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亚泽身世,火符活体烧烤

    “让第五亚泽快点出来,让他快点儿滚出来!~”第五亚泊现在只觉得自己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叫嚣着,要知道自他长大以来,还是第一次敢站在猛虎帮的大门前,如此大喊出声呢,这种感觉绝壁像极了三伏天里啃起冰镇西瓜来,那怎么是一个爽字了得呢?

    而这个时候猛虎帮内的两个年轻人走了出来,两个男子的脸上倒是带着淡淡的冷笑,要知道这么长的时间以来,还真的没有过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来猛虎帮找事儿呢。

    “你们是谁?”两个年轻人冷冷地打量着门口的这几个人,不得不说此时此刻这两个年轻人的心底里也是暗暗吃惊,门外的第五青鼎,第五长水还有第五亚泊三个人他们还是认识的,可是再看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还有九幽五个人却都是陌生的脸孔,但是这五个人往那儿一站,不用说话,单凭着他们那通的气质就可以清楚地查觉到这几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第五亚泊看了一起走出来的两个年轻男子,当下一撇嘴,语气不屑地道:“怎么,第五亚泽就派了你们两个虾兵蟹将出来嘛,我告诉你们这位可是从本家来的第五连城少爷,快点让第五亚泽滚出来迎接,记得我刚刚说过的话,我是让他滚出来!”

    两个年轻人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两个对于第五亚泊不怎么看好,毕竟这个年轻人虽然是自家老大第五亚泽名义上的弟弟,可是这货真的不是一般地蠢啊,所以他们并不是如何在意。

    可是同时他们两个也是知道的第五青鼎与第五长水两个人的脑子却绝对不一般,而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却是明显地站在那五个气宇不同的年轻人的下首位置,这说明什么地。

    两个年轻男子的心底里一时之间心思电转,接着两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年轻男子对着自己后的一小弟使了一下眼色,于是那个小弟便立马转向着里面跑了进去。

    不过两个年轻人再看向第五亚泊的目光却是不怎么样了,这个第五亚泊绝对是一个只会狗仗人势的胚子,刚才他说出来的那番话,就应该直接被从猛虎帮的大门口踢出去。

    “第五亚泊,我们老大早就已经脱离第五家族了,这事儿现在只怕整个儿b市的黑道都知道了!”其中一个年轻男子微微一笑,然后又继续道:“如果第五亚泊少爷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僻壤到那些黑道大哥的耳朵里,不知道他们会做如何想法呢?”

    道上混的人,最讲究的就是一个信字还有一个义字。

    有信有义,那么你才可以在道上走得更远更久。

    如果缺少了这两个字,那么就算是你在道上混得再如何的久,再如何的厉害,手段再如何的狠辣,但是你的失败却也是注定了的。

    所以听到了这个年轻人的话,当下就连第五青鼎,与第五长水两个的脸色也是微变,不用问那个结果也是注定了的,如果被其他的黑道大哥知道了第五家族居然是一个出尔反尔的家族,那么只怕他们一切与第五家族的合作都会受到这样或者那样的影响。

    “那个,那个……”刚才的时候第五亚泊还是振振有词的,可是现在他却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话说现在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呵呵!”这个时候第五长水却是笑了几声,然后走了过来,抬手在自己儿子第五亚泊的肩膀上拍了几下,然后道:“两位,我们这一次来可是专门来见见你们猛虎帮的帮主第五亚泽的,你们的帮主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第五亚泊讷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子,然后又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爷爷,当下一低头,向后连着退出去好几步。

    “呵呵,那几位就请先等等吧!”两个年轻人开口了。

    时间不大,阿三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

    “三哥!”两个年轻人立马齐声道。

    “嗯!”阿三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在第五青鼎,第五长水,第五亚泊,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几个人的上扫了一下,心底里虽然也是吃惊不小,毕竟阿三可以认得第五连城的,他知道第五连城那可是秘境里第五家族的人。

    真是奇了怪了,这个第五连城现在来这里做什么。

    而余下的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四个人阿三却不认得,而且他更是可以肯定这四个人他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那么难道说这四个人也是秘境里的人不成?

