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迈入龙泉,宫人们瞧见嫚儿与顾以微,噤若寒蝉,托着木盘低着头走得匆匆。

    屋内氤氲着一片死气,太医们静默着站成一排,榻上萧启瑞仍在昏迷中,脸色苍白如雪,似乎比之前消瘦了许多。

    “臣等参见莲心皇后。”

    顾以微瞥了他们一眼,没有搭理,径直走向龙榻,萧启瑞的伤很重,那把伤他的紫荆宝箭至今还插在他的口上,有被人拔动过的痕迹。

    但现在的况很糟,只要一动箭尖,极有可能划伤萧启瑞的心脉……

    “都出去吧。”顾以微从脉象里看出萧启瑞的体内淤积着大量的酒精,阻碍了伤口的愈合,心中一紧,其实要她取出这支箭并不难,难的是如何缝合萧启瑞心脉上的伤口。

    屋子里只剩下嫚儿和顾以微。

    “他快死了,太后不救他?”顾以微不冷不的问,手上揭开了萧启瑞的衣服,这些太医是用千年人参在为他续命,却也耽误了治疗时机。

    “你不用问那么多,治好他我就放你走。”嫚儿立于一旁,脸上是冷漠。眸中却是无尽的担忧。

    “我需要一天的时间准备。”顾以微离开龙,推开门走了出去,一阵猛烈寒风呼啸而过,冷风灌进了她衣襟内,她冷地打了个哆嗦,心里隐隐作痛。

    萧启瑞,我到底该如何面对你。

    那夜在在院子里与流云的对话响彻耳畔——

    “娘娘,跟属下回去吧,皇上他……”一向坚强的流云却也言又止。

    “菲儿不曾告诉你,萧启瑞杀了我的孩子?”顾以微被白绫绑住,激动地全战栗,她怎么会忘记萧启瑞灌她红花的那一幕,怎会忘记孩子脱离她体的那一瞬间……

    “娘娘,真相并不是你想象的这样。”流云还是没有什么心计,悲伤的表跃然眉心,“皇上他是为了救娘娘。”

    “流云,枉我之前待你不薄,如今你竟然编撰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来为萧启瑞开脱!”

    “娘娘,那服药是为了将娘娘体内的毒素全部转移至胎儿上,再用红花让娘娘流产,这样就能清除娘娘体内的断魂散了。”

    “什么,你说什么!?”

    顾以微难以置信地望着流云。

    “这些都是于将军告诉属下的,那时他与鬼手医仙没有找到白狐,南越国又虎视眈眈,便先去与皇上汇合,鬼手医仙当着于将军的面将那张药方交给皇上……”流云眉头深锁,“鬼手医仙说若没有千年白狐的心血,这是唯一的解毒办法,皇上必须在娘娘和皇子之间做出选择。”

    顾以微全靠在柱子上,几乎快要晕厥。

    流云的话像一道凌厉的闪电劈在她心上,水雾模糊了她的眼睛,难怪小产之后体内的断魂散就莫名消失了,但即便是这样,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告诉她就杀了他们的孩子……

    “那又如何,三年了,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我也亦非从前的我。”顾以微强忍着眼泪,三年后再相见,她与他之间已经只剩下仇恨了。

    “娘娘,皇上他的心蛊好了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流云说得认真,“属下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属下感觉得到,皇上忘记了以前的事。”

    忘记了以前的事?顾以微疑惑地扬起脸,如美玉无瑕。

    流云说,若非慕容宇突然告诉皇上无虞就是他亲手流掉的孩子,皇上根本不会失神,那悲痛绝的样子几近疯癫。

    “这不是真的!”战场上,萧启瑞咆哮着,不停乱舞着剑,根本无法接受慕容宇的说辞,慕容宇趁机以紫荆宝弓出三箭,两箭向于无涯和他,均被他们挡下,而第三箭向萧启瑞,直入心脉。

    关键时刻怡贵妃率兵前来支援……

    回到军营的萧启瑞意识还是清醒的,他嚷嚷着要喝酒,没人劝得了,一壶酒下肚后,他单手握住刺入心脉的利箭,想要一口气拔出来,但仅碰触到的那一瞬就昏死了过去……

    难道萧启瑞变得暴力而无是因为心蛊?顾以微心乱如麻,不愿再多想,单薄的子消失在长廊深处。

    天色渐晚,阔而远的天际里暮霭沉沉寒蝉凄切,重重宇楼在暮云晚霞的暗色余晖下逐渐演变成深邃而单薄的数叠剪影,宫苑深深寂寞都随着陰冷地气缓缓涌了出来,整座皇宫仿佛都被浸没在浓郁得化不开的陰翳之下。

    回到琉璃宫,无虞正在院子里玩雪,见到她便放下手中的雪球欢乐地奔向她,“娘,菲姨说你去看望我爹了,我爹是谁啊?”

