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惨绿男子,伪九重

    阎昆的心里现在在想些什么,苏凌可是一点儿也不知道,她此时依就向着那黑暗的最深处走去。

    脚下没有路,而且踩起来也给人一种软绵绵的感觉,怎么形容呢,这种感觉与踩在秋天厚厚的落叶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是那种很粘很腻的感觉。

    但是同样的,又与踩在淤泥上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准确地说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踩在一堆胶水上似的,嗯,就是这样子的,不但很难走,而且还似乎还有着一种吸力,拼命地想要将人吸进去一般,所以每一次落脚都很轻松,但是每一次抬脚却都无比的困难。

    不过这种吸力也许对于别人来说真是一件很让人感觉到困扰的事,可是这对于苏凌而言却不过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了。

    黑暗之中,苏凌的双瞳里,灼灼地闪动着光芒,虽然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但是对于苏凌来说却绝对没有任何的影响。

    而且现在苏凌看得很清楚,自己左手手腕上的那个玉镯却是正扩散出莹莹的光芒,这种淡淡的光华让苏凌无比的安心,让她可以感觉到,小阎王此时似乎也与自己同在,他正在保护自己。所以苏凌心里那最后的些许不安,也彻底地烟销云散了。

    而与此同时苏凌体里的九重浮屠依就是缓缓地转动着,但是这个时候苏凌却是可以敏锐地感觉到,自那九重浮屠之中,居然不断地有一种厌恶之意在扩散出来,似乎现在自己体里的九重浮屠可是十分的不爽。

    倒是没有想到,这个一直老老实实呆在自己的体里,天天事儿都不帮自己做的家伙,居然还会有绪。

    “好了,这阵法里有东西让你觉得很讨厌?”苏凌淡淡地开口了。

    现在她的边没有任何人在,起司与三煞两货也同样不在,但是苏凌体当中的九重浮屠却明白,这是主人在对自己说话。

    九重浮屠不会说话,但是它却会很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当下其浮屠塔上的光芒闪动了一下,这就是肯定地回答,也就是说是的,它是真的很讨厌阵法里的那个东西。

    “那你是想让我帮你把那个东西拿出来?或是毁掉对吗?”苏凌笑眯眯地继续问道,只是此时小阎王并不在苏凌的边,否则的话他便立马就能看出来,此时这个女人脸上的笑容就和一只小狐狸一般,如此不用问也清楚了,这个女人心底里正在打着什么小算盘。

    不得不说,虽然最近这段时间,小阎王来的次数有些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苏凌每晚入睡之后,她的魂魄居然都会迷迷糊糊地回到地府,与小阎王见面。

    虽然每每在清晨清醒过来时,已然记不太清楚了,但是时间一长,苏凌还是有所查觉的,不用问,这一点想必也是小阎王这个男人送自己玉镯的动机之一了。

    但是苏凌却绝对没有半点想要埋怨小阎王的意思,毕竟恋人之间居然完全隔着两个世界,这也是一种痛苦啊。

    而这个家伙如此做,也证明了,在那个家伙的心底里是真的有自己存在着。

    不过现在九重浮屠可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正在心底里打着什么主意呢,当听到苏凌问自己的时候,它立马就又闪烁了一下,表示它就是这个意思。

    于是苏凌脸上的笑容居然更浓了,这个什么重宝,什么神器的,不得不说,自从自己拥有了九重浮屠之后,这个家伙似乎一直都没有给自己出过什么力,而且就算是自己想想用它的时候,这个家伙便直接给自己玩起了装死。

