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倒霉到喝口凉水都塞牙

    蔡碧波怒气冲冲地走到了电梯这里,但是很不凑巧,那里一共四部电梯,居然都正在维修中,看到那挂着的维修牌子,蔡碧波只是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做响。

    当下她抬起脚,然后恨恨地一脚踢到了那电梯的铁门上。

    哎呀!当下蔡碧波疼得不由得捂着脚,倒吸了几口冷气,话说这门怎么硬呢。

    经过这几里的几个小护士,看到蔡碧波的样子,当下一个个不由得都捂着嘴巴轻笑了起来。

    看什么看,笑什么笑,再笑,信不信你们就别想再在这里干了!蔡碧波把眼睛一瞪,哼,也不看看她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笑她,气人,真的是很气人啊。

    而且居然正好是自己出糗的时候。

    几个小护士看到蔡碧波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当下一个个面面相觑,然后便忙走远了。

    哎哟,哎哟!几个小护士到是走远了,可是蔡碧波却发现自己的脚还是疼个不行,当下把高跟鞋脱下来一看,自己的大脚趾头上居然鼓起来一个大青包,话说想她蔡碧波虽然不是高门贵女,但是却也绝对不属于小门小户的女儿,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碰过这么严重啊。

    当下蔡碧波看着那几个小护士的背影又叫了起来:你们几个给我回来!你们几个给我回来,我受伤了!

    可是她不喊还好,她这么一喊,那几个小护士居然连头也没有回一下,而且走得也越发地快了起来,至于那些等着看病人的病人还有他们家属,一个个也是都将头扭了过去,不去看蔡碧波。

    哼,好啊,好啊,一个个都看我好欺负是吧!蔡碧波没有办法只能自己气哼哼地又把鞋到脚上,然后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哼,哼,你们这些人都等着……

    一边说着,蔡碧波一边单手扶着墙,走向楼梯间。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她居然一脚踩到了一块香蕉皮,于是毫不意外,她直接摔了一下四仰八叉。

    哎呀!这下子可是摔得一点儿都不轻,那声沉闷的叭的一声体与大理石地面撞击的时候,可是直接被走廊里的众人听得清清楚楚的,当下众人的目光都转到了这边,可是当他们一看到对象居然是蔡碧波的时候,一个个想笑,但是却又不好表现得太明显,毕竟这个时候笑,那岂不是有些幸灾乐祸了吗。

    但是又有些忍不住,于是众人要不将头扭到一边去了,要不京是低下头去,总之众人的动作都很整齐,一个个先是看向蔡碧波,接着便又同时转头或者低头,动作那叫一个整齐划一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人都是经过了专业训练呢。

    蔡碧波坐在地上,半点没有起来,话说她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倒霉成这样呢,而且看着地面的那块新鲜的香蕉皮,之前自己明明记得很清楚,地上根本连个纸片都没有啊,怎么现在居然会冒出来这么大一块香蕉皮呢?

    本来还想要叫唤几声,但是一看到这种况,蔡碧波但不得不把自己那已经到了嘴边的叫唤声给生生地打住了,话说自己现在都已经够丢人的了,所以她不能再丢人了。

    就在她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脚下的高跟鞋却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又齐齐地一起断跟了,于是她便又第二次的四脚朝天的倒在地面上。

    哎哟,哎哟……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居然被摔倒了两次,就算是蔡碧波的体再好,那么也受不了啊,这回她可是叫声连天了。

    但是老样子,那些人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那些病患们,居然没有一个人搭理她的,而且也没有一个人过来扶她一把的。

    唉,世风下啊,世风下啊,你们这些护士,一个人就没有长眼睛嘛,怎么就没有人过来扶我一把呢?蔡碧波怨开怨地地道。

    听到她的话,众人却一个个都不由得地翻了一个白眼,心说这个女人,怎么就不知道好好地想想,她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话呢?

