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遗言 心正,身正,人正

    得到了苏凌的肯定答复,女鬼杜鹃对着这个明媚的红裙少女,深深地鞠了一躬,发自内心地说道:“谢谢,谢谢你苏凌,虽然我死了,这份恩来世我一定会还的!”

    正所谓得人恩果千年记,现在的杜鹃已经深深后悔,自己刚刚成为鬼的时候,对苏凌的种种不敬。

    虽然自己可以说当时自己那是因为自己刚刚惨死,心着实不好的关系,可是,可是,还好人家苏凌不是一个会津津计较的人,如果是的话,那么只怕苏凌这一次也不会出手帮助自己的孩子,当然了更不会帮自己,现在杜鹃可比这时的任何一个人都更清楚,苏凌在地府中的位置,可以说苏凌如果跺跺脚,只怕整个地府都得跟进颤三颤。小阎王的未来王妃,绝对是一人之下,万鬼之上的尊贵啊!

    天下的母亲都是深着自己的孩子,就算是这个孩子没有出世也是一样。可以说现在杜鹃已经想好了,来生就算自己真的为牛为马,那么也要好好地报达苏凌的大恩大德。

    “呵呵,照顾好你自己,不用太往心里去,而且就算是我没有答应过你,我也会这么做的!”苏凌一笑,对于这些事,她真的不太在乎,这对于她来说,就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对于像车大师这种取童胎,炼制小鬼的行为,她也是真的深恶痛绝。

    女鬼杜鹃不再说什么了,她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苏凌,像是想要把苏凌的样子永远永远地铭刻于心,铭刻于自己的灵魂深处,哪怕就算是自己可以得到投胎转世的机会,必须要喝那孟婆汤,自己也不要忘记苏凌。

    因为她是自己与自己孩子的大恩人,滴水之恩都当涌泉相报,那么更何况是如此的大恩呢。

    “苏小姐,这些鬼魂……”这个时候牛头却突然间开口了。

    众人看着那一开一合的两片大牛嘴,但是吐出来的却是人言,一个个虽然觉得很搞笑,但是却根本就笑不出来。

    牛头啊,这可是地府赫赫有名的鬼差,虽然不知道这牛头在地府中的地位如何,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阳间的人来说,牛头的名字还是知名度高的。

    就算是平常看个什么搞笑的片子,看到有牛说话,你可以笑,但是现在你当着牛头大人的面儿,看着他那牛嘴一张你就笑,借你十个胆子,你敢吗?

    可是现在这位鬼差却在对着那个叫做苏凌的红裙少女说话,而且言语之中的尊敬之意也是可以直接体现出来。

    话说这是怎么回事,为毛一个堂堂的地府的人,居然会这么尊重苏凌呢,她不就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医学院的学生嘛。难道说,这些地府的鬼差有求于苏凌不成?

    而牛头很明显,似乎也看出来了众人的心思,接着他朗声道:“苏小姐,你的医术我们地府也听说了,这些鬼魂的体都不怎么好,不知道可不可以请你为他们看看啊?而您也会成为我们地府最尊贵的客人与朋友。只要地府力气能及的,那么我们都可以帮你办。”

    “当然可以!”苏凌点了点头,但是却目光古怪的看了一眼牛头,当然了,还有那黑白无常以及马面。

    话说这个桥段,根本就没有安排,这是谁别出心裁加上去的。

    而起司却是无奈地翻着白眼儿,然后看了看边这些因为听到牛头的话,而面色各异的众人。

    地府可以出手帮助苏凌,这可是那个牛头自己说的话,那岂不是说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孩子,可以纵人的生死啊,如果谁得罪她,那么晚上的时候,地府的鬼差岂不是就会直接去索命啊。

    于是众人一个个都迅速地开始想了起来,刚才在苏凌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有没有对她说出过什么过份的各方面,有没有在态度上对她不好啊。

    没有的话,就是万事大吉了,有的话,那么立马就要想着应该如何弥补。

    事关自己的小命,不重视也不行啊,人可不比猫,都说猫有九命,但是人只有一条命,就算是别人再如何不重视,那么自己也是要重视的不是吗?

