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须弥山传人——伪仙珈蓝

    将五个小鬼先送到一间庙里,这处古庙就在B市的市区里,而且每天香火鼎盛,所以苏凌便选在这里了。

    等到她什么时候抽出空来,再将这五个小鬼送到那些千年古刹里,到时候这五个小鬼一段时间,消除他们他的戾气之后,便可以进入轮回了。

    佛法庄严,普渡众生。

    因为现在时间还早,天光还没有大亮,而且又不是初一,十五所以这间古庙的大门才刚刚打开,两个小沙弥正在打扫。

    苏凌倒是走了过去,起司依就伏在她的肩膀上。

    “两位小师傅请了!”苏凌双手合十,对着两个小沙弥行了一个佛礼。

    “这位女施主,您有什么事儿吗?”一个小沙弥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然后站直了体同样是双手合十,看着苏凌。

    “请问住持在不?”苏凌恭声道:“我有事想要请住持帮忙!”

    “这样啊,住持昨天才刚刚回来,我去帮您问一下,您先随我进来吧!”小沙弥一边说着,一边引着苏凌走进了庙门。

    一路一直向里走去,一直走过了大雄宝,才来到后面僧侣们的居所。

    而小沙弥则是让苏凌在这里稍等片刻,然后他便先敲开了居中的一间房间,走了进去,而在他进去的同时,却没有忘记把门带好。

    时间不大,小沙弥就走了出来,他来到苏凌的边,对着苏凌施了一礼,然后道:“请进吧,住持就在里面!”

    说着小沙弥也不待苏凌说话,便已经直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苏凌看了一眼小沙弥的背影,然后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没有说话,接着便举步走到了那间房门前,只是当苏凌抬起手来,还没有敲在门上的时候,便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进来吧!”

    “……”苏凌一怔,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就好像是一杯醇厚的美酒一般,听到人的耳朵里,只觉得真心要沉醉下去。

    而且这个声音听起来,极为年轻。

    要知道在苏凌的想法里,这个所谓的住持,最起码也应该是一个七八十岁,白胡子的老人家啊,怎么可能有这么年轻的声音呢?不过人老但是声音却年轻好听的人,也有不少,所以倒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苏凌记得,似乎有人说过,男人的声音与模样成反比。

    也就是说,声音越好听的男人,那么长得就会越丑。

    起司小猫,也瞪着一双绿油油的小猫眼,看着那扇门,不得不说就连他这么一只猫,也听出来了,那里面的人,似乎不太对头啊。

    还没有听说过,哪个和尚可以年纪轻轻地就成为住持呢?

    苏凌抬手直接推开房门,就走了进去。

    房间不是很大,摆设也十分的简单,整洁。

    只是细看之下,苏凌却笑了,这里的东西倒无一不是精品啊,那榻,那衣柜,那桌,那椅,根本完全都是檀香木精雕细刻而成的,而且看那成色,还有上面的金吉之气,不用问,苏凌也一眼就可以断定,这根本就是古董嘛。

    话说这个住持还真的是一个有钱人,这种精品的古董,就算是再如何有钱的人,拿回去,也是用做收藏的,可是这位住持倒好,居然直接就将这些东西做为自己的起居之用。

    再抬头,看到对面的墙上挂着几副庄严的佛像,《孔雀明王像》、《托塔天王图》、《大护法神像》。

    接着苏凌的嘴巴可就彻底地张大了,心说,丫的,见过奢侈的人,还没有见过这么奢侈的主儿呢,这几幅根本就是当年吴道子大师的真迹啊,怎么会都挂在这里呢,这个住持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这屋子里,物无大小,件件都是精品,件件都是无价之宝啊。

    此时此刻,这位还没有见面的住持已经在苏凌的心目中,被描绘成了一个很有钱的土豪老头儿了。

    这也太有钱一点了吧,而且居然还都摆在不明面上,也不知道是不怕被偷啊,还是根本就是想要招摇一下子。想想看,需要不需要打劫一下呢?

