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青凌会所,福禄寿喜

    会所的名字很快就确定了下来,叫做“青凌会所!”

    分别自小阎王即墨青冥与苏凌两个人的名字里,各取一个字而成的。

    本来小阎王的意思是要叫做“凌青会所”的,他要把自己名字中的那个字,放在苏凌名字中那个凌字的后面,可是苏凌却说什么也不同意,于是到最后小阎王拗不过苏凌,于是会所的名字便就这么决定了。

    至于开业的时间,却是订在了一个月之后,因为在这一个月里,苏凌要让第五亚泽的体彻底好起来,所以苏辰,第五亚泽两个人早就已经搬入到了青凌会所里居住。

    不得不说,苏辰与第五亚泽两个人也是修炼之人,所以当他们两个人一进入到青凌会所里的时候,立马就发现了,这里的灵气要比外界充沛很多,要知道,这对于他们这种修炼之人来说,那可无异于是大补之物啊,不过等到他们再进入到苏凌早早就给他们备好的钻石级的房间里时,却是更加吃惊地发现,钻石级的房间里,这里的灵气居然已经浓郁到了眼可见的地步。

    当下第五亚泽便眼珠发亮地连连问苏凌:“小凌啊,这钻石级的房间,一年多少钱啊?”

    现在第五亚泽已经知道了,黄金级的房间一年一间是七百万,白银级则是一年五百万,普通房却是的一年三百万!

    之前的时候就连第五亚泽都觉得苏凌开出来的根本就是天价嘛,可是现在看到这么多的灵气,他才真正的发现,这个价格还是很低的,如果他是这里的老板,那么那黄金房,一年的价格非得开出一千五百万的高价不可。

    如果是这种钻石房,这种顶级纯粹的灵气,那么在他的眼里,一年如果不开到五千万的高价,根本就对不住这些灵气嘛。

    要知道这些灵气对于修炼者来说是大补之物,可是对于那些普通的人,却是可以帮助他们梳理他们体里的经络,还有可以帮助他们去除体里的病痛,而且还可以延年益寿。

    要知道寿命可是这个世间有钱也买不到的。

    “呵呵,钻石房不多,所以钻石房我是不会对外出售的,这里只给我的亲人们使用!”苏凌淡淡地道。

    “小凌,你真是太好了!”第五亚泽立马道。

    听到这话,不得不说,他真的是可很心啊,不得不说,苏凌的这句话,着实是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底里现在可是一片的暖洋洋啊。

    苏凌是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她的亲人,嗯,是她的哥哥。

    不过很好,现在第五亚泽早就已经把自己的心态放平和了。

    “可是小凌,那其他的房间,你要的价格也太便宜了!”第五亚泽立马道:“真的是太便宜了,我看啊,那黄金房,白银房,还有普通房,价格也应该往上提提的!”

    听到了第五亚泽的话,苏辰却没有理会这货,他拿起桌上的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葡萄酒,分别为自己与苏凌倒了一杯。

    在苏辰看来,只要是苏凌准备的东西,那么就绝对是极好的存在。

    轻轻地喝了一口,苏辰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起来,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苏凌:“这,这,这……”

    不得不说,此时苏辰手中的葡萄酒,已经让他到了震惊得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呵呵,哥,你觉得好喝就行!”苏凌却是微微一笑。

    “嗯,好喝,简直就是太好喝了!”苏辰连连点头,心道,这哪里是喝葡萄酒呢,这根本就是在喝灵液嘛。

    苏辰当然不会知道了,这种葡萄酒,苏凌只供给钻石房的人,其他等级的房间里,可没有这个待遇,要知道这葡萄酒在阳间的确是没有什么名气,但是这可是在地府里,小阎王的私人葡萄园产的,你说这东西可能差得了吗,要知道在除了阳间的其他两界中,小阎王的葡萄酒名气可是相当响的。

    不过第五亚泽却没有注意,他现在还眼巴巴地看着苏凌呢。

    苏凌轻轻地抿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葡萄酒,然后笑眯眯地问道:“那么亚泽哥,觉得多少钱合适呢?”