    将众人的表收入到眼底,起司的眼光似乎不经意地瞥向了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四货。

    好吧,看来以后鬼医大人就算是在阳间也有的忙的,嗯,嗯,貌似现在就已经很忙了,这些家伙,天天帮不上忙,居然还给人添乱,难道他们就不替自己想想吗,要知道猫最喜欢做什么啊,当然是晒着太阳,然后偎在鬼医大人边,睡大觉啊。

    他喵的,现在好了,看来本猫爷以后惬意的小子会不定时地被打扰到了,这四个混蛋。

    本猫爷可以鄙视你们的。

    四位鬼差自然也收到了起司那有些幽怨的眼神,于是四个人同时瞪起了眼睛,那意思就是在说,起司你肥了!而且你现在美的,天天跟在鬼医大人边,你等着,等你回地府的那天,看看哥几个儿怎么收拾你。

    哼,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欣赏美,人家那哪里叫肥啊,人家那根本就是叫做丰满好不好啊。

    嗯,对于猫来说,丰满要比骨感好,这些没文化的家伙。

    当然了,四名鬼差同时给了起司一个大白眼,扯蛋吧,你见过哪只肥猫会抓老鼠?

    喵了的,没文化果然可怕,你现在看看哪只猫还需要抓老鼠啊,现在他们需要的就是享受生活。

    众人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四位鬼差已经与苏凌肩膀上的那只小黑猫,用眼光交锋了好几个回合了。

    不过苏凌这边却已经开工了。

    苏凌既然已经答应下来了,那么当然不会怠工,她挨着个儿地给那些鬼检查体。

    “你,是不是前几天吃坏肚子了,你是鬼啊,不是人了,没事儿别老吃东西,鬼就算不吃东西也饿不死的。过来我给你扎两针就没事儿!”

    “还有你,怎么魂魄居然不全啊,要不怎么可能会这么痴痴呆呆的,黑白无常,这个家伙要重新找一个余下的灵魂!”

    “对了,你这是怎么搞的,这手臂断了,直接就用线缝上不就可以了,居然还托着,嗯,怎么还掉眼泪了。你是鬼,你现在不是人了,你还以为你有骨头呢?而且你现在应该不疼吧!哭什么哭,把眼泪收起来。”

    “你这是又怎么了,哦,我看看,你怎么还以为自己是瘫痪啊,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已经不瘫了,你死了,死了之后是可以站起来了!”

    “你是不是又晒太阳去了,你知道不知道那太阳的阳气可不是你这种鬼可以承受得了的!活着的时候,你难道没有看过电视吗,你看看哪个鬼敢在太阳底下走的,怎么这么没有常识啊。”

    “还有你,我看看,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忧郁的小眼神,你不会现在正在单相思吧?行了,行了,喜欢哪个女鬼,和你们小阎王大人说一声,看看他能不能成全你们吧,但是投胎转世之后,可就不行了,哦,不过好像地府里也不时兴包办婚姻了,那你就追呗!”

    可以说苏凌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给过这些鬼们看病了,现在倒是又找回了在地府的感觉了,于是她的话不知不觉也多了起来。

    而那些鬼们,一个个在听完了苏凌对自己的诊治之后,居然也都笑了起来。

    “你,你怎么又没病装病啊,你说说,你这个小家伙都装了多少次病了,再有下次,让黑无常打你的股!”

    “还有你,没事披个被子干什么啊,鬼是不怕冷的!”

    ……

    众人这个时候嘴巴已经张大得,合不拢了,就算是好不容易把自己的下巴托上去,但是很快又会掉下来,这已经不是他们所可以掌控的了。

    他们吃惊地看着苏凌那道红色的影在众鬼当中穿梭行走着,一个个眼珠子瞪得比牛头的眼睛还大。

    话说,这个苏凌,这个苏凌居然可以给鬼治病,而且她在面对鬼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的惧色,这个女子,真的是太神奇了。能给鬼治病的人,不用问也知道,给人治病一定更不在话下了。