    说实话,苏凌个人认为,这种超级土豪,如果不打劫的话,根本就是没有天理,而且还是一个和尚土豪。

    “呵呵,看来苏凌小姐对我的这些小小摆设很感兴啊?”随着一个声音,从一侧的隔间之内,转出来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

    男子长眉修目,一玉色的长袍上却是绘着一副水墨竹,白玉般的右手上,正提着一个精致的茶壶,含笑看着苏凌。

    “……”苏凌的目光最先落到男人的头上,好吧,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是光头,而且不但不是,居然还长着一头比自己还要更长的头发,居然一直垂到了大腿处。

    而且不扎不束,就那么随意地披散着,令得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有些古色古香。

    “怎么搞的,阳间的这些男人,怎么一个个都长得如花似玉的呢!”起司小猫暗暗地嘀咕着。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真的很美,而且美得十分幽远,就好像他不过刚刚从一幅山水画里走出来,带着一的烟水之气,带着一的墨香。

    给人的感觉,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一枝白玉莲花,只可远观,但是却无法靠近,很不真实。

    虽然明明这个男子就在眼前,但是却又遥不可及。

    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么矛盾,但是这种矛盾,却又如此妥贴地完美地与他的气质结合了。

    不过这个家伙居然把这些古玩说成是小玩意儿,不得不说他的口气也着实有些大了。

    当然了,这种口气的人,苏凌还见过一个,那个人就是小阎王了,不管怎么说,他手下的死鬼太多了,特别是很多年以前的死的那些死鬼,一个个的陪葬都很丰厚,当然了,这些东西,只要是好的,那么都在小阎王那里,毕竟这些鬼还是需要入轮回的,也用不上是吧,那么就让这位小阎王大人很宽厚地废物利用了。

    “你就是这里的住持?”苏凌看了看似乎房间里,除了这个男人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而且苏凌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吃惊地问道:“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苏凌的眼里浮起了浓重的防备之意,自己对于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了解,可是这个男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不得不说,这并不是一件让人心里很愉快的事

    “不错,我就是这里的住持,而且我也是因为知道你今天会来找我,所以我昨天才匆匆而回!我是专门为你才回来的。”男子含笑走到桌前,伸手拿起两个茶盏,分别放在自己与苏凌面前。只是那最后一句话,可是说得有些意味深长了。

    接着男子提壶为两个茶盏里都倒满水。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已经把那种衣带当风般的优雅完全融入到了骨子里,而且看着他这番动作,居然给人一种无比赏心悦目的感觉。

    美,那绝对是一种美丽,就仿佛,面前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幅会动的绝世美男图一般。

    还好,苏凌不是花痴,否则的话,只怕会流口水。

    “苏小姐,请吧!”男子抬手一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谢谢了!”苏凌含笑点头,然后便坐到了桌前,至于起司,则是老实不客气四腿一蹬,居然也跳到了一个座位上,然后眨巴着一双猫眼看向这个男人,对于这个男人,他也是很好奇的,而男人也感觉到了起司的目光,当下居然与起司来了一个对视。

    “呵呵,幽冥猫起司,即墨青冥边的红猫啊!我倒是忘记也应该给你倒杯茶了!”男子一边说着,一边又给起司倒了一杯茶。

    “你到底是什么人?”起司的爪子扬了起来,这个男人不但看透了鬼医大人,而且也看透了自己,最要命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可以叫得出小阎王大人的名字,要知道这里可是阳间,这里可不是地府,这个男人,这个男,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你是谁?”苏凌这个时候也问道,在问出这话的时候,苏凌的左手已经拿到了桌面上,让这个男人,不至于看到她左手掌中的黑光涌动。

    “我叫珈蓝!”男子淡笑着看向苏凌:“准确地说,我是大须弥山的传人!今年二十六岁,未婚,而且我们大须弥山的产业,如你所见,也着实不少,我很有钱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大须弥山的资产现在有多少了吗?我说给你听啊……”

    苏凌的嘴角抽了起来,这个男人,难道现在是在向着自己做推销呢吗?话说他难道就不问问自己是干什么来的吗,还有他不会是把自己当成是征婚节目的主持人了吧?

    而且看着男人那如同玫瑰一般红润的嘴唇,就那么上上下下地开合着,让苏凌不由得有种错觉,这个话唠男人,到底是不是刚才那个水墨画般的男人啊?

