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绝降,阴阳降头草

    此时在青凌会所之外,巴颂?乍仑蓬虽然等得十分心焦,但是却也不得不继续等下去。

    这个巴颂?乍仑蓬打扮得颇为让人淡疼,一破破烂烂的短衣短裤,露出一黝黑的皮肤,而且这货居然还打着一双赤脚。

    要知道来青凌会所的人个个都是有份有地位的人,现在突然间看到在青凌会所门口居然站着这么一个奇葩,一个个都不由得目露古怪之色。

    不过对于巴颂?乍仑蓬来说,这些人的目光对他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影响,他们怎么看就怎么看,反正各种古怪的直着自己,自己也不会少一块的。而且谁规定的有钱就要穿出来的啊?他不穿可不代表他没钱,在T国如果你说降头师没钱,那根本就是骗人滴!

    不得不说这心理还是过硬的。

    当苏凌与介沉,带着起司,三煞回来的之后,两人两兽才刚刚走下车,那巴颂?乍仑蓬的眼睛就亮了,当然了他的目光是落到了介沉的上。

    “介沉,居然是你!太好了,太好了,我居然在这里见到你了!”巴颂?乍仑蓬一顿小跑就冲过来了,脸上的表那叫一个惊喜,而且看得出来他的欢喜可是发自于内心的。

    “巴颂?乍仑蓬,你怎么会来到B市呢,而且你又怎么会来到青凌会所呢?”介沉也立马开口问道,相较于巴颂?乍仑蓬来说,介沉却是显得异常冷静,这个家伙对自己不是没有理由的,介沉很清楚这一点儿。

    “我早就已经来到B市了,就是为了找你!”巴颂?乍仑蓬倒是也很爽快立马就说明了自己的来意:“但是前两天我接到T国那边的电话,说是有人破掉了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的飞头降,所以我便放弃了再次寻找你,就开始寻找飞头降的气味,果然在青凌会所这里闻到了飞头降的气味!”巴颂?乍仑蓬倒是几句话就说明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青凌会所。

    “嘿嘿,不过我没有想到,那个破除掉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飞降术的人居然是你,哈哈,哈哈,怪我了,我应该早就想到了,以你的天资现在应该已经可以破除掉飞头降了,哈哈,哈哈,太好了,介沉,我的老朋友,我这一次来B市的收获真是不小,不但找到了你,而且更知道了你就是破除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飞头降的人,真是天助我们白降头师,老朋友,现在你需要和我一起回T国,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说完了这些话,巴颂?乍仑蓬便紧紧地握住了介沉的手掌,然后一双大眼睛倒是眨也不眨一下地,满含着期待与紧张之意地盯着介沉看,生气这货一开口就会拒绝。

    虽然这个家伙也看到了苏凌,但是在他眼里苏凌不过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罢了,怎么可能会除掉那飞头降呢,所以他便想当然地认为那飞头降是介沉搞定的,嘿嘿,真是没有想到,不过才几年没见,介沉的实力居然又变强了,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太好了!

    介沉扯着嘴角,话说,话说两个大男人以这种姿势站在青凌会所的门口可是各种的不妥。

    起司与三煞两货这个时候却是歪着头看向着介沉与这个叫做巴颂?乍仑蓬的T国男子,然后两个家伙两个眼睛里可是冒着各种各样的光芒,嘿嘿,嘿嘿,总而言之用猥琐一词来形容可是再妥贴不过了。

    起司:嘿嘿,介沉小子,你不会是与这个家伙有吧?

    三煞:嗯,嗯,那是一定的,不过起司那绝不是,那应该叫做基啊,你看看他们两个的动作,还有那脸上的表,分明就是在说他们根本就是一对儿好基友!

    起司:有道理,果然是基啊,那个介沉啊,你继续在这里搞你的基,我们先进去了!

    三煞:起司啊,咱们两个也要注意了,看来介沉这傻孩子居然不喜欢雌,咱们两个可是雄动物!

    起司连连点头:嗯,嗯,是啊,小心,咱以后一定要尽量地与介沉拉开距离,否则的这家伙如果发起疯了,怕是会把咱们两个也办了,这货的实力可是很强的!

    三煞也是深以为然:嗯,我一定随进与他保持十米的距离!

