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取刺桐城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直取刺桐城1

    不费一兵一卒就拿下了程溪镇,南越国的将士们士气更胜,嚷嚷着要继续进攻下一座城——卫阳城。ai悫鹉琻

    顾以微没有加入众人的欢腾,而是踱步走在军营附近的河边。

    这里有一片石榴林,石榴红了,又因了秋风萧瑟,虽是夜里,花瓣儿,花蕾儿仍在天上不停地旋转着,盈满了一隅秋意。

    漫天飞扬的秋色里,她散落的长发上沾染了几片浅黄色的树叶。跟在她深厚的陈荣显眯起眼,有意无意地放慢了脚步,看着她有些焦躁不安地仰望着湛蓝深邃的天空,冬天好像又近了一些。

    “主子,你在担心什么?”陈荣显解下自己的披风覆在她上。

    “去年冬天,三国遭受千年一遇的雪灾,我怕我们若不再快一些,这天就要变了。”顾以微裹紧披风,因为三年前小产之后没有好好地休息,到底是落下了一些病根。

    “将军,你说我们真的能找到天擎山吗?”顾以微望向陈荣显,这个男人在人前是她的夫君,在人后则是她的属下,也是她最信赖的人。

    当年,“莲毓皇后薨”的消息传遍了三国,陈荣显本想潜入天牧国杀了萧启瑞为她报仇,却截获了慕容宇将她带回南越国的消息,他迅速从雪域折回南越国的都城平昌城,并与慕容宇达成协议,得以与她见面。

    见到她时,她被慕容宇藏在城里一处隐蔽的庄园里,抱着她那初生的孩儿,脸上不喜不怒。

    “多谢青云将军当的救命之恩。”她是这么对他说的。然后陈荣显跪在她面前,缓缓地向她讲述了千年前陈家与莲花神女之间的渊源,以及后来陈家世世代代是守护莲花神女后人的故事。

    “莲花神女与墨慕白留下了一个女儿,顾涟漪是神女的后人,你也是。”

    虽然她曾向陈荣显解释过幽然谷里的事,但是他却认准了她,也因为她是无界选择的开门人,貌似千年前,无界也曾在临天大陆出现过,至少在陈家的家谱中对无界歌功颂德。

    只是陈荣显又告诉了她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其实早在千年前莲花神女的女儿墨无衣就已尝试过打开通天门,失败之后便把这一项任务代代传了下来,无奈千年之后通天门仍然没有打开,这从中作梗者便是青鱼(莲花神女的婢女)的后人。

    千年前结下的恩怨,千年后仍然解不开,倒苦了三国的百姓。

    “主子,刺桐城近在咫尺,墨皇那里有天牧和天御两国的雪域地图,再加上慕容太子手上的地图,寻得天擎山并不是难事。”

    顾以微没说话,思虑的眉眼凝着刺桐城的方向,陈荣显立于她侧,想要伸手帮她摘下青丝上的落叶,却又不忍惊扰了她。

    “我们不去卫阳城,明可直取刺桐!”良久,顾以微转过来望向他,“慕容宇前几来信,说他不就会抵达程溪,待他到时由他率领柳城、程溪的将士去攻打卫阳。”

    陈荣显思量了一番,绕过卫阳直取刺桐确实有些冒险,卫阳城和刺桐城皆有重兵把守,稍有不慎便是腹背受敌,此举是在博弈。

    “将军,时不我待,更何况天牧国步步紧。”顾以微一脸决然,况且她不想再与天牧国的任何人碰面。

    “是啊,晚上探子来报,于无涯竟然乘天黑发起进攻,仅三个时辰就已经拿下了临潼县。”陈荣显叹了口气,“如此看来,也只能直取刺桐城。”

    “将军府可有消息传来?”顾以微缓了缓神色,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无虞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属下交代过夫人一定照顾好无虞,主子可放心。”无虞从小在将军府长大,人人都宠着他,自是不会有什么事。

    “回去吧。”顾以微走进撩人的夜色中,她一如既往地沉郁,因为总是感觉不到自己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像无界所说的她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打开通天门,那么她曾经和现在经历的这一切,又算是什么呢?