    起司的猫眼儿瞪圆了,这个男人在做什么,他想要挖墙角不成?

    “咳,这位珈蓝先生,我想你可以直接说正题儿了!”

    苏凌不得不打断了这位珈蓝的话,苏凌相信如果自己再不打断的话,只怕这位叫做珈蓝男人,会把他的祖宗八代统统给苏凌报一遍。

    唉,这个长发住持是不是有点无厘头了啊。

    “哦,我知道苏凌小姐来找我,不过是为了五个小孩子的灵魂罢了,按说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再入轮回了,可是你现在却想用佛法度化他们是不是?”这个珈蓝还真是很不简单啊,居然三言两语就已经说中了苏凌来意。

    “不错!”这个时候苏凌也冷静下来了,他知道就知道呗,既然这个男人是为了自己而来的,那么他一定不会没有目的。

    至于什么大须弥山之类的事,苏凌可是一点都不感兴,而且这个时候她正在想呢,这个须弥山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从百度里查到的那个含意吗,应该不会吧。

    “九重浮屠,那可是我们大须弥山的重宝啊!”这个时候珈蓝居然又幽幽地吐出了一句话。

    而且至始至终他脸上的笑容都没有分毫地改变,他正微笑着看着苏凌。

    “什么?!”苏凌与起司同时大吃一惊。

    要知道九重浮屠那可是小阎王送给苏凌的宝物,而且现在也已经融入到了苏凌的体里去了,怎么现在这个东西又成了别人的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呵呵,九重浮屠是我放到小阎王手里的,同时也是我让他把那个东西给你的!”珈蓝继续说着:“凭着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我的就是他的,他的自然也就是我的了。”

    只是他越说,苏凌与起司这一人一猫越是满头雾水,话说了这么半天,也没有说清楚,这当中到底是怎么一码子事儿。

    还有,还有,这小阎王的也是他的,这话怎么听着都让人别扭啊。

    “呵呵,不用急,那个九重浮屠本来就是要给你的。不过现在你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办法用那个东西?”珈蓝笑眯眯地继续问道。

    苏凌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珈蓝的样子,她怎么越来越觉得这个如同山水画一般清隽的人物,现在怎么看都像是一只狐狸。

    “九重浮屠需要九宝合一,可是你现在不是才刚刚找到一样吗,那就是无骨舍粒!而且只怕你还不知道吧,那无骨舍粒根本就不算在九宝之内,想不想知道这是为什么,还有想不想知道这九宝都是什么?”

    苏凌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阳,语气中有些不满:“我不是小红帽,所以你也不用把你自己当成是狼外婆吧!”

    “对,我的确不是狼外婆,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佛教的九宝是九叶玉莲花、降妖伏魔剑、金黄玉如意、金龙护法杖、香炉聚宝鼎、龙象梵天钟、八部天龙幡、金刚韦陀杵、迦蓝香云盖而这些东西也正是你打开九重浮屠所必须的!”

    珈蓝说着一笑:“当然了,那无骨舍利,之所以会令得九重浮屠打开了第一重,不过就是因为九重浮屠已经认你为主,它这么做也是为了给你一个面子罢了!”

    于是苏凌这口茶可是喝不下去了,要知道自从苏凌重生而来,她一直都是节奏的把握者,可是现在她与珈蓝两个人的谈话节奏居然完全都被这个长发住持把持着,这让苏凌的心里感觉可不是太舒服。

    “呵呵,当然了,其实那九重浮屠也并不是完全给你面子,而是因为无骨舍粒与深海砗磲菩提子两宝合一才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激活它!当然了,中间还得再加些外力才可以。”

    看着那距离自己并不遥远的笑脸,苏凌手中的茶盏却是握得紧了又紧,话说她现在怎么看那张笑脸都有一种想要把手中的茶盏摔到他脸上的冲动,然后再狠狠地把那张脸丢到地上,然后用脚狠狠地踩,丫的,踩过了之后,她要再好好看看,这个家伙会不会还是如此这般的云淡风清外加欠揍了。