    “嗯,我看啊,黄金级的房间一年一千五百万,白银级的一年一千万,至于那普通级的房间,一年就八百万吧!”第五亚泽觉得自己给出的价格还是很合理的。

    却没有想到,听完了他的话之后,苏凌却是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道:“亚泽哥,你给的价格还是太低了,要知道现在的这个价格,不过就是针对于我的那些朋友给出的友价,而且就算是友价,也不过只有这么一个月的时间罢了。一个月之后,所有的房间价格一律恢复到正常价格。”

    “正常价格?!”第五亚泽眨巴了几下眼睛,话说自己现在知道的,根本就不是正常价格吗?

    苏凌这个时候又喝了一口葡萄酒,然后幽幽地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酒杯:“黄金级房间,年费五千万。白银级房间年费三千万,至于普通的房间,年费一千万!”不得不说在吐出这么一个接着一个的天价时,苏凌脸上的表,那就一个淡定啊。

    “……”第五亚泽突然间发现,苏凌还真的是具备着商的潜质啊。

    苏凌也看出来了第五亚泽心底里的所想了,于是又是一笑:“怎么,亚泽哥觉得我的价格高了?”

    “不高,不高,当然不高了!”第五亚泽连连摇头。

    他很清楚,不了解这青凌会所内的况的人也许会觉得这里的价格高得很离谱,但是如果进来感觉一下,那么便会觉得这个价格真心是一点也不高的。

    不过,第五亚泽还是有些疼地道:“可是小凌,你可是一下子送出去那么多卡,那得多少钱啊?”

    苏辰看了一眼第五亚泽,目光有些古怪,那意思分明就是说,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铁公鸡了,怎么这么小气呢,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因为此时此刻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桌子上的那瓶葡萄酒上。

    他与第五亚泽刚才可是都听苏凌说过了,就算是钻石房里,这葡萄酒也是一周每个房间只供给一瓶。

    所以他要尽快地把第五亚泽房间里这个瓶喝光了。

    没办法,这不是说他占小便宜,谁让这葡萄酒真心地太好了。

    “亚泽哥,那些卡的有效时间不过就是一年罢了,一年之后他们如果还想要继续使用,那么也是需要续交年费的!”苏凌淡淡地道。

    这下子第五亚泽算是明白了,他就说小凌怎么可能会做赔本的生意呢。

    于是第五亚泽也终于有时间注意到苏辰的动作了,此时那瓶红酒已经不过只还余下一杯的量罢了。

    不对,第五亚泽立马就感觉到了况有些不对头啊,苏辰他还是很了解的,这个家伙绝对不是一个会贪酒的人。

    于是第五亚泽居然三步并做两步就来到了苏辰的面前,然后劈手夺过苏辰手里的葡萄酒瓶:“这是我房里的酒,你怎么可以不经我这个主人许就喝呢!”

    苏辰很淡定地说了一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妹妹的!”

    接着他看到第五亚泽的嘴巴张了张,一副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于是他又立马补充了一句:“亲妹妹!”

    好吧,第五亚泽无语了,他直接白了苏辰一眼,然后抓起酒瓶便把余下的那些葡萄酒倒在了自己的酒杯里,轻轻抿了一口,于是第五亚泽的眼睛亮了:“天呐,这是什么啊?”

    要知道这一口,他便只觉得自己喝的这根本就不是葡萄酒,这根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灵液嘛,怪不得,怪得苏辰这个家伙一直抱着这个瓶子,喝个不停呢,原来如此,原来如些,这个家伙居然也会是这种用心险恶的人啊。

    “喂,你能走了!”苏辰又淡淡地吐出了一句话。

    “呃!”经过苏辰的提醒,于是第五亚泽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可不是嘛,自己居然真的可以走了。

    不过……

    “苏辰,你还是不是我的朋友啊,你居然把我房间里的灵液都喝光了,你赔我,对了,把你房间的那瓶赔给我就行了!”

    “我拒绝!”苏辰直接给了第五亚泽一个卫生球眼神,然后又道:“我护理你这么久,让你付点报酬也是应该的!”

    说完了这话,苏辰也不待第五亚泽再说什么呢,便直接对苏凌道:“小凌,你不是说你还有事儿的吗,那现在咱们就快走吧!”

