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顾以微比谁都清楚,萧启瑞也许连两天都熬不过……

    “晏文钦,既然知道下毒之人是太后,为何不向她要解药?”她纠结地提议,虽然明知此举成功的几率很小,但也是唯一能救活萧启瑞的方法。

    “不瞒夫人,皇上毒发后,微臣试图寻找过太后,但一直未能找到。”晏文钦垂下头,“皇上不肯将心蛊毒发的消息传出去,现在除了你我二人,没有人知道皇上中了心蛊。”

    顾以微自然明白,若天下得知萧皇中蛊毒,那天牧国便岌岌可危了。

    “原本没有下蛊之人的蛊咒,皇上的蛊毒是不会发作的。”晏文钦见她凝思,叹了口气,忍不住说,“三年前,皇上听闻夫人葬生火海,想随夫人而去,这才唤醒了沉睡的蛊虫……”

    因为她的“死”才导致他蛊毒发作!?

    “我不信,如果他真有这样我,怎会狠心喂我喝下掺了红花的汤药?”顾以微朱唇颤抖着。

    “夫人,那服药确是鬼手医仙留下的。”晏文钦缓缓说道,“皇上他是为了救娘娘……”

    “够了,我不信!”晏文钦的话宛若一根冰刃,狠狠地穿过顾以微的膛,不偏不倚刺在她的心口上,却没有鲜血流出来,但待那冰刃化去时,却又鲜血如注。

    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望着榻上脸色苍白的萧启瑞,拼命地想藏起眼角的泪。

    “主子,药来了。”

    菲儿推开门,打破了屋内的静默。

    顾以微接过瓷碗,舀了一勺汤药,放在嘴边吹了吹,才送入萧启瑞的口中。

    他却咽不下去,温的汤药从嘴角流出来,顾以微无奈,只好将药倒入自己的口中,嘴对嘴的喂给萧启瑞,

    她紧闭着双眼,碰触到萧启瑞的嘴唇时仍是忍不住动。

    晏文钦僵在一边,想起那时在芗城的景,他来说,那不是吻的吻,此生也只有那一次了。

    “夫人,皇上劳你多费心照料,微臣有些要紧的事处理,先行告退。”晏文钦压下心中的不理智,南越国虎视眈眈,他必须打起精神来。

    “我不会让他死的。”顾以微转过对他点点头,似在对他说又向似在对自己说。

    晏文钦平静地走了出去,特地交代侍卫不许任何人入内。

    待他的脚步声渐远,顾以微终于落下泪来,轻抚在萧启瑞憔悴的脸上,他双眸紧闭,呼吸不稳,完全没了以往俊朗英的模样。

    怎么会这样呢?上一刻还恨他恨得入骨,此刻却如此的心痛。

    “主子……”

    菲儿想要开口安慰,却言又止。

    顾以微勉强笑了一下,示意她不用担心,“你一夜没睡,先回去休息吧。”

    菲儿虽然担忧,但自知帮不上主子的忙,便收了药碗,走出了屋子。

    “咔”的一声,房门被关上,屋子里只剩下她与萧启瑞了,这样的场景好像非常眼熟,只不过那时躺在上的是她,守在榻的是萧启瑞。

    辗转忆起那一,他将她从燕子楼中救出来,与她在甘泉宫里度过了三,枕畔的软语,一生一世的承诺,心似被温暖风软软一击,顾以微几乎要落下泪来。

    整整一夜,她没阖过眼。《百草杂记》和《莲花传》被她翻来覆去看了几次,仍然毫无线索,她甚至想实在不行就为他进行心脏手术吧。

    只是在这样的时代里,根本达不到手术的要求。

    幸而,萧启瑞本就内力深厚,她冒险用金针锁着他的心脉,抑制了蛊虫的活动范围,如此延长了十左右的寿命。

    窗外大雪绵绵不绝,如飞絮鹅毛一般,顾以微在镜子前站了许久,眼中微微晕眩,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终于抬起手解下了人pi面具,露出面具下那无双的容颜。

    虽然顶着莲毓皇后的脸,但顾以微就这样飘飘然走出屋子,一眼睨见晏文钦从远处走来,

    他的眼里是欣喜和诧异,更多的是无法压制的思恋与慕。而以她此时的心境,要走好脚下每一步,都何其艰难,终如一块寒冰,不能被温暖丝毫。

    “晏文钦,宫里可还有太后的人?”

    待晏文钦走到她跟前,她才仔细地问道。

    “夫人,你这是!?”

    晏文钦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一愣,她恢复了容貌,丑陋的疤痕已悉数不见了,那样倾世的容颜,决然的眸子,除了她,世上再没有第二人。

    “如果太后知道我没死,应该会急着派人来杀我吧。”顾以微目光灼灼,“必须找到太后,只有她才能救萧启瑞!”