    阿三在心底里暗暗地做着计较,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现,他哈哈一笑,然后一拱手:“我家帮主请几位进去,请!”说着阿三便一侧让开了门口,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哼,倒是没有想到,一个我们第五家族养的一条狗现在居然还成了三爷了!”第五亚泊却是开口道。

    阿三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提醒了一句:“我已经在我家帮主脱离第五家族的时候,便也脱离了第五家族,所以无论是人还是狗都轮不到第五亚泊你来评论!”

    “你……”一时之间第五亚泊不由得为之气结,要知道之前的时候阿三无论哪次看到自己,都得对自己说一声亚泊少爷好。可是现在这条第五亚泽的狗,居然敢直呼起自己的名字来了,真真是气死他了。

    可是就在他还想要张张嘴再说张张嘴再说点什么为自己找回点儿面子的时候,却是看到了自己老爷眼底里的冷光,当下第五亚泊便直接将嘴巴紧紧地闭上,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而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五个人却是冷冷地看了一眼阿三,不得不说现在五个人的心里可是已经有些生气,在他们看来那个第五亚泽真的太不识抬举了,居然不出来亲自迎接他们,只是上阿三这么一个小跑腿的出来迎接,哼,要知道他们能来猛虎帮那可是给足了第五亚泽的面前,这个家伙居然不知道感恩戴德。

    不得不说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着这么一些人,他们总是觉得自己要比别人更高贵,就算是他们来的目的根本就是想要喝对方体里的鲜血,要想对方的命,那么对方也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来欢迎着他们的到来。

    第五青鼎的脚步在经过阿三后的时候,却是微微地顿了一下,他只是扫了一眼阿三的脸孔,然后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便接着走了进去,至于第五长水虽然脚步也在阿三的面前微微一停,但是却没有开口说什么,也没有像自己的父亲发出什么冷哼。

    看着这一行八个人都走了进去,然后阿三却是低低地对着那两个年轻人说了几句什么,于是那两个年轻人立马点了点头,接着小跑着离开了猛虎帮的总部,跳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疾驰而去。

    在猛虎帮的会客室里,第五亚泽正着着一黑色的休闲服一脸悠然地坐在那里,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一大盘的水果,他那白玉般的手指正夹起一粒紫色的葡萄地往自己的嘴里送,虽然门口了,从门外一下子走进来不少的人,可是却并没有让他的动作停顿半分。

    而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南宫星,九幽五个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也不由得落到了第五亚泽上。

    虽然是一袭黑衣,但是这个男人坐在那里却是偏偏给人一种雪堆玉砌的感觉一般,就好像那根本就不似一个真人,只是一个如梦似幻般的绝世男子。

    美丽而古典的脸孔仿佛出自于那美丽的飞天古画,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长长地睫毛微微长翘,黑色的眸子如同那漫天的星辰闪动着明亮而细碎的光彩,鼻梁似乎是由上帝用尽心思地丈量过,鼻下的嘴唇微薄,如同樱桃一般的红润。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个美人,一个美得不像话的美人儿。

    美人儿玉手轻抬,当下那枚紫色的葡萄便已经送入到了口中,不得不说这个动作明明十分的普通,可是由这么一个人的美人儿做出来,却是偏偏是那么的优雅,那么该死的迷人。

    淡紫色的葡萄浆液沾在美人儿的唇上,一时之间那本来就滴的一张红唇却是又被增添了一抹亮色,显得更加人,一时之间美人儿倒是媚态横生。

    就在这个时候美人却是一抬玉首向着门口的方向看了过来,接着美人儿微微一笑,一时之间众人一个个都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一个词语却是自几个人的心思浮现了出来: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

    一时之间就算是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五个人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进来,就会看到这么美的一个人儿。

    只是五个人这个时候压根就忘记了这个美人儿的上却是赫赫然穿着一黑色的男款休闲服。

    阿三这个时候已经自后面走了过来,他走到这个美人儿的面前,然后压低了几分声音:“帮主,第五青鼎,第五长水,第五亚泊还有这五位是一起来的,我只认得一个是第五连城,余下的四个人我不认得!”