    这个家伙自己说出来的话,刚刚说出来不过一秒钟,现在居然想要告诉自己,那根本就是在逗自己玩呢,先说是九重浮屠给自己面子,现在又变成了无骨舍粒居然是激活九重浮屠的东西,这个混蛋长毛和尚,说的话,到底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

    起司小猫歪着头看了一会儿苏凌,然后又眨巴着猫眼一脸古怪的直向珈蓝,话说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与众不同啊,要知道起司小猫跟在苏凌的子已经不短了,但是却还是第一次看到鬼医大人会如此的绪波动呢。

    一直以来鬼医大人无论对什么都是平平淡淡的,可是这一次……

    嗯,这个珈蓝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怎么从来都没有听小阎王大人提起过,而且小阎王大人居然连鬼医大人都没有说过,这是什么原因呢?

    “怎么了,现在是不是心里很生气,很想要抽我几下子?”珈蓝笑眯眯地问道,而且他的表摆明了就是在说,你绝对不是小红帽,我也不是狼外婆,因为我是大灰狼,你是小白兔。

    这个家伙居然可以直接看透苏凌的内心。

    只不过还不等苏凌说话呢,珈蓝却又再次开口了:“怎么样,我猜对了吧,我就知道会这样的!”

    苏凌这一次可是真的无语了,而且还是很无语的那种,她就奇怪了,这个男人,怎么看着都是一派翩然飞的仙人模样,可是这个家伙,不开口还好,这么一开口啊,质绝对就已经变了。

    这货根本就是一个伪仙人,自己刚才真是被他上的那股气质给欺骗了。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成了仙人的话,那么可是老天无眼啊。

    不过话说他好像是和尚吧,和尚应该是不能成为仙人的,嗯,嗯,就是这样。

    苏凌在心底里想着,一双眼睛却是滴溜溜地看着珈蓝,并没有说话。

    小黑猫起司这个时候也是目不转眼地盯着这个珈蓝猛瞧着,话说现在就算是起司也没有反应过来,话说眼前这个人的表现,真心是有些不对头啊,这表现得也太,太那个了……

    “这五个小鬼就交给你了!”苏凌说着,便将自己那装着五个小鬼的小棺材推到了珈蓝的面前:“这事儿,对于你来说应该没有问题吧!”她是真心的不想再与这看起来风采绝世的男人再继续扯皮下去了,快点把正事儿办了,自己离开吧。

    “嗯,没有问题,这事儿就包在我的上,不过,我总不能做白工吧!”珈蓝眨巴着眼睛,很认真地道。

    苏凌无声地在心底里叹了一口气,再扫了一下这房间里的一切布置,话说这货儿真的会缺钱吗?骗人呢!

    “我没钱!”眨巴了几下眼睛,苏凌很实在地摊开了自己的双手,语气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就连小黑猫起司一的猫毛也不由是颤了几下子,心说鬼医大人啊,你不是有钱的吗?

    喵了个的,不过与这货比起来,好像是成穷人了。

    这根本就没有可比啊!

    当然了,这只是起司的心里话,他可没有拿到明面上说来。

    毕竟他起司绝对不能拆自家鬼医大人的台,就算是珈蓝这货儿认识小阎王大人,或者与小阎王大人是朋友,那也不行。

    “……”珈蓝微微一怔,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苏凌居然会这么回答,按说,这个清清冷冷的女孩子,不是应该问一下自己需要多少的香油钱呢?

    好吧,人家倒好,居然直接就来了一句话,没钱!

    不过珈蓝的脸上很快又绽放出了笑容:“哦,没钱啊,也行,钱债可以偿的!”

    说着,珈蓝可是不错眼珠地看着苏凌,而且脸上的笑容居然也越发的明媚了起来。

    那副欠抽的样子摆明了就是在说,苏凌看你这回怎么办。

    “嗯,可以!”苏凌点了点头。

    “鬼医大人……”起司小猫第一个跳了起来,鬼医大人可是小阎王大人的女人啊,怎么可能对这事儿钱债偿来呢,再说了,鬼医大人又不是没有钱,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太看重钱啊,否则的话,小阎王大人一定会发疯的。

    不过对于起司小猫的反应,苏凌却没有放在眼里,她只是用自己右手的食指与中指,一下子就掐住了起司脖子上的那块皮毛,然后就那么直接将起司的子提了起来,然后随手一抛,正好抛到珈蓝的怀里:“用这个偿!”

