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起缘灭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恨起缘灭1

    离开芳怡后,萧启瑞直接去了琉璃宫。ai悫鹉琻

    顾以微正在倚在软榻上神游,半阖着眼,梦见了与无虞在院子里玩雪,他淘气地在雪地里翻滚,又将一团雪球丢向她旁的慕容宇,弄湿了他的衣襟,慕容宇却柔和地笑着,拍去上的白雪,无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又丢来一球,被慕容宇轻易地打散了。

    “无虞!”顾以微假装愠怒,无虞却赶紧跑开了,越跑越远,她一直追着他,却怎么也追不到。

    “无虞——”顾以微纠结在梦中,突然感觉有个人压上了她的,她一双碧清妙目遽然睁开,一悚惊起。

    萧启瑞怎么来了?

    他目光凌冽地看着她,上散发着淡淡的龙涎香,那熟悉的味道如今于她来说却已宛如毒药,让她避之不及。

    “谁是无虞。”

    萧启瑞蹙眉,让她如此心心念念的人会是谁!?

    顾以微摒一摒缭乱的心神,撇过脸,抿着唇,不愿理会他。

    “唔——”

    她越是倔强,越是能挑起萧启瑞的征服,他毫无征兆地吻了下来,总觉得她口中有探不完的蜜水,让他久久不舍放开。

    “无虞是谁?”

    萧启瑞又问了一遍,语气较刚才更重了一些,而顾以微被他吻得神魂不清只是拼命地想逃开。

    “你为什么总要想着外面的野男人,是朕满足不了你吗?”

    他的大手不安分地在她上游弋,门窗都敞开着,甚至碧湖外的侍卫只需一转头就能看见屋里的香艳。

    “疯子!”

    顾以微狠狠捶着他的,濒临崩溃。

    “那你就是疯子的女人。”

    萧启瑞掀起她的衣裙,探入下方。小小的软榻上,他与她几乎贴黏在一起,对那样纤弱的她,他霸道地掠夺,男子的低吟与女子的低泣回在屋里。

    久久伫立于门口的菲儿犹豫着还是没有进屋,轻轻带上房门,没有惊动任何人,一转头瞥见红着脸的流云。

    “皇上到底是娘娘的。”流云轻声说。

    “于娘娘来说,皇上与不早就不重要了。”菲儿怅然。

    ——————渔玄专用分割线——————

    “你说什么?”

    渔玄冷冷地看着嫚儿,虽然她代表着仙主,但只要是萧启瑞在意的女人就是她的敌人。

    “仙主让你暂时不要动顾以微。”嫚儿漫不经心地绕着手绢“她会挑一个合适的时间让她死去。”

    “什么叫合适的时间。”渔玄握紧粉拳,顾以微三年前就该去死了!

    “先别急,仙主自然会通知你。”嫚儿眉眼低低,总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浅浅地笑着,好似在与渔玄说着温暖的话题。

    这时,一名小宫女匆匆迈入屋里。

    “启禀娘娘,皇上他……”小宫女不自然地看了一眼嫚儿,言又止。

    “但说无妨。”渔玄提着心眼。

    “皇上他现在在琉璃宫里,宠幸皇后。”

    渔玄神色黯淡,封后大典上皇上明明那么厌恶她……

    嫚儿亦是一怔,只感觉腰间还有他掌心的温度,心却跌至了冰点。

    夜夜欢好就罢了,现在可是白天!萧启瑞迷恋这个女人竟然到了这种地步……

    “你先回琉璃宫,本宫随后就到。”渔玄恨的咬牙切齿,她不能让她三年的心血毁在这个女人手上。

    午后有冰冷的风从北面带着雪花的清和薄雾的水汽徐徐而来,渔玄那阔大镶浅淡丝线的碎花衣袖因风乍然地一飘一歇。銮轿所经之处,留下深深的脚印,是雪地里唯一的景致,蕴静生凉。

    “以微姐姐……”

    琉璃宫的大厅里空无一人,渔玄走进屋里,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屋里也没有声响,她狐疑地

    走进去,屏风后撞上萧启瑞深邃的眸。

    她子一缩,怯生生地唤“皇上。”眼里泛着一片水雾,凤榻之上,他环着顾以微,顾以微枕着他的手,睡得深沉。

    “玄儿,怎么来了。”

    顾以微本就是疲惫的浅眠,被他惊扰很快清醒过来,看见了渔玄委屈而幽怨的模样。

    “臣妾不知皇上在以微姐姐这儿,冲撞了皇上,请皇上恕罪……”她俯,眼泪顺着羽睫滚落在地。

    “醒了?”萧启瑞却没理会渔玄,而是睨着顾以微,语气生冷。

    顾以微亟不可待地从他怀里钻出来,就要下,却被萧启瑞狠狠一推,她就摔在了地上,一旁的渔玄怔住,抬起头,却看不懂萧启瑞眸中的妒火。

    萧启瑞亦走下了,从顾以微边经过,径直走向渔玄。

    “唔……”

    他捧起渔玄的小脸,将舌头探入她的朱唇,渔玄又羞又喜,嗔着,“皇上,以微姐姐还在这儿呢。”

    “那又如何,你好好教教她如何取悦朕,”

