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成败皆古曼童,火莲血的吸引

    青凌会所里的人员,早就已经得到了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通知,所以当看到江月慧走进来的时候,当下便已经有人迎了上来,引着江月慧去向江月华的房间。

    “哼,我记得之前你们那个叫做什么介沉的男人可是说过的,不让我再进来了,哈哈,真是好笑得可以啊,他现在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江月慧现在可是不无得意:“哼,再看到那个叫做介沉的混蛋,我可是得好好地告诉一下他,什么叫做顾客就是上帝!”

    那个引着江月慧走上电梯的女子听到她如此说话,当下不由得面色古怪地扫了她一眼,这个女人,到底知道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啊,要知道在这里大家就没有哪个人是信奉上帝的,他们只信阎王,而且他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地府里的小阎王大人的手下好不好啊,所以说他们看起来是人儿,但是却又绝对不是人,他们只是鬼。

    “看什么看,你们这里都是怎么服务的,一个个一点素质也没有,居然还敢这么看客户,哼,如果我是你们的经理,那么我第一时间就会把你们所有人全都解诀雇了再说别的!哼,我看啊,你们这个青凌会所要不了多久就得彻底黄了!到时候有苏凌与那个介沉两个人哭的时候!”

    很快江月慧就已经来到了江月华的房间房口,于是她直接对着那个服务人员挥了挥手,一脸嫌弃地道:“去吧,去吧,这里没有你的事儿了!”

    女子点了点头,转离开了,只是她的唇角却是挂着一点点满是嘲讽之意的微笑。

    江月慧,我很期待你变成鬼之后的子!到时候把你刚才说话,告诉地府内的大家,那么你以后的子绝对会很有的!

    江月慧站在门外象征的敲了两下门,然后便直接推门进去了,在她看来她与江月华早早晚晚都是一对儿,所以根本就不用给江月华留神马私人空间的,毕竟两个本就应该具有亲秘关系的人,那么自然也就应该亲秘无间地在一起啊。所以只能她江月慧有秘密,但是江月华绝对不能有秘密。她的男人,她就要完全地掌控住。

    推开门,于是江月慧的声音便已经响了起来,与此同时她为了配合自己的声音,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的悲色:“哥,我来接你了,呜,呜,真是没有想到,妈妈的心脏病居然会犯了,我在来的路上给妈的主治大夫打了一个电话,那个大夫说妈现在很危险,已经通知爸,准备妈的后事儿了,哥,我们必须要快点儿回去了,否则的话只怕连妈的最后一面都看不到了……”

    不得不说,江月慧的声音又快又疾,好吧,当她把这些自己之前准备好的台词儿一一说完的时候,整个儿人却是已经怔在了那里,她呆呆地看着那边坐着的一对夫妻,不是自己的养父母又是谁呢,只是现在自己养父母的脸上那之前的慈之色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不可思议,震惊还有浓浓的失望。

    不得不说,江老先生与江夫人两个人虽然都已经选择相信苏凌与介沉的话了,而且同时在也在自己的儿子与自己养女之间做出了选择,可是坦白来说从心底里讲,他们还是希望苏凌与介沉两个人说得都是错的。

    毕竟他们与江月慧之间也已经建立极为深厚的感了,这种感可不是三言两语之间就可以被否定的!

    可是,可是现在听到江月慧的话,他们便已然明白了,自己还真真是养了一头狼,一头眼睛白得不能再白的白眼狼!

    “……”江月慧的嘴巴张着,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于是她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尴尬地笑容,声音也极不自然地道:“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不过没有开口的时候,她还有些羞耻心,就好像是一个小偷,正在偷东西的时候,却被人抓住的感觉。

    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开了,江月慧心里更是明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算是收不回来了。

    那么索兴就这样吧,于是江月慧很快就恢复了冷静:“爸,妈,你们两个过来应该提前和我说一声的,这样我一定会去机场接你们的!”