    严钰看着苏凌,眼底异彩连连。

    不过突然间他只觉得有八道冰冷的目光落到了自己的上,于是他忙收回自己的目光,抬头看去,正好对上黑白无常还有牛头,马面四位鬼差那冰冷的眸子。

    体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颤,四位鬼差大爷的眼里,那可是满满的不满与严重的警告,这些严钰还是看得出来的。

    唉,真是没要想到,苏凌在这些鬼差的心里似乎地位还高的。

    严钰低下了头,心底里却是暗自思忖着,这个苏凌看起来与这些鬼差的关系很好啊,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应该与苏凌搞好关系。

    当严钰再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人,一个个看着苏凌的目光都变了,当中流露出来的最多的已经不再是震撼了而是火,就是火是那种红果果的火

    不用问也知道,这些家伙的心思,一定与自己一样。

    严钰的嘴角扯出来一个笑意。

    与苏凌搞好关系,那么从某一方面来说,也就是与这些鬼差们搞好关系了,这样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这些人打起这种小算盘来,一个比一个精,别说他们之前与苏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矛盾,就算是真的有什么问题,那么现在也会想办法化解的。

    王朝杰与王老爷子两个人呆呆站在自己儿子的尸体前,当然了,在王市长的的尸体两侧,各有一具尸体,一个就是洪江,一个就是车大师。

    而现在他们三个的灵魂已经被黑白无常拘走了,并且现在也看不到了,不知道是被挡在后了,还是被带到地府了。

    当然了,这对祖孙两个人,虽然心里明白王市长这也算是恶有恶报,死有余辜,可是这事儿如果放在别人的上,自己可以感叹一声,唉,这做人啊,还真是不能有坏心思,看看,这就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什么都应了。

    但是现在放在自己的上,他们真的有些受不了,刚才还是好好的人,还是活蹦乱跳的,但是现在却只有这么一具冰冷的了。这种突然间的心理落差,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还好王老爷子与王朝杰两个人都是内心很强大的人,但是就算如此,两个的脸上也是被悲意给覆盖了。那可是他们血脉相连的亲人啊。

    就算是王市长再如何的十恶不赦,那么他也是他们的好儿子,好父亲。

    等到苏凌终于从众鬼当中,回来的时候,王朝杰一个箭步就冲到了苏凌的后,然后一把就握住了苏凌的手腕。

    “喵呜!”起司一的猫毛瞬间乍了起来,然后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圆睁,同时两个前爪就已经拍了出来,娘的,我们现在可是五个人在这里看着呢,你小子居然就敢对鬼医大人动手,丫的,不想混了。

    起司在不自觉的时候总是会将自己归到人这个行列了。

    “起司!”苏凌的手挡住了起司的攻势,她能感觉到王朝杰并没有想要伤害自己的意思,而且现在苏凌很能理解王朝杰的心

    “喵!”虽然心有不甘,可是起司却只能无可奈何地叫了一声,但是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却还是依就盯在王朝杰的上,小子,本猫爷现在可是在盯着你呢,哼,哼,如果你小子敢有其他的心思,那么本猫爷,一定会将你扑倒的,然后让老黑把你的魂也锁走,正好你和你爹还可以做个伴。

    “苏凌,求求你,和那些鬼差说一声,让我再见我父亲一面,好不好,不用太久,只要一会儿就好了!如果是你,他们应该会同意的,只说一句话就好了,求求你了苏凌。”王朝杰的那双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苏凌,白色的瞳仁里,已经因为伤心而泛起了大量的血丝,他的声音干涩,嘶哑,带着悲伤的恳求。

    这个时候王老爷子也颤微微地走到了苏凌的边,只是一会儿的功夫,这位老人看起来就好像已经老了十岁一般,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体也不再直,明显佝偻了起来,那张老脸上,老泪纵横,人生最悲伤的事,其中有一条就是年老丧子啊。就算是铁打的老爷子,能撑到现在,也实属不易了。

    而看到自己爷爷那蹒跚的脚步,王朝杰心里一痛,忙伸手扶住自己的爷爷,两行清泪却是再也止不住了。

    苏凌看了一眼那边的黑白无常还有牛头马面,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她对于王朝杰与王老爷子的印象还是很好的,而且从某个方面来说,她已经拿王老爷子当成自己的爷爷看待了,所以她终于还是不忍心拒绝。

    “好吧!我试试看。”点了点头,然后以着四位鬼差开口了:“还请四位鬼差大人行个方便啊!能不能让他们再见见王市长,只说几句话就行了!”