    “哦!”苏凌眨巴着眼睛,好笑地应了一声。

    于是当这对兄妹两个人离开之后,第五亚泽可是看着那个紧闭的房门各种淡疼啊。

    这个苏辰居然敢独霸着小凌,哼,就算是你是小凌的亲哥哥,也不应该这么做啊,要知道他第五亚泽还是小凌的亚泽哥哥呢!

    呃,不过想来想去,好像亲哥哥的说服力都要比亚泽哥哥更大滴说啊。

    因为灵气不断纯净而且还十分充郁的关系,所以第五亚泽不过才在青凌会所里呆了一个星期的时候,便已经完全地恢复如初了。

    本来第五亚泽倒是不想这么快地回到猛虎帮,可是三煞与起司两货,却是说什么都不要再说猛虎帮了。

    于是第五亚泽无奈了,猛虎帮内无人坐镇始终还是不行的,于是第五亚泽还是在阿三那渴求的眼神中,不得不回归了猛虎帮。

    等到第五亚泽回到帮后之后,这才十分淡疼地发现,猛虎帮在这段时间里,居然被起司与三煞两货搞得那叫一个轰轰烈烈啊,全帮上上下下气势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了,而且就连那地盘都已经扩大到自己在的时候数倍,先不说此时的猛虎帮在B市已经完全可以与第五家族分庭抗礼了,而且HB省,HLJ省,LN省,SD省,HN省,JL省,等几个省区居然也已强龙般的姿态顺利入。

    第五亚泽头疼啊,要知道他之前一直都并没有扩张猛虎帮,就是因为怕第五家族多心,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还是第五家族的人,可是就目前的况来看,自己现在就算是想要收手,那么第五家族的老爷子怕是也会……

    不过既然事已经这样了,那么自己也不需要再继续韬光养晦了。

    “少爷,你看现在要怎么办啊,我听说老爷子还有老爷这几天就要回来了?”阿三看着依就是一脸淡定地坐在办公桌后的第五亚泽,语气中颇有些担心。

    要知道当三煞与起司两货不断地下达一个又一个的命令时,阿三也曾经劝阻过,可是这两货不但不听,反而还瞪着两双眼睛盯着他问,现在他们才是这里的老大。

    于是这两货,生生地将少爷与第五家族的争斗提前到了如此的地步。

    “呵呵,没事儿,有些事,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只不过是提早些,也没有什么不好的!”第五亚泽说着,笑了起来,那双狭长的双眸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九岁那年的记忆,如果还是没有被解封,那么现在只怕他会想办法补救了。

    甚至是将自己扩张出来的那部份势力统统都送给第五家族,想来老爷子一定会转怒为喜的,但是现在封印既然已经解封了,那么第五亚泽如果再像以前那样,那么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大傻蛋了。

    “阿三,我们猛虎帮现在是不是已经与龙虎门开始合作了?”第五亚泽突然间问道。

    “是的,不过才刚刚开始,所以还没有进行过太深入的磋商呢!”阿三立马回答道。

    “嗯,好,你帮我约下龙虎门的展凌风,就说我需要好好地与他谈谈关于龙虎门并入猛虎帮的事!”第五亚泽目光淡淡地道。

    “……”阿三只觉得自己的听力一定是出现问题了,否则的话,怎么会出现幻听呢,要知道合作与并入根本就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好不,合作的话人家龙虎门还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一旦并入的话,那么龙虎门就将从以后消失了。

    看了一眼阿三那呆若木鸡的样子,于是第五亚泽又笑了笑,不得不说,现在自己的处事方式,已经与之前有着极大的不同了,只怕阿三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啊。

    “阿三,你没有听错,就是并入,你去和展凌风说就是了!”第五亚泽再次道。

    “是,少爷!”阿三点了点头,虽然心里有些不明白,自家的少爷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这么锋芒毕露呢,这事儿指定不可能瞒得过第五家族的老爷子,还有老太爷,怕是他们两位一定会很生气的。

    唉,真是搞不懂了,少爷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

    不过不得不说阿三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下属,他很清楚自己为下属什么事应该做,什么样的事不应该做,有些事,虽然自己是想不明白,但是既然事少爷已经吩咐下来了,那么自己只要尽力做好就可以了。

    于是阿三便下去联系展凌风去了,阿三并没有照单全搬第五亚泽的话,毕竟在阿三看来,如果自己在电话里明明白白地告诉展凌风,他家主子是想让展凌风的龙虎门并入到猛虎帮,那岂不是等着展凌风还有他的龙虎门与自家的猛虎帮翻脸吗?