    说着江月慧又看了一眼江月华语气中带着嗔怪,特别是她的神态,就如同一个妻子看向自己丈夫的眼神一样:“你啊,怎么爸和妈过来了,刚才在电话里也不和我说呢!还有家里的那些下人们啊,等咱们这一次回去可得好好地清理一下,居然敢对我说这种话,哼,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

    介沉看着江月慧在那里惺惺做态,不由得有种想要大吐特吐的感觉,这个女人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虚伪,可不可以不用这么不要脸。都说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可是这个江月慧根本就是不要脸嘛,唉,要脸的人永远都不会懂不要脸的人的境界!

    “小慧!”江夫人这个时候开口了,此时江夫人的语气里已经充满了疏离与冷淡,那语气就好像是在与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

    “妈!”江月慧就好像没有感觉到一样,居然一边亲亲地叫着妈,一边亲地坐到了江夫人的边,然后握住江夫人的手,一脸关切地道:“妈,你这一路是不是很累了!唉,如果哥和我说你们来的消息,我一定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小慧,我问你,你是不是养古曼童了?”江夫人一边抽回了自己的手,一边冷声问道,不管怎么说事关自己儿子的命,她可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妈,你这是听谁在胡说八道啊!”江月慧立马叫了起来,同时她的目光却中如刀子一般,落在苏凌与介沉两个人的上:“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两个人在我哥,我爸,我妈面前胡说八道了是不是,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什么时候养古曼童了,那种肮脏邪恶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有碰过!”

    不得不说,这个江月慧的演戏天赋还真心是很不错的,话说着,她的眼泪可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断地滴落下来,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她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呜,呜,你们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呢,哥,妈,爸爸你们不要相信他们啊,他们根本就是在乱说话,他们根本就是神棍嘛,而且哥你还记得吧那次吃烤的时候,他们两个对我有私怨!呜,呜,真是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这么污蔑我!”

    介沉却是挑了挑自己左边的嘴角脸上露出一抹痞笑:“江小姐,你怎么知道古曼童是什么东西?”

    江月慧闻言不由就是一怔,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立马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如果自己真的不知道古曼童的话,那么在养母一问起古曼童时自己就会反问,古曼童是什么东西,可是自己却没有问。而且再者以她的况来说,她本来就不应该知道古曼童的。

    但是江月慧的反应也是很快的,她立马便委委屈屈地道:“我,我,我当然不知道了,而且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

    “江小姐,戏演得太多就不好看了!”苏凌这个时候却是幽幽地开口了:“咱们也别互相耽误时间了,江小姐,你的古曼童下在江月华的上已经快三年了,准确地说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满三年了,也就是说江月华的生命还有三个月罢了!”

    苏凌的声音如同九天雷霆一般,生生地把江月慧轰了一个外焦里嫩,她整个儿人都已经愣在那里了。话说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告诉过她,古曼童会让江月华短命,可是,可是……

    一时之间江月慧的心思电转,不过她很快就将这个说法归结为了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想要骗自己承认的假话罢了。

    江月慧从来就没有想要过江月华的命!

    但是她却还是装做,好半天自己才回过神来,然后有些慌乱地叫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那位大师说,只要把古曼童下在我哥的上,那么他就一定会属于我,他就是变成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男人!你们在骗我,你们在骗我!”

    江母站了起来,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一抬手,只听到“啪”的一声,重重一巴掌便抽到了江月慧的脸上:“江月慧,我们江家哪里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好好的儿子,你居然给他的上下了古曼童,江月慧,江月慧,早知道有今天的话,当年我绝对不会收养你!”

    江老先生这个时候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妻子:“好了,好了,先不要生气,苏小姐与介先生不是有办法解决吗!”

    虽然江老先生嘴上是如此说,但是他看向江月慧的目光却是满满地都是失望。这个女孩子从小到大,他与妻子都很疼她,可是,可是她居然就是这么回报他们一家人的!

