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主子!”

    西岩抱着顾以微回到樊云城的军营里,菲儿瞧见立刻迎了上来,与西岩一起将顾以微送进主帐。

    “夫人突然晕倒,怕是这几太过劳累了。”西岩并不讨厌菲儿,毕竟在天牧国时,他受了菲儿与流云的帮助,

    “怎么会这样……。”

    菲儿抚上顾以微的脉搏,才发现主子竟然已经有两个多月的孕,按时间推算,应该是两个月前主子在天牧国时怀上的,那么孩子就是皇上的。

    一抹青绿色的小影朝着榻奔来,“娘,你怎么大白天的睡觉呢。”无虞拉着顾以微的裙角,踮着脚想看看她。

    菲儿温柔地揽过无虞,生怕他动刀顾以微的肚子,轻声说:“虞儿,你娘要给你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西岩一惊,莫不是主公的孩子吧!却又不动声色地看着,心里想必需把消息送回南越国。

    “菲儿小姐,夫人就交给你了,在下还要回去芗城整军扎营,以防成王来袭。”西岩总是唤菲儿“小姐”,让菲儿很不习惯。

    “恩,有劳将军。”菲儿送走西岩,才开始为顾以微施针安胎,又喂了些糖水给她,她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菲儿,我怎么了?”

    顾以微瞧见边的菲儿和无虞,只觉得精神好多了,拉过无虞,捏了捏他的小脸,示意他别担心。

    哪知道无虞却开心地笑着,的小手握住她的手,“娘,你要好好休息,别累着弟弟妹妹。”

    顾以微一惊,想来菲儿已经知道了。

    “主子,你怀着孕还这样拼命,会伤到胎儿的!”菲儿开心不起来,皇上已经死了,主子这个时候怀上孩子,并不是什么好事。

    除了成王虎视眈眈,宫里那两名贵妃也不是什么善类,就怕他们拿主子差点成王南越国太子妃一事做文章,污了主子的名声。

    “菲儿,别担心。”顾以微笑了笑,玉手不自觉地覆在小腹上,如果那时怀着无虞和无忧一样,她是欣喜的,有一个小生命在她体内生长,这是她的骨血,也弥补了无忧之死的遗憾。

    顾以微看着无虞,心下满是愧疚,她曾经想要给无虞和无忧最幸福温馨的生活,结果弄得一团糟,无虞他从小就失去父,而自己又无法常常陪着他。

    似乎读懂了顾以微的眼神,无虞乖巧地拉着她的手,“娘,父皇不在了,虞儿会保护娘和弟弟妹妹的。”

    顾以微笑了,“你这个小鬼头,谁教你的。”

    “是慕容叔叔,那时候娘被人掳走,虞儿很害怕,所以一直哭,后来慕容叔叔对虞儿说,男子汉是不哭的,要快快便强才能保护好娘亲。”

    慕容宇……一月之期就快到了,可是,就目前的况来看,她只能爽约了。

    三后,芗城的防线基本建立起来,嫚儿的伤也好了许多,大牛正式入了军,樊云城也有不少百姓报名参军,一时间平乱军的势力增长不少,顾以微决定乘胜追击,将成王的叛军一举歼灭。

    大雪断断续续地下了几,有时候竟出现一边下着鹅毛大雪,另一边却阳光普照的异景,惹得百姓议论纷纷,而顾以微心里也是忐忑不安,这样反常的气候莫非又是因为她没有及时打开通天门的缘故?

    话说无界已经好久没出现在她梦里,该不会幽然谷也出了事?

    顾以微曾将三国的雪域地图拼在一起,找到了天擎山的位置,但该如何抵达天擎山却一直参透不了,故而只能将地图收好,先考虑平乱一事。

    樊云的城墙上寒风凌冽,顾以微裹紧了披风,银风站在她侧,让她几度以为是流云。

    银风不愿参和天牧国内战的事,奈何慕容宇命他保护顾以微的安全,也只好跟在她

    这时候,从芗城方向驶来一辆马车,踏着雪地,疾驰而来。

    顾以微凝眸望着,只觉得驾车的人那坚毅的眼神似成相识,但他的脸却是极为平凡的脸,他边还坐着一名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那少年见到城墙上的她便兴奋地挥着手。

    “小小姐——”

    顾以微一喜,是乔玉峰和小五!

    “快,打开城门!”