    嗯,那个伽蓝倒是告诉过自己,九重浮屠需在吸入九宝之后才可以。

    可是现在你看看,有它不喜欢的东西存在着,它便立马就跳了出来,而且似乎也不用什么九宝催动。嗯,嗯,还有那个金黄玉如意出现的时候,这货表现得那叫一个疯狂啊。

    “那我如果帮了你的忙,我有什么好处啊?”苏凌很直接地问道。

    九重浮屠很明显怔了一下,它上的光芒消失,似乎正在考虑什么一样。

    只怕以这个神器的智慧根本就不会想到,它现在已经有半只脚踩入到了自己主人给自己设的小陷坑里去了。

    现在苏凌的脚步已经停下来了,不管怎么说,她必须要将条件谈好才行。

    “怎么,你这个家伙现在又装死了,那么我觉得我应该把那个东西也收在边才是最好的,至少在你装死的时候,他应该不会再继续装死了吧!”苏凌想了想又道。

    “嗡!”不得不说,九重浮屠对于苏凌这话,可是反应的有些强烈了,不但已经是光芒闪动了,而且居然还带出了嗡鸣之声。它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自己最严重的抗议,那就是它是绝对,绝对不会与那个东西同属于一个主人呢,神器也是尊严的。

    “那这样吧,以后我有用得到你的地方,你就必须要好好地出把力气才行,嗯,就算是九宝没有聚集,你没有被激活也是一样滴,怎么样啊,划算吧?”苏凌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于是九重浮屠居然又直接装死了。

    其实啊,这一次苏凌绝对是误会九重浮屠了,但是这也很正常,毕竟苏凌与九重浮屠接触的时间也不算是很长嘛。

    九重浮屠内的九宝都不在,那这个神器便也只能保持着沉睡的状态,自然了,这也就是苏凌所说的装死状态了。

    但是当它遇到它需要的九宝,或是它最最憎恶的东西时,那么它便会苏醒过来。

    所以不得不说,苏凌的这个条件,它就算是想答应,那么也是做不到的。于是乎神器也有了鸵鸟的脾气,大不了就装死了。

    “好吧,我先去看看再说吧!”苏凌按了按自己的额头,这个九宝浮屠啊,太不好用了!

    黑暗还在继续着,而且越往前走,苏凌便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里的黑暗居然如水一般的冰冷,真是映了一句古语,叫做夜凉如水。

    眼前的黑暗似乎变成了一丝一丝的感觉,这种感觉,让苏凌的心底变得极为不舒服,而与此同时她的体里也觉得有些发凉,当下苏凌想了想,于是便立马抬手在这黑暗之中抓了一把,苏凌居然可以感觉到自己的手中,竟然好像有些小虫子一般,正在不停地蠕动着。

    当下苏凌的头皮一阵发麻,她的眼睛一眯,缓缓地将自己的手掌张开一条小缝,却是看到其中有着一条肥肥壮壮的黑色软体虫子,正在不断地想要钻入到她的皮里。

    苏凌一抬手,将那个虫子摔到地上,然后她迅速地拿出几根银针,然后刺入到自己体上的几处大

    接着一股黑色的气体,便自苏凌的体里不不愿地散了出来,而且在这些黑色的气体中,居然可以听到几声虫子的叫声,这让苏凌不由得用手在自己的手臂上划拉了几下,没办法,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很不舒服。

    没错,这些气体就是这如水的黑暗,就连苏凌之前都没有想到这里的黑暗居然是由这种白色的噬灵虫组成的。

    还好这一次进来的人,是自己,如果换做是其他的人的话,那么只怕会现在都会已经变成一具枯骨了。

    噬灵虫,难道说这个大阵就是为了控制这些噬灵虫,不让它们飞到人类世界当中去吗?

    苏凌的心头升起了一种古怪的念头,可是又是谁将这些噬灵虫带到这里来的呢?

    没有人可以给苏凌答案,要知道噬灵虫,并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地府,它只属于一个地方,那就是深渊地狱。

    那里与十八层地狱不同,毕竟十八层地狱还掌控在阎王的手中,可是这深渊地狱却不是了,这个地方,具体的掌控者,就连小阎王也说不上,毕竟地府与那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来往,再加上那里只有谁强大到认为自己的实力已经足以去挑战深渊地狱的掌控者了,那么便可以直接杀了,然后取而代之。

    就是这么残酷的。

    而这种噬灵虫便是那深渊地狱的产物。噬灵虫看起来真的是很弱小,而且也没有什么攻击力,同样的也没有什么防御力可言,但是这个东西一旦进入到人或是兽的体里,那么就会立马开始吸食人的生气,一旦生气消失,那么这个人就会立即死亡。而当这个人死亡后,那么他的尸体便又再次成为这些噬灵虫们繁衍后代的温

    试想一下,一具尸体里,居然是满满一下子黑色的虫子,那是什么感觉?