    江月慧捂着自己的半张脸,只觉得那里直发烫,而且也肿了起来,她记得这可是自己的养母第一次打自己,但是这巴掌打得也好呢。

    江月慧冷笑着看着江老先生,江夫人,还有江月华,终于她仰头哈哈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是啊,在你们看来你们给我了许多,而且你们也的确是很疼我,那么你就为何就不能再疼我一下呢,你们把你们的儿子给我就行了,这样我还是继续管你们叫爸,叫妈,只是我的份由女儿变成了儿媳,这不是也很好嘛,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江月华就算是我给他下药他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把我推开,他宁可去洗冷水澡,也不愿意碰我!我的要求高吗,如果你们没有收养我的话,那么我也不会遇到江月华,我也不会喜欢上他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们!”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不我呢,明明我与他可是一起长大的,明明我们两个之间可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可是,可是他居然那么对我!为什么,我不甘心,江月华这个男人我誓在必得!”

    江夫人与江老先生两个人这个时候吃惊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江夫人的眼里泪如雨下,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儿子:“月华,月华,妈的好儿子,你怎么不早点和妈说呢,你为什么不说呢,是妈不好,是妈不应该抱养那个白眼狼啊!”

    “唉!”江老先生却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看来江月慧已经疯了,她居然会给江月华下药,这个女人怎么可以想出这样的法子呢,那个时候自己的儿子又是怎样熬过来的,这孩子这些事居然从来都没有同他们讲过半句,想来是必自己与他妈妈担心吧。

    唉,不得不说现在江月华的懂事,可是让江老先生与江夫人两个人为之心疼!

    “哼,哼,既然这样的话,那么现在我就强行激活古曼童,哈哈,哈哈,哈哈,我就不相信,我得不到这个男人!”此时此刻的江月慧已经陷入到了一种疯狂当中。

    “江月慧,那样的话,江月华会死的!”介沉没有忘记再提醒一下。

    可是江月慧却依就是大笑不止:“那不是更好嘛,我会陪着他一起死的!这个男人不管是生还是死,他都必须要与我在一起,他这一生一世永远也别想甩掉我!”

    江月慧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呢,介沉却是手起掌落,一巴掌拍到了江月慧的后脑上,于是江月慧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黑,体一软,便已经瘫倒在地。

    于是世界安静了!

    “江先生,江夫人请你们两位先去你们的房间呆着,我与介沉现在就要将古曼童从江月华的体里出来!”苏凌开口了。

    “不,我们不会走的,我要一直陪在我儿子的边!”江夫人这个时候立马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紧紧地抱住江月华,似乎只要她一不小心就会失去这个儿子似的。

    “苏小姐,就让我们呆在儿子的边吧!”这个时候江老先生也开口了。

    “……”苏凌的眉头皱了起来,介沉也一样。那种时候真的很怕有人打扰!

    “两位放心,一会儿不管是什么况,我们都不会发出任何声音的!”江夫人立马又道。

    “可以!”苏凌点了点头。

    “老大,这绝对不行,到时候他们两个一定忍不住的!”介沉立马反对。

    出古曼童的时候,江月华会极为痛苦,那种痛苦,看在他亲生父母的眼里,怎么可能忍得住的。

    要知道那种痛苦,看着自己儿子在那里惨叫连连,父母的心头绝对会更痛的。

    “但是我会用银针封住你们两位体当中的几处大,这样你们就没有办法行动,也没有办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如果你们不答应,那么还得请回你自己的房间去!”苏凌淡淡地道。

    介沉松了一口气,嗯,嗯,果然是自家的老大,就是靠谱啊,原来她还有后招呢。

    江夫人与江老先生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已经有了决定了!

    “爸,妈,你们还是回你们的房间等我就好了!”江月华也意识到了,一会儿自己只怕会很难受,他并不希望自己的父母会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儿。

    但是江夫人却是已经立马点头了:“好的,我同意!苏小姐你可以动手了!”