    苏凌的话,让那四个本来正站在那里装出一脸冰冷森表的四货吓了一跳,什么况,鬼医大人,居然叫他们四个为四位鬼差大人,话说这大人两个字可不是他们敢当的,特别这还是从苏凌的嘴里说出来,天呐,天呐,地府要下红雨了吗?

    这事儿如果被小阎王大人知道了,那么他们四个可没有好果子吃啊。

    当下四个人虎躯一震,不过起司却是爪子僵了僵,接着居然捂着自己的嘴巴吃吃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四个混蛋,现在好了,哼,哼,这回看你们怎么办,哈哈,哈哈,太爽了。

    现在四位鬼差只想说一句,鬼医大人啊,您不带这么玩我们的啊,要知道这可是在玩我们的鬼命啊。人命重要,鬼命虽然看起来不宝贝,可是我们自己也宝贝着呢。

    看着四货眼底的那哀求之意,苏凌在心底里暗笑,你们这四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不是喜欢演戏吗,那么我就陪着你们演了,怎么现在又承受不起了。

    “可以,但是时间不能太长!”黑无常黑着一张脸,无可奈何地开口了。如果不是有这么多的凡人在这里,他们四个真想抱着苏凌的大腿好好地哭两嗓子,鬼医大人,你吓死我们了,开玩笑不带这么吓人的。

    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这还得再装下去,既然开场的时候自己四个就已经在装了,那么就得一装到底啊。

    话说在凡人的眼里,鬼差应该都是冷酷而森的吧,嗯,嗯,脸上不能再有其他的表了。

    鬼医大人自然是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对于他们来说,鬼医大人的命令与小阎王大人的命令差不多,只是现在那东方已经隐隐泛起鱼肚白了,所以时间真的是很有限,他们必须要尽快赶回地府了。

    “嗯,嗯,谢谢四位鬼差大人了!”王朝杰与王老爷两个人连连点头,脸上满满地都是感激之意。

    只是周围的众人,再看向苏凌的时候,那眼底的骇然之色可是更浓了起来,地府的鬼差,居然也给苏凌面子,这面子可是太大了。

    也许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在地府里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小虾米,可是再怎么小的小虾米,对于阳间的人来说,那也是高山仰止的存在啊。

    可是这样的存在,而且同时还有四个,居然会这么给苏凌面子。别不在乎,有本事儿,你也去向地府的鬼差求个去,看看人家鸟你吗?就算是你在阳间的面子再怎么大,但是到了地府里,根本就不好使。

    看来虽然刚才的时候自己等人已经把苏凌想得很高了,但是还是想低了,与地府有着这么优厚关系的女孩子,不交好,才是笨蛋呢,如果交恶的话,那么更是白痴了。话说谁也不想当白痴吧!谁都想好好地活几年吧!

    众人一个个在心底里都已经打起了各自的小算盘。

    而这个时候王市长的灵魂已经被黑无常从后拖了出来。

    当然了那口处的铁链子并没有被取下去。

    “爸爸!”王朝杰忙上前一步,他想要抓住自己父亲的手臂,可是他的手却从王市长的体里穿过了。

    啊!

    王朝杰的心里一惊,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然后再看看自己的父亲,接着他再次抬手,向着父亲抓了过去,可是无一例外的,他的手再次从王市长的体里穿过。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的碰到自己的父亲。

    王老爷子也是呆呆地看着自己儿子那虚幻而透明的体,他心里很清楚,这是最后一次自己还可以看到自己儿子的音容笑貌,这一次之后就是永别了。

    “爸,对不起了!对不起,对不起!”王市长的声音有些沙哑,眼圈也泛红了,现在他后悔了,可是现在后悔却已经晚了:“爸,对不起了,居然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对不起你!”除了这一声接着一声的对不起,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对自己的老父亲再说什么了。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有些事在你后悔的时候回头还来得及,但是有些事,后悔的时候却已经晚了,因为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再让你走了。所以行事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后行,不要让自己后悔,不要让亲人流泪。

    接着王市长又抬头对自己的儿子王朝杰道:“朝杰啊,我也对不起你,以后你要好好地孝顺你爷爷,好好地对他,还有一定不要步我的后尘,否则的话,悔之晚矣啊!”

