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相见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再相见2

    慕容宇点点头,“今夜是最好的时机。ai悫鹉琻”

    天牧国仅有两万人马,且长途跋涉还未修整,此时发动进攻,定能将他们一举歼灭。

    顾以微又端起了茶杯,掩饰着心里的慌乱,三人沉默着,陈荣显最先退了出去,只剩慕容宇和顾以微在屋子里。

    “夏儿,若本王杀了萧启瑞,你可愿做本王的太子妃?”

    慕容宇将顾以微转向他,双手搭在她肩上,心底一片柔软。

    “下,你明知我不可能再上任何人,又何必苦苦强求。”顾以微还没从萧启瑞带给她的刺激中恢复过来,混沌的眼神让慕容宇看着不忍。

    “夏儿,难道你要一生都活在过去?让本王许你一个未来吧!”慕容宇捏着她的肩,一字一句仿佛费力极大的力气才说出口。

    顾以微据他于千里,冷声道:“我的未来里不会有下。”

    慕容宇沉默着望了她好一会,在她脸上看不出波澜,也只好受伤地一笑,“无妨,本王先去杀了萧启瑞,再来问你!”

    待慕容宇出来屋子,顾以微黯淡了眸光,她只有愧对他了!

    勉强恢复了心,顾以微提笔在宣纸上写下一行字,解下人pi面具,从袖子里取出一瓶无色无味的药水涂抹在上面,再带上时,那人pi仿佛和她黏在了一起,看不出一丝痕迹。

    走出屋子,空气里凝结着沉郁,刚刚结束了一场激战,刺桐城楼前的荒地上还流淌着新鲜的血液,乌鸦“呱呱”地啼了两声,好像它也知道一场更加惨烈的厮杀即将到来。

    顾以微登上城楼,对面,天牧**营里一片沉寂,除了值夜的士兵,大多数营帐都熄了灯火。

    “都准备好了吗”

    营内,慕容宇问陈荣显。

    陈荣显点点头,神色郑重,一翻跃上战马。

    慕容宇也骑上马,对着整装待发地大军道:“天牧国的国君萧皇就在对面的军营里,我们已拿下天御国,现在天赐良机,斩杀萧皇,一举拿下天牧!”

    众人斗志昂扬,正要欢呼时却被慕容宇压下。

    “由青云将军先率一只突袭队扰乱敌方视线,其余人看到火光再出发!”

    顾以微在城楼的长廊上凝望着,有秋风倏然吹来,深秋的夜晚难掩凉意,带着花叶稀松凋零的落寞。于顾以微却宛若一把锋利的刀片贴着皮肤生生刮过,没有疼意,但那冷浸浸的冰凉却透心而入。

    三年了,她为了无虞隐姓埋名躲在南越国,而老天却再次让她见到了萧启瑞,她要报仇!她要亲手杀了他!

    “出发——”

    慕容宇一声令下,陈荣显率兵出了城门,其余将士跟在其后,持盾牌长矛,步行前进。

    马蹄声越来越远,陈荣显逐渐靠近天牧国的营地。

    “哗”的一声,突然周围亮起一片火光,原来他们早有防备。

    慕容宇见势不妙,迅速加快了行军步伐,赶去解围,而此时城楼下方一片刀光剑影,萧启瑞突然带着一只全部着黑衣的队伍对刺桐城门发起猛烈攻击。

    慕容宇一时间进退两难,于无涯却顺势包抄上来,将他与陈荣显团团围住。

    “这里交给你,本王去救夏儿。”慕容宇瞥见城里上的那抹素影。

    那抹素影在夜色秋风中伫立,她望见了城下的萧启瑞,挥洒着宝剑嗜血成瘾。

    萧启瑞也发现了她,借力城墙一跃登上了城楼。

    “保护夫人!”众将士排成人墙守在顾以微跟前。

    “都退下!”顾以微却强硬地命令道。

    萧启瑞凌凌地走来,眸中是燃烧的怒火,“你到底是不是她!?”

    剑刃划过她的白衣,划断了前系好的绸绳,在外面的那件素白薄纱敞了开来,被秋风“呼”地刮起,掩住了她后那些将士的视线。

    “说!”萧启瑞狠戾地钳住了她的玉颈,众将士拔刀相向。

     

    ;顾以微却冷眸看着萧启瑞,不肯说一句话。

    慕容宇远远望见城楼上的景,奋力挣脱于无涯的纠缠,孤一人往城楼赶来。

    萧启瑞扫过那焦急地影,带着悲恸与恨意勾起唇角,“夏儿,你躲了朕三年,就是为了和他在一吗?”

    顾以微凝着慕容宇的方向,眉心曲折。

    “很好!”萧启瑞钳着顾以微,将她的脸生生扳过来,又飞向前一招鱼贯龙长,将围住他们的南越国将士悉数杀死,鲜血溅在顾以微的白衣之上。

    而后,他猛地将顾以微推至城楼边缘。

    “慕容宇,若你再往前一步,朕就杀了她!”萧启瑞一手压着她的后肩,一手提剑划伤了她的手臂。

    “萧启瑞,放了她!两国之争拿女人做要挟,你也不怕天下人耻笑!”慕容宇见顾以微受伤,停在离城楼三十米开外处。

    “哼,慕容太子对青云将军的二夫人这么上心,你又不怕天下人耻笑?”萧启瑞讥诮,一把扯下顾以微的薄纱,丢在城楼下方。

    慕容宇迎风接住了那薄纱,紧紧拽在手里。

    “萧启瑞,你想干什么!”

    “朕,要杀了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

    顾以微阖上眼,指甲划过掌心有稀薄的痛楚,她心底却在笑,她知道她赌赢了!

    一剑刺穿她的右肩,利剑抽出时将她的里衣撩开,合着那鲜红的血一起滑落肩际。

    又一剑削在她左肩的骨上,鲜血淋漓。

    “这就是你背叛朕的惩罚。”萧启瑞咬在她耳际,任凭她的血渗透他的黑衣,流进他心里。

    “萧启瑞!”慕容宇怒不可遏,提剑飞跃城楼,而萧启瑞却在慕容宇触到城楼的那一瞬将顾以微丢下城楼,巨大的冲击力让她的伤口疼痛无比,还未落地,却又被后一双大手抱在怀里。

    “吁——”

    一声召唤,隐在城楼下方的黑色骏马寻着主人的声音而来,萧启瑞抱着她跨上骏马,朝着天牧国的军营里奔去。

    “夏儿,即是你的容貌变了,体变了,心却是不会变的。”

    心不会变吗?可是她已经没有心了啊。顾以微昏昏沉沉,昏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