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短命鬼冷天择,X港车大师

    只是严钰现在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的大名现在也同样被苏家三兄弟知道了,同时也被牛头,马面,还有起司小黑猫一并传回了地府,于是严钰与冷天择两个人现在可以说是,绝对在地府榜上有名。

    我们可的判官大人,这个时候却是摇头晃脑地捧着生死薄来找小阎王,问的问题只有一个,这两个不开眼的凡人,要不要现在就让他们吹灯咯了呢?

    小阎王的手指灵巧地把玩着自己的长发,对于他来说,虽然这些小小的凡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但是这凡人居然敢觊觎自己的女人,那就不是自己可以容忍的了。

    可是如果真的让他们短命夭折了,这倒不是什么大事儿,就算是天界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毕竟控凡人生死的事,只要不要太频繁那么天界也不会干涉的。

    但是如果自己动用这种方法,是不是有些赢之不武啊。

    小阎王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看向判官:“他们两个还有多少年的寿命啊?”

    对于这事儿判官早就已经计算好了:“回小阎王大人,那个叫做严钰的凡人,他的寿命还有六十年,他应该会在八十七岁那年寿终正寝,至于那个冷天择,他余下的寿命却是不会太多了,只有三年零三个月!”

    “嗯,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么就不用再理会了!”小阎王悠悠地道,原来那个冷天择根本就是一个短命鬼啊,那么就更不用理会了。

    而且虽然那个严钰的寿命似乎在凡人当中有些长,但是这些不过就是天定的命动,就算是再怎么天定,也不是决定的,正所谓是一命,二运,三风水。

    天定只是说明了一命这一栏里的事,至于二运与三风水,这些可是都可以改变命数的。

    所以嘛……

    小阎王轻笑了一下,并没有再说话,而判官虽然还不太明白自家主子的意思,但是看到黑白无常这两货在不断地对着自己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那意思明显就是让自己先退回去再说。

    哦,好吧,他判官大爷还是很好说话了,于是退了下去,不再说什么了,一切但凭自家主子做主。

    不过再低头看看手中生死薄上的两个名字,冷天择与严钰,却是暗暗地好奇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你说说你们两个招惹谁不好啊,居然敢招惹到小阎王的对上,那位未来的地府王妃,也是你们可以肖想的?

    唉,真是天做孽犹可活,自做孽不可留啊。

    现在判官已经可以预见了这两个男人未来的命运了。

    看来三年后,地府会因为冷天择的到来而闹非凡啊。

    当然了,这些事,苏凌可是不知道的。

    而她也因为对严钰这个名字并不是如何的熟悉,而没有加以任何的理会。

    但是B市的严钰现在却正在苦中。

    虽然严家不属于B市四大家族中的一员,但是严家也算得上是一个大家族,而且严家在X港也是有着属于自己的产业的。

    但是自从焰火事件的第二天,严钰便很郁闷地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严家在B市,或者说是在Z国大陆境内所有的生意居然都受到了种种的挤压。

    有太多本来已经谈好的生意,就差临门一脚签合同了,但是对方却突然间反悔了。

    还有着不少的供货方,居然直接就掐断了他们的货源供给,要知道严家经营的除了四S店之外,就是各种商品的零售经营,可以说他们在Z国范围内,开的都是连锁超市。

    而且几乎是同时,各咱的连锁超市居然都出现了打砸抢的现象。

    而且这些犯人们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只是把客人们赶走,然后再把那些柜台砸几下子,就跑了。

    结果就是各地的超市都纷纷报警,可是警察出动的结果,却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而且最郁闷的还有,各地超市内外的监控器居然同时失灵了。

    不得不说,这一早上,严钰就被搞得有些焦头烂额了,他只觉得这一切的事,就好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后面纵着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最近严家在不知不觉之间,得罪了什么人吗?