    苏凌这个时候已经走进了青凌会所了。

    虽然起司与三煞两货一直都没有开口说话,可是这两个家伙想要表达的意思,介沉却是已经从他们各种淡疼的眼神里看出来了。滴,这两个家伙居然敢抹黑自己,看来他们两个家伙又欠揍了!

    可是介沉无论怎么用力地想要把自己的双手从巴颂?乍仑蓬的大手里抽出来,可是却都没有办法作到,哎呀,不得不说现在真正淡疼的人是他好不好啊,两个大男人手抱手,而且还有一个正一脸“含脉脉”地看着另一个,这,这,这,这种场景,不让人歪歪才怪呢。

    介沉现在满脑门子的黑线,心里却是已经把巴颂?乍仑蓬的八辈祖宗挨着个儿地问候了一遍!

    特别是青凌会所里面那些负责接待的女鬼们,一个个也是各种八卦地看着外面,脸上的笑容里同样带着一丝说不明道不白的东西,嘿嘿,嘿嘿,终于明白为什么介沉这个家伙从来不近女色,原来这个家伙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女银,这是他个人取向的问题。

    嗯,嗯,要尊重人家的选择。

    当苏凌带着起司与三煞进来的时候,一众女鬼们齐齐地问候道:“苏总您回来了!”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看了一眼外面的介沉与巴颂?乍仑蓬道:“等会介沉带着巴颂?乍仑蓬进来之后,你们让介沉先好好地与巴颂?乍仑蓬谈谈,我在办公室里等介沉!”

    “是,苏总!”一个女鬼忙含笑应道,但是下一秒女鬼又忙压低了声音问道:“鬼医大人,介沉与那个猥琐男人是不是那种关系?”

    苏凌先是一怔,猥琐男人?那种关系?但是当一看到大家脸上的表便立马反应过来了,于是她笑了:“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们一会儿还是问介沉吧,相信他很愿意回答大家这种问题的!”

    虽然群鬼们在苏凌这边没有得到答案,但是大家一个个都是聪明人,看到苏凌临上楼的时候那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于是大家一个个便开始大胆地猜测起来。

    “我说介沉与那个男人一定是那种关系!”

    “是啊,是啊,虽然鬼医大人没有肯定地说什么,但是那种态度根本就是已经给我们回答了!”

    “嗯,嗯,鬼医大人还是太善良了,居然还为介沉遮掩!”

    “是啊,可是这种事怎么是能遮掩得了的!”

    “但是介沉的口味也太重了,你们看看那个男人,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帅哥,唉,如果换了我是介沉,绝对看不上那个家伙!”

    “知道什么叫王八瞅绿豆不,没看到他们两个现在正在对眼儿嘛!”

    不得不说女鬼们与女人们一样,天生都喜欢各种的八卦,但是在青凌会所里八卦神马的真的是很少,现在不但有了,而且还是一个很劲爆的八卦,于是这些女鬼们一个个可是兴致勃勃!

    至于那些男鬼们一个个可是都已经变成苦瓜脸了。

    “怎么办啊,那个介沉喜欢的居然是男人!咱们虽然是鬼,可是以前的时候也是男人啊!完了,完了,如果,如果咱们被介沉看上了那要如何是好啊?”

    “是啊,是啊,你说说我们长得这么英俊潇洒,那,那岂不是早早晚晚都要遭到介沉的狼爪啊!”

    “唉,怎么办,怎么办,大家快点想个好办法呀!”

    不得不说,小阎王大人当时为了给青凌会所里输送鬼才,那可着实是精心挑选了一番,所以不得不说现在在青凌会所里工作的这些无论是男鬼还是女鬼,个顶个儿的都是出类拔萃,容貌俊美之鬼。

    所以也由不得不这些男鬼们不担心。

    “我们现在虽然是鬼,但是我们也是很有节的!”

    “嗯,嗯,就是,就是的,但是,但是如果到时候介沉想要强来的话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咳,咳,看到没,这些鬼担心可真够遥远的了。

    “那,那怎么办,要不我们与鬼医大人说说看,让我们先回地府如何?”

    “当然不行了,鬼医大人对我们这么好,而且她又是未来地府的女主人,我们怎么可能丢下鬼医大人还有小阎王大人的嘱咐呢?”

    “是啊,是啊!如果我们都不在,那么介沉搞不好会来一个男女通吃,那鬼医大人岂不是就危险了!”

