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血域?(有炸弹T_T)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雪域!血域?(有炸弹t_t)

    “朕不管他是谁的孩子,朕现在就让他去死。ai悫鹉琻”萧启瑞就要点火。

    “萧皇,受死吧!”

    突然一抹暖黄色的影由板车上袭向萧启瑞,原来碧婉已从绳索里挣脱出来,她凌厉地一掌,正对着萧启瑞的膛。

    萧启瑞嗤笑,晃过瞬移至碧婉后,对着她的后背猛地击出一掌,碧婉防备不及,落在数米远的雪地上,口吐鲜血,昏死过去,无虞则吓得哇哇大哭。

    顾以微听见无虞的哭声,艰难地站起来,几乎是奔跑着爬上板车,抱着无虞,“娘在这,别怕。”

    “娘……”无虞缩在顾以微怀里,怯生生地看着萧启瑞。

    萧启瑞冷冷地睨着眼前母子相认的感人一幕,并没有拦着她,而是举着火把靠近板车,火苗就要落下,可城楼上却传来陈荣显的怒吼——

    “萧启瑞!放了他们,屏山城还给你!”

    萧启瑞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就在城下目光冷冽地望着陈荣显,“朕原本也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朕改变主意了!”

    萧启瑞毫不犹豫地点燃了马车上的稻草,“哗”的一声,熊熊大火将顾以微和无虞包围。

    “娘娘!”

    “夏儿!”

    “主子!——”

    火窜起的那瞬间,陈荣显不顾一切地从城楼上飞下,凌空抽剑,想以剑气打散着火的稻草,几乎同时于无涯和郝云的师爷一齐飞跃至板车上,于无涯抢先一步救走顾以微,而郝云的师爷则砍断无虞上的绳索,抱着他落在安全的地方。

    “放开我!你是坏人!”无虞地小手胡乱敲打着。

    “无虞,我是慕容叔叔。”听到熟悉的声音,无虞才安静下来,附在慕容宇上恍然大哭,“慕容叔叔,救娘亲!”

    萧启瑞眼神一寒,昨夜慕容宇竟然混进了凌月城!

    “下。”陈荣显落在慕容宇侧,目光紧锁着于无涯怀里的顾以微。

    于无涯将顾以微抱上自己的战马,轻声道,“娘娘,一会两方打起来你就趁乱逃走吧。”

    顾以微见无虞获救,稍稍安下心,思量了一下对于无涯说,“将军违抗皇命,萧启瑞定不会放过将军,将军不如和我一起走吧。”

    “谁都不许走!”萧启瑞却一剑劈过来,于无涯拔剑阻拦。

    “于无涯,你当真要与朕作对?”萧启瑞万万想不到,最后关头竟然被最得力的于无涯破坏。

    “皇上,皇后娘娘救过微臣,微臣不能恩将仇报,请皇上放过娘娘,微臣定当竭力为皇上退敌。”于无涯持剑跪下。

    趁这间隙,慕容宇示意陈荣显先将无虞和碧婉带上城楼,而他则冷不防向萧启瑞袭来。

    萧启瑞怒极,狠狠一挡,“慕容宇,昨让你逃了,今天你不会再那么走运!”

    慕容宇不屑地一挑剑,“若不是昨萧皇受伤倒地,本王又怎么能借机混入城中?”

    陈荣显回到城楼后,立刻放出信号弹,漆黑的夜空里骤然一亮,连雪花都似染上了金色的光芒,在天空里熠熠发光。

    见到信号,隐在四周的南越国大军突然蜂涌而出,将天牧国的军队团团包围,马蹄声、呐喊声震天。

    “你以为今夜你能收回屏山城?”慕容宇一招剑星河,萧启瑞面前的雪地裂开,剑气激起雪花,将萧启瑞包围。

    “萧皇,今就是你的死期!”慕容宇持剑刺入雪圈中,怎知萧启瑞已不在其中,而是从他的右侧袭来,慕容宇及时反映过来,没被伤到。

    萧启瑞同时放出信号弹,“凌月城距离屏山城不过数里,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此时,于无涯伺机跃上战马,带着顾以微一路奔离战场,天牧国无人敢拦,南越国受了陈荣显的示意亦让出一条通道。

    萧启瑞瞥见他们奔驰而去的影,心沉了下去,无奈慕容宇纠缠不休,他根本无法分去追。

    “吁——”

     

    ;战马疾驰至无人处,又一匹马儿跟了上来。

    于无涯回头望去,是晏文钦。

    “于将军,且停一下!”

    晏文钦的马根本追不上于无涯的马。

    “请将军停一下,晏丞相有恩于我。”顾以微见晏文钦锲而不舍地追来,料想定然有事,于无涯见晏文钦孤一人,思量了一下停下了马。

    “娘娘,不能回凌月城。”晏文钦跳下马,急切地说道。“太后已经盯上了娘娘,杀手就埋伏在雪域,娘娘快些逃吧。”

    “杀啊——”

    远处,两军厮杀的呐喊声传来,于无涯握紧了腰间的剑,他作为三军主帅此刻是心急如焚。

    顾以微发觉他的心事,低低道,“将军快些回去吧,切莫为了我坏了将军的名声。”

    “将军,七年前若不是皇上找到你,给你机会参加选贤大典,只怕现在你还在燕京城里卖艺为。”晏文钦亦不愿看着天牧战败,劝道,“娘娘交给在下,将军快些回去吧。”

    于无涯向晏文钦一抱拳,“务必将娘娘送到安全的地方!”