    他紧紧地皱着眉头,想不通了。

    只是严钰没有想到,同时受到打压的还有冷家旗下的产业,但是没有办法啊,冷家要比严家更加的财大气粗,所以这些打击,只是能让他们小伤元气,根本就不可能会真的让冷家伤筋动骨。

    可是冷天择现在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也是眉头紧锁,话说自从他接手了家族的生意之外,这种况还是第一次遇到。

    现在的他也与严钰一样,都有一种想要抓狂的感觉,他心里的感觉也是很古怪,到底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把主意打到冷家的头上,难道对方不知道,四大家族到底意味着什么吗?

    敢招惹冷家,那么从另一个意义上来说,这个人一旦被查出来,那么不论是他个人,还是他背后的家族都只有覆灭这一条路可走了。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进来!”冷天择头也不抬地道。

    一个俏丽的,着一袭合体的黑色职业装的年轻女子走了进来。

    女子才一进门,一双明媚的目光便已经不自觉地落到了男人的侧脸上。

    不得不说,这位年轻的总裁真的是太迷人了。

    面如冠玉,黛眉入鬓,黑如宝石般的眼底却是灼灼其华,闪动着让人心醉的妖华。

    笔直的鼻梁仿佛能工巧匠们精心雕琢而成,而那薄薄的红唇,此时却是微微地轻抿着,让人有一种想要冲上去品尝的冲动。

    一时之间俏丽的女秘书却已经有些发痴了。

    “欣赏够了的话,那么就说吧!”男子依就没有抬头,但是他的声音却冰冷了下来。

    老实说,他一直都很讨厌有人看到他,就露出如此痴迷的神,虽然对方是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美女,但是那也改不了,他会讨厌的本质。

    只是没有办法,他不能把所有看到他的样子,都显得万分痴迷的人,统统换掉,如果真的如此,那么堂堂的冷氏企业只怕就会成为只有着他一个人的空架子了。

    “呃,对不起!”女秘书从冷天择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中,回过神来,她忙缩了缩脖子,然后小声地道歉着,接着便迅速地说明了自己进来的原因:“总裁,刚刚收到消息,严家的企业自今天早晨开始,也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而且范围还是全国的!”

    “哦,我知道了,你出去吧!”冷天择的语气没有任何的波动。

    女秘书点了点头,接着就退了出去。

    “严家,怎么小钰子那个家伙也遇到麻烦了?”冷天择那修长而好看的十指交叉在前,他的眉头轻蹙,脑子却是在飞快地运转了起来。

    冷家与严家同时受到打击,难道说这是同一势力,或是同一个人做的不成?

    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就目前他所知道的,除了四大家族外,根本就没有哪个家族可以在一夜之间就在全国范围内一起打击严家的企业啊?

    但是这四大家族之中,只有冷家涉足了国内的商业啊,苏家在军,叶家在政,至于第五家却是地下势力。

    所以如果真的有人可以在商业上做手脚的话,那么算来算去,也应该是他们冷家啊。

    冷天择的嘴角微微地弯了起来,看来事是有些有趣了,这个暗中动手的人,到底是谁呢?

    至于严钰那边,冷天择倒是没有打电话去安慰一下,他知道最近这段时间只有的严钰忙了。

    不过,当冷天择拿起当天的晨报时,落在报纸上的一张图片上的时候,却是目光顿了顿,那张图片赫赫然,正是昨天晚上在医学院上空绽放的那个焰火。

    冷天择想起来了,这事儿,正是按着他的吩咐做的,因为他一直都以为严钰居然让自己查那个女孩子,是想要追求她呢,所以自己才会替自己的好朋友,做了这么多的事,不过,不过现在想想看,难道说今天严家与冷家所遇到的这些麻烦,都与这个叫做苏凌的女孩子有关系吗?

    虽然只是猜想,但是这却也是一个理由不是吗?