    珈蓝:“……”

    起司:“……”

    好吧,一人一猫同时愣了,敢了,苏凌所说的钱债偿居然是这个意思啊。

    “哈哈,哈哈,哈哈……”珈蓝哈哈大笑了起来。

    “喵呜!”起司却是手利落地直接就跳出了珈蓝的怀抱,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公猫啊,他才不要趴在男人的怀抱里呢,当然了,小阎王大人,还有苏家那几个兄弟除外,其他的男人绝对不行,就算是这个人长得好像仙人一般,那也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不得不说,此时珈蓝笑得可是前仰后合的,之前那份出尘的样子,就好像是苏凌与起司看错了一样。

    错觉,之前那一定是错觉!苏凌不断地在心底里如此这般地告诫着自己。

    只是看着珈蓝这副样子,苏凌可是不只在嘴角抽(间隔)动了,就连自己的眼角也跟着抽搐着。这个什么大须弥山的传人,话说这也真是太极品了点儿啊,他们那里的那个人到底是怎么选的,怎么就选到这个家伙的头上了。

    同啊,同啊,真心表示同

    苏凌相信,如果那所谓的须弥山,真的是一个组织,那么选择珈蓝来当传人的那个家伙们,一个个不是眼睛抽了,就是脑子抽了。

    “有趣啊,那这么说,这只小猫从今天开始就属于我了!”好不容易珈蓝才止住了自己的笑容,然后他抬手指着起司道。

    起司的眼睛一下子就圆了:“不行,不行,这事儿绝对不对!本猫爷是猫,本猫爷可不是鸡!”再次郑重地重申了一下自己所属的物种,在这种大事儿上绝对不能搞马虎了,一字之差,那可是谬之千里啊!

    珈蓝眯着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起司:“这体格啊,还真是不能看,而且这板也不怎么样,真心很肥啊!”

    “嗤!”苏凌笑出声来了。

    不过起司的猫头上,却垂下了一滴黑汗,接着他直接直立起上肢,一脸愤愤地看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须弥山传人:“你懂什么叫丰满不?”

    “小黑猫,先不管你是丰满还是肥,嗯,话说丰满应该就是肥的意思!”珈蓝却是一边说着,一边含笑看向苏凌:“不过现在你家的鬼医大人,可是把你丢在我这里抵债了!”

    “喂,不是丢在你这里抵债!”苏凌挑着眉毛,修正着珈蓝言语中的漏洞:“只是让起司陪你一天,就当钱债偿了!”

    “喵呜!”起司抗议地叫了起来,一双碧绿的猫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苏凌,话说鬼医大人啊,你不带这么无良的啊,我可是小阎王大人放在你边的,你不能就这么把我无地抛弃了。

    苏凌直接用眼神安慰着起司,乖了,没抛弃你,就是让你派上点儿用场,你也知道最近你又是吃猫粮又是什么的,咱们开支也有些紧了,而且你看看这里到处都是钱啊,所以与这个家伙交好没有问题。

    起司只觉得自己都快哭了,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家的鬼医大人,可不是这么无良的主儿啊,但是怎么她一碰到这位叫做珈蓝家伙,感觉好像格都变了一般呢。

    起司歪着小脑袋想不明白了。

    “好吧,不过小黑猫,你说今天我应该给你找多少只母猫呢?”珈蓝伸手在起司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子。

    “行了,既然费用的事,已经谈妥了,那么我还有事儿,明天你把起司给我送回去吧,我没空来接他!”苏凌说着,便站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地就直接向外走去了。

    根本就没有理会起司那幽怨的小眼神。

    “苏凌,我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而且你体里的那个九重浮屠,只有我才可以激活,如果不激活它的话,那么你永远也不会找到九宝!”珈蓝在房门被合上的一刹,他的脸上终于恢复了几分正色。

    起司的头无力地垂了下来,门已经被彻底地关上了,也不知道鬼医大人到底听没听到刚才珈蓝的话,但是起司却明白一天,今天他被鬼医大人给无耻地抛弃了,呜,呜,呜,呜……

    等苏凌一直走出了宙宇的大门,回到自己车上,她这才抬手按了按自己的太阳,长长叹了一口气:“这个珈蓝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与他在一起,我都变得不像自己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事儿,苏凌可是想不明白了,还有那个珈蓝,给她的感觉很怪异,说不上是陌生,也说不上是熟悉,那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

    好了,不去想那么多的事了!