    于是他将话说得尽量十分委婉。但是这话就算是说得再如何委婉,可是展凌风还是听出来了,于是他那边微一沉吟,然后道:“好,那我安排一下时间!”

    挂断电话,阿三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龙虎门的展凌风居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再说此时青凌会所里,苏辰刚刚接到一个电话,然后他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手机:“小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哥,什么事儿啊?”苏凌问道。

    “你三哥苏楠要去一下MD国,那里再过几天正好有一个赌石大会,你三哥要去,所以问问你有没有兴趣?”

    “赌石?”苏凌眨巴着眼睛问道。

    “对,运气好的话,可以开出极品的翡翠呢!”苏辰说着,脸上的神色不由得有些黯淡了下来,同时他的声音里也充满着浓浓地愧疚之意:“你三哥苏楠与你一样,明明都是苏家的孩子,可是却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苏家都没有办法宣布你们就是苏家的子弟,唉!”

    “呵呵,哥,没事儿,说实话我现在真的很开心,因为我的边还有着你们关心着我,在乎着我,这比我以前的时候,只是一个人要好得太多了,所以哥,我现在很知足,对于苏家公布不公布,对我没有任何影响。外界知道不知道,你也是我的哥哥,我也是你的妹妹。而且我苏凌从来也不需要别的承认与认哥。我想三哥与我应该是一样的想法吧。”

    听完了苏凌的这番话,苏辰的心里一动,是啊,说实话,无论是苏楠还是苏凌,这两个人从小到大,依靠都只有他们自己的力量而矣,而且他们两个人也都是在没有任何支持的况下,获得了现在的成就,说实太短,现在苏辰都觉得自己的爷爷早就想要将他们两个认回苏家,可是一来是忌惮其他三个家族,二来却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苏家对于苏凌与苏楠两个人都是有着愧意的。

    但是苏楠与苏凌两个人却从来都没有抱怨过他们苏家什么,而且这两个人有什么好东西也绝对不会忘记与他们分享的。

    不得不说,有一句话苏辰一直都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可以拥有苏凌这样的妹妹,还有苏楠那样的弟弟,真好!

    不得不说,MD国的赌石大会,倒是还真的让苏凌自心底里燃起了浓浓的兴趣。

    可是一问期,苏凌却是蔫了下来,因为这期正就是她订的青凌会所开业的那天。

    纠结啊,这可怎么办呢?

    说来也巧,就在这个时候,起司与三煞两货居然齐齐地走了进来。

    于是苏凌的目光亮了:“哥,你和三哥说吧,我和他一起去!”

    起司只觉得自己的浑猫毛一抖,一股不好的预感袭上他的心头,话说鬼医大人难道又在打他的主意不成吗?

    而关于MD国一行的事,除了苏家的人与小阎王这边的人知道外,其他人倒是都不知道。

    当苏凌提着一个小包,笑眯眯地挥着手,走出青凌商会的时候,后面却是立着一双泪水,烟水蒙蒙的肥猫。

    鬼医大人啊,你不带样子的,为毛啊,为毛啊,明明三煞也是可以的,你为什么非得让我来假扮你呢,呜,呜,呜,难道就是说是因为我会走猫步不成吗?可是三煞不是也会走狗步的吗?

