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萧启瑞的葬礼在三后举行。

    从甘泉宫到皇陵,所有人都穿着白衣,无虞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顾以微陪着他,成王随后,然后才是怡贵妃和贞贵妃。

    时不时地,有大臣提高嗓门号啕大哭,声震苍天,礼部大臣们则往地下泼洒了大杯的白酒,同时皇陵附近烧了大量的冥器冥钱,以至于皇陵上空黑烟缭绕。

    “咚……”皇陵边上的皇觉寺敲响了铜钟,已示葬礼开始。

    “吾皇仙逝,举国同悲,臣等一定好好拥戴幼主,重启天牧盛世。”

    萧启瑞入葬后,刘大人代表众大臣焚香,他虽然食古不化,却对萧启瑞忠心耿耿,在出发前,他便提前找到了顾以微,商讨立无虞为新帝一事。

    “哼,一个三岁娃娃如何能担此重任!”成王不屑地说道,他虽然着素衣,腰间却仍别着剑,很是刺眼。

    “无虞下是皇上的唯一血脉,皇上在临终前当着众人的面将天牧国交给他,成王你怎么说是什么意思?”刘大人并不怕他,揪着胡子气呼呼地指责他,“难道你想违背皇上的遗愿?”

    “皇兄他神志不清了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成王走到萧启瑞的陵前,朝陵墓一拜,“皇兄他一生盛名岂能被这妖女和孽种毁了!”

    “成王,你怎能说皇上的亲骨是孽种!”刘大人气得全颤抖。

    成王走到顾以微边,邪魅地看着她,又看了看无虞,“这个女人人尽可夫,无虞是谁的儿子还不一定呢!”

    顾以微抬手甩向成王,被他擒住,“皇兄死了,没有人会再为你撑腰。”

    成王松开顾以微的手,对众大臣说:“皇兄的死和这个妖女与孽种有着很大的关系,难道你们要让杀死皇兄的凶手当天牧国的皇帝?”

    顾以微冷眸看着成王,在雪域他明明伤得半死不活,即便自己费尽心力救治他,也只能捡回他的一条命,可如今看来,他的功夫和体更胜过从前,到底是谁有这样的神奇的医术,能将一个废人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刘大人等人沉默了,顾以微轻轻一笑,对晏十三说:“拿出来吧。”

    晏十三捧出一个翠玉做的锦盒,锦盒里放着一碗清水,清水中是一滴血。

    “这是皇上殡天那,本宫当取的皇上的指尖血,众太医、怡贵妃和贞贵妃可以为本宫作证。”顾以微接过那瓷碗,唤来虞儿。”

    无虞乖巧的伸出小手,晏十三拔剑轻轻一划,一滴鲜红的血滴入瓷碗中,与水中原本的那滴血碰撞在一起,缓缓融合,最终完全交融在一起。

    “刘大人,您德高望重,皇上刚刚仙游,就有人要欺负我们孤儿寡闻,望您为我们主持公道!”顾以微将瓷碗交给刘大人。

    刘大人仔细一看,两滴血确实是完美的变成了一滴,便高举瓷碗,“无虞下的确是皇上的亲骨,谁敢再质疑,就是对皇上的不敬,对皇后娘娘的不敬……”

    “啪”的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

    刘大人话还没说完,成王就挑剑打碎的瓷碗,拿剑指着他。

    “你们这些无能的大臣,天牧国迟早毁在你们手里!”

    刘大人吓了一跳,仍着腰板指着成王的鼻子大骂:“皇上仙逝才三,成王你是要谋反不成!”

    成王倒也干脆,“若你们一定要让这个孽种当皇帝,我就反了!”

    顾以微浅浅一笑,牵着无虞走到成王跟前,“让虞儿当皇帝是皇上的意思,若成王反对,虞儿不当也罢。”

    成王挑眉看着顾以微,眸中暗涌奔腾。

    “那成王觉得,谁来当这个皇帝合适呢?”顾以微继续说着,引得众大臣议论纷纷。

    成王一时语塞,他根本没想到顾以微会让出皇帝之位,他的如意算盘是顾以微坚持让无虞当皇帝,他便以此为借口攻破燕京,重整朝纲。

    “妖女,你不要太得意。”成王抬起剑,剑尖指着顾以微,“我就是想当皇帝怎么了,谁敢反对谁就得死!”

    众大臣一片哗然,怡贵妃气得直跺脚,这个成王也太冲动了!

    顾以微的目光化成一道寒冰,萧启瑞将天牧国交给她和无虞,谁想觊觎天牧国的江山,就是她的敌人。

    “晏十三!”

    顾以微一声令下,晏十三拦在成王跟前,与此同时,事先安排在皇陵周围的卫军悉数涌了出来,将他们二人在中间。

    “皇兄陵前,我不愿见血。”成王急速跃起,向东方逃窜,“来再见,就是本王拿下燕京城之时!”

