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顾以微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渔玄!?难道是她让萧启瑞服用罂粟花粉的?

    她若有所思地望着那成片的罂粟花,对菲儿道,“把这些罂粟全都烧了。”

    菲儿正想说什么,“嗷呜——”突然一声狭长的狼嚎响彻在耳际。

    是雪狼!

    寻声望去,果然,晏文钦领着卫子琪和雪狼站在御花园外。

    晏文钦低下头对雪狼说了些什么,雪狼冷不防朝她奔过来,吓得菲儿从袖中抽出软剑。

    “不许伤它!”

    顾以微大急,挡在菲儿前,雪狼一路狂奔,飞跃起,扑在顾以微上,亲昵地蹭着她,却无意间瞥见她空的颈间,立刻停止撒,“呜呜”的唤着,显得有些不安。

    顾以微才想起,她的红玉还在那具烧焦的尸体上,陈荣显说那红玉是便是莲花神女后人的印证,相传原是拥有玄力的绝世珍宝,自通天门关上后便成了一块普通的玉石。

    如此,要不要取回来呢?

    “夫人,她便是我家小妹。”顾以微神游之际,晏文钦已走到她跟前,卫子琪怯生生地拉着他的衣袖,低着头不敢看顾以微。

    “子琪,见过夫人。”晏文钦将卫子琪从后拉出来,“这段时间你就住在夫人的宫里,切莫惹事生非。”

    卫子琪扁着嘴,“我不要,我要和晏叔叔一起住。”

    晏叔叔!?看晏文钦一脸无奈,顾以微“噗嗤”一笑,卫子琪今年也十五岁了,出落得清秀可人,想来晏文钦是搞不定她才想着把她送进宫里。

    “子琪,你和雪狼先在宫里住上几,若你不愿意住了我就让晏文钦来接你们回去。”顾以微抚着雪狼的长毛,对卫子琪说。

    卫子琪一愣,只觉得于她好像似曾相识,可她那样美丽的容貌,若之前见过她怎么可能会忘记。

    “菲儿,你先带子琪和雪狼回宫。”

    卫子琪虽然心中有一百个不愿意,但还是乖乖地跟着菲儿走了。

    望着她们离去的影,顾以微才郑重地问:“萧启瑞是不是中了蛊?”

    晏文钦一愣,猜想皇上定然是又犯病了,躬答道“不瞒夫人,确实是蛊。”

    “是什么蛊?”

    顾以微知晓定然是不能轻易解除的蛊,否则萧启瑞也不可能需要长时间服用罂粟花粉来勉强支撑。

    “不知夫人可曾听过心蛊?”

    心蛊,顾以微在脑中搜索,的确是在书上看过,仿佛《莲花传》里记载青鱼曾使用过心蛊,“听过,这千年前的蛊法流传至今也并非是什么奇事,奇怪的是萧启瑞怎么会中了心蛊?”

    晏文钦叹了口气,不知从何说起。

    御花园满园繁花已落,那苍绿的树叶都已然被风薰得泛起浓重的黄,稍稍一动,便落到地上,良久,晏文钦才开口。

    “是太后。”

    “太后?”顾以微倒抽一口气,再没有比太后更可怕的母亲了。“她为何要这样做?”

    晏文钦思量了一下,隐去了先前的恩怨,只对她说,“太后怕皇上背叛她,从小就在皇上上种下了心蛊。”

    “所以皇上才会受太后的要挟是吗?”

    难怪萧启瑞要杀死她的孩子、杀死她,还将她的尸体悬城三,以昭告天下她死了……原来只是为了保全他自己!

    “夫人,其实皇上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保护着夫人。”晏文钦低低道,萧启瑞为她做的每一件事,他都看在眼里,换做是他,也很难做到如此。

    “可笑,亲手杀了我的孩子也是保护我?”顾以微眼里泛起一片血红,这一句撕心裂肺的话堵得晏文钦不知该说什么。

    “夫人,其实那服药……”

    “够了,你不用为他解释,我什么都不想听。”顾以微努力把坏绪压在心底,往前走了几步,临着花团锦簇的水仙。“晏文钦,天牧国的雪域地图在哪里?”

    晏文钦抬起头,她神色平常,池中的清绵如她的目光。

    “在宫中。”她怎会突然问起地图的事,晏文钦有不好的预感,五内翻腾如终年不散的袅袅云雾。

    “我想与你做个交易。”顾以微俯摘下一朵水仙花,在手中把玩,晏文钦一时恍惚。

    见晏文钦不说话,顾以微继续道,“我治好萧启瑞的心蛊,你将雪域地图给我。”

    “微臣做不了主。”晏文钦并没有直接拒绝

    “萧启瑞就快要死了,你还有三天时间考虑……”顾以微自顾自地走出御花园。

    “左手拈花,右手孽障。”往事的丰盈与美好灿烂在眼前,可眼前的女子却已不再是三年前的她。

    晏文钦喟然长叹,她既是皇上的夏花也是皇上的孽障,唯有她能在尺寸之间救活皇上再不动声色地刺他一刀。

    顾以微并不知自己给晏文钦带来这么多感触,幽然地转着手中的小花,一个人走在宫廊间。

    白露生愁,玉阶生怨,宫廷锦辉繁绣中的陰毒哀怨永远无穷无尽。

    “夫人。”一沉沉的男声如滂沱的大雨,顾以微停住脚步回头望去,于无涯穿着一青衣向她走来。

    他到底比三年前成长了不少,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御国将军。

    “于将军,有何事?”顾以微礼貌地一笑。

    “在下久闻夫人的大名,觉得夫人像极了在下的一位故人。”于无涯虽然目光凌冽地直视她,但眼里坦坦

    顾以微挑眉,看似疑惑地问:“哦?于将军的故人是谁?”

    “她原是天牧国的莲毓皇后,在多年前的选贤大典上救了在下一命,还将天御国的三十万大军托于在下。”于无涯很是恭敬,看来他也在怀疑她的份。

    “我听闻莲毓皇后在三年前已经去世了,真是可惜呢。”顾以微脸上的笑意很深。

    “不论她在世或者不在世,皇后对在下的恩,在下都不会忘记。”于无涯那郑重其事的脸映在顾以微的黑瞳中。

    原来他是来向她表忠心的。

    顾以微不由得接着说,“于将军武功盖世,当年受蛊毒蚀心还能护住竹球,一举夺魁是当仁不让的。”

    这段话源自选贤大典上她对于无涯说的一段话,如此于无涯应该明了她的份。

    多一个帮手总是后的,她很庆幸,当果真没选错人。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