    只是现在关于苏凌的资料正摆在他的桌面上,所以可以说对于这个女孩子从小到大的一切,他都很清楚,这个苏凌根本就是一个孤儿。

    苏凌,苏凌,这个女孩子是姓苏的……

    冷天择那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有节奏地敲打着,然后红唇微微地开合了几下:“苏凌,姓苏的,难道会与苏家有关系不成?可是并没有苏家的人与她联系啊,而且据我所知,苏家从来都没有生下过女孩儿啊?”

    也许这只是他的误会吧。

    不过至于冷家与严家的遭遇,苏凌却是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认为这一切与她有关系。

    现在她正坐在市政府的市长办公室里。

    “呵呵,小凌啊!”因为最近苏凌天天都会去王市长家里,为王老爷子治疗,所以倒是与王市长早就已经成为了熟人,所以王市长也不再叫苏凌是苏小姐了,直接就叫起小凌来了。

    “王市长,这一次你叫我来,是不是与那块地皮有关系?”苏凌倒是一个通透的人儿,一下子就猜到了点子上。

    “不错!”王市长点了点头,眉宇之间有些为难的神色:“本来市长对于你与你的朋友想接手那块地皮,很高兴,但是说来也是不巧啊,现在居然又有一家企业也想要争取那块地皮,而且对方还是X港来的,所以……”

    苏凌眨巴了一下眼睛,王市长的意思她已经明白了,于是她便代替王市长继续说下去:“所以现在市里想要把这块地皮交给那家X港企业了?”

    “嗯,是的!”王市长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小凌啊,这事儿,我也是很为难啊,我虽然坐在市长这个位置上,但是你也知道,有不少的事,我还是不由己啊!”

    “好的,那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么王市长,我就先告辞了!”苏凌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理解,接着她就站起了子。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市长办室的门居然又被人敲响了。

    “请进!”王市长有些歉意地看了一眼苏凌,然后开口了。

    苏凌想要离去的步子就这样停了下来,接着她看到市长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接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六十几岁,满头白发,但是却十分精神的老者从外面走了进来。

    那个中年男人一进来便哈哈笑着,对王市长道:“王市长,这回我可是好话说尽了,才说动车大师同意与你见面吧,车大师,可是我们X港有名的大风水师啊,所以那块地儿,就算是再怎么闹鬼,只要车大师出马,就没有摆不平的事!”

    中年人的话都说完了,却看到王市长脸上的表有些尴尬,于是他这才发现,市长办公室里居然还站着一个红衣少女。

    “呃!”当下这个中年人脸上的表也是微微一僵,刚才他似乎说得有些多了。

    苏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王市长,然后淡淡地道:“那么王市长,既然你有客到,我就先走了!”

    只是苏凌这话才刚刚说完,便感觉到有两道目光就如同两把锋利的刀子一般,落到了自己的上。

    苏凌脸上的神色一冷,随后她便抬起了头,这目光的主人,正是那位车大师。

    这位车大师,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到室内了,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还戴着一戴大大的墨眼,所以不要说他的眼睛了,就连他大半张脸,都被挡得严严实实,看不清楚。

    可是就算是如此,也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

    苏凌并没有做出任何目光上的退让,她同时也直直地看着这位车大师。

    两个人就那么对视了足足有半分钟上。

    终于还是以那位车大师率先收回目光而告终了。

    苏凌冷哼一声,然后迈开脚步,从车大师的边走去,只是当两个人错的时候,苏凌很敏感地从苏凌大师的上,感觉到一股异样的冰寒之气。

    于是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个老家伙居然……很快苏凌的眉头便已松开了,接着她的左手的食手轻轻一弹,于是一道微弱的,几乎觉查不到的气便被她弹到了市长办公室的一角。

    这件事,做得很隐秘,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当下苏凌也不再停留了,很快她就走出了市长办公室。

    看到苏凌的脚步已经踏出去的时候,王市长的心里突然间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于是他忙追出来两步,然后叫了一声:“小凌,那个……”声音里透露着焦急,与担心。

    苏凌的脚步停下来了,但是她却并没有回头:“放心吧,王老爷子的体已经好了十之,还需要今天再做最后一次针灸,我会去的,而且也不会对王老爷子多说什么!”