    “嗯!”第五亚泽轻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他的手微微一挥,于是阿三立马会意走到第五亚泽的后站定,一双眼睛却是圆睁,面无表地看着那八个人。

    “我是第五家族本家的第五连城,他们五个是我的朋友,分别叫做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第五连城这个时候忙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然后迅速地为第五亚泽做了一下介绍。

    老实说其实在小的时候第五连城还是见过第五亚泽一面儿的,可是因为那个时候年纪太小,不过才是三两岁的样子,而那个年纪的小孩子根本就没有什么记忆,再加上随着年纪的增长,人的样子也会随之发生变化的。

    所以现在第五连城根本就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美人儿就是第五亚泽。

    虽然秘境里的各大家族也有着不少的女子,但是像这样美丽的女子却是极少的,更不用这种如第五亚泽一般,极具柔之美的男子了,更是见所未见。

    “咳,咳!”第五青鼎老爷子这个时候不由得轻咳了几声,娘的,还以为这些秘境里出来的年轻人一个个的自制力都应该是很强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不但不强,而且一个个就跟没有见过什么美色一样,这点点的定力,还真是不够瞧的。

    “那个,连城少爷,他就是第五亚泽!”第五长水的声音压低了。

    “什么?!”第五连城整个儿人的体不由自主地就是一震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听到如此的答案。

    再抬头向着第五亚泽看过去,他这才发现,对方的口处,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的凸起。

    这种飞机场的程度应该只有男人才做得到。

    “你,你就是第五亚泽?!”第五连城不由得觉得有些愤怒,这个第五亚泽明明男人居然要做出一副女人的媚态来欺骗自己,真真是太可恶了。

    只是他却忘记了第五亚泽根本就是媚骨天成。

    第五亚泽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几个人,然后朱唇轻启:“坐!”

    于是几个人各怀着不同地心思坐到了沙发上,第五亚泽并没有让人上茶,而阿三也绝对没有想要为这些人倒茶的打算。

    “喂,阿三你没有长眼睛吗,怎么还不快点给我倒杯茶!”第五亚泊这货的嘴巴绝对属于欠抽型的。

    第五亚泽一笑:“第五亚泊你不应该叫他阿三,你应该叫他三爷才对!”

    “你……”第五亚泊又没词儿了。

    第五长水不由得在心底里暗暗地摇头,第五亚泊那可是自己唯一的儿子,可是这个儿子无论怎么看都注定扶不起来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秘境五族的五位最优秀的年轻一代居然会来到我这里,倒是不知道五位所来为了何事儿?”

    第五亚泽明白,只怕这五个人的来意绝对不简单。

    “呵呵,我是有一件礼物需要送给你的!”九幽这个时候却是冷冷一笑,然后这货居然在大家吃惊地目光中,拿出一个冰玉盒子,放在掌心中,缓缓地打开,那里面赫赫然居然放着一粒如小孩儿拳头大小的,通体赤红色的火莲子。

    一时之间包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四个都不由得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九幽这个家伙居然会随带着一枚火莲子。

    “这是什么啊?”第五亚泽笑了起来,那双本来就有些细长的眼睛此时却是已经弯了起来。

    “这是火莲子,我听说在你的体里也同样有着一枚火莲子,所以我想要以此火莲子换你的那枚火莲子!”九幽说着,那双目光却是有些贪婪地看向第五亚泽,这个美好的男人,如果被吸干了血,他的应该不会太好看,可是,可是他的灵魂却可以被自己炼制一下,让他成为专属自己控制的鬼魂。

    “那么你们几位呢?”第五亚泽的脸上依就是带着款款地笑意。

    南宫星直接点了点头:“我们四个来这里的目的与九幽一样!”

    “那好,那几位想要用什么东西来换呢,你们应该也很清楚,我体里的这枚火莲子可是极为珍贵的,如果几位不拿出诚意来,那么只怕……我就只能给九幽一个人了!”第五亚泽的声音平淡如水,似乎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可是关系到他自己的生死存亡。

    东方辰却是冷哼了一声:“第五亚泽你不用再继续拖延时间了,你应该很清楚,我们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你的鲜血而来的!”