    不过起司,唉,怎么搞的,怎么为什么会抛弃起司呢?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苏凌再次推开车门,重新走回到庙里,不管怎么说,她都必须要把起司带回去才行啊,她怎么可以抛弃起司呢?

    只是她才刚刚走进了庙门,之前的小沙弥便已经来到了苏凌的前:“苏施主请留步!”

    “……”苏凌的脚步停了下来,此时她又恢复成了那个清清冷冷的人儿。

    “我家住持让我转告苏施主,他已经离开了,不过明天这个时候那只小黑猫一定会回到您的边的,还请苏施主放心!”

    “……”苏凌无奈了,也没有办法了,那个混蛋的男人居然走了,不,不,不,也许没有走,不过就是骗自己吧。

    小沙弥很明显看出来了苏凌的想法,于是小沙弥又开口道:“如果苏施主不相信的,那么可以亲自去看看!”

    “好!”苏凌一口应了下去,果然再次推开那个房门之后,那里面居然空的,而且房间居然没有任何的布置。

    “这是怎么回事儿?”苏凌吃了一惊。

    “这间房间里的东西都是住持专用的,他来了自然就会把那些东西带来,他离开了那么自然会把那些东西带走的!”小沙弥很淡定地道,看来这种况他已经见过好多次了。

    “那他什么时候还会再回来呢?”苏凌继续问道。

    “住持大人已经猜到苏施主会这么问,他让我转告苏施主,他与苏施主之间的缘份很深,所以你们再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的,说不定会在苏施主最不希望他出现的时候出现!”

    “……”苏凌现在真的很想大骂两句,你说说这个珈蓝到底是什么人啊,这言留得也太气人了。

    不过苏凌还是笑了笑:“好的,既然如此,那么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小沙弥道。

    “对了,珈蓝真的是你们的住持?”苏凌想了想又问:“我看他的样子不像是一个和尚啊?”

    小沙弥听到了这话,也抬头看着苏凌,一脸的不敢相信:“怎么苏施主难道不知道,须弥山传人,可以是天下间任何一间寺庙的住持,而且地位极崇高!”

    好吧,苏凌不得不承认,她真的是不知道,看来她真得找人来帮自己查查这个须弥山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走了!”苏凌没有再继续留下来的理由了,这回她是真的离开了。

    再次坐到车里,苏凌迅速地拔通了苏辰的电话。

    “小凌!”手机那边传来的苏辰的声音明显很兴奋,听得出来,他对于苏凌打电话给他感到十分开心。

    “苏辰……哥!”叫出了苏辰的名字之后,苏凌微微犹豫了一下,然后终于还是又多加了一个哥字。

    “嗯,嗯!”这下子好了,苏辰激动得都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了,真好啊,自己的妹妹终于叫自己哥了。

    “我有一件事,想要麻烦你!”苏凌也没有拐弯抹脚,而是直接开口道。

    “好,你说!”苏辰立马答应了。

    “帮我查一下须弥山,还有珈蓝这个人!”苏凌道。

    “须弥山?珈蓝?”苏辰想了想,然后又开口了:“对于须弥山我倒是有些了解的,可是了解的却不多,至于这个珈蓝的名字我也是第一回听到,不过小凌你放心,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把须弥山与珈蓝的相关资料发给你!”

    “好的,谢谢!”