    “哦,那就好,谢谢了!”王市长听到苏凌如此承诺,这才点了点头,一颗心也跟着放下去了。

    苏凌走了,她现在几乎已经可以猜到了,王市长与那两个X港人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交易了,那个车大师……

    当市长办公室的门再次被关上之后,还不等那个中年人先开口呢,那位车大师,便已经开口了:“那个女孩子是?”

    “哦,她叫苏凌,是我们B市医学院的天才,本来那块地,就是她想要的,她与一个朋友想要一起开发的!”王市长忙解释了一句。

    “哦!”车大师点了点头,但是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中年男人却是扭头看着车大师,然后小心地问道:“怎么了,车大师,那个女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嗯,是有问题!”车大师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那个女孩子不是普通人,她上的气息,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但是我却看不透她,她的体周围就好像罩着一层迷雾一般,而且那层迷雾居然连我都看不透!”

    车大师的声音有些幽远的感觉:“看来这个女孩子应该也知道那块地皮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但是她却应该也有信心与能力摆平那块地皮上的东西!”

    “哼,那又怎么样,现在王市长还不是将那块地皮给了我们,而且还是超低价啊!”中年男人低低地笑着:“等到大师,把那块地皮上不干净的东西都清理掉,那么我们可就真的发达了,而且家族那边应该也会对我瓜目相看了!”

    中年男人的声音有些兴奋。

    车大师,看了一眼这个中年男人却并没有再说话,本来以他的份,绝对不是这个中年男人可以请得来的,但是没有办法,车大师,在年轻的时候,一次差阳错之间,居然欠了这家伙的母亲一个好大的人,所以现在这一次不过就是他为了还人,才来的B市。

    不过当然了,车大师与中年男人之间的事,王市长根本就不知道,而且他也没有兴趣知道,他现在只是想要知道,他想要的东西在哪里。

    于是王市长问道:“那个,车大师,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当然了,王市长,你难道还不放心车大师办事儿吗,只是那东西现在可不方便带的!”中年男人替车大师开口了。

    只不过最后中年男人的声音还是在车大师冰冷的目光下而不得不止住了。

    “王市长,那个东西,我之前也和你说过了,那是需要时间来炼制的,而现在那最基础的原料,我们还没有找到!”车大师淡淡地道:“所以你还需要再等等!”

    “唉,可是,可是……”王市长有些着急,要知道他不过就是一个副市长罢了,虽然手中有些实权,而且外面的人也一直尊称他为市长,而且他这些年也是一直在外界维持着两袖清风的样子,这是为了什么啊?就是为了可以升得再高,为官之道嘛,自然就是要步步高升的。

    可是现在那位正市长再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他与另一位副市长的呼声最高了,对于那个正位,他势在必得,所以才会以那块地皮为基础,来提要求。

    车大师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如果王市长你实在是着急,那么就让最近的B市发生点小状况吧!”

    中年男人一听就明白了车大师的意思,当下他嘿嘿地笑着:“这事儿我去找人做,一定会做得漂亮的!”

    王市长的脸色一变,说实话,他当然明白这两个人话里的意思,他本来想要制止的,可是一想到那人的正市长的位置,他还是忍住了。

    B市是一个大城市,可以说每天都有着这样,那样的事发生,所以这一次虽然因为自己的原因发生些意外,但是只要不被其他人知道就好。

    于是三个男人又再说了一些其他的话,中年男人与那位车大师便离开了。

    而这个时候,王市长办公室里的那团气却是悄悄地覆到了那个中年男人的上,并且还很小心地缩成了一小团。

    这个时候那位车大师,似乎觉察到有些不对,于是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狐疑地看了看边的中年男人,还有王市长,接着又缓步在王市长的办公室里,转悠了一圈,虽然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但是多年风水大师的经验还是告诉他,似乎有什么事,不太对劲。

