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家族,所以我们绝对不会背叛苏凌小姐的!”伊万诺维奇很郑重地做出了承诺。

    “好,那伊藤你现在就去联系托力亚,让他安排送努希家族的十二个人去七星岛!”苏凌开口了。

    而这个时候介沉却是走到了伊万诺维奇的边,抬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刚才看到你的肩膀上有些尘土,不过我已经帮你拍掉了!”

    这便是介沉给伊万诺维奇的解释。

    待到伊藤安排完一切之后回来后,他这才将自己刚才查到的一切,对苏凌讲了起来,因为在Y国有一个史密斯家族,也是专门设计军火的,正所谓同行是冤家,所以史密斯家族为了独霸军火设计这一块,所以便给了世界最大的几个军火商一个极为人的条件,所以这些军火商们不便不再理会努希金家族了,而且还派出了大量的杀手来到eLs国,而他们的任务就是杀死努希金家族的十二名直系。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好了,既然一切事务都已经安排妥当了,那么咱们就回家吧!”

    至于那块油田,苏楠在知道消息之后,便已经直接派人过来接手了,至于后续的事,完全不需要苏凌再心了。

    当然了,苏楠在电话里那可是叫了好几嗓子,说好听的那是欢呼,说不好听的,那叫鬼叫!

    回程依就是十分顺利,苏凌还是老习惯并没有通知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她回来。

    只是当她带着介沉还有伊藤踏入青凌会所的时候,却发现,大哥苏辰,二哥苏游,三哥苏楠,还有第五亚泽,阿三这几个人居然都在。

    “嘿嘿,小凌啊,怎么样,我就知道这几天你准回来,所以我们几个就天天在这里等着你!”苏楠看到苏凌当下便一脸的邀功。

    “呵呵,三哥,你好聪明啊!”苏凌对着苏楠笑了笑,这个三哥啊,一定是因为知道他派去的人员已经正式接手了eLs国的油田,所以他才断定自己这几天就会回来的事实。

    “小凌,你居然又不和我打招呼!”苏辰倒是有些不满意了:“上次不是说好的吗,你会提前告诉我们的!”

    “那个大哥,我这不是准备给你们一个惊喜吗!”苏凌现在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着各种干巴巴的理由,不过很明显从几个男人的表上,苏凌就知道这几个人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这个借口,于是她立马眨巴着眼睛转移话题:“那个怎么没有见到小阳,还有西米,西露呢?”

    只是苏凌的话才刚刚说完,她那小巧的鼻子便直接就被苏辰恶狠狠地点了一下。

    苏凌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家大哥。

    “你就知道转移话题!”苏辰依就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态度道:“他们三个因为没有完成训练量,所以我罚他们了!”

    苏辰说得倒是轻描淡写的。

    那边苏楠却是看了看二哥苏游,然后又看了一眼第五亚泽,心里却是暗暗地为自家小弟,还有西米,西露掬了一把同泪。

    话说那三个小家伙不过就是在时间上差了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是一点点,可是自家大哥居然直接就化为黑面包青天,当下便又给那三个小家伙加了三倍的训练量,唉,这赤果果的事实便已经生动了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招惹谁都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招惹苏家的老大苏辰!

    “哦!”苏凌倒是不清楚这个中的况,只是点了点头。

    “小凌老大,这是基金会在你不在这段时间的报表!”那边的第五亚泽却是直接摆出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而且居然真的拿出一叠厚厚的报表放在桌子上。

    苏凌吐了吐舌头:“哎呀,我说哥哥们,我饿了,介沉也饿了!”

    “是的,是的,嘿嘿我早就饿得前心贴后背了!”介沉这货那可是十分有眼色的人,立马配合道。

    “哦对了,还有,这位是伊藤,他是刚刚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员!”苏凌笑眯眯地为大家隆重推出伊藤。

    “伊藤?”苏游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居然皱了一下眉,他的脑子里记录的东西可是太多了,绝对可以说是与电脑有的一拼。

    但是他却只是目光闪动了一下,并没有将自己脑子里的那些信息说出来。

    之前苏辰与苏楠两个人回来之后,也和他提起过伊藤,可是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所以他倒是也没有往心里去,但是现在看到这个伊藤本人了,他的心里对于某些消息便一一进行了印证。

    所以现在苏游很清楚,伊藤之前的份是什么。

    但是自家小妹的手段,他也一样清楚,所以既然自家小妹已经认可伊藤了,那么他自然选择相信自家小妹了。

    再说本来还想要公事公办的第五亚泽现在一听说苏凌饿了,于是立马就把自己的初衷给忘记了,当下第一个站了起来:“早就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快点上楼,苏辰的房间!”

    “好!”苏凌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还是亚泽哥疼我!”