    江夫人都同意了,江老先生自然就更没有意见了。

    于是苏凌便让两个人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接着几个人也没有看到苏凌什么时候拿出来的银针,只是看到她的双手一甩,于是再看的时候,却是发现,江夫人与江老先生每一个人的眉心处都扎着一根明晃晃的银针,同时在他们两个人的上也都各扎着八根银针。

    接着两个人便发现他们果然已经动弹不得,而且便是连张一下嘴都做不到了。

    “江月华,进内室吧!”苏凌再次开口了。

    江夫人的眼睛瞪大了,她看着苏凌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让自己的儿子进内室,那岂不是说自己什么都看不到了。这可是与自己初衷相反的。

    可是苏凌与介沉两个人却根本就没有看他们,介沉提起江月慧的子,然后一行三个人就进入到了内室。

    “江月华,你现在把你上的衣服都脱掉,只留一条内裤就可以了!”苏凌面色自如地道。

    “……”江月华那如玉般的脸孔微微一红,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接着他便脱掉了自己的体。

    不得不说,江月华的材还真是很不错,整个体呈现出来一个倒三角,而且肌匀称,皮肤白晳而光洁。

    介沉这个家伙居然一时之间没有忍住,竟然打了一声口哨。这货儿,上的那种痞气只怕一时半会儿是改不掉了!

    苏凌白了一眼介沉,然后再次开口:“好了,你躺在上就好了,什么都不用想,如果感觉到了疼痛的话,你可以喊出来!”

    江月华点了点头,然后仰面躺在了上。

    “喂,老大,你怎么不先好好地欣赏一下呢!”介沉却是走到了苏凌的边,低声道。

    “欣赏什么?”苏凌一怔。

    “哎呀,我的老大啊!”介沉不由得抚额:“老大,你看看这个江月华的材不错,你,你倒是先好好地看看啊,毕竟不管是美女,还是美男都可以被称为是花儿的!这么好的花儿,怎么着也得过过眼瘾吧!”

    “没兴趣,你如果想要看的话,那么就看吧!”苏凌又白了介沉一眼:“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对男人的体有兴趣!貌似你真的也是一个男人吗?”

    介沉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什么叫做自己居然对男人的体有兴趣啊,还有,老大居然会怀疑自己的别!

    咳,咳,咳……

    可是老大你,不对这么富有美感的男人体感兴趣才是真正的不对劲呢。

    不得不说虽然刚才介沉与苏凌两个人的交淡声音不大,但是却还是被江月华听得清清楚楚的,一时之间男子的脸上却是更红了起来。他从来没有在女子的面前露过体,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的体品评的。虽然介沉是一个男人,但是他还是颇为不好意思!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苏凌的目光虽然落在自己的上,但是却与看白菜土豆的目光根本就没有什么两样,于是江月华倒是松了一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居然有些隐隐的失落之意。

    而这个时候苏凌一双微凉的小手却是已经抚上了江月华的口。

    介沉这个时候目光微沉,他也来到了的另一边,同时用他自己的大手抚到了江月华的小腹上。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而且也没有任何的眼神交流,江月华只觉得两种不同的温度同时从四只手掌上传入到了自己的体里。

    自苏凌手中传出来的温度有些凉,而自介沉手中传来的温度却是有些

    虽然冷有别,但是却不得不说,江月华却觉得十分舒服。

    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一刻钟的时间,苏凌与介沉两个人便同时抬起了手掌。

    “在小腹!”介沉与苏凌两个人异口同声道,不过话音才刚刚落下,两个人居然又同时笑了起来。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古曼童的具体位置了!

    “那就准备开始吧!”苏凌说着从自己的包里取出整的银针,银质的手术刀,还有针和线。

    而介沉却是拿出一块白毛巾,随意地团成一团,然后对着江月华微微一笑:“张嘴,咬着毛巾!”

    江月华有些不明白地看向介沉。刚才苏凌说自己可以叫出声来的!