    那么巧的,这是渔玄抚着空的小腹踩着莲步出现在宫廊转角处,她面容忧伤,羽睫含泪,还沉浸在失去孩子的悲痛中。顾以微猜想她这样急切地来寻萧启瑞,怕是已经得知李毅自尽的消息。

    渔玄看到顾以微,立刻停下了步伐,手里的绢子拽得死死的。

    顾以微撇下晏文钦,朝着渔玄走去,周围的宫女见莲毓皇后死而复生,若非跪下叩拜,就是吓得瑟瑟发抖。

    “你是太后人对吗?”顾以微认真地看着渔玄,掏出在萧启瑞房内找到的罂粟粉,“这原本是仙主交给潼贵妃的东西,现在却到了你手上……”

    渔玄一惊,绢子掉在地上,她并不知道潼贵妃一事只是顾以微的揣测,顾以微却继续说,“你不用担心,我不是来揭穿你的,我只是要见太后!”

    “放肆,太后岂是你想见就见的。你害死了我的孩子!还敢假冒莲毓皇后!”渔玄听了她的话,稍稍定了定神,“莲毓皇后已被毁容,你自然是个不怎么高明的冒牌货!来人,将这个女人拿下!”

    “是不是冒牌货你比我更清楚。”顾以微一脸凝重,“如果不想萧启瑞死,就帮我通知太后,我要见她。”

    渔玄怔住,虚弱地摇晃着她的体,“你说皇上怎么了!?”

    “太后她给皇上种下了心蛊。”渔玄不退后了两步,她是听说过心蛊的,知道那是千年前的蛊毒。

    顾以微的思量是,渔玄自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她却是也是真心着萧启瑞,应该会以萧启瑞的安危为重。

    果然,渔玄愀然泪下,“我去求仙主。”她似已崩溃,难过得不能自已。

    “求她是没用的,不如拿我去交换。”思索须臾,顾以微继续说“你滑胎的事与我无关,怕是有人想看鹬蚌相争……”

    渔玄眯起美眸,自然不相信她的话。

    又过了几,渔玄那儿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宫里的妃子们因为萧启瑞卧病在安静了不少。除了怡贵妃来大吵大闹过之后,便再无其他人来捣乱。

    “主子,歇一会吧。”

    入夜,菲儿实在不忍心看主子夜守候在皇上边,小心提醒了一句。

    顾以微忧伤一笑,“不能歇,他的况很不好。”

    菲儿便不再言语,悄悄退了出去。

    顾以微抚在他的额头上,如火炉一般烧得厉害,好像比之前更严重了一些。她只好打来一盆冰水,想要为他擦拭着子降温,掀开衣襟的那一刻,却瞧见了三年前他为了救她,被慕容宇刺伤的剑痕,像一条毛毛虫黏在他的肌肤之上,她忍不住伸手触摸,心中百感交集如果渔玄没有回来,如果他不曾杀死她的孩子,也许她会一直与他相伴到老……

    尽管顾以微反反复复为萧启瑞擦拭了数次,但萧启瑞体的温度仍然居高不下,她没有办法,褪尽衣物,隔着薄衫,贴着他的子。

    因她畏寒,一到冬天子便是冰冷的。

    “萧启瑞,你怎么睡了这么久……”

    顾以微呢喃着,她枕着玉枕有些不舒服,只觉得枕下有什么东西,搁着她生疼。

    撑起子,掀开玉枕一看,竟是她的那抹红玉!

    萧启瑞并没将红玉随尸体下藏,而是取下了那抹红玉,放在枕下,好似她夜夜陪着他入眠。

    顾以微的眼睛湿润了,将红玉包裹在手心,

    因为疲惫的缘故,很快进入梦境。

    ——————雪狼专用分割线——————

    “主子,雪狼带来了。”

    翌,甘泉宫的侍卫见到菲儿牵着一只狼走过来,怎么也不肯放行,顾以微只好打开门,示意他们这是她的意思。

    雪狼也很乖巧,不吵不闹的走进屋里。

    “菲儿,你先出去。”

    菲儿不明所以地走出屋子,一大早主子便让人通知她将雪狼带到甘泉宫,却又没说明缘由。

    顾以微则抚了抚雪狼的长毛,歉意地说,“雪狼,这次要麻烦你了。”

    雪狼“呜呜”两声,着她的手,目光警惕地望着上的萧启瑞。

    “来,躺下。”

    雪狼似乎听懂了顾以微的话,四脚朝天躺在地上。

    “会有一点痛,但是就一会儿。”顾以微取出一根纤细的长针,心有不忍。

    但见她在雪狼的腹部抚摸了良久,确定了位置,才将长针刺入。

    “呜——”

    雪狼吃痛,低低地哀嚎。

    顾以微一边安抚它,一边将那长针取出。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