    “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到的!”王朝杰重重地点了点头。

    只是他心中奇怪,刚才那个叫做杜鹃的女鬼,明明可以一拳接着一拳狠狠地揍那个车大师,可是现在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碰到自己父亲的灵魂呢。

    “呵呵,不用想了,我现在只能叫做鬼魂,而那个可是女鬼,这两者是不同的!”虽然刚刚成为鬼魂,但是王市长却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区别,抬头看看四位鬼差脸色的神色,再看看那东方的天空,王市长抬手想要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可是他的手却还是从自己儿子的体穿过了,唉,现在这种样子,他已经不可能再碰到自己儿子了,低眉一声自嘲的笑:“朝杰,记住我的话,做人要心正,正,人正!”

    说完了这句话,王市长的子便已经被黑无常一抖手中的那黑色锁链便带了回去。

    “爸,爸,爸……”王朝杰急急地向前奔出几步,可是王市长的影终于还是消失不见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那众多的鬼魂,当然了还有那四位鬼差。

    抬头看看那已经蒙蒙亮的天空,苏凌活动了一下体,这回可真真是忙活了一夜。

    “喵呜!”爪子按到自己的肚皮上,起司适时地发出一声猫叫,那意思就是鬼医大人,人家饿了,鬼医大人,我们快点回去吧,我要吃猫粮去,啊,美味的猫粮,起司现在好想你们啊。

    “走,我们回去!”苏凌拍了拍起司的脑袋,手里却拿着那份被洪江签好的转让合同。

    事已经办妥了,这块地皮从现在开始就是她的,还有小阎王的,而这里同样也会是她苏凌进军商业的起点。

    只是就在苏凌转想要离开的时候,周围那些市委的大人物们,一个个都围绕了上来,而且那一个个的脸上居然都堆着十足的笑容。

    当然了,笑容当中最多的居然是讨好,这些人现在居然想要讨好苏凌。

    没办法啊,就算是他们在阳间的权势再怎么大,就算是权势冲天,他们终了也是会死的,人死了,阳间的权势便一点儿用处也没有,君不见刚才王市长已经给大家上了一堂生动的教学课程了吗。死了之后,阳间的一切都是空。

    所以现在大家只知道这个与地府鬼差关系良好的苏凌小姐,可是必须讨好的。

    众人一个个都将自己的名片塞到了苏凌的手中,当然了那名片可不是平常他们派发的名片,平常的那些名片上,只有他们的办公电话,或是办公手机,但是这张名片,居然连他们的私人手机都是有的。

    也就是说,如果苏凌有事需要找他们帮忙,那么就算是打办公电话,办公手机找不到人,只要打了私人电话也是绝对可以找到人的。

    而且从现在开始,他们每一个人都巴不得苏凌会真的有事求到他们的头上呢,那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麻烦,而是大好事儿!

    “苏小姐,有事儿你尽管说,只要是我们这些人可以办得到的,那么我们一定会尽力办好的!”

    “是啊,是啊,苏小姐,你也可以放心,今天晚上的事,我们这里所有人绝对只会守口如瓶的,就算是最亲近的人,也不会告诉!”