    现在的起司可是各种的怨怨念,但是没有办法,苏凌已经安排妥当所有的事了。

    苏凌与自家的三哥苏楠两个人并没有见过面。

    不过苏楠倒是比苏凌好些,因为他见过苏凌的照片,可是苏凌却是连照片都没有见过的。

    来到飞机场,苏凌的目光在整个机场里扫了一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坐在角落里的,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却是如心有所动一般,居然不自觉地抬起头向着苏凌看了过来,当下两个人的目光不由得撞在了一起。

    男子含笑向着苏凌走了过来。

    这个男人,眉眼之间与苏辰,苏游还有苏阳三个人极为相似,一张脸孔极为英俊,白色的肤色透种着淡淡的莹光,看起来极为的精致。

    只是在他走来的过程中,苏凌的眉头却是微微簇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苏凌只觉是自己现在居然可以看到,在这个男的上,居然映着一团黑色的暗影,而且随着这个男人一路地走来,在他的后居然走出了一条开满黑色花蕾的荆棘之路。

    只是苏凌虽然心底里吃惊非常,但是她的脸色却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小凌,真是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种况下再见,而且再面的时候,我们居然是兄妹的关系!”男子含笑走到了苏凌的边:“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楠,你的三哥!”

    “呵呵!”苏凌轻笑出声:“三哥,你好,我也没有想到,那天晚上居然是我与三哥一起救的人!”

    “是啊,那天晚上我还特意叫了你一声,可是你却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理我啊!”苏楠也是开心地笑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苏家的血脉还真的是很奇怪的,这对兄妹在之此之间虽然只是见过一面,而且还没有任何的交流,可是这一次见面两个人居然没有任何一点的陌生之感,很快就交谈了起来。

    “小凌,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会真的同意一起去MD国!”苏楠道。

    “呵呵,我也是在国内呆得有些腻了,正好大哥跟我说这事儿,于是我自然就会点头答应了!”苏凌说着看了一眼苏楠:“三哥是不是经常参加这种赌石大会啊?”

    “嗯,算是吧!”苏楠点了点头:“至少每年的MD国的赌石大会,我都会参加!”

    “那这么说三哥对于赌石很在行了?”苏凌的眼睛一亮。

    “哈哈,我可不在行,老实说,我并不是很喜欢赌石,我之所以会来参加,为的就是可以买些那些已经被开出来的上好的石料罢了。毕竟我的旗下可是有着珠宝首饰这一项呢!”

    “哦,我听大哥说过,三哥的经营范围可是很广的!”苏凌点了点头。

    “唉,只不过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活得好一点罢了!”苏楠说着,指了指登机口的方向:“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于是兄妹两个便坐上了飞往MD国的飞机。

    一种无话。

    走出MD国的机场,很明显,对于这里的一切,苏楠可是很熟悉的,而且他的MD国语也说得极为流利。

    很快苏楠便带着苏凌抵达到了全世界连锁的维多丽亚大酒店,两个人的房间紧挨头,一个是1806,一个是1808。

    不得不说这两个房间号倒是都很吉利。

    因为第二天就是赌石大会的正子,所以现在维多丽亚酒店里现在已经住满了从世界各地飞来这里的珠宝商,赌徒,还有赌石好者们。

    而苏楠也算是一个合格的哥哥,在得知了自家妹妹根本就是一个翡翠方面的小白时,他便不得不好好地为自己的妹妹进行了翡翠方面的扫盲。

    而一夜之间,苏凌倒是对于这些翡翠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可以说翡翠倒是分为以下几种:

    第一种便是老坑玻璃种,这种翡翠透明度等级最高,水头最足,起莹,其实倒是可以按着字面上的意思来理解这种翡翠,其就好像玻璃一般,通透,但是却是水头十足,看起来就好像是一汪透明的清水般。

    而第二种便冰种,这种翡翠的透明度和水头略次于玻璃种,顾名思意,像冰一样透明。

    第三种就是油青种其颜色不是纯的绿色,掺有灰色或带一些蓝色,因此不够鲜艳。

    第四种就是冰糯又被人称之为糯种。其质地介于透明与不透明,就像煮熟的糯米。

    第五种为花青种,指的是绿色分布呈脉状的,而又非常不规则的一种翡翠,其底色可能为淡绿色或其它颜色,质地可粗可细。

    第六种就是白底青种其特征是底色一般较白,而因其绿色部份大多数是团块状出现,所以白与绿两色相衬之下,倒是极为漂亮。

    第七种就是芙蓉种,它的颜色一般都很淡,看不去很淡雅,看不到明显的纤维颗粒的界限。虽算不上透明,但温润而淡雅,有种脱俗的美!

