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你居然敢伤害起司

    起司看到莫少言脸上那古怪的笑意,当下一双绿色的眼瞳便狠狠地一缩,他怎么觉得这个男人脸上的表居然会这么的眼熟,还有怪异呢,但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为什么自己会看着眼熟了。

    不过此时苏凌眼前的那个虚却是出现了让人意外的变化,那头虚的眼睛突然间变得空洞无比,而且他的上那层皮居然开始变皱,还有变得疽裂了起来。

    一阵风吹过,那层皮居然直接就被吹得如同粉尘一般散落了开来!

    里面,里面居然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不好!”苏凌的心头一震,然后她猛地一扭头,对着起司,急急地喊道:“起司小心,那个家伙是虚!”随着声音,苏凌的体却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她形一动,便要向着莫少言的方向扑过去。

    可是这个时候那个白衣女子却直接就冲了过来,然后一下子就自苏凌的后将她牢牢地抱住。

    白衣女子现在完全没有神智,但是她的力量与本能却还是存在的。

    她抱得很紧,令苏凌的动作为之一滞,但是苏凌很快便冷静了下来,虽然她的心里还是有些担心起司那边,但是现实却是她必须要先解决掉这个白衣女子。

    此时此刻白衣女子脚上的那双人血皮鞋却是飞快地融入到了白衣女子的脚上的皮肤里,于是白衣女子的一双原本雪白的小脚却变得通红如血。

    而且这还不算完,自那红色的小脚中,却是漫起了一道道蜿蜒的如同虫蚁一般的血色的纹路,以一种异样的速度迅速地漫延到了白衣女子的浑上下。

    再看这个女子,她浑上下的皮肤就好像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皮肤病,居然满是红丝,而且那些红丝居然还闪动着一种妖异,诡异到了极点的血光。

    “咯咯,咯咯,咯咯!”苏凌可以清楚地听到,后抱着自己的白衣女子,这个时候却是干涩地自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同样干涩到极点的笑声。

    就好像是用一块泡沫,用力的擦拭着被太阳曝晒过的玻璃所发现的那种难听而且刺耳的声音一般。

    “你跑不掉了!”可以说,这句话是这个白衣女子自从出现以来,第一次开口讲话,而随着她的声音响了起来,她那紧紧抱着苏凌的双手却是猛然间一曲,然后那本来处于正常的十个手指甲却是也突兀的变成了血红色,然后居然一下子变暴涨出来十几公分长,接着那十根锋利的指甲便直接刺破了苏凌的皮肤,刺入到了她的体里,血,顺着苏凌的体滴落了下来。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上的那些血色纹路就好像活了一般,居然如同流水一样,直接顺着白衣女子的指甲便进入到了苏凌的体里。

    冷,这是苏凌的第一感觉。

    麻,这是苏凌的第二感觉。

    困,这是苏凌的第三感觉。

    ……要知道这一切不过就是眨眼之间完全的,一切都太快了,快到很少有人可以反应过来。

    苏凌只觉得自己的意识竟然好像渐渐地开始远离了自己了,而且因为这些血色纹路的进入到她的体里,她的头发居然又开始由现在的银白色,变成了灰色,而且她眼瞳里的血色也同样渐渐地开始褪却。

    白衣女子那白色的眼眸里,却是闪过了一抹得意,虽然她没有神智,但是她却还有本能,现在她的本能告诉她,这一次的捕猎马上要又成功了,虽然这一次的麻烦似乎多了些,而且也大了些,但是还好,总算还是成功了,而自己的主人,一旦当自己捕到了令他满意的猎物,主人总会给自己好处的。

    苏凌的眼睛无力的半合上了,没有人注意到,那些血色的纹路居然开始侵入到了她的眼睛里,而且她那白晳如玉的皮肤上,现在也正在被那些血色的纹路所侵袭着。

    “鬼医大人!”这一幕自然也被起司看到了,于是他大叫了一声,当下那根长长的如同一条黑色长鞭的尾巴重重在虚空中一拍,然后他的子便直接就在半空中拧了一下子,他现在居然想要回援苏凌。

    也因为他的心急,所以他现在已经顾不得与他近在咫尺的那个叫做莫少言的男人了。

    或者说现在的“莫少言”已经不再是真正的莫少言了,他现在只是虚的栽体。

    而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他扯开了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意。