    “嗯,嗯,决定了,所以为了鬼医大人的安全着想,我们也必须要继续留在青凌会所里!就算是牺牲也要好好地保护住鬼医大人!”

    “嗯,嗯,就是这样,为了鬼医大人,节神马的都可以抛弃!”

    ……

    当然了,对于这些男鬼女鬼们的互动,苏凌与介沉都不知道,现在苏凌带着起司与三煞已经来到了江月慧的房间里,有些事,她想要从江月慧的嘴里了解一些。

    “你终于进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进来了呢!”当江月慧看到苏凌走进来的时候,却是咧着嘴角古怪地笑了起来,而且她的声音也变得与之前不同了,居然是异常的沙哑,异常的诡异,听起来让人只觉得后脖根一阵的发凉。

    “你不是江月慧,你是那个灵降,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突破了封印!”苏凌的面色如常,倒是直接坐到江月慧的对面。

    此时的江月慧躺在上,体麻木一动也动不了。

    但是她的脑袋却是可以来回转动的,就算是三百六十度也是可以转出来的。

    所以江月慧的头转向苏凌,然后一笑,露出一口森然的白牙:“怎么说呢,我并没有完全突破你的封印,你的封印太强了,如果不是我,换上其他的灵降只怕根本就没有办法突破,但是现在这种样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江月慧,或者说现在已经应该叫做半灵降江月慧了,说着她又沙沙地笑了起来:“苏凌,但是你也不用太得意了,因为我的主人不会放过你的,你知道不知道,像我这种灵降那可是很稀有的,特别是再找到与我当时的降种极为匹配的更是少有,江月慧这具体,可是我主人好不容易找到的!”

    “嘿嘿,说来这也是这个女人自找的,居然是她主动上门,天知道当我主人看到她的那一刻,心里的那种激动,哈哈,哈哈,正是应了你们Z国人的那句老话,我想想,叫做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苏凌并没有插话,现在的她只是一听众,她在听,听半灵将江月慧都会说些什么,到底哪里信息是自己需要的。

    起司与三煞此时也是难得安静地陪着苏凌一起听。

    “苏凌,苏凌,哈哈,哈哈,其实不得不说你的体也是可以下这种绝降的,哈哈,哈哈,如果主人发现了那么一定会大为狂喜的,你的体比起江月慧的体还让我喜欢啊,哈哈,哈哈,如果主人可以让我转嫁到你的上,那么我一定会变得很强大,苏凌,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说到这里,半灵降江月慧却是看着苏凌再次沙沙地笑了起来。

    “绝降!”苏凌重复了一下她刚刚听到的词语。

    “是啊,是啊,我就是绝降,哈哈,哈哈,怎么了,苏凌你是不是才刚刚听到这个词,你根本就不知道绝降是怎么回事儿吧,哈哈,哈哈,你求求我啊,你可以好好地求求我,到时候说不定我心一软,就会告诉你呢?”半灵降江月慧这个时候却是大笑了起来。

    “呵呵,江月慧,绝降我现在是不知道,但是一会儿我就会知道了!~”苏凌说着已然站起了子,然后低头对起司与三煞道:“你们两个先好好地看着这个江月慧!”

    “是,鬼医大人!”起司与三煞两货连连点头。

    于是苏凌便头也不回地向着门的方向走去。

    “苏凌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我人这个还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她要与江月华在一起,只要你肯把江月华给我,那么苏凌我就可以告诉你什么叫做绝降!”半灵降江月慧大声地叫了起来。

    可是苏凌却连脚步都没有停顿半分,就已经直接走了出去。

    “喂,喂,苏凌,苏凌你个混蛋,你回来,你回来,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可是无论半灵降江月慧再继续如何的叫嚣,但是房门已经关上了,苏凌已经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混蛋,混蛋,苏凌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混蛋,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以后生的儿子没……”

    好吧,她后面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呢,两个枕头却是同时拍到了她的嘴巴上,生生地把她后面的话给堵了回来。

    “靠,居然敢诅咒我们未来的小主子!”起司拍了拍自己的猫爪。

    “就是,就是,哼,本狗爷刚才那一记扣杀漂亮吧!”三煞也是得意地扬了扬自己的狗爪。

    “你们这该死的一猫一狗,等到我主人来了,那么我就让主人把你们烹煮后吃,哈哈,哈哈,哈哈……”半灵降江月慧大声地笑了起来,那笑声森无比,同时也是恐怖无比,如果现在呆在这间房间里的人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一定会被吓到的,可是现在守在江月慧边却是起司与三煞,所以这两货当下又是一货拍出一个枕头,于是江月慧的笑声便又再次被生生地打断了。

    “三煞发现没,我现在的扣杀比以前的准确率更高了!”起司看了一眼自己的猫爪子,语气里不无得意。

    三煞也扯着一张狗嘴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起司我的扣杀威力也在稳步地增长中!”