    第五亚泽含笑点了点头,那副淡然的样子,却是让人觉得说不出来的别扭,按说一个人在知道这种事实的时候,你怎么着也应该先露出几分害怕来吧。

    “哦,第五连城我倒是很愿意把我的血给你,可是你应该告诉我一些我最想要知道的事吧!”第五亚泽说着再次拿起了一粒紫色的葡萄送到嘴里。

    第五连城的眼底里暗光涌动,不错第五连城的世他倒是也知道,可是告诉他真的没有问题吗?

    要知道第五长弓可是严令过这事儿绝对不可以透露出去。

    “怎么第五家族的嫡系少爷居然是这般小气的一个人吗?”第五亚泽轻轻地挑了挑自己的眉毛,语气里却是带出来了十足的嗔意:“而且我可是连我的血都可以答应给你的!”

    “连城告诉他吧!”西门无雪看着第五连城道:“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

    “是啊!”南宫星这个时候也立马点头:“一个人的血,咱们五个人分,都嫌不够呢,怎么可能还会再给他留下些血让他可以继续活下去呢!”

    “是嘛,是嘛,第五连城你还是告诉我吧,就算是死,你也应该让我做一个明白色不是吗,否则的话,我就算是死了,也会怪你的!”第五亚泽说着,那脸上的笑容里居然流露出一种深沉的悲哀。

    “你,你父亲我不知道是哪个家族里的人,也不知道你的父亲是不是第五家族的人,可是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你父亲很厉害,当时他是无意中闯入到我们的秘境里的,而秘境五族的所有强者居然都拿他没有办法!”

    “不过他倒是只是在秘境里寻找些东西,倒是并意图对我们五族不利,所以后来五族的强者们只是监视他,却不敢主动与他动手!”

    “那个时候,我的姑姑第五鸿菲,她自幼修炼媚术,那个时候家主经为我姑姑说不定可以用媚术制服那个男子,毕竟在族里,就算是家主大人,都没有办法抵挡得住我姑姑的媚术!”

    “可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男子对于我姑姑的媚术却是视而不见,但是我姑姑生倔强,虽然连着一次,两次,三次……都失败了,可是她却还不肯放弃,便天天跟着那个男子。”

    “没有想到,我姑姑居然会上那个男人,而且还心甘愿地为那个男人怀了孩子,只不过在那个男人离开我们的秘境时,根本就不知道我姑姑已经有了孕了,那个时候本来男人想要带着我姑姑一起离开!”

    “可是却被家主大人以我父亲,我爷爷的生为要挟,如果我姑姑离开的话,那么我父亲,我爷爷就会死!”

    “所以不得已,我姑姑便只能与那个男人含泪而别了,但是那个男人却给了我姑姑一件东西,说是如要我姑姑有一天可以离开那么便拿着那个东西去昆仑山找他!”

    第五连城的话说完了,于是他眨巴着眼睛看向第五亚泽,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没想到姑姑的媚骨是后天练成的,你的媚骨倒是天生的!生你的时候,姑姑是难产,你生下来了,她却死了!所以,所以族里的人都不喜欢你!”

    “那东西呢?”第五亚泽的声音冰冷。

    “呃,那是一个银色的手链,家主大人给收到家族的宝库里了,不过……”第五连城拧了一下眉毛。

    “不过怎么样了?”第五亚泽又忙问了一句。

    “不过家族宝库前几天被人偷了,而且不只是第五家族还有他们东方家族,西门家族,南宫家族还有氏一族的宝库都被偷得干干净净!”一提到这事儿,第五连城就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知道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么他就是下一任的第五家族的族长,但是现在好了,一个连家族宝库都空空如野的族长当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怀孕的时候,都谁和她走得近些?”第五亚泽想了想又接着问道,只怕那寒毒就是第五家族的人给自己母亲下的,然后通过母体传到了自己的体内,他想要查出那个人到底是谁。

    “……”第五连城眨巴着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第五亚泽口中的她到底是指谁,于是他苦笑了一下:“这些事我都是听长辈们说的,那个时候我也不过就是才刚刚出生不久,我不知道!”

