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血域!(有惊喜!)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雪域?血域!(有惊喜!)

    顾以微眼波潋滟,萧启瑞松开了手,眸中如一湾深潭,低低地说:“只要你救活成王,明朕就放你走。ai悫鹉琻”

    屋内之人闻言皆大吃一惊,怡贵妃心中暗喜,生怕萧启瑞反悔,附和道,“皇后娘娘,既然皇上已答应你的要求,你就快些为成王诊治吧。”

    顾以微亦没想到萧启瑞答应得这样干脆,不信任地看着他。

    “君无戏言。”萧启瑞靠近顾以微,大手穿过她的青丝抚上她的脸“这样皇后可满意了?”

    顾以微撇过头,并不理会他,缓缓走向成王,“晏丞相,劳你唤菲儿将我的金针带过来。”

    晏文钦应声,顾以微又对萧启瑞说:“你们先出去。”

    待所有人都离开,顾以微才瘫坐在边,抚着左肩上的伤,大口地喘着气,肩上的伤如钻心般疼。

    “娘娘,你没事吧?”晏文钦和菲儿推门进来,见她难受的样子,心中一紧。

    “没事。”顾以微努力调整着呼吸。

    “此番皇上拿娘娘要挟陈荣显,打赢了这场战,晚上的夜袭,想必皇上还是……”晏文钦言又止。

    顾以微对晏文钦报以感激的微笑。“我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她心中惦记着,今战场之上不见慕容宇,不知昨夜他是否成功逃脱了。

    见她落寞的样子,晏文钦不由得泫然,顾以微又回过去,开始为成王疗伤。

    她小心翼翼地掀开成王的伤口,血已止住,但由于剑伤在心脏附近,她虽然能保住他的命,但只怕醒来也是废人一个了。

    “菲儿,帮我按住他。”

    菲儿应声,按住成王的双肩,顾以微定了定神,开始为成王施针。

    晏文钦见自己帮不上忙就悄悄退了出去,萧启瑞负手立于走廊上,目光辽远地望向屏山城。

    “皇上。”晏文钦走上前,躬道“皇上真的要放皇后娘娘离开?”

    萧启瑞转头看向晏文钦,眉目深锁,“怎么,晏丞相舍不得?”

    晏文钦知道,因为顾以微他与萧启瑞之间早已有了隔阂,并没有直接回到他的问题,而是说:“七年前,玲珑因人出卖死于太后之手。微臣不愿看到七年后悲剧再次发生。”渔玄那分明有了动静,顾以微已经被太后的人盯上了。

    “顾以微如何能与玲珑相比。”萧启瑞睨着眼,又道“晏丞相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晏文钦便也不再多言,退了下去。萧启瑞看向大门紧闭的屋子,若有所思。

    顾以微,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他只记得她因占了玄儿的子来到这个世界,后来成了他的弃后,脑子里关于她的记忆少之又少。若他们之间没有太多的交集,对待这样一个女人他本可以狠绝,可为何看到她受伤时,他却心痛了?

    晏文钦说自己的心蛊是她解的,既然他抛弃了她,杀了她的孩子,为何她还要救自己?

    何况这个女人能将陈荣显、慕容宇、晏文钦玩弄于股掌之间,定不能小觑。

    萧启瑞心下有了决断,走向长廊深处,进了渔玄的屋子。

    “皇上。”渔玄滴滴地唤着,没想到萧启瑞会主动来找他。

    “玄儿,朕近忽略你了。”萧启瑞一把抱过她,在她的锁骨处蹭着。

    渔玄全酥软,勾上萧启瑞的颈,“只要皇上偶尔想起臣妾,臣妾便知足了。”

    萧启瑞覆在她腰间的手加重了力气,柔声问“玄儿,你还记得玲珑吗?”。

    渔玄心中漏了一拍,莫不是顾以微说了什么?

    “记得,玲珑她死得好惨。”渔玄低着眉,语气中带着抽泣,我见犹怜。

    “皇后向朕问起玲珑的事,是你告诉她的吗?”萧启瑞的大手握住渔玄的小手,感觉到她脉搏的变化。

    “臣妾的确向皇后说起过与皇上相识的事。”渔玄轻声说,“她一直问臣妾,臣妾也不好不答。”

    萧启瑞抱

    着渔玄没再说话。

    “许是她希望通过这些往事让皇上注意她吧。”渔玄诺诺地贴着萧启瑞,“皇上,臣妾没了往的容貌,皇上是不是嫌弃臣妾了?”