    而上的半灵降江月慧这个时候听到这两货的对话,可是气得半点没有上来气儿。

    她现在很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没有办法,刚才那一猫一狗在不断地扣杀中,居然将那枕头给生生地拍烂了,那可都是新枕头,不可能这么不拍,所以半灵降江月慧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起司与三煞这两货根本就是故意的。

    没错,这两货就是有意的,他们就是听不得有人居然敢咒小阎王大人与鬼医大人孩子的家伙,哼,哼,塞这个女人一嘴棉花,这已经是仁慈了,哼,哼,哼!

    当然了,对于这房间里发生的事,苏凌现在却不知道,现在介沉已经把巴颂?乍仑蓬带到了苏凌的办公室内。

    “巴颂?乍仑蓬,这位就是苏凌小姐,也是我的老大!”介沉的介绍极为简单,只是现在苏凌看到介沉的脸色依就是黑得可以滴出水来,想来这个家伙的心还没有好呢。

    咳,咳,换位思考,无论是谁放在介沉的位置上,听到那些男鬼女鬼们议论的话,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不过这也怪介沉的听力真心太好了!唉,有的时候耳朵聋一点儿也是好事儿!

    “你好苏小姐!”虽然巴颂?乍仑蓬也不明白为什么介沉会说苏凌是他的老大,刚才关于这个问题他问过介沉,可是这个小子的嘴巴就跟涂了胶水一般,居然说什么也不肯告诉自己,好吧,既然介沉这么说那自己就必须要对这个少女放尊敬些。

    “你好,巴颂?乍仑蓬先生,请坐!”苏凌点了点头。

    于是巴颂?乍仑蓬看了一眼介沉,这货已经直接大摇大摆地坐到了苏凌的边,于是巴颂?乍仑蓬苦笑了一下,坐在苏凌对面,他知道介沉这是在用他的实际行动向自己证明,他是站在他老大的这一边的。

    “介沉不知道这位巴颂?乍仑蓬先生来到B市找你所谓何事儿?”苏凌这个时候扭头看向介沉。

    “老大,是这样的!”介沉也没有瞒着,当下便一五一十地把之前巴颂?乍仑蓬对自己说过的话,都对苏凌重复了一遍。

    原来巴颂?乍仑蓬的师傅也就是在T国唯一可以与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相抗衡的女白降头师颂西·沙旺素西却是因为在一次与黑降头师斗法的时候失败,而受重伤。

    尖叫了,用巴颂?乍仑蓬的说法来看,那次斗法根本就是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的诡计。

    于是如维山·布帕威萨得到了机会,当下便一举杀死了这位白降头师中的领军人物,也就是颂西·沙旺素西。而且单是这样还不够。

    黑降师维山?布帕威萨居然还将颂西?沙旺素西的灵魂封印在在尸体内,然后直接将其尸体给带走了。

    以前的时候因为颂西?沙旺素西还在,所以白降头师一派当中,还有可以与黑降头们相对抗的实力,可是现在颂西?沙旺素西既死,那么白降头师中,便再也没有人可以与维山?布帕威萨相抗衡的人了。

    不得不说这一次对于T国的白降头师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所以那些白降头师们便悄悄地聚集在一起,一起商量看看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将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杀死。

    这些白降头师也不是笨蛋,他们很清楚,一旦维山?布帕威萨腾出手来,那么只怕就会一个个地收拾掉他们了,所以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寻找外援,他们想要找到一个强大的外援,然后帮助他们杀死该死的黑降头师维山?布帕威萨。

