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后4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封后4

    “太后的懿旨和贺礼都在锦盒里,请萧皇接旨。ai悫鹉琻”

    众人为这女子的美丽所吸引,她的美与顾以微略有不同,顾以微的美是清灵中带着坚毅,风华无双;而她的美是温润中带着甜腻,宛若谪仙。

    “嫚儿?”

    萧启瑞低低的发出声音,女子捧着锦盒的手明显一窒,没有对上他的眸光,浅浅的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请萧皇接旨。”

    萧启瑞卓绝地看着她,从龙椅上站起,以轻功跃过他与她之间的距离,恰好落在她面前。

    “你是嫚儿?”

    他始终温柔,似乎还含着笑。

    女子朱唇微动,终是没发出声音。

    抬了抬手,将锦盒举到他跟前,“请萧皇接旨。”

    萧启瑞沉了脸色,接过她手中硕大的锦盒,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锦盒之上。

    打开锦盒,萧启瑞也露出了惊异之色。

    “这是——婴儿的尸体!”

    “啊——太可怕了!”

    顾以微强撑着坐起来,往萧启瑞的方向看去,锦盒之中放着一具黑乎乎的木炭似的尸体,隐约还可以看出手脚的轮廓,似乎用特殊的方法做了防腐处理,看起来有点像木乃伊的样子。

    心骤然痛了起来,这,莫不就是她的孩子……

    “太后这是什么意思?”萧启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送一具婴儿尸体来当他封后的贺礼,母后真是狗急跳墙了。

    “萧皇不记得了吗?这具尸体是萧皇在三年前送给太后的……”经女子这么一提醒,萧启瑞才恍然想起了,三年前为了证实莲毓皇后之死,他确是将烧焦的婴儿尸体交给了母后的人。

    这么说,这婴儿的尸体是他的孩子?可是他怎么会一点印象也没有……

    “噹”的一声,锦盒掉落在地上,顾以微乘他失神,拼尽了全力冲撞过来,他向后退了几步,顾以微又再次摔倒在地。

    “孩子……”顾以微伸出手去抱那黑乎乎的尸体,脸色惨白,泪眼迷离。

    她好恨,萧启瑞竟然把孩子的尸体送去给太后,无忧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世界就被亲生父亲杀了,可为什么他们连他死后还不让他得到安宁……

    “无忧……”顾以微哭得悲恸,晏文钦不忍再看。

    那晶莹的泪如断了线的珠子落在地上,落在萧启瑞的心里,他不怎的,看着她抱着那婴儿尸体的样子宛如有刀片在剜心上的,让他抑制不住的想要把她们抱进怀里。

    “够了。”萧启瑞将她拉起,她摇摇晃晃地站也站不住,“滚出去!”

    顾以微哭得悲伤决绝,触到萧启瑞狠绝的黑瞳,她才幡然醒悟,杀她孩子的凶手就在眼前啊!

    左手紧紧抱着孩子的尸体,右手冷不防掏出左边衣袖中藏着的金钗,狠狠地狠狠地扎向萧启瑞。

    萧启瑞轻易躲过,对着她又是一掌,将她打出数米远,她吐出一口鲜血,那婴孩的尸体却还好好的躺在她怀中。

    “来人,将皇后拖下去。”

    晏十三握紧拳头,僵着子,自己忍住。晏文钦早已阖上双眼,若再去看,他也害怕会控制不住地拥她入怀……

    婴儿的尸体最终被夺走,顾以微伸手去抢,嘤嘤地低泣着,那么无助地被两名侍卫架着出了大,凄绝的眼神看得晏十三心中一紧。

    白衣女子淡漠地望着眼前这一场闹剧,直到女子的影消失在雪地里,待萧启瑞回过来,她才重新拾起锦盒,对他说,“萧皇,太后的懿旨在此。”

    萧启瑞瞧了一眼锦盒,里面空无一物,锦盒壁内刻着临天大陆时的盛景,只可惜繁华已不再。萧启瑞明白,母后送回婴儿的尸体只是对他的警告,而她的懿旨也很明确了,就是要他尽快统一三国。

    “嫚儿。”

    萧启瑞唤着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却毅然转离开。

    萧启瑞伸手拉住她,让后的众妃吃味不已。<

    br>

    “嫚儿,为什么不理瑞哥哥?”

    瑞哥哥?他们竟然好到了这程度?渔玄手里的绢子揉捏得不成样子了……

    那女子叹了口气,终究是转过来,“嫚儿只是替太后送信,还请皇上放嫚儿回去。”

    萧启瑞却挑起剑眉,“难得回宫,多住几吧。”

    嫚儿咄咄地盯着他眼里的欣喜与温柔,败下阵来,柔声道,“奴婢遵旨。”

    渔玄诧异,这样绝世无双的女子竟然是个婢女!