    “嗯,嗯,这事儿是必须的!对了,苏凌小姐,我是……”

    根本就不需要苏凌开口,大家一个个都急着表明着自己的态度,同时也想让苏凌可以记住自己,先混个脸儿熟嘛。

    与鬼差交好的事,不用问,众人也知道,苏凌一定不会愿意透露出去的,再说了,真的透露出去,对他们也没有好处。所以保密是必须的。

    “对了苏小姐,不知道这块地皮,苏小姐想要建什么,市工商局,税务局那边的事,我可以帮你搞定!”一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家伙开口了。

    苏凌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她想起来了,刚才这个男人递给自己的名片中,写得很清楚,他是市招商办主任,姓李,叫做李涛。

    “如此就麻烦李主任了!”苏凌倒是没有拒绝。

    这倒好,省得她去跑了。

    “苏小姐放心,我一定帮苏小姐办好,请苏小姐把您的电话给我,办妥之后,我给您电话,到时候您直接过去签个字儿就行了!”李涛笑得那张脸就跟荷花似的,太好了,太好了,苏小姐答应让自己帮忙了,此时的李涛只觉得自己就好像中了五千万大奖一般。

    “好!”苏凌想了想,点了点头,于是李涛主任便顺利地拿到了苏凌的手机号码。

    周围的众人,一个个那看向李涛那张荷花脸,一个个那叫各种的羡慕,嫉妒,恨啊。

    要知道市委的人,哪个会与工商税务不熟的,可是为毛自己的脑子转得就没有李涛那么快呢,唉,可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啊,那个家伙已经拿到了苏凌的手机号了,那自己也要再加把劲儿才行啊。

    “哦,对了,苏小姐,不知道这块地皮上,您要建什么呢?我认识不少的建筑公司,到时候可以在这方面帮上忙,而且我还认识几个很有名气的设计师!”一个着高高将军肚的中年人这个时候一边抹着自己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挤到了苏凌边来。

    这个胖胖的家伙,苏凌也记得,他是市委办公室主任,叫做黄石。

    “黄主任,这方面我自己有人,就不麻烦你了!”

    虽然对于苏凌可以准确地记住自己的姓氏与职位很高兴,可是苏凌却拒绝了自己,于是黄主任的心里有些着急了:“那个,这样啊,苏小姐,这里可是一块鬼地啊,您在开业之前是不是也应该先驱一个鬼神马的,做个样子也好啊!”

    本来前一句驱鬼说完了,黄主任这才想起来,貌似,好像,这位苏凌小姐与那些鬼差的关系很好,有了这一层,那么就算是这里还有鬼在,他们敢去苏凌的场子里捣乱吗?

    可是这位黄主任的脑子转得也快的:“到时候我可以把市里有头有脸的人,都帮苏小姐请来,到时候,嘿嘿,嘿嘿……”下面的话已经不用说了,傻子都能听明白了。

    到时候苏凌的人脉自然就建立起来了,而且还会很牢固。

    毕竟这个世上,有人可以得罪人,但是谁敢拍着脯说,我就敢得罪鬼,敢得罪那些鬼差,哼,那有本事你别死啊。

    这个世上有长寿的人,但是却还真的没有可以长生不死的人,嗯,没有错,不是长生不老,而是长生不死。

    “嗯,好,到时候就麻烦黄主任了!”苏凌点了点头,既然想要进军商业,那么与B市这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打开关系,也是必须的,本来苏凌还想着怎么通过这些人,多认识一些人呢,现在好了,有人已经大包大揽过去了,所以苏凌又有什么可拒绝的道理呢,当然是一口答应下来了。

    于是黄主任也成功地得到了苏凌的电话。

    一时之间众人可是一个个使出自己的浑解数,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自己还可以怎么帮苏凌,然后再顺便从苏凌的手中要到电话号码。

    一直折腾到天光放亮了,真正得到苏凌电话的不过也就是五个人罢了,这五个人一个个笑脸如花。

    而没得到的人,倒是也没有垂头丧气,因为他们知道苏凌可是医学院响当当的天才,所以只要自己想到办法,那么自然可以去医学院里直接找苏凌去啊。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吃点东西,今天我们还需要上班呢!”严书记这个时候手掌一挥,发话了。

    一听到严书记开口了,那么众人一个个也终于不再缠着苏凌了。

    唉,一个没官没职,没权没势的小女生,会被这众多的官员位围着,应该说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了。

    “对了,安厅长,这事儿,你看……”严书记的目光落到了那三具尸体上。

    虽然话没有说完,可是这话里的意思,大家都明白,于是众人的目光一个个就都落到了安厅长的上。

    要知道如果这事儿真的要立案的话,那么他们这些人还不都得被公安厅请去喝茶啊,而且到时候就算他们说实话,除了安厅长之外,还有谁会相信?