    介沉的嘴边向着门的方向努了努:“你不会是真的想要让你父母听到你的惨叫声吧,一会儿会很疼的!我也是担心一来你父母受不了,二来怕你会咬伤你自己的舌头!”

    当然了介沉绝对不会说他是怕吵到自己的耳朵。总而言之这货现在就是一脸的,我是为你考虑的样子!

    江月华点了点头,然后张开嘴,都不用他咬,介沉便已经将那团毛巾完全塞到了他的嘴里,而且还左按按,右按按,生生地将毛巾塞得实实的,让江月白根本就没有将毛巾吐出来的可能

    做完了这一切,介沉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高度的洋酒,打开,洒在江月华的体上。

    苏凌却是手指轻轻一抬,然后打了一声响指,于是那附着在江月华体表面的酒液却是已经燃烧了起来。

    ,烫,灼,烧……

    江月华现在只觉得自己的体一会儿绝对会被烤熟的,敢这两个人要把自己做成烤猪了!

    他倒是很想要开口问问,但是自己现在根本就发不出半点的声音。不得不承认介沉这货太有先见之明了!毛巾塞得好!

    再看苏凌却是小心地拿起银针与手术刀在自己上的酒火上不断地翻烤着。

    而那边的介沉却是一只手不断地把手中的酒液洒在江月华的上。而他的另一只手却是按在介沉的肩膀上。

    苏凌的目光微闪,她看得出来,江月华已经到极限了,接着他怕是就忍不住要动了,于是几枚银针飞出,封住了江月华体的几处大,于是江月华只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的体了。

    现在的江月华就好像是砧板上的一般,任由着苏凌与介沉两个人随意地上下其手!

    但是现在他却可以看得很清楚,他的那本来白如瓷般的皮肤,现在已经被酒火炽烤得通红,就好像是一只熟透的虾子一般。

    苏凌的手指微动,于是又几根银针便落到了她的指缝之间,而介沉的脸色这个时候也越发的凝重了起来,而他洒酒液的动作却是也更快了。

    那红蓝色相间的火苗现在已经蹿起了多高,此时江月华的双眉紧紧地皱成了一团,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已经滴滴地滚落而下。

    火刑,江月华现在很确定自己现在受的绝对就是古代的火刑,或者可以说是新的炮烙之刑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股强烈的剧痛之感,却是自他的小腹中传遍了他的四肢百骸。

    接着他自己居然清楚地看到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居然高高地拱起了自己的肚皮。

    “出来了!”介沉的目光一喜。

    “好!那个家伙终于醒了!”苏凌清喝出声,于是介沉的双掌便不断地拍在江月华的体里,他手掌的动作极快,只是眨眼之间那江月华体上的酒火便已经熄灭了。

    而与此同时,苏凌的双手连动,于是她手中的银针便一一脱手而出,刺入到了江月华的体里。

    “嚎!”于是江月华只听到自己肚子里那处凸起的地方,却是赫赫然响了起了一声,极为凄厉还有怪异的嚎叫声,接着那种异样的疼痛便再次席卷了他的全

    那个凸起的东西,江月华根本就不用问,他也猜得出来,一定是自己体里的古曼童,而且这个时候古曼童因为他的活动范围已经被苏凌的银针给限制住了,再加上之前被酒火烤得极为的炽,所以古曼童现在真的是十分的火大,他要发泄,他现在需要的就是发泄。

    于是江月华可是倒了大霉了,而这个时候他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个古曼童正在自己的肚子里不断地撕扯着自己的肠子,疼,疼,除了疼痛之外,现在的江月华已经再没有其他的感觉了,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嘴里塞满了毛巾根本就没有办法嘶喊出声,否则的话他一定会大喊着让苏凌与介沉两个人杀死他吧,他真的不想要再受这样的罪了。

    “老大,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古曼童还有活力的!”介沉却是笑着看向江月华的肚子。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看来在炼制这个古曼童的时候,对方选取的应该是九个已经足月却还没有出生的健康胎儿!”苏凌淡淡地道。

    于是介沉脸上的笑意消散了,他紧紧地握着拳头,然后冷哼道:“娘的,不知道这又是哪个混蛋干的!”