    要知道风水师,可不是一般人,他们的感觉还是很灵敏的,所以一位真正的风水大师,也是很相信自己的感觉的,这位车大师,现在就能感觉到,如果自己不能找出来这个不对劲儿的东西的话,那么他也许会在B市停留的时间变长,或者他回不去X港了。

    要知道,这种感觉,可是他生平第一次啊,所以他微微有些不安。

    其实这位车大的卜卦也是很准的,但是这卜卦再准的人,也没有办法给自己卜上一卦,毕竟卦不算己。

    “车大师,怎么我的办公室里有什么不对吗?”王市长现在已经被车大师,转悠的有些头皮发麻了。

    为官之人,很少有不相信风水的,再加上此时自己面前的这位老人,那可是X港有名的风水师。

    一边的中年人也跟着问道:“车大师,是不是王市长这办公室的风水有些不对劲儿啊?”

    “那还请车大师,多多指点啊!”听到中年男人这么说,王市长立马恭敬地道。

    “哦,这个办公室里的风水摆设,其实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同时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准确地说应该是中规中矩吧。等到我把那个东西炼成了之后,再帮你重新布置一下,保证让你心想事居,步步高升!”车大师,这个时候也止住了步子,但是眉心却是皱出来一个重重的“川”字。

    “哦,对了,王市长,在B市有没有什么有名的风水师,或者阳师啊,再或者是什么道士啊?”车大师又补充问道。

    “这个,没有听说过!”王市长想了想,目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门的方向,然后摇了摇头。

    中年男人的脸上露出一抹不相信的神色,但是还不等他说话呢,市长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接着秘书的声音响了起来:“王市长,李部长来了!”

    听到这话,当下中年男人与车大师,两个人便很识趣地告辞离开了。

    “车大师,那个女孩子,到底有什么问题啊?”坐到车里,中年男人,却突然间又想到了这个话题,于是继续问着边的车大师。

    车大师没有说话,只是一直透过车窗看着外面不言不语。

    中年男人等了好一会儿,看到车大师,没有想要理会自己的意思,于是便也态度讪讪地放弃了。

    他当然知道,车大师,这一次之所以肯出手帮自己,不过就是为了还当年自己母亲的那份人

    否则的话,以车大师,今时今在X港的份地位来说,绝对不可能被他这么一个不成气候的家伙请出来,而且还是请到内地来。

    “唉,以后在B市小心些!”车大师,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然后提醒了中年男人一句。

    “……”这话可是让中年男人听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啊,他就不明白了,这位大师,神神秘秘地给出这么一句话,是为什么啊。

    不过他也不算是太笨,立马意识到了,自己问的可是那个红裙少女的事,难道说:“车大师,这么说那个红裙少女真的有问题啊,呃,到底是什么问题啊?”

    车大师只是淡淡地丢出来一句:“不该你知道的,就不要知道,你现在只要办好你自己想要办的事就好了!”

    夜晚的B市,灯火通明,因为晚上道路上车辆比较少的关系,所以车速也要比白天的时候,快了不少。

    一个小肚子微微有些凸出的女子正骑着一辆电动自行车,准备过横道。

    “吱!”随着红灯亮了起来,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停车线之内。

    女子看到人行道的灯亮了,于是她便转动了一下车把,电动车发动了,向着道路那边行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斜刺里冲了出来,然后居然无视红灯,直接就向着那个骑电动自行车的女人撞了过去。

    “啊!”女人眼看着躲不开了,急得她大声叫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辆之前停下的黑色轿车的门却是被“呯”的一下子推开了,接着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却是闪电一般的了出来。