    而这个时候,起司的一颗心都已经扑到了苏凌的上,他不能让苏凌出事儿,是的,他绝对不能让鬼医大人出半点儿事

    不得不说此时此刻起司早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已经不在乎那个正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莫少言”了。

    而现在的“莫少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冷笑着,挥掌就向着起司拍了过去。

    起司虽然感觉到了自己后的那掌风的呼呼,但是他却连闪都没有闪一下,于是“莫少言”的一掌便重重地击在他的背上。

    一口鲜血冲口而出,但是也因为这一掌的力量,而令得起司的体直接借力冲到了苏凌的边。

    眼中的绿光闪动,此时那绿光分明就带着一股异样的决绝之意。

    “去死吧!”起司的虎掌重重地拍到了那个白衣女子的脑袋上。

    这一掌可是用足了起司上的全部力量,当下便将白衣女子的脑袋给拍碎了。

    可是支撑白衣女子行动的,根本就不是她的脑袋,而是白衣女子后的主人,现在已经附在莫少言体里的那个虚,只要这个虚没死,就算是白衣女子的体只剩下一条手臂了,那么她也绝对不会放过苏凌的。

    “妈的,你这只死猫简直就是找死!”“莫少言”恨声骂着,接着他又飞起一脚直接重重地踏到了起司的背上。

    “咔嚓”一声响,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而起司再次一口血喷了出来,这一口血却是完全都喷到了苏凌的脸上。

    接着起司的体便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然后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居然将那小树林里的树木,足足砸断了七八棵,而且那地面也直接被起司的体砸出一个大坑,一条条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缝,却是以大坑为中心,迅速地向着周围漫延了开来。

    “哼,作死的死猫!”“莫少言”冷冷地骂道:“不过你的主人,现在已经是我的猎物了,而且还是我已经捕猎成功的猎物!”

    “……”起司费力地抬起头,看向苏凌,他不相信,鬼医大人居然就这样被这个王八蛋给捉住,他不相信,他也不想相信。

    “鬼医大人!”虎嘴一张,那口中止不住的鲜血却是夹杂着血块大口大口地流出来:“鬼医大人,你,你千万不能有事儿啊!”

    “嘎,嘎,嘎……”“莫少言”听到起司的这番话,却是大声地怪笑了起来:“你这只猫还是很忠心的吗,只是你却不知道,这个女人的结局已经是注定的!”

    只是话还没有说完,“莫少言”便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杀意居然自自己的后传了过来,当下“莫少言”吃惊地扭头看去,看到的却是被那个无头的白衣女子依就是紧紧抱住的苏凌。

    女子的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她的头似乎无力的低垂着,她衣上的红裙也被那风拂动的不断地舞动着,而且她那露在外面的手臂,长腿,还有那纤细的脖子上,都已经完全地被血色纹路所覆盖着。

    呃,难道说刚才的那股杀意是别人发出来的?

    心里这么想着,于是“莫少言”便向着四下里看了看,可是这里除了他们两个半人,还一只猫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了,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这是自己的感觉错误不成吗?

    灰色的长发随着风不断地飘动着,而且不是地拂过苏凌的脸孔,不知不觉之间,那灰色的长发上,居然已经沾上了一些红色的液体,那正是起司刚才喷到苏凌脸上的一口鲜血。

    不过很快“莫少言”的目光便定住了,因为他吃惊地发现,本来都已经变成了灰色的苏凌的长发,这个时候却停止了继续变成黑色,反而是灰色开始渐渐地退下,那璀璨的银色却又再次取代了灰色的位置。

    “啊,怎么会呢,怎么会呢?”“莫少言”不由得大吃一惊,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可以看到的一切。

    “怎么不会呢,这个世间就没有什么是不会发生的!”苏凌冷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此时她的声音更冷了,足以冰冻这个世间的一切,接着苏凌的头缓缓地抬了起来,那血色的眼眸里,有的只是冰冷与嘲讽。

    血色的纹路,这个时候如同潮水一般地自苏凌的上褪去了,接着苏凌的双臂微微一震,于是那个一直抱住她的无头白衣女子的子居然直接就化为了齑粉,然后被那风吹得四散而开。

    “你居然敢伤害起死!”就在这个时候“莫少言”却听到后传来无的声音,啊,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