    “古曼童,这种邪恶的东西据我所知,只有一个地方的人才会炼制!”苏凌幽幽地道。

    介沉冷冷一笑:“T国!”

    “不错!”苏凌点了点头。

    “T国,我倒是也在那边呆过一段时间,也会过一些人,但是却还真的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不过看来这一次却是遇到了!有机会咱们一起好好地会会这个王八蛋!”介沉冷冷的目光紧盯着江月华小腹处的那个正在不断蠕动着变化着方向的凸起。从这个凸起来看,那个古曼童应该只有人的大拇指那般大小,不得不说这种大小的古曼童在同类当中,绝对不算是小个子!

    “呵呵,我之前倒是杀了一个T国人的弟子!~”苏凌说得倒是风轻云淡:“只是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是这个炼制古曼童的家伙!如果是的话,倒是巧了!”

    “哦,那如果真的与之前那个是同一个人,那么老大我恭喜你了,你的太平子就要结束了!T国都会记仇的,嘿嘿更何况你先杀他的弟子,后破他的古曼童,这仇可是结得不小!”介沉笑眯眯地说着。但是他的声音里怎么听都是一股子的兴灾乐祸!

    苏凌却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然后她右手的中指与食指向外一伸,一截银色的针尖便赫赫然露了出来,然后苏凌一针便刺入到了江月华小腹处的那个凸起上。

    “嚎,嚎,嚎,嚎……”于是古曼童便扯着嗓子尽可能大声地嚎叫了起来,而且他动作的速度也更快了。

    江月华只觉得自己现在真的很想要昏过去,因为只有昏过去了,那么自己才可以摆脱这样的痛苦。

    可是问题就是他现在偏偏就没有办法昏过去。

    汗水已经将江月华的头发还有枕头都打湿了。

    他的眼睛瞪得老大,鼻孔也张开得大大的,尽量吸收着空气,似乎只有这样做,才可以缓解一下他体里的痛苦。

    而这个时候介沉却是伸手出来,轻轻地推在那个凸起上,然后用力将那个凸起向着江月华的肚脐处推去。

    而苏凌的银针却是就紧紧地跟在介沉的大手后面,只要介沉将那个古曼童推出一寸的距离后,苏凌手中立马就会有两根银针落下。

    再说道那古曼童也知道有人在强迫着让他移动,所以他的反抗也是很强烈的,只推得介沉满头大汗,但是却也不过才刚刚推出了一寸多一点的距离。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走着,介沉与苏凌两个人依就是在缓慢地移动着江月华肚子里的古曼童。

    而江月华现在真的是恨不得自己立马死去才好呢,现在他看向介沉的眼神,却是有些微微地怨言,他现在似乎已经想到了,也许介沉之所以会把自己的嘴巴里塞得如此满,就是因为介沉不想让自己开口求死。

    好吧,现在他江月华真的是切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

    再说自那位第五家族的仆人抵达猛虎帮总部时,说来也是巧得很,第五亚泽与阿三两个人居然都不在,而猛虎帮的人都知道自家的老大第五亚泽已经脱离第五家族了,所以对于这个仆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看。

    而这个仆人也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任务的话,回去之后,子绝对好过不少的,于是这个仆人当下便将自己的心一横,居然就蹲在猛虎帮总部大门的对面,一门心思地等着第五亚泽回来。

    一直等到天色都已经大黑了,第五亚泽与阿三两个人才回来。

    当第五亚泽才刚刚走下车的时候,那个仆人便已经扑到了近前:“亚泽少爷,我终于等到你了!”

    嗯,的确是终于等到了,这等得可是一点儿都不容易。

    第五亚泽目光冷淡地看了一眼这个仆人,然后道:“我已经不是你家的少爷了!”