    就在第二辆黑色轿车马上就要撞到那个女人千钧一发的时候,黑色西服男人却是已经抱住了那个女人,然后形一动,便闪到了道路那边。

    接着只听到“呯”的一声巨响,那辆电动自行车,却是直接就被撞得飞了出去,而且一直飞到了二十几米之外,这才落下来,摔了一个七零八落。

    “妈的,哪里来的碍事儿的!”第二辆黑色轿车里,传来了一声怒骂。

    黑色西装男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就好像他听到了这话一样。

    怀里的女人,此时浑颤抖得如同秋风中的落叶。

    而这个时候那第二辆黑色轿车里的人,却很明显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居然直接掉转了车头,继续向着黑色西服男子与他怀里的女人撞了过来。

    黑色西服男人的形一弹,整个儿人就如同一只黑色的大鸟一般,他的子居然直接就悬停在了半空中。

    “我滴天呐,咱们哥几个儿是不是出现幻觉了!”车里的人又说话了。

    黑色西服男人这个时候却低头看了看怀里那脸色惨白的女人,话说这个女人长得并不是很好看,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普通到丢到人堆里,都找不到的那种。

    而且这个女人穿戴也极为普通,说白了,她上的衣物应该都是地摊货。

    可是就这么一个普通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得罪了这些亡命徒,而让那第二辆黑色轿车里的人非要杀了她呢?以

    难道是因为她看到,或是听到了什么不应该知的事不成?

    不像啊,这个女人,不像是一个胆子很大的女人。

    黑色西服男子这个时候摇了摇头。

    凡事有果必有因。

    可是这个原因他却是想不出来。

    当下他的形又是一动,便回到了地面上。

    “他在那里,快点撞死他们!”于是那第二辆黑色轿车里的人又发出了一声吼叫,接着那辆车便如同疯了一般,再次撞了过来。

    黑色西服男人不慌不忙,他先把怀里的女人放在自己的后,然后一双白玉般修长的手掌却还在女人背后轻轻拍了两下,安抚一下她的绪,这才又站起子,面对着那疯狂开来的黑色轿车,岿然不动。

    第二辆黑色轿车上的司车,他的脚掌一直紧紧地踩在油门上,明明那个黑色西服的男子就在眼前,可是他居然没有任何想要刹车的举动。

    近了,近了,更近了,此时黑色西服男子已经可以透过车前的挡风玻璃,清楚地看到,车里有三个男子,年纪都不算是很大,而且此时此刻,三个人的眼里,居然闪动的是一种叫做兴奋的光芒。

    “人渣,不配活在这个世上!”黑色西装男子的嘴里冷冷地吐出来这句话,接着那辆黑色轿车便已经撞到了他的上。

    于是飞出去了,以一个极为优美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只是飞出去的并不是黑色西装男人,而是那辆轿车,当然了,还有那车里的三个男人。

    “哐当”一声巨响,黑色的轿车,从半空中重重地砸到了柏油路了,于是整个车子便已经变形得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一个什么物体了。

    不过里面的那三个小子,还是比较命大的,就算是这种子,居然都没有摔死,此时三个人正费力地想要打开车门,从里面爬出来,因为现在他们虽然一个个都是头晕眼花的,但是他们的嗅觉却还是很好使,现在已经可以清楚地闻到汽油的味道了。

    可是那变形严重的车门,这个时候又岂是他们三个人可以推开的?

    时间还没有过去两分钟呢,于是那辆车,便发生了爆炸了,里面那三个男人,连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被烧成了灰了。

    此时那个被救下来的女人,正一脸惊恐地看着这个黑色西服的男人,男人背对着那再熊熊燃烧的轿车。

    虽然男人的脸长得倒是异样的漂亮,可是此时那火光的映照下,男人的脸上却是一片的暗影,只是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却是闪动了灼人的光芒。

    那样子,美丽但是却残忍。

    看着黑色西服男子正不断地向着自己走来,惊魂未定的女人,居然惊叫出声:“啊,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啊!你不要过来……”一边叫着,她一边不顾一切的从地面上爬了起来,然后便拼命地向后跑去。

    很明显,黑色西服男人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会是如此的反应,当下他止住了脚步,却又好心地对着女人喊了一句:“小心啊!”