    顾以微匆匆走下城楼,银风警惕地望着来人,他感觉到对方实力不弱。

    待顾以微走到城门口,马车恰好驶了进来,马车上的门帘被掀开,雪狼跳了出来,这几天它可憋坏了!一见到顾以微就亲地蹭着她的小腿,因为几天没吃的缘故,子都瘦了一圈。

    随后晏文钦也探出半个子,他脸色惨白,额上冒着细汉,看起来况很不好。

    “娘娘,快,救救他……”

    晏文钦还没说完完整的一句话,就一头栽倒在地,幸好小五扶住了他。

    顾以微蹙眉,掀开门帘,看见受着重伤的林芮儿和木桶里的上官轩,立刻指挥人将三名病患送到军营。

    银风本在城楼上无动于衷地观望,但见上官轩被抬出来的那一刻,脸上布满惊异,眸里千思万绪,他几乎不敢相信,他找了二十年的师傅,此刻就在他眼前。

    “哗”的一声,银风直接从城楼上跃下,踢开扶着木桶的守卫,双手抱住木桶,悬在空中。

    木桶因为摇晃,溅出了一些药水,但药水因为多未更换,已经有些变味,甚至最上面的一层结着薄薄的冰。

    银风一动不动地就这样抱着木桶,死死盯住上官轩,他的师傅,这个养育他长大的男人,他怎会不认得?

    顾以微见他如此激动,心下狐疑,“银风,你认识此人?”

    银风才转头看向顾以微,用听不出悲喜的语气说:“是,他是我师傅。”

    不仅是顾以微,连乔玉峰都吓了一跳,这木桶里的男子竟然是堂堂剑阁阁主上官轩!

    传言他的功夫深不可测,怎会弄成今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别耽搁了,快带他们回营!”

    顾以微俯下,查看了一下晏文钦和林芮儿的伤,况都很危险,稍有不慎,就迈进了鬼门关。

    银风点点头,抱着木桶走在最前面,顾以微向乔玉峰询问了事的大致经过,叹了口气,仙主的势力实在太可怕了,连风无敌都为其卖命,看来成王很快就会有新的援兵。

    军营中,顾以微和菲儿先着手为林芮儿疗伤,虽然她受了风无敌一剑,五脏六腑都被震得受了损,但只要止住体内的血,便不会有命之忧。

    然后是晏文钦,他的况也还在顾以微的可控范围之内,只是伤口反反复复地龟裂,寒气乘机侵入体内,怕是会留下什么病根。

    最后才是上官轩,顾以微在为晏文钦疗伤时,发现了他衣襟里的药方,猜想鬼手医仙要他照看的人应该就是上官轩,便按照药方上的药材重新配置了药水,银风一直在旁帮忙。

    “我师傅怎么会变成这样!”

    银风的语气里带着无法遏制的愤怒,剑柄上的金丝穗摇晃得厉害,似乎也被他的怒气感染了。

    “如果我没猜错,你师傅中了一种蛊,两种毒。”

    顾以微在确定这一况后也吓了一跳,他体内被蛊虫啃食了二十年,所有器官都被毒素侵蚀,却仍然活着,只是暂时失去了意识。

    除了鬼手医仙在外用药水压制他体内的毒素,与他本强大的内力和求生意识也有很大的关系,受到这样的折磨,还千方百计地活下来,到底是为什么呢?

    “你能救他?”

    银风几乎是用乞求的语气询问,

    顾以微看了一眼边的雪狼,点了点头,雪狼的心血可以为他驱毒,但必需要有千年雪莲和千年人参打底,否则他的体会吃不消。

    千年雪莲与千年人参并不难寻,在宫里便有,只是现在这样的局势,她根本分无术。

    第二,她却与晏文钦、银风带着上官轩往燕京赶去。

    让她下决心带上官轩回宫的原因是晏文钦的一句话,上官轩极有可能是顾涟漪的恋人,渔玄的父亲。

    看过上官轩留下的文稿后,顾以微心中翻腾,上官轩确实对顾涟漪深,为了救顾涟漪和仙主几番抗衡,才致中了蛊又中了毒,不死不活地在木桶里沉睡了二十年。

    ————怡贵妃专用分割线————

    “什么!成王怎么可能败退!”

    她收到成王放弃芗城的消息,气得美丽的小脸皱成了一团,桌上的茶具随即遭了秧,变成一地的碎片。

    “贵妃娘娘莫急,成王说了太后那边很快会派援兵过来。”

    通传的小太监见到怡贵妃怒火冲天的样子,依然不慌不忙,倒像是见惯了大场面。

    “你回去告诉成王,只要他攻到燕京城,我陈若兰就嫁给他,做妻做妾都随他喜欢。”

    怡贵妃放缓了语气,此刻她除了成王再没了其他依靠,那她从青云将军手下救走萧启瑞,怕是陈荣显这辈子都不会原谅她了——

    “哥,若你一定要杀他,就先杀了我吧!”她持剑抵在自己喉间。

    “若兰,你不要我。”陈荣显的脸色很不好看,却最终还是放走了她和萧启瑞,但他却也决绝地削袍断义。

    “从此,我再没有你这个妹妹!”

    怡贵妃却没有回头,她萧启瑞,胜过了一切。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