    当然了,苏楠也说了,这些翡翠当中,只要是极品,那么价格都会极高,当然了这其中也有些极为罕见,可遇而不可求的极品翡翠,比如说去年来到这里参加赌石大会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开出了一个块只有拳头大小的油蛋黄,那是一种鲜黄的颜色,而且其内绝对没有半点的杂质,当时这块极品翡翠一出,全场众人立马都被震惊了,但是最后这块油蛋黄,被卖出了一亿M元的天价。

    苏凌倒是对于什么油蛋黄之类的名词半懂半不懂的,毕竟她真的是没有接触过这方面。

    苏楠看着自家的妹妹就算是到了现在居然还是一脸的茫然,当下便不放心地叮嘱着:“小凌啊,明天到了那里,便宜的原石你随便买来玩玩就行了,可不要玩得太多,赌石这个东西,不懂行的人根本就是在烧钱!”

    “嗯,三哥,你放心吧,我知道了!”苏凌很没有诚意地点了点头。

    虽然对于赌石来说,她真的只是一个外行人,可是她对于自己却是很有自信,因为她不是人,她是一个半人半鬼,所以她可以看不到纯人类看不到的东西,比如说那石头之内到底有没有好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苏楠便带着苏凌匆匆就为到了赌石大会,不得不说MD国的交通状况与国内差不了多少,极堵!

    等到他们兄妹两个人到了堵石大会的时候那边早就已经开始了。

    苏凌放眼看去,却是看到整个儿赌石大会的会场,居然被划分为三个区域,而三个区域,分别以数字做了标注。

    “小凌,你看,这三个区,第一区啊,说白了就是给新手们玩玩,试试手气的,这里的原石极为便宜,价格都是百万以下,但是出翡率却是极低的。第二个区,价格在百万到千万之间,出翡率却是得看个人的眼力还有运气了。至于第三个区,那里面的原石就没有低于千万的,而那里面的原石品相都不错,并且极有可能会出现极品翡翠,去年那个油蛋黄便出自三区。”

    苏楠这个当人家哥哥还是很合格,倒是为苏凌做着极为详细的解释:“这赌石大会一共为期七天,在这头四天里,都不是什么重头戏,真正的重头戏在最后的三天里,而在那三天当中,MD国的主办方才会真的投入大量的极品原石,而那个时候世界各地玉石界的大佬们,还有那种赌石圣手都会聚在这里的!”

    “哦,这样啊!”苏凌点了点头,话说这些她还真的是第一次听说。

    “小凌这张卡给里,这里面有大哥给你的一千万,我也给你打了一千万,两千万应该够你玩的了!”

    苏楠说着笑眯眯地取出一张卡塞到了苏凌的手里:“我去二区转转看!你有事儿就去二区找我,三个区,你随便进就行了!”

    “好,谢谢三哥!”苏凌收好手中的卡面,哎呀,不得不说,这两个哥哥还是疼自己的,两千万,足够一个普通的家庭过上两辈子的了,可是这两个哥哥却不过就是让自己拿着随便地玩玩罢了。

    苏凌倒是看了看那三区的大门,然后抬脚就向着一区走了过去。

    一区里的人倒是不少,一个个虽然眼里都带着几分迷蒙之色,但是却都努力地张大眼睛盯着那一块又一块的原石,似乎想要把那些原石盯出一个洞来。

    苏凌进来倒是先直接很随意地扫了一眼这里的原石,然后她便沿着那原石之间狭窄的过道一一走过,轻快的步伐倒是并没有在某一块原石之前停留,对于苏凌来说,这些原石只消她用眼睛一瞄,立马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石头里面到底都是些什么东东。

    不得不说,这里倒是应了那句老话了,就是便宜无好货,虽然这里的原石都是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但是有货的还真是少得可怜。

    突然间苏凌的目光在角落里的一块足有足球般大小的原石上停住了。

    这块原石通体灰黑,而且上面还有着一道深深的裂纹,而从这道裂纹向里面看去,却依就是一片灰黑色,应该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被这么随意地丢在一边,只怕大家都已经把这块原石当成是一个废料了。

    苏凌倒是不嫌弃,她一把就抱起了这块原石,然后走到门口的柜台处结帐。

    那位接待人员,皱着眉头看了看苏凌手中的原石:“这位小姐,这是一块废料,你确定你要这块废料不成吗?”

