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玄的回忆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渔玄的回忆3

    “渔玄,是你吗?”他问出的这一声,倒让皇后和映雪吓了一跳,惊恐地望着顾以微。ai悫鹉琻

    顾以微感觉到二人奇怪的目光,微微抬起头讥诮地睨着映雪,她眼神飘忽,似隐瞒了什么。

    朱唇微抿,而后勾起唇际,顾以微顺着脑中的记忆回到了渔玄死去的那个雨夜。

    那一夜,墨皇把渔玄叫到了皇后住的延里。

    暖色的烛光映着墨皇的一脸凝重,而皇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让她心里忐忑不安。

    “萧皇很快要娶映雪为后,你不能再留在这个世界上。”墨皇的声音那么冷,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渔玄咬着唇,努力不让泪珠滑落。

    “你这样低份竟敢勾引萧皇!”皇后狠狠地踢了她一脚,她倒在地上,瞥见了屏风之后映雪的影。

    “天牧国的皇后只有一个,就是墨映雪!”墨皇将一罐瓶子丢在她边,“这是断魂散,你自行了断吧!”

    渔玄怔住,望着冷漠的墨皇,狰狞的皇后,和屏风后袖手旁观的映雪,整个人都黯淡下去。

    萧启瑞,你要娶映雪是么?

    父皇,你要我死是么?

    好,玄儿便依你们。

    渔玄没有任何反抗,捡起毒药,宛如一具僵尸般走出延

    后是墨皇的叹息,和皇后的嗤笑。

    宫苑长廊,两名宫女正捧着映雪的嫁衣朝她走来,那样鲜红的颜色刺激了她的神经,这嫁衣,应该是她的才对啊!她等了萧启瑞三年,为什么他要骗她!

    渔玄惨淡一笑,将手里的断魂散整瓶倒进嘴里,其实她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毒药,因为她的心早已经死了。

    却猛地一把抓起嫁衣覆在上,假装自己就是那嫁入天牧国的新娘,逃到了仙女湖畔,再为萧启瑞跳最后一曲诀别舞,这一次,便是天人永隔。

    倒下的那一瞬,她已经模糊了意识,视网膜的记忆里依稀可见皇后与映雪匆匆赶来。

    “别怪我们,是仙主要你死。”皇后踢了踢她,见她一动不动,才拉着映雪走了,映雪却仍愤怒地对着她吼:“父皇偏袒你,舍不得让你死,可你没想到本宫也是仙主的人吧?本宫才是天牧国的皇后,敢和本宫抢萧皇,你的下场只有死!”

    而此刻渔玄已经咽了气。

    “啊——”

    慕容宇又在映雪脸上划了一道,她的惨叫将顾以微拉回现实。

    “下、将军,请让我与墨皇单独聊两句。”

    墨皇原本低着头不愿看映雪受辱,听顾以微这么说惊讶地抬起头,看向顾以微的眼色更深了。顾以微走到他边,拿出一粒小药丸喂入他口中,墨皇顿时觉得全软绵绵的,再使不出力气。

    “将军,请将墨皇带到御书房。”

    顾以微朝慕容宇福了福,转出了龙祺,墨皇被陈荣显架着,眼中绪复杂。

    秋的阳光洒在偌大的后宫里,天御国的宫亦是雕栏玉砌,只是人们的心中散发着氤氲和恐惧,越发撩动了负面的绪。

    “夫人,墨皇狡黠,你多小心。”

    陈荣显将墨皇送入御书房,不放心地带上门,守在门口,屋里只剩下顾以微和墨皇。

    顾以微含笑走向他,言语中不怒自威,“为什么墨皇会觉得我是渔玄呢?”

    “你的眼睛太像她了!”墨皇其实也不敢确定,三年前莲毓皇后殡天的消息传遍了天下,谁会相信渔玄还活着……

    顾以微平静地看着墨皇,取下人pi面具,站在她面前的墨皇呆滞住。

    “你,真的还活着!”墨皇激动不已,却又道,“是朕害了你啊!”

    顾以微看着墨皇陷入自责中,并没有一句安慰。

    “你可是在怨朕?”墨皇全然不似渔玄记忆中那般冷酷无,他的悔恨不像是装出来的。

    以微不为所动,因为他们的恩怨与她无关,她现在只想借助渔玄的份降低墨皇的警惕。

    “墨皇,我这次来是想请你把天御国和天牧国的雪域地图交给我,我要去天擎山找我娘。”

    墨皇一惊,眸里有喜悦有思念,“涟漪她,还活着?”

    顾以微漫不经心地扫过他的墨皇的书架,并没打算把顾涟漪死了的消息告诉墨皇。

    “现在朕手上只有一张天御国的雪域地图,朕可以给你”

    墨皇说得坦诚,顾以微却皱起了娥眉。

    触到顾以微不信任的眼光,墨皇心中一痛,解释说,“三年前,萧皇便使计收回了天牧国的雪域地图,这雪域地图唯有原件拼在一起才有用,所以朕没有留下临摹版。”

    顾以微凝思,墨皇没有骗她,陈荣显曾说过,雪域地图无法复制,即便是临摹也不行,除非分毫不差,否则会失之千里,故他与慕容宇才会这般费尽心思苦苦找寻三国的雪域地图。

    墨皇见她沉默,缓缓移到书桌边上,动了动桌子底下的一个暗格,从里边取出一小块地图。

    “这便是天御国的雪域地图,现在朕就把它给你了。”墨皇将地图递给顾以微,顾以微自然地接过,脸上没有任何表

    “玄儿,你在天牧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墨皇不忍看她这副模样,想关心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僵着子手足无措。

    “不要叫我玄儿,我是顾以微。”顾以微将人pi面巾重新戴上,“如果我没猜错,当年的断魂散是皇后和映雪偷偷换过来的。”

    墨皇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语塞,人也顿时苍老了许多。

    “皇后和映雪并不是有意的,她们只是受了慕婉心的挑唆,朕已经将她们打入冷宫,算是对她们的惩戒。”

    顾以微冷哼一声,这样的惩戒未免也太轻了!

    若不是她们将渔玄手里普通的药粉换成了断魂散,渔玄也就不会进入幽然谷,她也不会代替渔玄重生,不会遇见萧启瑞,不会失去一个孩子,更也不用去开那什么通天门!

    这到底是天意使然,还是原本就是一场闹剧?

    “今天御国将亡,恳请将军夫人绕她们一命!”墨皇跪在顾以微面前,顾以微也不动容,他虽为一国之君,却为了妻女放下段来求她,这样的他为何独独对渔玄不理不睬……甚至任凭他人夺走渔玄的幸福?

    “我到底是不是你女儿?”顾以微挤出几个字。

    墨皇更加愧疚,百感交集,“如果你是朕和涟漪的女儿,朕一定会疼你你更胜映雪。”

    正是因为渔玄不是他的女儿,所以每次他看到渔玄都会心痛不已,想起顾涟漪的背叛,便又更加厌恶渔玄。(番外会写)

    “不是你女儿就好。”

    顾以微的话敲碎了墨皇的心,她却自顾自地收好雪域地图,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