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嫚儿瞥了菲儿一眼,顾以微明白她的意思,让菲儿先进屋里。

    谁也不知道她们说了什么,大约半晌之后,顾以微脸色沉地进了屋,倒抽了口气对菲儿说:“把东西都撤走吧。”

    菲儿一怔,“主子,这是为何?”

    “别问了。”顾以微将一颗药丸喂入萧启瑞嘴里,“菲儿,去请太医过来为皇上取出紫荆宝箭。”

    菲儿不明白主子怎会突然转变了心意,也只能听从命令去唤太医。

    望见菲儿带上了房门,顾以微才忍不住失声哭泣,趴在龙榻之上,握着萧启瑞的手,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些什么,后来变成模糊不清的呢喃,隐约是重复着“对不起,对不起。”

    一分分的痛又仿佛昨回映,慢慢凌迟她的骨血。这样不可诉之言语的悲恸,让她的体如浸寒冰,一瞬一息地冰冷下去。

    他要死了,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很快,菲儿领着一帮太医匆匆而来,苏太医见到皇上的模样吓了一跳,再一把脉,颤抖着跪下,“皇上,皇上他……”

    众太医纷纷上前把脉查探,触到萧启瑞的脉象后,无不瞬间涕泪齐流,屋内的悲伤蔓延开来。

    “主子。”菲儿见顾以微呆呆地流着泪,轻轻唤了一声,顾以微含泪回过头,对门外的几名宫人说:“去通知怡贵妃和贞贵妃。”

    她忍住哭泣,抚去萧启瑞前额的乱发,他的唇连一丝血色也没有,眸里已泛起雪白,这是人濒死前的征兆。

    “你们,把紫金宝箭取出来吧。”顾以微握着萧启瑞冰冷的手,对苏太医说“取出来也许还能活。”

    苏太医等人一动也不敢动,悉数跪在地上,万一皇上活不了,他们也活不了了……

    “皇上养你们何用!”顾以微怒了,“去找晏十三过来,将这些庸医通通压下死牢!”

    “娘娘饶命!微臣,微臣愿意一试。”

    苏太医拼命地磕着头,祈求顾以微的赦免。

    顾以微让开子,将萧启瑞交给苏太医,自己则站在一边冷眸看着。

    苏太医取出金针扎在萧启瑞的檀中,持针的手颤抖着,不时回头看看其他太医,他们均低着头,只好回过继续施针。

    萧启瑞的几个大都用金针固定住了,之后便可开始拔箭,可是苏太医拿着匕首怎么也下不了手,额上冒着细细的冷汗。

    “退下吧。”

    顾以微叹了口气,接过苏太医手中的匕首,在匕首的尖端抹上止血清淤的药膏,这是用仙主的止血丹碾碎后配以百莲草制成的,外加了定量的罂粟花粉。

    她绷紧神经,对着萧启瑞上的伤口压下去,手上的力道过了一些,可是萧启瑞却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匕首插在萧启瑞的里,顾以微没有再动,唤来菲儿,“快用内力将紫金宝箭打出来。”

    菲儿干脆果断,将萧启瑞扶起,从他后轻轻一推,将紫荆宝箭打出他体外。

    顿时,萧启瑞前鲜血如注,顾以微急忙扶他躺下,将匕首取出,顾不上擦去泪水,用之前准备好的药膏压在他的伤口上,可是怎么压都止不住血,一刹那顾以微的手便沾染了鲜血,他的伤口那样深……仿佛她的心也如同这血,在那一瞬间,被寸寸绞断。

    紫荆宝箭已经被成功拔出来了,但萧启瑞却没有好转……反而气息越来越弱,几近全无。

    “皇上,醒醒,我是夏儿。”顾以微的眼泪吧嗒吧嗒滴在萧启瑞手上。

    可惜,那些穿越里的奇迹并没出现在她上,萧启瑞一动不动,仿佛就要永远地睡下去了。

    “萧启瑞,你醒醒!”顾以微痛苦到了极致,声音压抑在喉口,碎成了呜咽。

    这时候怡贵妃和渔玄一齐冲了进来。

    “滚开。”怡贵妃将顾以微推倒在地,顾以微也不反抗,只是望着萧启瑞止不住的哭。

    渔玄猜到了七分,眼泪簌簌地落下。

    “皇上怎么了!”怡贵妃拎起苏太医,眼里冒着杀意。

    “皇上他……”苏太医瑟瑟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完整。

    “皇上已经油尽灯枯了……”顾以微神魂不清,强忍着巨大的悲痛着宣布了这个消息,又对菲儿说,“把无虞带过来。”

    不管怎么样,在他死之前至少要让无虞见他一面。

    门外喧闹起来,原来是其他妃子得了消息蜂拥而来,被晏十三挡在门口,众妃得知皇上况不太好,哭闹着要进屋看皇上。

    顾以微怎么说也挂着皇后的头衔,抹去泪水,疲惫地走到屋外。

    “都别哭了,皇上还没死。”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泪又抑制不住地涌出来了,萧启瑞是还没死,但他很快就会死了……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见皇上!”