    “咳,咳!”苏辰黑着脸,白了第五亚泽一眼。

    苏游却是翻眼看着房顶。

    苏楠却是凑到自家妹子的边:“小凌,那菜大多数都是大哥还有二哥做的,你亚泽哥就是当了当司机罢了,但是那些东西却是我买的!”

    好吧苏楠这货不只是在揭第五亚泽的短儿,而且还顺便表扬了一下自己。

    第五亚泽的俊脸微微一红:“我不只当司机了!”

    “嗯,嗯,你亚泽哥,还剥了两头大蒜呢!”苏楠继续揭短儿中!

    “嗤!”苏凌忍不住笑了。

    苏游却是来到了伊藤的边,低声道:“我在军部的秘密档案里看到过你的名字,也看到过你的照片,虽然照片里的你,两只眼睛都是好好的,而且样子也与现在不是很一样,但是我依就可以确定,你们两个是一个人!”

    伊藤没有说话,他的份苏凌早就知道了,所以他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以一个哥哥的立场来说,我现在应该立马就把你赶走!”苏游继续往下说道:“但是对我家的小妹我很有信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已经知道你的份了?”

    “是的!”伊藤点了点头。

    “那她居然还把你带来了青凌会所,也就是说她已经认可你了,并且把你当成家人了!”苏游说着长叹了一口气:“我家小妹一直都是说她自己其实是一个冷心冷的人,其实她真的很善良!”

    “我们这几兄弟,因为份的关系,没有办法时时刻刻守在小妹的边,所以以后有你还有介沉两个人跟在她的边,我们放心!”

    伊藤怔住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跟不上苏游的思维了。

    本来他以为苏游既然已经认出了自己的份,那么一定会发动苏辰,苏楠,还有那边的第五亚泽一起着苏凌赶自己离开呢。

    毕竟他伊藤的名声很大,但是却绝对可以说是凶名赫赫!

    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游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而接着苏游的大手便已经伸到了他的面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游是小凌的二哥,伊藤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这个大家庭,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兄弟,就是家人了!”

    看着苏游那真诚的笑脸,伊藤只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

    兄弟,家人,这两个词从他们的口中说出来,真的是很温暖,可以拥有这样一群人成为自己的家人应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于是伊藤便也抬起了自己的大手,终于与苏游的大手紧紧握到了一起。

    男人之间的友谊有的时候产生就是这么快。

    苏凌才刚刚推开房间。

    “鬼医大人!”起司便第一个冲了过来。

    “鬼医大人!”三煞第二个冲了过来,然后两货居然同时一个跳到苏凌的左肩,一个跳到苏凌的右肩,那副欢喜的样子,当真是摇头尾巴晃的。

    “鬼医大人,你看看房间里还有谁?”起司对着苏凌挤了挤眼睛。

    苏凌先是一怔,然后立马就回过神来,她已经猜到了。

    接着一道白衣人影便自房间里闪了出来,然后双手一拎一提一甩。

    当然起司与三煞这一猫一狗便直接被从苏凌的肩膀上甩了出去,然后苏凌的子便被拥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凌!”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让苏凌的心房都不由得微微有些颤抖,她紧紧地贴在男子的怀抱里:“冥!”

    接着就在一干男子目瞪口呆之中,小阎王大人直接抱着苏凌一闪便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当下几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好了,没有办法了,看来这一桌子的好菜,只能我们自己享用了!”苏辰却是面不改色地道,没办法小阎王即墨青冥已经用他自己的霸道与强悍得到了苏家几兄弟的认可。

    所以虽然现在心里对于这个家伙直接在自己等人的面前把自家妹子打劫走这个事实十分地感觉到不爽,但是苏辰却还是很理解的。

    毕竟他们两个人应该已经有一阵子没见面了。

    介沉看着苏辰,心里却是暗暗地道,话说在T国的时候,小阎王已经把老大打劫走一次了。

    “当然了,这顿饭,一来是为了给介沉接风洗尘,二来呢也是欢迎伊藤成为我们的家人!”

    起司与三煞两货歪着头看着伊藤,好吧,既然这个家伙已经是家人了,那么他们两个自然也就不能反对了,而且似乎好像还应该送点礼物神马的。

    三煞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然后抬起后腿,便准备留下自己的气息。

    “呯!”起司一记猫爪,直接就把毫无防备的三煞给一巴掌拍灰了。

    靠,这货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形象!

    绝壁不能给地府丢人!

    ------题外话------

    累,最近感觉很累,明天开始喝中药了,5555,好苦滴说。

    还有,亲们最近大家的留言,游游可能不会回复得太及时,请亲们见谅!

    还有啊,我的长评呢,我滴长评呢,小游子捂脸中,居然一个也木有,话说也太没有面子了!5555555555!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