    这种东西一旦在阳间失去控制,那么绝对会对人类社会造成极为重大的影响。

    当苏凌将那些进入到她体内的噬灵虫,化为黑气排出体外的那一刻,苏凌只觉得自己的眼前立马就是一亮,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黑暗中的行人,突然间看到了前方亮起了希望一般。

    前面出现了一点光亮,许是因为距离还远的关系,只能看到如豆般大小,但是苏凌的心底里却没有黑暗中乍见光亮的兴奋与激动,有的却是更加凝重的感觉。

    因为此时此刻,这光芒,却是一种惨绿之色,这种绿色没有办法用言语来描绘,按说绿色在阳间世界里都代表着希望,低表着新生,可是这种绿色,只消人看上一眼,那么便会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仿佛要停止跳动一般,而且这种绿色,根本就是催人放弃希望一般。古怪的绿色。

    苏凌的心底微震。

    由噬灵虫幻化而出的黑色雾气,然后又是现在的这种惨绿色的光芒,这种感觉,好像不是回到了地府,而好像她已经来到了深渊地狱一般。

    但是苏凌的脚步这个时候却是悄然停顿了下来,她眯了眯眼睛,然后略一凝神,这才再次迈开了步子,只是这一次她的脚步极缓,好一会儿这才来到了那光亮的附近。

    站在这里,苏凌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分明地被用着一种惨绿色的液体绘制的法阵,这到底是什么法阵,苏凌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可以说她在地府呆的那一万年当中,她可是把地府里所有的藏书都看了四五遍,可以说她把所有的阵法都研究得很透彻,但是现在苏凌却发现,这个阵法,她居然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怎么回事儿?

    苏凌想不明白了。

    而最为古怪的却是在这个阵法的正中间,赫赫然飘着一个小塔,这个小塔通体漆黑,共分九层,乍看过去,却是通体上下没有任何的出奇之处,不过看在苏凌的眼里,却是让她脸上的神色不由得就是一变。

    这个小塔,苏凌当真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此时此刻,她的体里,赫赫然便有着这么一尊小塔,与之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差别,而这个小塔的名字就叫做九重浮屠。

    只是虽然这两个小塔一模一样,但是苏凌体内的九重浮屠给人的感觉是一种苍凉而又古老的气息,但是眼前的这个小塔却是给人一种诡异与邪恶。

    “嗡,嗡,嗡……”这个时候苏凌体里的九重浮屠又开始跳了起来,而且一波又一波的光芒不断地散开来,而在那光芒当中,却是有着一种十二分的厌恶之感觉。

    很明显,九重浮屠对于这尊黑色的小塔当真是十分讨厌。

    苏凌的目光终于从那黑色的小塔移动到那个阵法之上,她看得出来,那个小塔所在的位置,便是这个阵法的阵眼,想要破掉此阵,便只能取出小塔。

    于是问题来了,因为如果苏凌想要取出小塔的话,那么她就一定要走入到此阵法当中。

    应该怎么办,苏凌一时之间也拿不定主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淡淡的叹息却是响了起来。

    苏凌的心底里悚然一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都有留意着这周围,除了噬灵虫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人,或者是生物存在了,可是,可是这声叹息,听起来居然是那么的清楚,而且距离她应该也不是很远。

    苏凌抬头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但是用目光搜寻了好一会儿,苏凌都没有看到这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什么样的存在。

    “桀,桀,桀……你是在找我吗?”这个时候一个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接着那些构成阵法的绿色液体却是缓缓地动了起来,接着那些液体便迅速地汇聚到一起,于是很快的,一个男子的形便十分诡异地被那种绿色的液体凝实了出来,此时的男子一袭惨绿色的长袍,而且在他的头上,却还戴着一个大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孔,让苏凌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你是谁?”苏凌冷声问道,与此同时她的右手之中,无影镜微微地闪动着,只要苏凌的心念一动,那么无影镜便会立马出现。