    “若不是因为你,皇上怎么会受伤!”

    ……

    众妃闹腾不休,顾以微根本没力气应付她们,却也不愿回到屋里,不忍看着萧启瑞死去……

    不知过了多久,远远的瞧见菲儿带着无虞赶了过来。

    “皇上就是因为这个不知道谁的孽种,才会中箭!”

    一名妃子喊出声,众妃愤怒地朝无虞奔过去。

    “晏十三!”顾以微心急,命晏十三阻拦她们,晏十三抽出腰间的剑,一个翻拦在众妃跟前。

    众妃不敢再妄自行动。

    顾以微走上前,牵着无虞,绕过众妃走向龙泉,有妃子不服,“凭什么他能进去,我们不能进去?”

    “他是未来的太子,自然是你们不可比的。”说话的是嫚儿,嫚儿经过一段时间的疗伤,气色好了一些,边说着边走走到顾以微边。

    她们谁也没说话,只通过眼神交流,复杂的美眸里叫人看不出她们交换的信息,不一会儿,顾以微就牵着无虞进了屋。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小小宫女胆敢嘲笑后宫妃子,晏统领还不将她拿下。”刘美人哭得梨花带雨,又受了顾以微和晏十三的气正愁没地方发泄。

    “我算什么?”嫚儿从袖中飞出一记白绫,缠住刘美人的玉颈,“你去问问阎王,我算什么?”

    刘美人就这样香消玉殒了,晏十三竟然任其为之,后宫妃子一时间恹了下去,悄悄退出宫廊,作鸟兽散去。

    嫚儿子一个不稳,扶在宫墙上,嘴角涌出粘稠的血,晏十三迅速转点住她的大,嫚儿晕倒在他怀里。

    见顾以微牵着无虞进屋,怡贵妃更是不依不挠,抬手就要劈向无虞,菲儿急忙从袖中抽出软剑。

    “陈若兰,你闹够了吗?”顾以微挂着泪痕,低低说道:“皇上还在这里,难道我们要这样送他走吗?”

    怡贵妃羽睫微动,泪如泉涌,还是狠狠地朝她和无虞冲过来,“都是你!如果不是你,皇上怎么会死!”

    菲儿以软剑相抵,却敌不过盛怒的怡贵妃,晏十三安顿好嫚儿,才回到门口就见到这一幕,即便是想出手相救也来不及了。

    却听见龙塌上传来若有似无的声音——

    “谁说朕死了……”

    怡贵妃收了掌风,瞬移至龙塌边,萧启瑞已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皇上……”

    “皇上……”

    怡贵妃和渔玄哽咽着呼唤着萧启瑞,萧启瑞缓缓抬起手,拂去她们的泪痕。

    “如果朕真的死了,你们也不许哭。”萧启瑞说起话来很费力,咳嗽了两声,声音压得更低了“朕,最讨厌女人哭。”

    “是,臣妾不哭。”渔玄俯在萧启瑞手边,怡贵妃握着萧启瑞的手,顾以微感叹,这两个女人亦是他入了骨。

    萧启瑞微微转了下头,迷蒙的目光锁在顾以微和无虞上,毫无血色的唇中吐出几个字,“夏儿,带他过来。”

    即便是怡贵妃和渔玄再不愿意也得让开了位置,顾以微牵着无虞走到龙榻边。

    “虞儿。”萧启瑞有些激动,苍白的脸上泛起波澜,眼里却闪现着希望。

    无虞不曾见过萧启瑞,见他上沾染的鲜血不由得有些害怕,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上前去,怔怔地看着虚弱的萧启瑞,转过头对顾以微说,“娘,他病得很重,你可以治好他吗?”

    顾以微忍住悲伤,轻声道:“虞儿,叫父皇。”

    萧启瑞伸出手,碰触着无虞的小脸,无虞憋了半天,才喊出两个字,“父皇。”

    “夏儿。”萧启瑞努力地想要抓住顾以微的手,好像周围的人全都不见了,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顾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交给萧启瑞,他几乎没有一点力气,她反手握住了他。

    “朕死后,天牧国就交给你和虞儿。”

    顾以微一愣,他这是什么意思……

    “虞儿还小,你……咳咳……”萧启瑞吐出一口血,顾以微想要拭去他唇边的血迹,他却撇过头,“朕对不起你们……”

    “如果有来世,朕定不负你。”

    “……”

    顾以微不知道是如何牵着无虞走出龙泉的,任凭菲儿和晏十三唤了她好几声,她都恍若未闻。

    “娘,父皇他怎么了?”小小的无虞还不知道死亡这件事。

    “父皇他,去了另一个世界。”顾以微浅浅地笑着。

    “他为什么要去另一个世界呢?”

    “因为他要去陪伴虞儿的弟弟……”

    顾以微下意识地将手放在小腹,心下怅惘,萧启瑞死了,天牧国定然会掀起血雨腥风,后宫之争也在所难免,她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