    ……

    放下电话,苏凌开着车并没有回去学院,她直接又去了那片乱葬岗。

    古董店里,居然没有任何意外,苏凌见到了小阎王即墨青冥。

    “你看到珈蓝了?”小阎王一看到苏凌就开口了。

    “是,你们是朋友?”苏凌问道。

    “算是,也不算是!”小阎王拧着眉头:“唉,小凌,我答应过他的,不能把他的事告诉你!”小阎王有些歉然。

    “没事儿,就像他所与人为善,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苏凌淡淡地道。

    “嗯,那个家伙,看起来很温和,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但是骨子里可全是邪恶因子,所以小凌,不能招惹他!”小阎王又不放心地提醒了一句。

    “嗯,放心吧!”苏凌点了点头。

    接着两个人又开始对于这块乱葬岗应该如何兴建的事,研究了一番。

    两个人足足聊了整整一天,一直到天色都已经完全黑透了,这才讨论完成,于是小阎王便和苏凌分开了,一个回地府找人去划规划图去了,而苏凌却是直接开车回学院了。

    刚到宿舍楼下,就听到了那位大妈的声音:“苏凌啊,今天来了很多人找你,而且一个个好像都是大领导的,对了,这里他们的名片,我帮你收在这个信封里了,这里还有一张邀请函,我也帮你收好了!”

    “谢谢您!”苏凌含笑接过这邀请函,还有那满满一信封的名字,便上楼了。

    还别说,房间里少了起司那只黑猫,一时之间居然显得有些清冷。

    唉!

    这都已经不知道是苏凌第几次叹气,她已经习惯了有起司在自己边陪伴的子,可是现在这个家伙突然间不在自己的边,还真是有些想念啊,那个珈蓝该不会真的给起司找一堆母猫吧?

    一想到这里,苏凌又自嘲地笑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珈蓝那个人,看起来,似乎不怎么靠谱,但是苏凌却相信,他不会真的那么对待起司。

    看看手上的名片居然都是市里的人,而且还有不少都是昨天晚上刚刚看了一出鬼收拾人好戏的那些官员的名片,看来他们对于想要迅速地与自己扯上关系,有些迫不急待啊。

    至于那张邀请函,却是邀请苏凌去参加某个公司成立十周年的庆典活动。

    只不过这邀请承还真不像是大妈所说有只有一张,因为在这一张当中,还夹着一张邀请函,居然是B市的一个大型拍卖会。

    看看时间,那个庆典活动,安排在一个星斯之后,至于那个拍卖会却要在半个月后呢,所以苏凌倒是不着急。

    她的手指在那拍卖会三个字上轻轻地点了点关,拍卖会,呵呵,应该也可以拍卖古玩与玉器吧,看来自己倒是可以趁机打响自己的名气。

    在地府的时候,苏凌并不重视名气,可是来到了阳间,她发现,人如果有些名气的话,那么办事儿也会很好办。

    刚刚做出了决定,苏凌的手机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那边响起的居然是王朝杰的声音。

    “苏凌,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爸爸真的就是败名裂了,现在他死是死了,却落得一个好名声。想来我爸爸在天之灵也会感谢你的!”

    “不用客气,那不过就是我举手之劳罢了!”苏凌不以为意。

    “哦,对了。我与爷爷想明天请你吃顿饭,不知道是不是方便呢?”

    “好啊!”苏凌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不过,明天应该不合适吧!”

    要知道按着苏凌的安排,王市长,洪江,还有车大师三个人的尸体,应该会在今天上午发现,然后警方在介入调查,虽然苏凌已经给出了整件事况,但是却也需要先让警方调查完了再定案的。

    所以说,只怕现在王市长的尸体,还不能被王朝杰领回去呢。

    “那个,我与爷爷等到给我爸爸安葬完了之后,就出M国!所以只怕过几天就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了!”王朝杰道。

    “哦,这样啊!”

    “是啊,正好我的公司也在进军M国,也需要我过去盯着些!而且爷爷也会和我一起过去的。正好爷爷也可以散散心,我不想他心不好!”

    虽然王朝杰这么说,但是苏凌却也明白,只怕王朝杰与王老爷子两个人都想暂时远离这块伤心之地吧。

    不过这样也好,等到这件事对他们的影响淡一些之后,再回来,应该才是最好的。

    ------题外话------

    有美男,所以票票啊,票票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