    “我是谁?”好一会儿男子才低低地重复了一句苏凌的问话,他的声音里这个时候却充满了几分落漠之意,接着又沉默了下去。

    “你……”苏凌皱了一下眉,然后不确定地继续问道:“你不知道你是谁吗,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我好像忘记了!”男人想了想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苏凌眨巴着眼睛,这个男人,明明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现在居然又反过来问自己,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呢。

    “女人,你穿的是红裙子?”这个时候男人却突然间问了一句。

    “是!”苏凌点了点头,老实说,她所有的衣服,都是红色的裙装,所以无论怎么换,都是红色的裙子,不过她最最喜欢的还是红色的长裙。

    “好的很啊!你来了,那很好,你来了我也可以离开了!我就可以找回我所有的记忆了,我能感觉到,我的记忆对我很重要,是的,是很重要的。”男人缓缓地说道。

    “……”苏凌越发听不懂了:“你是什么意思?”

    “我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我却还记得,如果我能在这里等到一个穿红裙的女子过来,那么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不用再继续守在这个暗无天的地方了!”男人一边说着,一边随手抓起了那个黑色的小塔,然后另一个手,随手打出了一个咒印,接着周围的那些隐藏着噬灵虫的黑雾便都迅速地被那个黑塔收入其中。

    “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的体里居然还有着九重浮屠!”男人这个时候看了一眼苏凌淡淡地道。

    只是这一眼,苏凌居然看到了男人的眼瞳,那居然是一双惨绿色的眼瞳,里面闪动的却是冰冷与一种渗人的妖异之感。

    苏凌心底的骇然之色更重了,这个男人不只是古怪得不行,而且还可以一眼就看穿自己的体里有九重浮屠。

    “这个小塔,便是伪九重浮屠,虽然比九重浮屠稍差,但是却也不错!”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一张嘴,居然就将那个小黑塔丢到了自己的嘴巴里去了,然后一口就吞了进去。

    “不过女人,把你的九重浮屠拿给我看看吧,天天看这个假货,我对于真正的九重浮屠可以好奇地紧啊。”

    一边说着,男人的手臂居然一下子就伸长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手臂居然也是惨绿色的,而且他手指上那尖锐的指甲,这个时候也是闪动着莹莹的绿意。

    苏凌抽就想要退后,可是这个时候她却吃惊地发现,自己的体居然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锢住了一样,居然一动也动不了了。

    于是现的苏凌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绿色的大手,向着自己的丹田处伸了过来,近了,近了,更近了,苏凌此时都可以清楚地闻到,这个男人的手臂上居然还带着一股刺鼻的腥味?怎么办?苏凌在心底里暗暗地问着自己,不过很明显,现在她是真的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可以摆脱自己的困境,难道她真的要睁着眼睛等死不成?

    就在那只绿色的大手已经马上就要碰到苏凌的衣服时,一只白晳而忻长的手掌却是直接自苏凌手腕上的玉镯里探了出来,飞快地就抓住了那个绿色的手腕,然后略一用力,居然直接将那个绿色的手腕折断,随后一个白衣男子,便从那那个玉镯里走了出来。

    男子黑发飞扬,白衣翩翩,带着一股冰冷的肃杀之气,自出来之后,他那双冰冷的眸子便死死地盯在绿袍男子的上,眼里杀意闪动。

    “冥!”看到这个男人走了出来,于是苏凌的心便立马安定了下来,是啊,只要有这个男人在,那么她永远都可以变得十分安心,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可靠。

    小阎王扭头给了苏凌一个安心的笑容,他的脸上依就是温润如玉,但是当他的头再次转过来的时候,那温润的表便已经完全消失,翩翩的贵公子立马就变成了一个地府的杀神。

    这个混蛋居然敢动自己最心的女人,如果,如果自己再晚来一点点,那么后果……

    一想到这里,小阎王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已经生生地揪了起来,这个混蛋!