    “傻瓜,朕怎么会嫌弃你。”萧启瑞深沉一笑,松开渔玄,“你先好好歇着,朕还有事。”

    萧启瑞明黄色的影消失在眼前,渔玄恨得咬牙切齿,顾以微绝不能再活在这世上。

    她哪里知道,萧启瑞是想借她的手杀了顾以微,如此还能引出太后的人,一箭双雕。

    顾以微太危险,萧启瑞绝不会容许这样的危险存在于他边。

    入夜,天上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雪,覆盖了早上战场里的尸体与血迹。

    “皇上,你要的人下官已经送去于将军那儿了。”凌月城的主官郝云恭敬地向萧启瑞禀报。

    “很好,准备出发。”萧启瑞换上戎装。

    一旁的晏文钦却不免有些担心,虽然上午的胜战让战士们重拾了信心,但要攻城谈何容易,而对方又是经百战的青云将军。

    看穿了晏文钦的疑问,萧启瑞轻蔑一笑,径直走出屋子,他已经不再信任晏文钦,故所有计划都不曾与他商议。

    “郝大人,皇上要的是什么人啊?”郝云的师爷好奇的问,被郝云敲了一下脑袋,“这不是你该问的,好好呆着,大人我马上就要升官了!”

    晏文钦蹙眉,又担心起顾以微的安危。果然,萧启瑞携着她一起前往屏山城。

    战鼓齐鸣,火光闪耀,纷飞的白雪挡不住天牧国大军的脚步。

    萧启瑞和顾以微同乘一匹战马,顾以微被他牢牢锢在怀中,于无涯率两万人随在他们后,郝云和师爷也一同来凑闹,似乎对萧启瑞获胜信心满满。

    “朕要你看着陈荣显是如何惨败的!”萧启瑞闻着她清韵的体香,心旷神怡。

    “卑鄙!”顾以微嗤笑,“堂堂萧皇竟然拿自己的皇后去威胁敌国将军。”

    “你太高估自己了。”萧启瑞哈哈大笑,“就算没有你,朕一样也能让陈荣显乖乖打开城门。”

    说罢萧启瑞在她耳垂咬了一口,“你的青云将军就要死了,心里难过吗?”

    顾以微全颤栗着,她不知道萧启瑞还会用什么招数对付陈荣显,但听他这样说知晓他一定很有把握能够拿下屏山城,不由得担心起来。

    距屏山城越来越近了,顾以微抬头望去,陈荣显立于屏山城楼上,弓箭手林立。

    “啊——”

    突然惊叫声和战马的嘶鸣延绵不绝,不少骑着战马的士兵摔得人仰马翻,原来雪下埋着铁钉和豆子。

    顾以微心中一喜,陈荣显似乎早就知道萧启瑞率兵夜袭的消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萧启瑞示意众人停下重整,于无涯飞跃起,率领一小队人马清理前路。

    “嗖嗖——”城楼上的弓箭手放出利箭,于无涯挡下不少,但士兵们的伤亡也很严重,如此下去不是办法。

    萧启瑞一抬手,于无涯会意,回到队伍中。

    “带上来。”

    于无涯发出命令,两名侍卫推着一辆板车从队伍最后徐徐向前。

    立于高处的陈荣显一眼就看清了板车上的两个人,他大惊,“停止放箭!”原本卓绝坚毅的眸子黯然失色,心中的慌乱可见一斑。

    顾以微亦回头去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怎么会,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碧婉和无虞,被绑在马车的柱子上,他们脚边堆满了稻草,稻草上似乎还浇了油。

    碧婉一脸决绝,悲伤地望着城楼上的陈荣显,似抱了一死的决心,无虞尚不懂事,好奇地望着周围的一切。

    顾以微泪眼迷离,拼命挣扎着想跳下去马去救无虞,萧启瑞发现了她的激动,却更加霸道地抱紧她,不顾她左肩的箭伤,压在她肩头,“怎么,这样就心痛了?”

    “萧启瑞,你无耻,你连孩子都

    不放过!”

    顾以微望着马车,她却不敢呼唤无虞,她怕萧启瑞知道无虞是她的孩子……

    可是马车越来越近,无虞也看到了顾以微,无虞是见过顾以微的真容的,立刻兴奋地冲着她喊起来。“娘——”

    这一声呼唤,似千万道冰刃划过顾以微的心,她多想此刻被绑在马车的上面的是自己而不是她的无虞。

    顾以微无力地倒在萧启瑞怀里,泣不成声。

    萧启瑞目光化成一道寒冰,死死盯着无虞,沉地问道,“他是你和陈荣显的孩子?”

    顾以微一怔,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怕万一答错,反而害了无虞。

    “是不是!”萧启瑞捏着她的肩,肩上的伤口再次裂开。

    “你干嘛!放开我娘!”两名侍卫将马车停在萧启瑞边,无虞见顾以微受伤使劲挣扎起来,可小小的他又怎么挣脱得了捆紧的绳索。

    萧皇瞧着他的小脸,不屑一顾。

    “萧皇,放了我儿。”

    陈荣显一箭向萧启瑞,萧启瑞轻易躲过,瞧见陈荣显眼里的悲伤与顾以微如出一撤,不由得怒火中烧,一把将顾以微扔下马,自己也跳下马,接过边侍卫的火把,走向碧婉和无虞。

    “朕不管他是谁的孩子,朕现在就让他去死。”萧启瑞就要点火。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