    “嗯,那我知道了!”第五亚泽点了点头,终于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了,昆仓山吗,看来自己需要走一趟昆仓山了!只是信物已失,只怕自己的寻亲之路不会那么顺利!

    “第五亚泽既然你刚才已经说了,把你的血交给我们,那么现在就开始吧!”九幽迫不急待地说着,而东方辰却是已经从一边拿起了五个干净的高脚杯摆在第五亚泽面前的茶几上。

    南宫星却是把茶几上的水果刀推到了第五亚泽的面前,笑眯眯地道:“快点吧,看在你与第五连城是亲戚的份儿上,那么我们也不为难你,你自己动手吧!”

    第五亚泽笑了笑,他缓缓地伸手过去,用那纤长而细白的手指轻轻地在那五个高脚杯上点过:“怎么才五个杯子,那不是还有三个人呢吗?”

    “他们不配!”西门无雪高傲地道:“那三个根本就是第五家族的垃圾罢了。”

    第五连城并没有为第五青鼎,第五长水还有第五亚泊说话,在他看来这就是事实。

    “快点,快点!”东方辰又不由得催促了几声,他有些不耐烦了!

    “如果我说不呢?”第五亚泽嘴角上此时却是绽放出了一朵妖异的罂粟花。

    “那我们就只好用强的了!”东方辰站了起来,森森地道。

    而随着他的声音第五连城,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四个人也都站了起来,然后脚步微动之间便将第五亚泽团团地围住。

    阿三却是面沉如水,他抬脚上前两步挡在第五亚泽的前,然后双手自腰间摸出两把小巧的手枪分指第五连城与九幽。

    “第五连城,我们不是亲戚吗,你不是说我母亲是你的姑姑,那么我应该叫你一声表哥了?”第五亚泽说着又拿起了一粒葡萄。

    “表弟真的是很可惜,对于姑姑,我没有任何的印象,所以这声表哥,你倒是不用叫了!”第五连城也笑了:“当然了,如果你痛快地割破你的手腕,把血放出来,那么认认你这个表弟也不错!”

    “果然够了冷血!”第五亚泽说着,突然间他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双手往腰间一探,于是两把银亮的手枪便已经握在了他的里。

    “第五亚泽子弹对于我们来说是没有用的!你所有的挣扎对于我们来说都没有用,所以放弃吧,第五亚泽!”西门无雪笑着道。

    “我知道!”第五亚泽点了点头,但是他脸上的笑容却是更灿烂了:“可是我也不是一个会任何准备都不错的人,特别我还知道第五家族是秘境家族的事儿!难道说你们觉得我第五亚泽就那么笨吗!”

    这个时候东方辰的脸色却是突然间一变,他听得出来,第五亚泽根本就是话里有话,于是他立马大叫了起来:“快点抓住他!”

    可是已经为时已晚了。

    第五亚泽与阿三两个人的脚下的地板却是突然间向两边一分,于是第五亚泽与阿三两个人的形便直接掉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众人又听到一阵“咔,咔,咔……”的声音,接连不断地响了起来,再看这间屋子里,四面的墙壁,房顶,地面居然同时都被一层厚厚的精钢给覆盖得严严实实。

    “妈的,该死的第五亚泽居然敢算计我们!”东方辰不由得大怒。

    tnnt,这种人你都想要喝人家的血了,还不许人家反抗,这根本就是强盗理论嘛。

    东方辰含愤一掌击在那精钢之上,不得不说这力度绝对不小,可是那精钢居然连颤都没有颤动一下,倒是东方辰的手却是觉得生疼。

    “呵呵,你们就好好地享受啊,这些精钢可是我好不容易订购来的,每一厚都厚达五十公分!”这个时候那一边却是响起了第五亚泽的声音。

    “第五亚泽,我告诉你,我们一定会出去了,你等着一旦我们离开了,那么你就死定了!”南宫星大吼着。

    “哦,我好怕怕啊,谢谢提醒,那也就是说我一定不能让你们出来了!”第五亚泽的声音带着几分的笑意。

    “第五亚泽这种小事儿,根本就困不住我们!出去是早晚的事儿!”西门无雪也开口了:“只要你现在放我们出去,那么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再要你的血液了!”