    “你,你是谁,我怎么感觉我应该认识你呢?”惨绿衣服的男人,似乎对于自己的手被折断了这件事,根本就不怎么在意,他更在意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

    “我是谁,你早晚都会知道,但是你现在居然想要伤害小凌,那么就不可饶恕!”小阎王说着,右掌向外一拍,于是一道黑色的火焰便自小阎王的手中飞了出来,那火焰就宛如有生命一般,直接就向着绿衣男子飞了过去。

    从那团黑色的火焰上,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一股毁灭的力量。

    “这是什么火焰,为什么我也感觉到很熟悉的样子?”男子却还是呆呆地喃喃着,看他的样子似乎根本就不想要躲闪,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躲闪的。

    可是就在那黑色的火焰马上就要落在他上的时候,他却形一扭,便化为了一团绿色的液体向着地面上迅速地渗透着。

    “哼!”小阎王这个时候却是冷哼了一声,接着他的心念一动,于是那团黑色的火焰却是迅速地落到那些还没有完全渗透到地下的绿色液体,接着便爆炸了开来。

    “啊!”于是地底深处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接着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了。

    于是苏凌这个时候立即发现,自己的体又可以动了。

    “冥,谢谢你,你来得太及时了!”苏凌轻声地道,现在她都有些不敢想了,如果小阎王来得再晚一些的话,那么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后果呢?

    唉,不敢想,真心地不敢想啊。

    小阎王缓缓地转过体,上上下下地先把苏凌好一通打量,最后终于确定苏凌没事儿了,他这才一把将苏凌拥到怀里:“小凌,你知道不知道你可吓死我了,如果,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到的话,那么后果,我真的不敢想了!”

    苏凌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男人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体都是颤抖的。

    没错,现在的男人是真的害怕了。

    苏凌紧紧地伏在男人的怀里:“我知道你会保护我的!”

    可是就在下一秒钟的时候,苏凌赫赫然只觉得自己的股上一疼,居然被小阎王重重地拍了一巴掌。

    “你,你居然打我……”苏凌红着脸,抬头看向小阎王。

    不过那股两字,苏凌还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你就是该打,这么危险的地方,你居然都敢来,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小阎王现在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苏凌才好了。

    苏凌低下头,她知道今天这事儿,她还真的有错,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居然可以那么轻松地就将自己锢住。

    不过苏凌很快就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抬头问道:“冥,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啊?你是不是认识他啊,我听那个男人说,他对你感觉很熟悉!”

    “收起你的好奇心吧,这种危险的事,你以后少干,看来光派起司与三煞两个家伙在你边还是不够,要不把牛头,马面,黑白无常都派给你吧!”小阎王很认真地道。

    “不用了,不用了,真心不用了,你把他们都派来,我那儿也住不下不是吗?”苏凌立马就摇头拒绝了:“而且这一次我就已经收到教训了,下次我会注意的!”

    小阎王认真地看着苏凌,然后又道:“你保证下次再也不来这种危险的地方了吗?”

    “是,是,是,我保证!”苏凌的头点得就跟小鸡啄米一般。

    “唉,你啊,真是一个让人心的女人,放心吧,我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来阳间办公了,到时候我会好好地看着你的!”小阎王自然是不会相信。

    听到了这话,苏凌却是双眼一亮:“那块地儿都已经建完了?”

    “是啊,你这个老板可是太不负责了,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连一次都没有过去看看,你知道吗,地府里的大家一听说是帮你建,可是一个个都争着,抢着要过来帮忙的,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小阎王不无宠溺地道。

    苏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我保证,今天就去,和你一起去!”

    可是话音才刚刚落下,她的手机便响了。

    于是苏凌的脸色微变,她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如果现在她接了这个电话,那么自己今天晚上恐怕就不能与小阎王一起过去看望大家了。

    “没事儿,你先去忙你吧!”小阎王还是很理解苏凌的:“这里我会处理掉的,以后这个学院里不会再闹鬼了!”