    顾以微蹲下子,拍去他小手上的冰雪,“虞儿,你想见爹么?”

    “想。”无虞眨巴着大眼睛,乖巧地点了点头。

    顾以微微笑着看着他,牵起他的手“随娘回屋吧,明天娘带你去见爹。”

    “真的?虞儿有爹了!”无虞挣脱开顾以微的手,飞似的跑进屋子里,喊着,“菲姨,娘要带我去见爹了!”

    天上飘落的百姓似轻柔羽毛在顾以微脸上拂过,她的心也变得柔软起来,既然无虞得以回到这个世界,她为什么要把仇恨加在无虞上呢?

    夜里,顾以微取了个瓷碗加了些清水,独自前往龙泉,她已经决定用现代手术的方式治疗萧启瑞心口的伤。

    成功率只有五成,但如同那时萧启瑞不得不做出选择一样,这也是她惟一的选择。

    一种不好直觉涌入心头,夜凉枯枝摇曳风中蕴含着森然地呼啸声比起雪域的夜更寒冷。

    “皇后娘娘。”晏十三叫住她。

    “晏统领。”顾以微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他兼要职,却是南越国的细,萧启瑞竟然一直没看出来。

    “想必新帝已将属下的份透露给了娘娘。”晏十三与走在她后,低头躬,恪守礼节。

    “恩。”顾以微一时不知该如何面对他,总觉得在他面前自己是透明的。

    “西岩易了容,就在娘娘宫中,他会保护娘娘的安危。”晏十三说得很轻,只有顾以微听得到。

    想起西岩顾以微倒是满怀愧疚,却又凝神看着晏十三,“为什么要做南越国的细?”

    晏十三突然抬头看着顾以微,眼里是愤怒,“我恨萧皇和晏文钦!他们为了所为的天下大业,可以亲手把自己的亲人推入火坑!”

    顾以微缄默了,她已经猜到晏十三的真是份,卫子琪曾告诉她,晏文钦还有一个弟弟,去了雪域参军,玲珑死之后晏文钦的弟弟也就没了消息,而老夫人时常对着那间屋子叹息掉泪。

    晏十三送顾以微到龙泉门口,便转离开,顾以微轻轻推开了房门,却见到渔玄在屋里。

    顾以微仿若没看到她一样,脱去貂毛披风,抖了抖上的白雪,将瓷碗放在桌上,便向龙榻走去。

    渔玄冷不防扑了上来,“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想萧启瑞死吗?”顾以微甩开她的手,嫌恶的看着她。

    “就算他死了我也不要你救他!”渔玄死死抱着萧启瑞,“你休想再抢走他!”

    渔玄泣不成声,她分明听见萧启瑞在迷糊中喊着“夏儿”、“夏儿”,她重复了无数次她是玄儿,可萧启瑞一点回应也没有。

    “你不用担心,我治好他就会离开天牧国。”顾以微平静地说着,握着萧启瑞的手用匕首在他指上一划,挤出几点血滴在清水中。

    “盛夏,你不要以为皇上曾经喜欢你就可以这么嚣张。”渔玄一脸狰狞,“皇上喜欢你是因为他以为你是我!”

    听到“盛夏”二字,顾以微还是子颤动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无所谓地样子,推开门走了出去,心底说不出的悲凉。即使这后宫里仍是雕栏玉砌、富丽堂皇,亦难掩此刻飘雪的冬夜的萧瑟,溶溶宫灯在风中摇曳,那些美好的回忆全部被冻结成冰,她恍若傀儡一般找到晏十三,将血水交给他,让他收集年轻体壮的士兵的血液,为明的“手术”做好准备。

    嫚儿没再出现,她回到琉璃宫时,一名侍卫在宫门口徘徊,见到她微微一颔首,不言而喻,他便是西岩。

    “夫人,你再忍耐一个月,下会来接你离开。”

    顾以微没回答,笑得苦涩,她根本没心思去想一个月之后的事。

    翌,天刚破晓顾以微就醒来,揉着惺忪眼睛推开窗,飞雪乱绕,四周白茫茫一片。原来又下了一夜的雪,今年的雪灾比去年又严重了一些。

    菲儿和青蓝捧着托盘一齐进了屋子,“主子,你要的东西都在这儿。”

    顾以微点点头,“青蓝,你留下照顾虞儿。菲儿,你随我去龙泉。”

    因为皇上不许莲心皇后坐銮轿的命令一直没有解除,顾以微仍是走着去往龙泉

    嫚儿等候在门口,脸色不太好,似乎受了严重的伤。

    “你怎么样?”顾以微迎上去,关切地问。

    “我没事,皇上如何?”嫚儿气若游丝。

    “只能尽力一试。”顾以微握住她的脉搏,是严重的内伤,到底是谁将她伤成这样?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