    萧启瑞心大好,在侧加了一张桌子,不管嫚儿如何推脱,他硬是要她坐在那里。

    “嫚儿只是一名婢女,没资格坐在皇上侧。”嫚儿刻意与他保持了距离。

    “若你没资格,这里还有谁有资格?”萧启瑞不由分说握紧她的手。

    这看似简单却深的对话击碎了上所有妃子的心,她们一时间弄不明白萧启瑞的喜好,原来他真的可以宠一个人上天,又毫不留地送另一个人入地狱。

    外,顾以微像失了魂的傀儡,拖着散了架似的体走在雪地里,才那么一会的时间,积雪就已厚至脚,她艰难地走着,整个心系在那婴孩的尸体之上,完全不知道自己正走向何处。

    突然觉得体那么重,也睁不开眼皮,冰冷冰冷的寒气由雪地里腾升,灌入衣袖,好像多年前萧启瑞生辰那夜,她在景殇宫的雪地里等了他半个多时辰,也没有这般寒彻入骨。

    是昙花一现,记忆却长青,这样鲜明的对比不就是要生生绞灭了人心?

    迷迷糊糊地一头栽在雪地里,顾以微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时候,已是深夜。

    萧启瑞压在她上,不顾她的伤,她的痛,肆无忌惮地索取她的美好。

    她是清醒的,因为体的欢愉和心上插着的利刃。

    可惜她那么无力,任凭他在锁骨处啃噬,任凭眼泪滑落,在他抱紧她爆发的那一瞬间,她却猛然在他肩上咬了一口。

    鲜血淋漓,也成功激怒了他。

    萧启瑞毫不犹豫地吻住她,合着她口里粘稠的液体,着她吞下刚刚从他上咬下的血

    “唔……”

    顾以微不住这般霸道的吻,口里的血腥味翻涌上来,让她作恶。

    ——————顾以微专用分割线————————

    七后,无忧被隆重地藏人皇陵,而她这个作母亲的,连看都没有资格去看一眼。

    萧启瑞连宠了她七,任谁也不相信七前他还在承德上将她打得内脏出了血。

    她也不再把自己当人,只当是他暖的工具,夜夜随着他在她上发泄,心间如天地一般,下起那磅礴的大雪,越来越寒。

    “主子,皇上明要出征。”菲儿收到消息,立刻赶回来禀报主子,皇上走了,主子的噩梦就结束了吧。

    顾以微缩在屋里,没说话,咬着唇沁出血,脸色苍白得不行,子整整瘦了一圈。

    “娘娘,小德子来了。”

    青蓝进来通传,顾以微才动了动,拂去泪痕,拖着虚弱的体走进厅里。

    “皇后娘娘,奴才来告诉娘娘一声,明你随皇上一起出征。”

    顾以微黯淡的眼色明亮起来,出征便是出宫,她可以逃!

    “皇上还说,若娘娘逃跑,他便杀光琉璃宫里的人。”

    什么……

    卑鄙无耻!

    顾以微的心骤然凉了下来,战战巍巍地返回屋子里,到底要怎样她才能逃脱他的锢。

    菲儿长叹着走进院子,恰好遇见了流云,两人眼神一交汇便又各自避开,因为萧启瑞这样对待顾以微,菲儿与流云也生疏了不少,流云不明白为什么皇上病好之后就转了子,也不明白皇后怎么能每次都把皇上气得七窍生烟,着皇上对她下狠手。

    br>幸好,白天皇上是不来的,他要陪着嫚儿,一个小小的婢女就让后宫粉黛无颜色,而一个破鞋皇后能让皇上夜夜流连,嫚儿与顾以微就这样轻易地被推上风头浪尖。

    午时,芳怡中。

    “瑞哥哥,明你出征,嫚儿也便回太后边了。”嫚儿玉指芊芊,端起茶壶,将清茶倒入杯中,端着新茶递到萧启瑞嘴边。

    “嫚儿,朕向母后要了你。”萧启瑞握着她的手,揽住她的腰,望着她的美眸,似笑非笑。

    最初见到她,他十二岁,她四岁,她跟着母后入了宫,一直住在宫里,每次见到他都是甜甜地唤“瑞哥哥”。

    儿时戏言,他也说过要娶她,换得她“咯咯咯”一阵铜铃般的笑声。

    现在他坐拥了天下,可边却连个知心的女人都没有,嫚儿是个不错的人选。

    嫚儿却抽出了手,撇过脸去,“嫚儿和瑞哥哥是不能在一起的。”

    萧启瑞不明所以,嫚儿却继续说。“嫚儿心中清楚,瑞哥哥对嫚儿的不是,瑞哥哥只是想借着嫚儿接近太后。”

    萧启瑞手上明显僵了一下,竟然被她说中了心事,却还是宠溺地说,“嫚儿不要胡思乱想。”

    嫚儿不语,淡漠的模样让他想起了琉璃宫里的那个女人,不知为何,此刻他好想要见到她。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