    “可是,可是!”苏凌拿出手机,看到来电上显示的居然是叶雯,对于那个女子,苏凌还是很喜欢的,而且内心里也是真的将叶雯当成是自己的朋友了。

    “对了,冥!”苏凌突然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一样:“我这几天晚上,一睡着觉,怎么就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离体了呢……”

    她的声音很缓慢,一双清亮的眸子却是紧紧地盯着小阎王。

    小阎王的目光闪了闪,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那个,小凌你快点接电话吧,我想你的朋友一定很着急吧!”

    苏凌看了小阎王一眼,然后一笑,红裙一飘便离开了。

    小阎王看着苏凌的背影,虽然早就知道一旦她的灵魂完美融合,那么苏凌的格便会发生一些改变,不得不说,现在的苏凌比之前的那种冷冰冰的苏凌,更让人不释手啊。

    “小阎王,看来我来的还真是时候了!”随着声音,一个男子却是笑眯眯地自虚空中出现了。

    小阎王连看都没有看一眼,直接道:“你不来也没有问题!”一边说着,小阎王的衣袖一挥,然后这里便好像是守得云开见明一般,一丝光亮终于透了下来。没有办法今天毕竟是天,所以没有阳光。

    “喂,你生气了!”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伽蓝。

    “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小凌体内的九重浮屠激活?”小阎王看着伽蓝,语气里满是不满之意。

    “那个,我也想啊,可是你也知道的,激活那个九重浮屠的第二样东西深海砗磲菩提子有多难找,那个东西只有有缘人才要以找到!”

    伽蓝这边喳喳地话还没有说完呢,但是紧接着小阎王却是握起了拳头重重地轰在他的右眼窝里:“你既然也找不到,那么你为什么让我把九重浮屠给小凌!”

    小阎王的声音充满了愤怒之意,要知道他与伽蓝可是最好,也是最为信任的朋友,可是这个朋友居然会办这么一件极为不靠谱的事,而且还是针对苏凌的,这让小阎王如何能不生气。

    “喂,即墨青冥你还真打啊,你知道不知道,那个九重浮屠可是重宝啊!”伽蓝不甘心地叫着。

    “重宝又怎么了,重宝没有用,那也不过就是一堆烂铁!”小阎王的眼睛里迸出怒意:“伽蓝,你真的是让我很失望!”

    伽蓝只觉得自己都已经快哭了,话说这是什么事儿啊。

    “即墨青冥,你要知道,苏凌就是我们大须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所以她一定可以自己找到深海砗磲菩提子的,我对她有信心!”伽蓝信誓旦旦地道:“你,你得对我有点儿信心吧!”

    “我可不敢再相信你了!”小阎王说着,冷冷地看了一眼伽蓝:“那个假九重浮屠已经出现了,而且那个人也出现了,刚才我重创了他,但是却也因为他现在记忆出现了问题,我才有这个机会,如果他的记忆恢复过来了,那么事会变得如何,你的心里应该很明白!”

    说着,小阎王右手食手已经重重地点在了伽蓝的心口处:“我告诉你,如果小凌因为这事儿遇到半点儿危险,那么你们大须弥山,根本就不需要别人来毁,我来毁,就算是倾尽地府的所有力量,我也会把大须弥山彻底毁个干净,伽蓝,你最好先好好地祈祷一下,小凌不要有事儿!”

    说完了这话,小阎王形一动,便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唉,朋友是神马,朋友就是有异没人啊!”伽蓝吸了吸鼻子,无奈地道。

    不过那个家伙居然出现了,这还真不是小事儿,看来自己需要回一趟大须弥山了。

    想到这里,伽蓝的形也是一动,消失于原地了。

    再说苏凌一边接起叶雯的电话,一边向着外面快速地走着。

    “小雯怎么了?”