    “嗯!”苏凌点了点头。

    “三千块!”

    听到这个价格,苏凌心里第一反应就是好便宜啊。

    当下她很痛快地取出一叠现金,付了款后,抱着那块原石便走出了一号区域。

    有几个人本来在一号区域里挑选原石的人,一个个都鄙夷地看着苏凌。

    “她居然花三千块钱只买一块没用的石头?”

    “虽然三千块钱不算什么,但是也没有这么糟蹋的啊!”

    “就是,那种石头随随便便在哪都能拣到!”

    当然了,这些话苏凌并没有听到,如果她听到的话,那么绝对会说,那你去给我拣去吧,有多少我要多少,当然了,里面的东西也必须一样。

    “这位小姐,请问你手里的这块原石要不要开石啊?”这个时候一个口处戴着工作人员标牌的中年男子过来问道。

    “好!”苏凌点了点头,把里面的东西开出来,她拿着也方面,像现在这样抱着一块足球般大小的石头,无论走到哪里都各种不方便。

    “今天是第一天,而且小姐还是今天第一个解石的人,我们想把小姐安排在公共解石台处,不知道小姐是不是可以接受?”

    “没问题!”苏凌点了点头。

    在解石台旁边虽然也有些人,但是却不多,苏凌看了一眼,也就是十几个的样子。

    “小姐,请问这块原石你要怎么解呢?”解石师傅一看到苏凌手中的这块原石,当下那右边的嘴角没动地方,左边的嘴角却是直接扯到了左耳朵根子了。

    凭着他的经验来判断,这块原石,根本就是一块货真价实的石头。

    要知道每一次赌石大会解出来的第一块原石,都很重要,至少在那些赌徒的眼里这就意味着今年的赌石是涨还是落了。

    “一刀直接从这道缝下去,切成两半之后,然后再分别打磨就行了!”苏凌直接开口了。

    “好……吧!”说实话,这么解石的人,赌石师傅还是第一次遇到,不用问他也知道了,这位漂亮的红裙女子,根本就是一个赌石外行人。

    不过顾客就是上帝,解石师傅,将这块足球大小的原石放在解石机上,然后一刀就切成了两半。

    接着按着苏凌之前所说的直接拿起一半,进行打磨。

    随着一层石粉被打磨下来,解石师傅从旁边的盆里舀了些水,洒在原石上,接着他的眼睛就瞪大了,他看到了什么,居然是红色,那抹红色,如同天边最灿烂的云霸一般,滴。

    解石师傅不由得就是一呆,然后他的大手迅速抹了抹这点红色周围的石粉,然后又多舀了些水,洒在原石上。

    “天哪,好漂亮啊!”这个时候解石台上,有一个人也看到了这块刚刚解出来的原石,不由得惊呼了一声。

    随着红色显露出来,接着居然又有几种颜色也显露出来了。

    红、绿、黄、蓝一共四色,过渡均匀完美。红如朝霞,绿如青碧,黄如花芯,蓝如苍穹。

    “这,这,这是福禄寿喜,这是福禄寿喜啊,真是没要想到,我居然解出来了福禄寿喜了!”解石师傅兴奋的声音响了起来。

    不过周围一时之间倒是安静了下来。

    要知道可以解出三色的翡翠,也就是福禄寿便已经是极为难得了,可是现在这里解出来的居然是比福禄寿更为珍贵的福禄寿喜。

    “这块原石我出一千万买了!”

    “这么极品的翡翠,一千万,你也太黑了,我出三千万!”

    苏凌的嘴角微微抽动,她倒是没有想到,居然都没有人问过自己要不要卖,居然就有人开始喊价了。

    而那个解石师傅却是扭头看向苏凌:“这位小姐,这福禄寿喜您卖吗?”

    “不卖!”苏凌果断地拒绝了,足足有半个足球大小的福禄寿喜啊,三千万就想买下来,那怎么可能呢。

    “师傅,那还有半块原石呢?”苏凌说着,倒是直接取出了一个袋子,将这块福禄寿喜装了起来。

    当那四种美丽的颜色消失之时,在场的众人一个个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惋惜之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