    萧启瑞却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拦腰抱起渔玄往凤榻走去,当着顾以微的面将渔玄压在凤榻上。

    “啊——皇上。”

    不堪入耳的呻、吟贯入她耳中,顾以微再也忍受不住,夺门而出。

    那样寒冷的天,她衣衫不整地站在长廊间,幸好青蓝路过,脱下上的锦袄给她穿上,顾以微惨淡一笑,对萧启瑞的恨自是又深了一层。

    —————萧启瑞专用分割线——————

    翌,整军待发。

    出发前一天晚上,晏文钦没有食言,带着雪狼进了宫,他去御书房找萧启瑞,雪狼却直奔琉璃宫。

    顾以微在抚摸它时,摸到了藏在它长毛里的一张薄纸,打开一看,果然是天牧国的雪域地图,在地图最上方赫然标出了天擎山的位置。她拿出天御国的雪域地图与之拼在一起,无缝相连,如果她没猜错,应该有一条道路环着天擎山,可以避开那大大小小的雪涡。

    如此只差南越国的雪域地图了……

    “娘娘,皇上请您上马车。”小德子躬道,顾以微虽不愿,但一想此番去雪域有机会见到慕容宇和陈荣显,便也就不再纠结。

    萧启瑞带着三名妃子同行,除了她,还有渔玄和陈若兰。

    “皇上,臣妾喂你。”

    马车中,怡贵妃拿起一颗新鲜的草莓送入萧启瑞口中,渔玄则乖巧地倚在萧启瑞侧,为他沏了一壶新茶。

    萧启瑞望着木头似的顾以微,皱起剑眉,“皇后,过来服侍朕。”

    顾以微抬起脸,眸中尽是不屑。

    萧启瑞耐着子看着她,终于还是爆发——

    “滚出去。”

    顾以微默默地跳下马车,与步行随军的菲儿走在一起,如此她更是自在。

    到了午膳时分,菲儿被分配去帮厨,顾以微一个人立于枯树下,面对着山林。

    萧启瑞携渔玄和怡贵妃下了马车,一眼瞥见她傲然的姿,愈发的生气,以至于用膳时都心不在焉。

    为什么,这个女人能轻易地惹怒他?

    渔玄看出了萧启瑞的心思,指尖划过他的膛,柔声道,“皇上,臣妾想喝燕窝粥。”

    萧启瑞心不悦,亦是依了她,对在一旁布菜的菲儿说,“你去给贞贵妃煮一碗燕窝粥。”

    腾腾的燕窝粥很快就煮好了,可偏偏在渔玄接过燕窝粥时,玉手刻意一抖,整碗燕窝粥都撒在了她的衣裙上。

    “皇上,好烫——”

    渔玄蹙起娥眉,梨花带雨。

    “怎么做事的,拉下去打三十大板。”

    萧启瑞自然知晓菲儿是琉璃宫的宫女,越是如此他越要重罚,看看那个女人能倔到什么时候。

    &nb

    sp;“奴婢不是故意的,求皇上开恩!”

    菲儿屈膝跪下,顾以微听到菲儿焦急的声音,转过,恰好萧启瑞正看着她,眼里是胜利者的微笑。

    “拉下去!”

    暗处的流云心急如焚,正跳下来为菲儿求,却见到顾以微款款向萧启瑞走去。

    “皇上,臣妾没有管教好奴婢,是臣妾的错,请皇上惩罚臣妾吧。”

    她很恭顺地跪在他跟前。

    “很好,既然皇后这么说,那朕就让皇后重新学起,从现在开始菲儿的活全部由你来做。”说罢,大手覆在渔玄的纤腰上,面无表看着菲儿地说“这个宫女烫伤了朕的妃,立刻拉下去,三十大板一下也不能少!”

    菲儿一怔,不再求,只是难过的看着主子的背影。

    顾以微全颤栗着,心中几乎沁出了血,萧启瑞,你够狠!

    幸好菲儿有内力护体,三十大板不会伤及命,但已几乎不能行走,流云自告奋勇,背着她前行。

    渔玄在萧启瑞怀里笑意浓浓,她甚至觉得,仙主暂时不让顾以微去死也是件有趣的事。她要折磨顾以微,折磨她到死!

    若萧启瑞的圣旨,菲儿所有活儿都落在了顾以微上。

    “以微姐姐,这是妹妹的衣裙,你洗的的时候可小心点啊。”渔玄捧着一大堆衣服走向她,衣服面上不是油脂就是墨水,顾以微一眼看出这是渔玄刻意为难。

    “知道了,我会洗好的。”

    顾以微嗤笑,渔玄那么想看她的笑话,她怎么能轻易认输?

    大雪封山,冰天雪地,顾以微抱着渔玄的衣裙走到军营附近的河胖,河水却已经冻成了冰,她只好用手一把一把地将白雪装入盆里,等到雪水化了,才将衣裙浸湿,指尖触到那寒冷的水时,侵骨而入的寒意让她忍不住心里一窒,她却着自己将双手放入水里。

    一盆衣物洗完,已是深夜,军营里闪烁着撩人的灯火,顾以微静静地坐在黑暗处,抱着膝。

    “吁——”

    这时马蹄嘶鸣,一名男子骑在马上向她奔来。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