    晏文钦点点头,于无涯头也不回地朝着战场奔去。

    “晏文钦,你怎么会来这里。”顾以微疑惑。

    晏文钦重新坐到马上,“微臣担心娘娘的安危,一直跟在大军的后面。”

    突然,一道火光冲天,战场上双方陷入了激战。

    顾以微回头望向火光冲天的战场,心中郁结,今夜雪域必定血流成河。萧启瑞看起来处于劣势,可他竟然将无虞和碧婉抓来,实在不能原谅!

    “娘娘,走吧。”晏文钦看了看时辰,天亮前应该能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

    “我要去南越国。”顾以微坚定地说。

    “好。”晏文钦本来就没打算让她再回天牧,如今也只有南越国是最好的去处。

    两匹骏马隐在夜色中,在雪地里留下长长的一串脚印,可惜绵绵的白雪落得缓慢,没能及时将他们的行迹覆盖住,数名杀手嗅到了他们的味道,沿着马蹄印记,追逐着他们。

    天边泛起鱼肚白,晏文钦和顾以微一刻也没停息,晏文钦心里始终有不好的预感,频频回头望去,唯有一地的白雪,再走数里路就到了天牧国与南越国的雪域边界,顾以微也就安全了。

    “晏文钦,你又救了我一次。”这样荒凉的地方,顾以微庆幸有边的男子一路相伴。

    “娘娘……”

    晏文钦话还没说完,一把银剑穿过依稀的晨光向晏文钦袭来,划伤了他的右臂。

    “晏文钦!”顾以微惊呼,看清来人是名黑衣蒙面的男子。

    “娘娘,快跑!”

    顾以微闻言迅速抽动缰绳,马儿吃痛,飞奔起来,晏文钦紧随在后,黑衣蒙面男子以轻功追击,很快追上了晏文钦。

    晏文钦从怀中掏出不知名的粉末撒向男子,男子迷蒙了双眼,一下子停了下来,可这时,跑在最前方的顾以微却被另外两名黑衣人拦了下来。

    “你们是何人!”

    顾以微拉住缰绳,思量着逃脱之法。

    那两人却并不答话,只是飞而上,剑指顾以微。

    “娘娘!”晏文钦见势不妙,来不及多想,狠狠抽了马儿一鞭,驾着马冲向那两名黑衣人。

    晏文钦的马就要撞上顾以微的马,顾以微的马儿察觉到后的异动,向右侧跑了两步,让一名黑衣人扑了个空,而另一名黑衣人迅速在空中转,立剑一撩,刺入晏文钦的体。

    “走!”

    顾以微怔怔地看着这一幕,晏文钦又最后的力气喊出声,手死死抓住那名黑衣人,不让他将利剑抽离。

    顾以微见他这样拼死护着自己,眸中水雾腾升,迎着冷风撇过头,狠下心往前逃去,马儿跑动的那一刻,泪花飞溅出来,是这凉薄世界里的唯一温

    后,晏文钦始终望着她离去的方向

    ,拽着黑衣的人的手不曾放松,体竟又被一把利剑刺穿。

    “小五,你先去追那个女人。”

    原来从后突袭晏文钦的那名黑衣人叫小五。

    小五得令,利落的抽出晏文钦体里的宝剑,追赶顾以微去了。

    晏文钦隐约感觉面前的黑衣人勾起了一抹浅笑,他朝他击出一掌,晏文钦飞向雪地,利剑快速抽离,一时间他青墨色的衣服前后都被鲜血染红。

    晏文钦连起都起不来了,周的雪地很快氤氲成刺目的红,黑衣人持着滴血的剑走到他边,见他执着地盯着远方,便也顺着他目光的方向望去。

    蒙蒙雪雾里,顾以微的影越来越远,小五几乎就要追上她。

    “真是痴。”

    黑衣人抬起剑,似要给他最后一击,晏文钦却已挨不到这一击,轻轻将头转过来,一点一点抬起手,放在衣襟里,触摸到那一缕薄丝才安心下来。(番外会写,选贤大典上他捡起的手绢)

    晏文钦只觉得眼皮越来越重,体轻飘飘地在空中,不知要飘向何处,那些与她在一起的温柔的时光悉数闪现在脑海里,好像也不是那么痛苦了——

    沧山望明月,她就是他的明月……

    愿天下人,不再有泪如你……

    痴心难付,既已付了痴心,微臣终生不悔……

    他想起见到她的第一眼,想起了芗城的一吻,想起了她在月下的寂寞,雨中的绝美,想起了她的剑舞,她的琵琶曲,她的倔强和善良。

    虽然她从来不属于他,他只要在旁看着她亦足矣。

    被小五追杀的顾以微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泪从眼眶中奔涌而出。

    晏文钦……

    晏文钦……

    下一世,换我做的你红颜。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