    “呵呵,你们五个人的信用,我信不过!”第五亚泽幽幽地道。

    此时此刻阿三就站在第五亚泽的边,眼底里却是闪动着难以置信的兴奋之意。

    要知道第五亚泽订购这些精钢板的时候,他是知道的,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想明白,自家老大订这东西做什么用,嘿嘿,现在看起来,这个用法还真不错。

    “阿三,你是不是让人通知小凌了!”第五亚泽这个时候转脸看向阿三,他的语气是十足的笃定。

    “是!”阿三立马点了点头:“我担心老大你……”

    “唉!”第五亚泽抬起手,阻止阿三再继续往下说:“我只是不想再给小凌添麻烦了!”

    “呃,老大,我想苏小姐应该快到了!”阿三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

    “走吧,去门口看看!”第五亚泽点了点头,然后抬脚便向外走去。

    苏凌的确是了,而且不但她来了,介沉,起司,三煞三货也跟来了。

    一路上由苏凌开车,倒是把猛虎帮的那两个小弟吓得够呛,他们一直以为自己开车就已经够猛的了,现在才知道,这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与这位苏凌小姐比起来,自己那哪叫开车啊,根本就叫做牛爬!

    而且一路上,他们可是清楚地听到自己的车所有的零部件都不断地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绝望的叫声,不用问也知道,这车只怕要报销了。

    当黑色的轿车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猛虎帮的大门口时,苏凌听说了一句话:“快点下车!”

    然后她自己一马当先第一个跳下了车,而介沉,起司,三煞这三货的动作也是快如闪电。

    “呃!”那两个小弟微怔,但是也忙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就在他们的脚还没有站稳呢,就看到整个儿黑色的轿车一阵晃动,接着“哐啷”一声,好好的一辆车,终于已经走到了尽头,完全散架了。

    两个小弟:“……”

    “小凌!”这个时候第五亚泽却是从门里迎了出来,在他的后还跟着阿三。

    “亚泽哥,你没事儿吧!”苏凌第一件事儿,就是先好好地打量一个第五亚泽看到后者没有受到什么伤害的时候这才放下心。

    “不是说来的是秘境的人吗?”介沉在一边问道:“你小子怎么会没事儿呢?”

    第五亚泽看了一眼介沉,然后问苏凌:“他是谁?”

    “我是她小弟!”介沉倒是直接回答道:“我叫介沉!”

    “亚泽哥,现在那些人在哪里?”苏凌问道。

    “小凌和我来!”第五亚泽笑了。

    “苏凌小姐,我家少爷把那几个人都抓住了!”阿三也是满眼的兴奋。

    “哦,那倒是要看看去!”苏凌也来了兴趣了。

    起司与三煞两货立马前后蹄一起动了起来,翘着小尾巴紧紧地跟在第五亚泽的后。

    “第五亚泽你现在这么做,根本就是想要同时与我们秘境五族为敌!”这是东方辰的声音。

    “第五亚泽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还是姓第五的,而且你母亲也是第五家族的人!”这是第五连城的声音。

    ……

    远远地听到这些人的声音,苏凌却是好奇了:“你们到底抓了几个秘境里出来的人?”

    “不多,一共八个人,有五个是秘境里出来的,那三个就是第五青鼎,第五长水还有第五亚泊!我记得秘境里出来的那五个人分别叫做第五连城,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阿三这小子记倒是好得很。

    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那秘境五族的人居然都已经来到b市了,速度倒是快的。

    而且两个人很快就笑了,他们自然猜到这五个家伙来到b市的目的,倒是没有想到,居然会先找到第五亚泽。

    “天呐,你居然会想到这种办法!”介沉看着眼前的精钢,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喵呜~”起司抬起爪子在那精钢上抓了两下,再看看那精钢上面居然没有留下一点的痕迹。

    “汪,汪,汪!”三煞试着咬了一口,好吧差点蹦掉两枚大门牙。

    苏凌的手指轻轻地抚过了那精钢,然后突然间一笑:“居然敢对我亚泽哥,那么单就是这么囚起来还是不行的!对了,介沉你练习针灸一个人还是太少了!”