    说着第五亚泽抬腿就准备进入到总部里。

    “亚泽少爷这是老老爷请您回付出的,而且老老爷也说了,只要你肯回去,那么老老爷就会把你的世还有你的父母的姓名都告诉你!”

    仆人的话成功地让第五亚泽的脚步停住了。

    阿三的脸色却是微变,他紧走了几步,来到那个仆人的面前,一抬手便是几个大嘴巴抽到了仆人的脸上:“滚!”

    仆人倒是没有想到,一向讷讷的阿三居然还有着这般的气势。

    仆人一张嘴,两个后槽牙却是直接从他的嘴里吐了出来:“好,好,我滚!”

    仆人说着,便直接连滚带爬地离开了。

    “老大!”自从第五亚泽脱离了第五家族之后,阿三便已经改口叫他老大了:“第五青鼎的话不可信,第五家族你绝对不能再回去了!”

    “放心吧,我心里有谱!”第五亚泽点了点头,但是他的目光却依就是在顿在那个仆人远去的背影上,良久,他才缓缓地开口道:“明天上午我去看看!”

    “老大!”阿三看了一眼第五亚泽本来还想要再继续劝劝,但是一看到自家老大的表,他就知道第五亚泽现在已经是拿定主意了,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更改了,于是阿三咬了咬嘴唇:“老明天我与老大一起去!”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第五亚泽道。

    “那,那通知一下苏小姐吧,我听说苏小姐已经回来了!”阿三想了想道,现在对于苏凌,阿三可是十分信任,他只觉得无论什么样的难事儿,只要有苏凌在,那么就可以顺利地解决了。

    “不用,她才刚刚回来,还是让她先休息一阵子吧!”第五亚泽在提起苏凌的时候,他的眼底掠过了一抹温柔,那个少女啊,她现在可是自己的妹妹。

    再说那个仆人一路上跑回到了第五家族的大宅。

    “怎么才回来?”仆人才刚刚进到大厅里,第五连城冰冷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呃,那个,那个,第五亚泽才刚刚回来!”仆人忙道。

    “那他人呢?”不得不说现在的第五连城心真的是一点儿也不好,娘的,这个第五亚泽在他的眼里根本就是一个不上道的杂种小子罢了,自己堂堂的第五家族的直系少爷叫他过来,根本就是抬举他了,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个小子居然敢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让自己一直等到天黑不说,而且他竟然没有来。

    “回连城少爷,第五亚泽说不来!”仆人忙回答道,第五亚泽后面对阿三说的话,他根本就没有听到。

    “妈的,那个杂种!”第五连城恨声骂道。

    “哼,怕什么,走咱们五个一起去找那个第五亚泽去!”九幽这个时候却是开口了。

    “是啊,是啊,咱们一起去!”南宫星立马就出声附喝着。

    “嗯,他竟然敢如此不给连城面子,根本就是不将我们秘境看在眼里嘛,那么咱们就要好好地为连城出口恶气!”西门无雪也立马义愤填膺地叫了起来。

    东方辰点了点头:“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说着东方辰也不等第五连城开口说话,便直接一抬手指着那个仆人道:“你前面带路!”

    当然了,东方辰,西门无雪,南宫星,九幽这四个人根本就不是抱着为第五连城出气的想法,对于他们来说,真正有惑力的,只是第五亚泽体里的蕴含着火莲子能量的血液。

    不过目的归目的,这个还是不能如此直白直接说出来的,这个时候找理由一定要找这种最最站得住脚的理由才行。

    “好,那我们就走吧,正好把那个什么第五亚泽所建立的猛虎帮也一平推平了!”

    第五连城的眼底里掠过了一抹狠戾之色。

    而此时此刻,在青凌会所里,江月华小腹里的那个古曼童已经终于被苏凌还有介沉两个人到了肚脐处,而这个时候苏凌也拿起了她的那柄银质的手术刀!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