    “小凌凌!”那边叶雯的声音居然带出来了几分哭腔。

    “怎么了,小雯,是出了什么事儿吗?”苏凌忙问。

    “小凌,我哥哥,我哥哥受伤了,呜,呜,呜,流了好多血,他是为了保护我受伤的,呜,呜,我不会什么武功,呜,呜,现在大夫都说我哥哥不行了,呜,呜……”

    不得不说现在叶雯那边光顾着哭了,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儿。

    过苏凌却听明白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叶雯的哥哥为了保护她而受伤了,现在况危急。

    于是苏凌立马问道:“你现在在哪里,我立即赶过去!”

    “嗯,小凌凌,你快点过来,我在总医院这里,对了,小凌凌,你的那个针剂还有吗?”叶雯道。

    “嗯!”苏凌嗯了一声,并没有做确定地回答,但是只是这一声,便让叶雯那边多了一点点的希望:“太好了,小凌凌你的那个针剂不管有多贵,我都买了!”

    苏凌直接道:“等我,我很快就到!”

    说着,苏凌挂断了电话。

    此时她已经一步跨出了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房子,只怕任何人都不会想得到,在医学院这个角落里的小破房内,居然还有着这么多的诡异,不过现在好了,一切的麻烦都已经被小阎王给解决掉了。

    不过苏凌才刚刚走出来,便看到唐心正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唐心!”苏凌快走几步,来到唐心的边,将她扶起来,掀开眼皮看了看,还好,唐心没事儿,而且她的鬼眼已经消失了。

    想来那些鬼一个个都是因为阵法的关系,不得不被困在这里,现在那个阵法已经不存在,所以那些人自然也可以轮回转世了。

    看到唐心现在只是昏迷,苏凌便放下心来了。

    抱起唐心,苏凌回头看向那个破房子,这个房子留着也是一个祸害。

    只是她才刚想要把这个房子毁掉,便听到里面响起了一个微弱的男生:“苏凌学妹,你,你的这把匕首,还是请你取出去吧……”

    男子的声音听起来给我的感觉那根本就是在哭嘛。

    于是苏凌想起来了,话说自己的屠龙匕,可是一直都刺在阎昆的肚子上呢。

    因为阵法已经被破掉了,所以现在阎昆可不敢离开这个破屋子,其实刚才苏凌出来的时候,他便已经喊出声了,可是因为苏凌的脚步实在是太快了,而且现在他的体里也没有多少力气了,所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

    “其他的那些鬼呢?”苏凌虽然已经猜到了,但是还是问了一句。

    “哦,他们都已经离开了,现在这里就剩下我一个了,我,我是想走也走不啊!”

    “呵呵!”苏凌一笑,然后一招手,当下那屠龙匕立马就感觉到了苏凌的召唤,于是便飞离了阎昆的体。

    “屠龙,还给他!”苏凌淡淡地道。

    于是屠龙匕微微一颤,当下一团黑色的力便自其内飘出,然后缓缓地飘到阎昆的边,停顿片刻后,便一下子就进入到了他的体里。

    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已经再次回来了,于是阎昆的脸上不由得都是笑意,他开心地看向苏凌:“苏凌学妹,我们所有的……鬼,都记住你的大恩大德了,如果我们可以再世为人,那么一定会谢过苏凌学妹的大恩的!”

    说着,阎昆的体便缓缓地消失掉了。

    接着苏凌心念一动,这间破屋子便完全地变成了一片飞灰。

    就在苏凌抱着唐心刚刚走出小树林的时候,便看到了司马天纵。

    “小凌,你跑到哪里去了,我考完试出来,一问才知道你早就已经交卷了,可是我在你车子旁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你怎么才回来?”

    司马天纵的话还没有问完呢,苏凌却是将自己怀里的唐心直接塞到了司马天纵的怀里。

    “咦,唐心?!”司马天纵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苏凌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小凌,她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中暑了!”苏凌说着,便接开自己的车门坐了进去:“班长,我有急事,唐心就交给你了!”

    说着,也不等司马天纵答应,苏凌便已经重重地踩下了油门。

    “这个,小凌……”看着苏凌那辆红色的小车已经如同风驰电掣一般的开了出去,司马天纵后面的话便再也说不出来,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再看看自己怀里的唐心,话说这天能中暑,骗谁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