    当然了这些也就是大家在心里想的,可没有人会对蔡碧波说。

    哼,你们等着,你们这间该死的医院居然敢这么对我,等着你们医生拆掉的时候,你们就会知道,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蔡碧波气哼哼地说着。

    当然了拆医院这种事,她是做不到的,但是蔡碧波已经想到了,只要自己的女儿可以嫁入苏家那么凭着苏家的势力,拆掉一个医院根本就是小意思。

    好吧,看到没,这种女人啊,自己的女儿还没有嫁入苏家呢,她都已经开始做梦了。

    当然了,做梦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狠狠了心,蔡碧波直接把自己的两个鞋跟往楼梯间里一甩,看不看那两个东西都飞到哪里去了,便再次爬了起来,然后吃力走进了楼梯间,一步一挪地向下走去,一边走着,还一边不住嘴地诅咒着这间该死的医院。

    才不过下了两层,接着一个不知明的物体居然从上面掉下来,好巧不巧地是那个物体居然直接就砸到了蔡碧波的头上。

    这是谁啊,没长眼睛啊,而且还这么没有公德心,居然往下丢东西!也不好好看看老娘到底是谁,诅咒你们一家死光光啊!不得不说蔡碧波这个女人的这些嘴巴还真的是让人讨厌到了极点了,说出来的话,就没有好听的。

    此时当着叶老爷子面,那个温婉的蔡碧波已经褪去了所有的伪装。

    可是她骂得倒是很爽,但是一低头,看到台阶上,那个刚刚砸到自己头的东西,呆了一下,那居然是自己刚刚丢下来的两个鞋跟之一,也就是说自己刚才骂得那么恶毒,居然都是在骂自己呢?

    呸,呸,呸!于是蔡碧波立马往地上吐了几口口水,那么不吉利的话,怎么能作用在自己的上呢。

    可是她这边口水还没有吐完,接着又一个东西,掉了下来,而且居然还是砸的刚才那个鞋跟砸的同一个地方。

    哎呀!蔡碧波疼呼了一声,而地面上两个鞋跟同时都在她的面前。

    抬头看看那空空的楼梯间,根本就没有人经过,而且她也没有听到人的脚步声,那么这两个鞋跟是怎么掉下来的呢,她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蔡碧波只觉得上一冷,当下她缩了缩脖子,难道说这医院里有鬼不成?

    一起到这里,蔡碧波生生地打了一个寒颤,于是她忙扯了扯衣服快步向楼下走去。

    只是这个时候蔡碧波却并没有看到她脖子上的那块古玉中的血沁却是缓缓地聚成了一滴泪滴的形状,居然是血泪。

    好不容易走出了医院的大门,蔡碧波这才停住脚步,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回头看看那高高耸立的医院大楼,蔡碧波居然觉得这间医院怎么看怎么古怪,可是自己以前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呢。

    水了,水了,矿泉水了,这位太太,要不要一瓶矿朱水啊!一个卖矿泉水的中年妇女走了过来。

    给我一瓶!刚才在医院里又呼疼,又诅咒,又骂人的,现在蔡碧波早就已经是口干舌燥了。

    好,两块儿钱一瓶!卖水的中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瓶矿泉水递了过来。

    两块钱?!蔡碧波挑了挑眉头叫了起来: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这么一瓶矿泉水居然要两块儿钱,你信不信我可以告你哄抬物价的!

    中年妇女一看那装束打扮就是农村来城里打工的,而且她每天都是早早批上一批矿泉水在医院门口叫卖,但是却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像蔡碧波这样的女人。

    特别是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一个有钱的主儿。

    再说了超市里,矿泉水两块儿的,三块的,多的是。

    就一块钱,拿去吧!蔡碧波瞪了这个中年妇女一眼,然后把钱甩到地上,接着一把就从中年妇女手中夺过矿泉水。

    中年妇女低头看了看地面上的钱。

    怎么了,钱掉在地上,那也是钱,反正我给过钱了,你拣不拣!蔡碧波说着,仰头哼了一声,接着拧开了瓶盖。

    中年妇女没有吱声,只是弯下腰去,把那一块钱拣了起来,毕竟如果拣钱的话,一会儿被风吹走,那自己这瓶水岂不是连本钱都没有回来嘛。

    咳,咳,咳,咳……就在这个时候蔡碧波却是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那刚刚喝下去的矿泉水,居然不断地从她的鼻子里,嘴巴里流出来。

    你,你,你刚才一定骂我了!蔡碧波这个女人啊,还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主,她是看出来了,这个中年妇女那可是一个老实巴脚的人,这种人不欺负一下,她可对不起自己啊,而且要知道自己今天真的是喝口凉水都塞牙,倒霉的早就惹了一肚子火气了。

    但是就在她的话才刚刚说到这里,她居然发现自己的头动了,自己的手臂也动了,不受自己控制地动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天才鬼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