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7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快跑!”

    嫚儿冲着顾以微大喊,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打出一条白绫,缠住风无敌的脚。

    风无敌邪魅地看着嫚儿,挑剑一抖,白绫崩裂。

    “嫚儿!”

    风无敌一招九天贯直指嫚儿,顾以微惊呼起来,这一剑下去,嫚儿必死无疑。

    “不要!”

    顾以微跑向嫚儿,希望能分散风无敌的注意力,她不能丢下嫚儿,嫚儿是因为她才会遇上风无敌的。

    而风无敌并没理会顾以微,仅仅打出一掌,隔空袭向顾以微。

    千钧一发之时,一匹玲珑战马奔腾而来,几缕金丝穗划过天际,宛如黑夜里的流星。

    顾以微眼前一亮,这是银风的剑!

    果然,银风抓住她上的铠甲,将她往左侧一提,又从她后跃起,替嫚儿接下了风无敌那一剑。

    “娘娘,你带她先走。”

    银风拦在风无敌跟前,风无敌越发来了兴致,专心地与银风拼斗起来,银风将他引致不远处的一片空地,把马儿留给顾以微。

    顾以微迅速扶起嫚儿,骑上战马往樊云城方向奔去,一路虽有人阻拦,好在嫚儿还清醒着,用白绫开路,横扫叛军。

    顾以微担心芗城百姓,但见先前反抗的那些百姓已占了上风,不少叛军弃械投降,才稍稍安心了一些,又回头看西岩,他打开了马槽,上千匹马儿一起冲了出来,令成王措手不及。

    “众军听令,围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成王恼羞成怒,持剑冲向西岩,西岩不甘示弱借力奔腾的马儿,突袭成王。

    一剑、御风和许奕分别在各处残杀百姓与突袭队,血腥至极,令顾以微泪流满面。

    可是她不能停下,唯有乘着银风的战马一路奔驰,回到樊云后再带兵前来支援。

    许是真气消耗过度,嫚儿渐渐不支,倒在顾以微上,后面追兵不断,顾以微只能快马加鞭往樊云城赶。

    破晓寒蛩随马蹄声威震青霄,就在樊云城城墙上除了守夜将士还有一个淡黄色影迎风孤立在城墙上。

    是菲儿!

    借着破晓光芒,菲儿看见城下一匹飞奔而来的战马,待看清楚马上之人眸中顿露欣喜,又见她们后的成王叛军,当机立断。

    “快,随我去救皇后娘娘!”菲儿敲响战鼓,樊云城内的将士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打开城门!”菲儿率着数千将士从城门涌出,震天呐喊将成王的追兵怔住,他们瞧见晨光中成千上百的平乱军迎面而来,一时竟然忘了追击,再下一刻,不知谁喊了一声:“快跑啊!”叛军转头朝着芗城跑去。

    “主子,你没事吧。”菲儿成功与顾以微接上头。

    “没事,你带嫚儿回去,其他人随我去芗城!”顾以微风姿绰绰地骑在马上,目光坚定,铠甲上沾染了血迹宛若一朵朵盛开的梅花,那绝美的脸上扬着志在必得的决心,仿佛她是睥睨天下的神女,绝非凡夫俗子能够亲近亵渎。

    援军的到来更让战场上的局面一面倒,不过两个时辰,顾也微等人就拿下了芗城,可惜成王带着半数叛军逃了,风无敌、一剑、御风和许奕全都不知去向,但她暂时无暇是去追缉他们,这一场战太过惨烈,她必须先行救治这些受伤的芗城百姓和将士。

    顾以微将樊云的守军和粮草拨了一半驻扎在芗城,自己则亲力亲为,领着军医为伤者治疗。

    银风守在营帐门口,他冷冷地看着营内那抹忙碌的影,若不是慕容宇担心顾以微的安危派他前来,她可能早就死在风无敌的剑下了,银风想不明白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麻烦,顾以微感觉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朝他感激地一笑。

    她正在帮一位老妇包扎腿上的伤口,那老妇看着顾以微泣不成声,她的儿子在刚才的激战中死去了,尸体就放在她手边。

    “老人家,是我不好,让你们受苦了。”

    顾以微心中难受,空气里蔓延着浓重的血腥味让她胃里翻江倒海,想要孕吐。

    大牛一瘸一拐地走到她边,他上满是血痕,手臂也受了伤,却强撑着朝着她跪下,“娘娘,草民代表所有芗城百姓给您磕头了!”

    顾以微扶起他,他却不肯起来,继续说道“虽然芗城百姓死伤过半,但我们相信有娘娘在,就有希望!我们愿意随娘娘追击叛军,还国之安宁!”