    “嗯,嗯,是啊,如果可以再加上八个人的话,就更好了,再说女人的体与男人体构造总是不同的!”介沉立马点了点头:“可是就这么让他们一点苦头也不吃就出来,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嗯,嗯!”苏凌点了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介沉,你觉得烤是不是很好吃呢?”

    介沉的眼睛亮了:“我喜欢烤!”

    一边说着,介沉居然从自己的口袋里翻出一块朱砂,然后也不融朱砂了,直接将那朱砂按在精钢板上,手腕却是迅速地晃动了起来。

    “这是……”第五亚泽与阿三两个人看着一道道古怪的图案自介沉手中的朱砂绘制出来,不由得越发奇怪了起来。

    “那是火符!”苏凌含笑解释了一句。

    “老大,我一个人画太慢了,你也一起吧!”介沉一边叫着,一边随手又甩出一块朱砂给苏凌。

    于是两个人同时绘制火符,这速度倒是快了许多。

    整整三个小时之后,于是那六面的钢板便已经都被火符所覆盖了。

    “好了!”介沉收起朱砂,他的手掌一边迅速地结出一个手印,然后大吼一声:“火符烤!”

    于是一股强烈的炽感觉突然间自那钢板上传了过来。

    “啊,好烫!”阿三正好距离那钢板比较近,当下他立马就一跳多高地迅速远离钢板。

    “小凌,这种温度的话,钢板会变软的!”第五亚泽开口了。

    “放心吧,不会变软的,我的这个火符,只是烤用的!”介沉却是笑眯眯地解释了一句。

    “啊,第五亚泽你这个混蛋!”里面的声音响了起来。

    “啊,第五亚泽,哥,哥,求求你,放我出去吧,这里面太了,我受不了,我受不了,我真的受不了啊,哥,哥,求求你了!”这是第五亚泊的声音。

    “第五亚泽你知道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居然还有人在这种时候没有放弃继续威胁的。

    “不就是与秘境五族为敌吗,有什么了不解的!”介沉这个时候却是笑眯眯地开口了。

    于是里面九幽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的声音我听过,他就是偷盗我们五族宝库的人!”

    “嘿嘿,不错,可是九幽就算你听出来又怎么样啊,有本事儿你现在出来咬我啊,来啊!”介沉现在可是扯着嗓子对着精钢板里面的人喊着。

    第五亚泽听明白了,敢之前第五连城说秘境五族的宝库都被盗了,居然是被这个介沉给偷去了。

    “唉,可惜了,第五亚泽你说说你怎么不在那里面准备些辣椒,孜然什么的呢,唉,没有调料这些**烤能好吃吗?”吞了一口口水,介沉一脸惋惜地道。

    阿三扯了扯嘴角心说,你不是真的想吃吧,那可是烤**人啊!

    起司与三煞两货却是很认真地一边吞着口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那精钢板,如果现在他们能听到阿三心底里的声音,只怕一定会说,当然很好吃了,不信你一会儿尝尝就知道了!

    ------题外话------

    有事和大家说,今天群内的管理员们辛苦了,她们清理了一些没有发订阅截图的朋友们,其中有些亲可能是因为没有在线,所以不知道这个事

    如果有些亲被误清出群的,那么游游在此说声对不起了,亲们再次先进入验证群,然后找御御,起司,湮儿,阿喵,欣欣,妖诺几个人将订阅截图发给她们,然后就可以进入v群了。

    哈哈,今天游游分享了自己的结婚照,好多妹子也分享了自己的靓照。

    所以v群等你进入。

    还有,游游在此对御御,起司,湮儿,阿喵,欣欣,妖诺说一声,亲的,你们辛苦鸟。

    哈哈,哈哈,要不要在鬼医也给你们几个人安排个角色啊,话说起司不就是有现场版的吗,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