    于是想来想去,这些白降师们便把主意打到介沉的上去了,不得不说介沉之前去T国的时候,并没有向他自己对苏凌所说的那么轻描淡写的,这货可是生生地将T闹了一个天翻地覆,而且凭一个人居然同时挑了七个黑降头师,那个时候黑降头师中的领军人物维山?布帕威萨因为有事,不在T国,所以介沉与维山?布帕威萨倒是没有碰上。

    所以虽然这些白降头师们,并不知道介沉如果真的对上维山?布帕威萨的话,到底会是谁胜谁负,可是他们个人却是觉得介沉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所以这才派之前与介沉关系最好的巴颂?乍仑蓬前来找介沉,想让介沉看在巴颂?乍仑蓬的面子上,可以帮帮他们,毕竟降头师也是人,没事儿的话谁也不愿意死。

    所以他们想要牢牢地抓住介沉这株救命稻草。

    而且在他们看来介沉这个家伙虽然有些痞,但是却有真本事儿,而且这个家伙只要他们给点小小的好处,应该就会动心。

    虽然怕死,但是不得不说人心也都还是自私的,这些白降头师却并不想花太大的代价,所以巴颂?乍仑蓬才会以这么一副打扮来到Z国B市。

    可是巴颂?乍仑蓬在B市逗留了好久,却怎么也没有找到介沉的任何线索,而就在这个时候T国那边倒是来消息了,说是在黑降师那边传来了一个消息,维山?布帕威萨在MD国的弟子被一个神秘人给做掉了,而且之前他下的飞头降居然也被别人解掉了。

    至于MD国那边的神秘人到底是谁,T国人不知道,当然了,他们也派人前去MD国寻找那位神秘人,想要祈求那位神秘人的帮助。

    但是那些黑降头师那里却是传出消息,说是那飞头降却是在Z国的B市被人破解的。

    这个消息被这些白降头师知道了,于是他们立马就与本来就在Z国B市的巴颂?乍仑蓬联系,让他暂时放弃寻找介沉,先找到那个可以解除掉飞头降的大师为上。

    毕竟一旦维山?布帕威萨缓过手来,那么他必定也会来找这位大师的麻烦,所以借着这个机会,他们这些白降头师也许什么代价也不用浪费,就可以得到一位高手的帮助了。

    不得不说,这个叫做巴颂?乍仑蓬的白降头师还真是长了一只狗鼻子,居然在B市四处乱转,为的就是寻找到飞头降的气味,结果别说还真的被他找到了,就在青凌会所外,所以他这才登门来求合作。

    只是巴颂?乍仑蓬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他居然看到了介沉。

    于是介沉很快就将之前巴颂?乍仑蓬对自己所说的一切都对苏凌复述了一遍,然后便闭口不言了。

    介沉很清楚他现在的份可是小弟,所以他必须要做足小弟的样子,这种事儿呢,必须要老大来决定才行。

    “苏老大,求求你了,帮帮我们吧!”巴颂?乍仑蓬也不是一个没有眼色的人,他看到这架式就知道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无论做什么事儿,只怕都是由这个红裙少女来做决定的,于是他立马摆出来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开口了。

    不过这个时候苏凌却是所答非所问地开口了:“巴颂?乍仑蓬先生,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

    “哦,不知道苏老大是什么问题呢,但凡我知道的,那么绝对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巴颂?乍仑蓬立马把自己的姿态做得十足。

    “巴颂?乍仑蓬先生,我想要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绝降?”苏凌问道,话说绝降这两个字,她可是刚刚从那个半灵降的江月慧的嘴里听说的。

    “怎么,难道说苏老大遇到绝降了吗?”巴颂?乍仑蓬吃了一惊,连忙问道。

    苏凌目光一沉,没有说话。

    介沉却是把眼一瞪:“喂,巴颂?乍仑蓬我家老大问你什么问题,你直接回答就好了,现在是我家老大问你,可不是你问我家老大的时候!”

    “呃,是,是!”巴颂?乍仑蓬无奈了,可以说在T国的话,还真的没有什么人敢这么对自己说话,可是现在自己这是在求人,既然是求人那么就必须要有一个求人的样子。

    于是巴颂?乍仑蓬低头想了想,这才开口:“不知道苏老大与介沉兄两个人可听说过阳降头草?”

    “阳降头草?”介沉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反问:“我在T国的时候,听说过,可是不是说这种东西早就已经绝种了吗?”

