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顾以微站在城墙上,望着成王退去的方向,命人将城下百姓的尸体拖进城内,好好安葬。

    突然间天就变了,漫天飞雪环绕着她,发上、衣裙上星白点点。

    萧瑟的时节,城墙前白茫茫的毫无生机,枯萎的枝桠弥漫着死亡的味道,也许明这里又会有一场无法避免的大战。

    寒风拂面,顾以微才感觉到眼角的湿,萧启瑞怎么能丢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给她呢!

    “夫人,回营吧。”西岩劝道。

    顾以微点点头,转时瞥见一直静默着的嫚儿,她眼中杀意正浓。

    “嫚儿,不要轻举妄动。”顾以微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冷冰冷的,怕是仙主种在她体内的蛊虫又发作了。

    嫚儿没理会她,甩开她的手,径直下了城楼。

    “皇后娘娘——”

    这时一名侍卫匆匆跑上城楼,指着城下说,“有一名百姓还活着!”

    顾以微携西岩一同去查探,嫚儿已不知去向何处。

    “皇后,娘娘……”

    那活着的芗城百姓正是先前那主动迎着成王利刃前倾的那名男子,顾以微让西岩点住他的大,自己则掏出手绢压住他的伤口,不一会儿,手绢就被鲜血染红。

    顾以微只觉得心中堵塞,成王叛乱,苦了这些可怜的百姓。

    那男子瞪着眼睛,似乎急着要表达什么,顾以微安慰道:“先别说话,你伤得很重。”却觉得他越看越觉得他眼熟。

    “你是小鹏!?”

    如果没记错,他是三年前大牛的跟班小鹏!

    小鹏艰难地点了点头,一口气接不上来,昏死过去。

    一晃便是晌午,主帅营中,小鹏躺在顾以微的上,血已经止住,伤口也敷上了药材,暂时没有命之忧。

    顾以微一直守着他,她一直没想到解救芗城百姓的法子,急需从他口中获悉芗城里的况。

    成王的反侦察能力很强,又对天牧国的军队很熟悉,以至于派去的探子只了解到成王扎营的大概位置和大牛等人组织自卫队反抗的信息,粮草、兵器库等关键信息则没能掌握到。

    “主子,少爷在找您。”

    顾以微正出神,菲儿探进营帐里,无虞怯生生地跟着她后。

    “虞儿,怎么了?”

    无虞一下扑进她怀里,紧紧抱着她,似乎受了委屈。

    “主子,刚才我带下在军营里玩耍,碰上先锋营的几名士兵,他们对下出言不逊。”菲儿恨得咬牙切齿,若不是大战当即,她肯定一剑劈了那些人。

    “他们都说了些什么?”顾以微温柔地安慰着无虞。

    “他们说下不是皇上的孩子……”菲儿怕主子伤心,将他们的污言秽语转化成普通的语言。

    顾以微一脸淡漠,自然知晓他们说得要比这难听得多。

    “菲儿,你去盯着他们。”她一早怀疑军营里有成王的细,奈何一直没机会细查,如今倒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是,主子。”

    菲儿退了出去,顾以微轻轻安抚着无虞,心中歉疚不已。

    “娘,他动了!”

    突然,怀里的无虞指着上的小鹏大喊,顾以微回头一看,小鹏已经清醒过来。

    顾以微放下无虞,走到榻边,轻声道:“小鹏,你感觉好一些了吗?”

    小鹏强撑着支起子,顾以微为他垫了一个枕头在后,他因为用力过度,拉扯到了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谢皇后娘娘救命之恩,草民……”

    不等他说完,顾以微就示意他打住,“时间紧迫,小鹏你速将芗城的况告诉我。”

    小鹏点点头,“成王的军营扎在山下,原本大牛哥派我去查探他们的况,没想到和其他乡亲一起被抓了。”

    “大牛他们在哪?”

    “还是那个山洞里,成王抓了我们的人严刑拷打,但没有人供出来,成王不知道我们藏在山上……咳咳。”提到成王,小鹏有些激动,捂着咳嗽了几声。

    顾以微为他倒了一杯茶,“你们有多少人。”

    小鹏的神色黯淡下来,“原本有上百人,现在只剩不到五十人。”

    短短三,成王就杀了这么多人……

    “你知道成王的粮草和兵器库在何处吗?”顾以微怒极,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烧了成王的粮草和兵器库,再一举拿下叛军。

    “这……我们查探了三,也是一无所知。”小鹏一脸忿恨,“成王他太狡猾了!”