    晏十三并没去追,他本来就是慕容宇的人,天牧国越乱于南越国越有利。

    人群里众妃嘤嘤哭泣,大臣们唏嘘不已,嫚儿蹙着眉,唯有顾以微云淡风轻地牵着无虞穿过众人,离开皇陵。

    天牧国乱了!

    成王回到雪域,率他的亲卫队燃起了战火,于无崖要守护雪域边界,无法抽平乱,朝中又再选不出将领,只好由顾以微亲自率军迎战成王。

    成王对天牧国的地形了如指掌,连夺三城,逐渐近芗城和樊云城。

    顾以微的军队已经抵达了樊云城,随军的有西岩和嫚儿,她不愿为难晏十三,毕竟平乱一事他没义务参与,只是在出发前,晏十三又郑重地提示了她一次,慕容宇将在一月后来接她离开。

    如此,已经过去了十五

    在樊云城的第三顾以微与嫚儿登上了樊云新铸的城墙,虽然这三成王那边没有丝毫动向,却仍旧使满城百姓提心吊胆,而整个平乱军也蠢蠢动,纷纷谏言直捣成王主帐取主帅首级,将乱臣贼子杀之后快。

    顾以微却让将士稍安勿躁,成王已经抵达芗城,却迟迟不见对樊云城有任何动作,必定有诈,若是平乱军主动出击未必能占得了上风抑或是会掉入他们圈。况且,她派去的探子说,芗城的百姓很不配合成王,竟然自己组了一支自卫队与成王抗衡,虽不知效果如何,但她想也许他们能创造一些机会。

    而翌,成王先按耐不住了。

    天才刚刚亮,战鼓就响了起来,顾以微、西岩和嫚儿迅速登上城墙查探。

    芗城方向,成王骑着棕色战马走在最前方,后是数千叛军,每一名叛军手里都挟持着一位芗城的百姓,让樊云城上的弓箭手无法以弓箭阻挡他们的前进。

    成王就这样挟持了数千芗城百姓在城下耀武扬威,他们挥舞着手中长刀似下一秒便要将无辜百姓脖子割断

    城墙上许多士兵看着城门下场景一阵躁动

    站在城墙最中央的西岩亦是满心愤怒和震惊:“这成王挟持这么多百姓到底想要做什么!?”

    顾以微心凝重,成王他分明是以百姓的命相胁,要她束手就擒!

    成王挑衅地看着城楼上的顾以微,在马上哈哈大笑:“怎么,莲心皇后只会躲在城里,就连天牧国的子民都不管了吗?”

    “成轩,你这样做对得起你死去的皇兄?”嫚儿怒极,朝成王抛出白绫,缠住他手里的利剑,成王震力一抖,白绫碎成千瓣。

    “皇兄的选择是错的,我会什么不能反!?”成王示意,  他边的将领一语不发便抽出长刀,手起刀落,一名芗城百姓便惨死在刀下。

    惊呼声弥漫开来。

    鲜红地血溅在雪地上,触目惊心。

    “妖女,你打开成王,我就放了他们!”成王又将银剑抵在另一名百姓喉间。

    “娘娘,你不要开城门,草民死不足惜!”那百姓主动向前一倾,让成王的利剑穿过他的喉咙。

    眼睛被鲜血和泪水蒙住,顾以微拽紧了衣袖。

    “娘娘,我们不怕死,只盼你灭了这些乱臣贼子!”

    “娘娘,芗城早在三年前就不复存在了,是你救了我们,我们的命都是你的!”

    ……

    成王骑着战马来回走了两步,望着顾以微说:“啧啧,妖女,他们这样信赖你,你当真不在乎他们的死后?”

    随后,他又命人压出了十几名百姓,“如果不想他们死,就马上开城门!”

    “成王,你斩杀手无寸铁的百姓,算什么好汉!”连西岩都看不下去了。

    “那妖女带着孽种谋朝篡位,本王这是不得已而为之。”成王目光灼灼地盯着顾以微,她抿着唇,冷冷地望着城下,仍然沉默着。

    “杀!”

    成王没耐,等不到答复一声令下十几名名百姓全部死在城门外,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顾以微多想跳下城门营救那些手无缚之力百姓,即使只能救一个人也不想看着他们死,自己却无能为力。

    不由得心中动摇,要不依成王所言,打开城门吧?可成王嗜血成,芗城百姓这样抵抗他,即便是打开了城门,他们也活不了,而樊云的百姓,还有更多的百姓会遭殃。

    “成王,容我考虑一,明此时给你答复。”顾以微叹了口气,也只能先拖延一的时间。

    成王本也不愿担下残杀百姓之名,见顾以微愿意妥协,便也收了剑,对亲卫军道,“众军听令,明此时若樊云城门不开,所有芗城百姓都将成为冤魂!”

    “是”成王的亲卫军一齐答道,震天的吼声回在顾以微心中迟迟散不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