    安厅长的脸上满是苦笑,刚才他一直没有上前与苏凌搭话就是已经考虑到这事儿了,要知道现在这块地皮可是苏凌的地盘了,而且这三具尸体还就摆在这里,那么这事儿就算是想不牵扯到苏凌,也不可能啊。

    苏凌看了起司一眼,起司点了点头,紧接着那双碧绿色的猫眼就闭上了。

    苏凌与猫的互动,自然没有人看到,就算是有人看到,也不会多想什么,主人看自己的猫,这有问题吗?

    哪个猫的人,会不看自己的宠物呢?

    “哗啦!”一阵风刮过,飞沙走石,众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等到风之后,他们把眼睛再睁开,却是惊讶地发现,地上的三具尸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因为市长招商引资的事,王市长去宾馆与洪江还有车大师两个人交涉的时候,发现这两个人就是前段时间,医学院门口惨案的凶手,所以王市长就试图劝说两个人自首,可是却被这两个丧心病狂的人给杀害了,接着因为车大师炼制小鬼失败,导致小鬼反噬,他因发狂动手杀死了洪江,而他自己也被小鬼杀死!”

    苏凌冷淡地说了如此一番话,接着也不管这里的众人是什么反应,转向就向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苏凌!”王朝杰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小跑着追上苏凌,然后真诚地对苏凌说了一声:“谢谢你,苏凌,谢谢你保全了我父亲的名誉!”

    要知道如果真的让人知道王市长到底是怎么死的,那么王市长这么多年打造的两袖清风的官员形象就彻底毁掉了,但是苏凌如此说,虽然并没有征求其他一众官员的同意,可是王朝杰很清楚,那些官员们,绝对不会,更不敢有任何的异义。

    “你不用谢我,其实我这也是因为王市长最后的那六个字,心正,正,人正,我只是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做到这六个字,那么天下就真的是太平盛世了,再也不会发现,医学院惨案那种事了!”

    苏凌说着,人已经走到了车前:“我今天还要去一趟郊外的寺庙!”

    “嗯,那你小心点!”王朝杰感激地点了点头,虽然他很想陪苏凌一起去,可是今天他还要料理自己父亲的后事。

    而一直苏凌那辆红色的轿车离开了,众人才一个个地醒悟过来,大家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又都暗暗地点了点头。

    有些时候,有些事,根本就不需要言语上的交流。

    晚上的事,还有刚才苏凌说过的话,他们都不会对任何人讲起。

    同样的,刚才的事,也会完全按着苏凌交待的去做。

    可以说,苏凌的这个办法是最好的,一旦王市长的事真的曝光了,那么对市委都会有着巨大的影响,同时他们这些人昨天晚上也在这里,那么也同样跟这件事扯上了关系,这对他们也是不利的,虽然不至于受到什么重罚,但是对于后的官途,注定会有不少的阻碍,所以说苏凌这么处理,倒是让大家集体欠了苏凌一个好大的人

    至于那股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众人可没有心去想了,反正大家都知道,苏凌那可是与鬼差交好的人,鬼差们想要弄出点什么风,那不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鬼医大人,我们现在就去郊外寺庙吗?”起司小猫懒洋洋地趴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话说现在他真的很想回去吃猫粮啊,唉,早知道事会是这样,那么他就直接叼着两袋猫粮放在车上啊,那可是乘车旅行的最佳零食。

    唉,后悔啊,后悔啊,肚子里的那几根猫肠子都悔青了。

    苏凌微微一笑,起司的那点儿小心思,她如何不知道,但是她还是点了点头:“这几个小鬼,今天必须要先送到庙里去了,然后我们再找一片有名的古刹,抽时间带他们去!”

    “鬼医大人,那九重浮屠,到底需要积累多少功德啊?”起司小猫巴哒着嘴巴问。

    “这个,我也不知道!”苏凌摇了摇头,话说这事儿,她真的不知道。

    ------题外话------

    起司:有月票的快点投啊,如果不投的,当心本猫爷一爪子把你们拍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