    但是对于这种东西苏凌却是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说过,但是一时之间却是想不想来了,所以她只是看向巴颂?乍仑蓬,等着这个家伙的回答。

    巴颂?乍仑蓬听到这里却是连连苦笑:“阳降头草不是绝种了,而是因为培育它的方法已经早就失传了!”

    “但是却没有想到,维山?布帕威萨不知道从哪里居然获得了培育阳降头草的方法,所以现在放眼整个儿T国的降头师里,只要维山?布帕威萨才可能拥有阳降头草!”

    “阳降头草,所谓的一株其实是两株,分为一粗一细。其中粗为阳,细为,通常会并生在一起,即使已被制成干草,置于桌上,阳两草还会发生不可思议的蠕动,直到两草纠结在一起为止。”

    “降头草落降后,会在人体内悄悄滋长,直到某个数量之后,便会以惊人的速度衍生。这个时候,中降者会莫名其妙发起高烧,接着就会发狂而死!死时阳草会透体而出,死者的尸体有如稻草人般。这类降头的可怕之处,在于这类降头是目前降头界最为难解的‘绝降’,中降者只有等死一途。”

    “哦?”苏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又继续问道:“巴颂?乍仑蓬先生,那么有没有什么人可以在绝降入体之后,还可以好好地活着呢?或者是对方可以成为另一种的灵降?”

    “这个是可以的!”巴颂?乍仑蓬想了想,然后颇为认真地回答:“只是这种机率很小,要看对方的体质,如果真的是绝降的话,而对方的体质又合适的话,那么就可以通过这种阳降头草所下的绝降来让对方变成灵降,可是这种灵降也是与其他的灵降不同!”

    “这种灵降被我们称为种灵降,它可以让阳降头草在这具特殊的体里进行繁殖,到时候当降头师们需要阳降头草的时候,就可以直接杀人取草!”

    “哦,这样啊!”苏凌明白了,如此来说,江月慧的体里现在根本就是阳降头草生长的沃土了。

    “巴颂?乍仑蓬先生,那么一个这样的特殊体质,可以生长多少株阳降头草呢?”苏凌继续问道。

    巴颂?乍仑蓬想了想,然后回答道:“一般来说是四株完整的阳降头草!”

    “嗯!”苏凌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么巴颂?乍仑蓬先生,这阳降头草应该怎么使用呢?”

    巴颂?乍仑蓬眨巴着眼睛,他看着面前这个红裙少女,突然间有些明白了:“苏老大,你,你不会是有阳降头草吧?”

    “算是吧!”苏凌淡淡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太好了,如此说来,我们对上维山?布帕威萨那么就更有胜算了!”巴颂?乍仑蓬现在可是非常高兴啊,因为他在心底里已经当介沉与苏凌都答应与他们这些白降头师合作了。

    “那苏老大,介沉咱们现在就回T国吧!”巴颂?乍仑蓬现在可是心急如焚啊,他恨不得立马就回到T国去。

    “呵呵”苏凌笑了,右手纤长的中指轻轻地在桌面敲了两下,然后朱唇轻启:“巴颂?乍仑蓬,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一起回T国呢?”

    巴颂?乍仑蓬:“……”

    介沉也笑了,他就知道在条件没有谈妥的况下,自家老大绝对会把巴颂?乍仑蓬这货给拿捏得死死,看吧,现在就开始了。

    不得不说现在的介沉可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根本就是看戏嘛。

    “呃!”巴颂?乍仑蓬整个儿都怔住了,他看了看苏凌,然后又看向介沉,本来以为介沉至少也会看在他们当年的交份上,帮自己说几句话的,毕竟就目前来看他们双方可是有着共同的敌人,如果分开来那么就是分散实力,所以合作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介沉这个时候却也开口道:“是啊,巴颂?乍仑蓬,我们可是Z国人,我们并不是T国人,所以我与我家老大为毛要帮你们呢?”

    “可是,可是你们不是已经除掉了维山?布帕威萨的飞头降的吗,他一定会来找你们的?”巴颂?乍仑蓬只觉得自己的脑子现在已经有些不够用了,这两个家伙到底在想什么呢。

    放着合作这么好的选择居然会不选。

    苏凌幽幽地道:“维山?布帕威萨来找我们就找我们,我们就在这里等着他呢!”