    他不喊还好,这么一喊之后,女人的心里却是更为慌张了,当下脚下一软,子便重重地扑倒在地。

    “啊!”随着女人的一声痛呼,男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一股鲜血,从女人的体里流了出来。

    “……”男人很明显也没有想到况居然会变成这样子,他有些不知道自己应该要怎么处理了。

    一向冷静的他,居然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吱!”又是一声刹车声,一辆崭新的红色轿车,停在了那个女人的边,接着车门推开,一个红裙少女从车里走了下来。

    少女的目光先跃过了黑色西装男人,看向那辆正在熊熊燃烧的轿车,接着目光又从男人的上扫过,但是却并没有做任何的停顿。

    “喵呜!”随着一声猫叫,一只黑色的小猫,也从车里跳了下来,看来应该是这个少女养的宠物吧。

    只不过黑色西装男人,心里的奇怪却是更大了,这个少女,他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但是又想不出来,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她。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苏凌,通过自己留在王市长办公室里的那点气,她知道了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而且之后那团气又跟着那个中年男人,让苏凌知道了,那个中年男人,找的人正是那辆燃烧的轿车里的三个男人。

    所以苏凌才可以准确地找到这里,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晚到了一步,如果不是有这个黑色西装男人的出手相助,那么这个女人只怕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苏凌的手飞快地取出来一包针,在女人的面前打开了。

    “啊!”当看到那针包里密密实实的银针时,女人居然又叫了起来。

    “如果你不想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有事儿,那么你就接着叫吧!”苏凌皱了一下眉头。

    夜色寂静,所以女人叫声,便响得格外的刺耳。

    听到苏凌的话,女人立马就闭了嘴儿,虽然她心里还因为刚才的事,而有些胆战心惊,但是为一个准妈妈,她现在很清楚,自己肚子的孩子有很大的机率保不住了,既然这个少女这么说,那么也许她会有什么办法呢。

    看到女人平静了下来,苏凌的动作却是也不慢,那白嫩的小手就好像一只飞舞的蝴蝶的一般,只是几个起落,便将十八枚银针刺入到了女人的体里。

    做完了这一切,远处的警笛声已经传了过来。

    警察来了。

    苏凌与那个黑色西服的男人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接着苏凌的手掌一抬,于是两根最长的银针,便没入到了女人的头顶心。

    于是女人子一软,便人世不知了。

    “喂,你在做什么啊?”黑色西服男人,低低地吼了起来,他救下来的人,不会又被这个少女给搞死了吧。

    “只是抹掉她刚才的记忆罢了,你不会是希望她可以报达你的救命之恩吧?”苏凌一边说着,一边收好自己的银针,小黑猫起司已经尾巴一摇,就跳到了车里。

    “哦!”黑色西服男人点了点头:“那这么说,还得谢谢你了!”

    话音还没有落下,他就发现,红裙少女不但已经坐到了车里,而且连车门都关上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黑色西装男人忙大声问道。

    可是回答他的,却是红色轿车的发动声,接着红色轿车便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一般,贴着他的边,疾驰而去。

    “嘿嘿,今天晚上很有趣啊!”黑色西装男人,笑了笑,然后也迅速地回到了车里,一脚油门下去,黑色的轿车,以更快的速度,向着那辆红色的轿车追了过去。

    而车内的男人,一边不断地加速,一边拿出手机,随手拔通了一个电话,吩咐了几声,这才挂断电话,毕竟那些十字路口的摄像头也需要解决一下,他可不希望今天晚上他与那个红裙少女联手救人的事,会被其他人知道,那样会很麻烦的,而他一向讨厌麻烦。

    ------题外话------

    今天又是万更,求票了,求票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