    顾以微心沉了下去,仍是柔声安慰道,“别担心,我会救出大牛和其他芗城的百姓。”

    想起清晨战场上的景,顾以微不难过内疚起来,因为自己的无用,那十多条生命就在她眼前生生消失……

    “小鹏,哪条路上守军最少?”顾以微下定了决心,今夜突袭!

    小鹏思量了一会,“樊云通往芗城的陆路都有重兵把守,有一些还会功夫,一些子就杀了我们好几个乡亲。”

    会功夫?难道成王找了江湖人来帮忙?实在是可恨!但即便是要硬拼,也只能试一试了。

    “娘娘。”小鹏突然想到了什么,“湖边无人把守。”

    顾以微眼前一亮,对啊,因为三年前的地震,生成了一个大湖泊连接着芗城的山脉。

    “那湖泊的水位已经褪去不少,乘船的话多一个时辰就能进入芗城。”小鹏急切地说道,“还能直接联系上山里的大牛哥!”

    顾以微颔首,老天有眼,芗城百姓有救了!

    ————嫚儿专用分割线————

    冷薄的雾气在芗城弥漫着,给芗城前面的荒林增添了些许神秘和凄凉。

    嫚儿易了容,脸上多了几道疤,穿着粗布麻衣,散乱着头发,宛如鬼魅。她刻意装成芗城的百姓,悄悄随成王的大部队入了城。

    迈进入口,嫚儿浑战栗不已。

    没错,这气息是那个打伤她的男人,他怎会在这里?

    嫚儿凝视着成王的背影,恍然醒悟,难怪成王能从一个废人变成高手,原来他投靠了仙主……

    “走快点!”

    一名士兵推了她一下,她低着头,跟了上去。

    成王将所有芗城百姓囚在一个圈里,这个圈的边界是成王的士兵,大约一百多人。

    嫚儿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坐下,抱着膝,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从头发的缝隙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远处走来三个熟悉的影——

    一剑、御风和许奕,他们三个原来是随她一同去平昌城追杀顾以微和乔玉峰一家的,后来她遇到流云,获悉萧启瑞重伤,便让他们三个继续去追乔玉峰,自己则与流云一起劫走了顾以微。

    他们三人再加上那名高手,原本她打算直接杀了成王的计划怕是要破灭了,而今想逃出去都成了难题。

    夜幕垂临,没有月光与星光的夜,让人觉得压抑。

    烛光在眼眸中晃,顾以微盯着眼前红烛沉思了许多,最终还是决定了一件事,转前往菲儿的营帐。

    无虞已经睡下,菲儿在营里绣着锦袄,分明是男子用的。

    “主子。”见顾以微来了,她害羞地放下手中的活儿,“我先前答应过流云,若他能将主子带回来,就给他做一件袄子。”

    顾以微浅浅一笑,拉着菲儿的手,“你放心,流云会没事的。”

    “主子,这么晚有什么事吗?”菲儿已经听到营内细碎的脚步声,隐约觉得有事发生。

    “我要随西岩夜袭芗城。”顾以微走到榻边为无虞掖好被角,“此去九死一生,虞儿就交给你了。”

    “主子!”菲儿大急,主子又不会功夫,怎么能去夜袭呢!

    “芗城的环境我最熟悉,若没有我西岩和大牛他们也联系不上,夜袭的成功就更低了。”顾以微解释道,“你放心,西岩会保护我。”

    菲儿握紧顾以微的手,“主子,我和虞儿等你回来。”

    顾以微点点头,回头望了一眼无虞,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此时,西岩已经整顿好兵马,准备出发。

    “夫人,你说我堂堂南越国的前锋,现在却要冒死帮天牧国平内乱,下和将军知道了,该不会杀了我吧!”

    顾以微淡淡一笑,西岩这样说也只是想让她轻松一些。

    “我随你一起去。”

    顾以微翻骑上战马。

    “夫人,你去做什么!”西岩大惊,若顾以微有什么三长两短,下和将军才会真的杀了他!

    “芗城的路我熟悉。”顾以微抽动缰绳,回头对西岩说,“我不是莲花神女么,会庇佑你大获全胜的。”

    西岩无奈,只好率军紧跟在她后。

    顾以微驾着马儿奔驰在雪地里,脑海中依稀晃过今死去的百姓,眼中闪过极致的愤怒,若夜袭失败,明这样血腥场面就会重演。

    所以,她不容许失败!

    湖边,数十条小船已经准备好了,此番夜袭,西岩只挑选了百余人,每一个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顾以微和西岩同乘一艘船,如墨色的夜里,连湖水也黑的可怕,小船在湖面飘摇,幸好芗城的地使得湖水没有结冰。

    山林啸,聚黑风。

    一个时辰后,顾以微等人进入芗城,小船停靠在岸边,她率众人登上山,沿着小路向山洞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