    他眼里是无比的笃定和信赖。

    三年前,芗城遭遇大灾,也是她亲自来相救,三年后,芗城遇袭,又是她冒死救了他们,而他们也实现了自己的当年的诺言,为了皇后娘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我们愿意随娘娘追击叛军,还国之安宁!”

    几乎所有能够跪下的芗城百姓都对着顾以微跪下了,他们中有的在当年的血书上按下了指印,有的没有,但此刻,他们都为莲心皇后的智勇双全、善良和果敢所折服。

    “乡亲们快起来吧,成王他定然还会再次来袭,我愿意接受大家的帮助,共同守卫芗城!”

    顾以微说这句话时面色已有些苍白,她怀着孕,又经历了这样惨烈的一战,整夜未能休息片刻,自然熬不住。

    “夫人!”

    顾以微转,本想继续为老妇包扎,却一个后仰晕了过去,西岩手疾眼快扶住她,对银风说:“我送夫人回樊云,这里你照看一下。”

    银风嗤之以鼻,他是南越国的一品将军,天牧**民的死活与他何干!

    西岩却不敢耽搁,迅速携着顾以微骑上战马,疾驰而去。

    ————晏文钦专用分割线————

    鸣翠谷,屋子下方隐蔽的地窖中。

    雪狼无趣地躺在地上,它以多没有外出活动。晏文钦则将书桌上的几张宣纸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每每读到结尾处便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望向屋子中间的那名男子。

    那名男子眉宇之间英气人,虽闭着眼睛,却更显俊逸的五官,他浸泡在一个木桶里,木桶中全是晏文钦按照鬼手医仙的药方新换上的药水,听鬼手医仙说那名男子从十多年前就一直泡在木桶里,且自他昏迷之后就再也没醒来过。

    而最令他意想不到是,这名男子竟然是那失踪多年的剑阁阁主上官轩,也是流云和银风的师傅!

    这一个多月来,晏文钦一边养伤一边照看上官轩,他发现上官轩极有可能和顾涟漪有着密切的关系,甚至上官轩可能获悉了关于太后的重要秘密,只可惜书写到一半时,便陷入昏迷。

    关于太后,晏文钦早就知道她绝不是个普通的女人,但他并没想到她会与千年前莲花神女的婢女青鱼有关系。

    如此,牵扯得就太广了……

    晏文钦站起,他的伤口已开始愈合,虽然体仍然虚弱,但照顾自己并没多大问题。因为一直等不到鬼手医仙,也没有顾以微的消息,他惊觉事有变,想要出谷,可是看着上官轩,又放心不下,若他走了,上官轩则必死无疑。

    “鬼手医仙!”

    “鬼手医仙!”

    突然,屋子上方传来乔玉峰和小五急切的声音,晏文钦一惊,莫非是皇后娘娘和小皇子回来了?他急忙打开暗门,走了出来,雪狼跟在后。

    屋里,却只有乔玉峰抱着受伤的林芮儿,脸上悲痛绝。

    “怎么了?皇后娘娘和小皇子呢!?”晏文钦急切地问。

    “我们半路碰见仙主的人,和小小姐分开了。”乔玉峰恨得咬牙切齿,那时他们将嫚儿等人引至城外,后来嫚儿中途离开,就只剩下一剑、御风和许奕三人,他们本可以轻易逃脱,江湖第一杀手风无敌突然出现,芮儿为了救他生生受了风无敌一剑,他拼死才躲过风无敌的追击,再回到城外时,发现芮儿还有一口气,欣喜万分,为躲避风无敌等人,他们藏在平昌城的山上半个多月,直到风声过去,才敢带着芮儿和小五下山。

    “那皇后娘娘现在何处!?”晏文钦大急。

    乔玉峰将路上打探来的消息一一告诉晏文钦,小五在院子里巡了一圈,仍没找到鬼手医仙,匆匆返回屋里。

    “爹,鬼手医仙不在鸣翠谷。”

    “他去平昌城寻娘娘了。”晏文钦压着伤口,心下决定立刻返回天牧国。

    乔玉峰和小五几近崩溃,林芮儿的伤已经拖延了十多,除了鬼手医仙再没人能治好她。

    “乔大侠,在下要前往天牧国去找皇后娘娘,你们是否一起同行。”晏文钦看了看林芮儿的伤势,知道她命不久矣,又道,“也许皇后娘娘能救你妻子。”

    乔玉峰和小五是听说过顾以微的医术的,又想她是鬼手医仙的徒弟,也许真的能救林芮儿,便也当即表态,“晏丞相,我们和你一起去天牧国。”

    乔玉峰出谷寻来一辆大马车,因为晏文钦告诉他,要带着上官轩和木桶一起离谷。

    雪域萧萧,深冬的积雪越来越厚,晏文钦选择了嫚儿走的那条路,避开屏山城,直入天牧国。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