    “是啊,是啊!”介沉立马连连点头:“我们还真的就怕维山?布帕威萨那个家伙不来呢!”

    巴颂?乍仑蓬傻眼了,事怎么会变成这样呢,那,那,那他现在要怎么办呢。

    “要不这样吧!”介沉看到巴颂?乍仑蓬那一脸的为难,于是又好心好意地开口了:“巴颂?乍仑蓬你先回去,说不定那个维山?布帕威萨会先来找我们也说不定呢,如果到时候我们直接把那个家伙做掉了,你们不就可以松口气了吗?”

    听到了这话,巴颂?乍仑蓬差点没有一口血喷出来,明眼人谁都知道,如果维山?布帕威萨真的腾出手来,那个家伙一定会先对T国的白降头师们下手,等于把白降头师们杀光了,他才会再出来报外仇的!

    可是巴颂?乍仑蓬再看到苏凌与介沉两个人老神在在的样子,一时之间心里一阵的泛苦啊。

    于是好一会儿巴颂?乍仑蓬这才开口问道:“苏老大,介沉,你们两位说吧,我们需要怎么做,你们才会去T国帮忙?”

    “呵呵!”介沉笑了,他与苏凌交换了一下眼神,于是介沉先开口了:“巴颂?乍仑蓬既然你来是谈合作的,那么就应该拿出些合作的诚意来,好吧,现在你来说说看,你们T国白降头师一方能够付出什么代价!”

    “当然了,巴颂?乍仑蓬你别跟我装穷,我可不是小孩子那么好骗!”介沉说着,一双眼睛里精光闪动:“如果你们付出的我们接受,那么这个合作就可以继续下去的可能,如果你们给出来的好处,我们不能接受,那么对不起,T国的事我们不会管的!”

    巴颂?乍仑蓬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苏老大,介沉,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们,我们还有一个邀请对象,那个人在MD国曾经做掉了维山?布帕威萨的一个弟子,所以只要我们在MD国那边可以找到这个人,那么我们也完全可以与他合作!”

    苏凌冷眸看了一眼巴颂?乍仑蓬,然后缓缓地开口了,她的声音里透露出来十足的冰冷之意:“巴颂?乍仑蓬,既然如此,那么你可以离开了,但是我相信我们还会有再见的机会,不过到时候希望你们可以拿得出来我心动的东西!”

    说着,苏凌也不等巴颂?乍仑蓬再说什么呢,便直接对介沉道:“介沉帮我送一下巴颂?乍仑蓬先生!”

    “是,老大!”介沉笑眯眯地站了起来,然后对着巴颂?乍仑蓬一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巴颂?乍仑蓬先生,我送你出去!以你现在的这番穿着,我可以以为我们青凌会所内的吃住,你根本就无力消费,而且就算是你真的有钱消费,那么我也要抱歉地说一句,对不起,我们青凌会所只能会员开放!”

    “哼!”巴颂?乍仑蓬生气地看了一眼介沉,这个家伙真不够朋友。而且介沉把话都说完了,正好堵住他想要说的话,这个家伙,难不成他真以为除了他与这个姓苏的女子外,他们就真的走投无路了不成。

    哼,自己刚才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还有MD国那边呢!

    介沉既然你不把我当朋友,那么以后我也不会把你当朋友了!

    只是巴颂?乍仑蓬根本就没有想过,他来的目的不过也是为了想要利用介沉,这根本就是他们白降头师这边先不够朋友的,现在他居然怪起介沉来了。

    不过介沉也不在意,他的脸上笑容依就,只是那双笑眼在看向巴颂?乍仑蓬的时候却是冷芒乍现。

    白降师,你们就等着大出血吧!嘿嘿,这一次又有的赚了,只是不知道老大想要什么呢?

    ------题外话------

    到今天,游游的《重生天才鬼医》便已经达到百万字的大关了,已经上传了八个多月了,一路走来,真的十分感谢,一直陪伴游游的各位亲们,如果没有你们的陪伴,那么游游只怕没有办法一直坚持下来。在此,游游真心地对大家说一句,谢谢你们!

    请大家猜猜看,白降师们这一次要付出何种代价,嘿嘿,想想介沉与小凌两个家伙最喜欢什么吧!

    还有,游游要再呐喊一声:游游的新文《至尊女纨绔》求收了!爽文,好看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