    罢了,纷扰难解。

    ————陈荣显专用分割线————

    翌,陈荣显将十万大军分为三部分,他与顾以微率七万兵马前往刺桐城,西岩带两万兵马攻打卫阳以乱其视线,另外一万兵马留守程溪镇,等待慕容宇的到来。

    大军浩浩地出发了

    ,战马嘶鸣,前方不知又会是如何惨烈的景。

    由于陈荣显特地选择了一条偏僻的山道通往刺桐城,待刺桐城守将常子危收到探子的报时,南越国的大军已如洪水般涌来。

    “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去卫阳城了!?”就在几个时辰前,常子危才收到卫阳城的战报,说是第一波攻击挡下来了,但是漫山遍野都是南越的军旗,怕是也抵挡不了多久,他还拨了一万兵马前去支援,可这会儿南越国的大军怎会出现在刺桐城外?

    “将军,陈荣显狡诈,使得是声东击西之法。”天御国的老将卫道夫捋着胡子道,“但他的大军既然分成了两拨人,现在进攻刺桐城的兵马应该不足十万人,我们城中有十二万兵马,又何必惧怕于他?”

    “卫老分析得有理!”常子危听了点头称是,微微放下心来,“传令下去,准备迎战!”

    “呜——”

    战号嘹亮,战鼓齐鸣,刺桐城的守将各司其责,弓箭手占据高位等待着南越国大军的进攻。

    城楼前是大片的荒地,尘烟潇潇,秋风起,漫天黄土迷蒙了双眼,一触即发地战争压得所有人心中忐忑。

    陈荣显却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整装待发,凝着城楼上常子危,此人刚愎自用,摇摆不定,倒是可以好好利用。

    整整一个下午,双方就这样对峙着,直至夜幕降临,南越国大军便就地安营扎寨,燃起篝火。这让常子危不免有些得意,好似青云将军也怕了他,不敢轻易进犯。

    晚膳时分,常子危多喝了几杯,却听到探子来报,在城楼上发现了一个断线风筝。他惊觉有异,接过风筝仔细查探了一番,竟发现风筝的边缘隐约能摸出几行小字。

    “慕容太子将临,速取常子危首级”

    常子危顿时酒醒了七分,狠狠折断了风筝,刺桐城内竟然有通敌的内,他一定要将此人揪出来!

    “这风筝是在哪里拾到的?”常子危目露狠。

    探子不明所以,只道:“是在卫将军的守区。”

    “叫卫道夫来见本将军!”常子危本就对卫道夫心存芥蒂,卫道夫是军中老将,威望高过他不知道多少倍,故常有下属有事直接向卫道夫请示,让他很没面子。

    卫道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匆匆赶来议事厅,常子危将风筝丢在地下。

    “卫老瞧瞧,你可识得这风筝?”

    卫道夫问道一股酒气,又见常子危莫名其妙仍出一个风筝,不面露愠色,“常将军这是何意?老夫怎会识得这风筝?”

    常子危只觉得心中气血翻涌,怒火充斥着脑门,往里对卫道夫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你个老不死的,竟敢通敌卖国,还想杀了本将军,看本将军先杀了你!”

    常子危抽出宝刀就往卫道夫上砍去,卫道夫以为他喝醉了酒,不愿与他多纠缠,反而更激怒了常子危。

    常子危浑焦躁无比,连续砍了几刀都没砍中,大喝一声:“来人,将卫道夫这个叛贼拿下!”

    “你凭什么说老夫是叛贼!”卫道夫见将士们都涌进屋里,面子上挂不住,便要与常子危对质。

    常子危却心烦意乱地理不清思绪,脑子里不停重复着杀了卫道夫,杀了卫道夫……

    便又举起宝刀,这一次卫道夫没有躲闪,“你要杀老夫就来吧,老夫倒要看看你敢不敢下这个手!”

    哪知常子危刀起刀落,真的砍下了卫道夫的头颅。

    就在这时,卫道夫的部下匆匆赶来,手里亦拿着一个风筝,瞧见卫道夫已首异处不怒火冲天。

    “常子危,你为天御国护国将军,竟然和南越国串通一气,谋害忠臣!”来人纷纷拔刀,刀锋向着常子危。

    常子危杀了卫道夫正在兴头上,哈哈大笑起来,“本将军杀他还需要和南越国联手?你们也太看不起本将军了!”

    卫道夫的部下将风筝丢到常子危面前,“这风筝就是你卖国求荣的证据!”

    “什么!”常子危心跳渐渐平复下来,心中突然漏了一拍,蹲下子抚摸着风筝的边缘,果然也绣着一行小字。

    &n

    bsp;“杀卫道夫,换将军位”

    常子危瘫坐在地上,“糟了,中计了!”

    但见那卫道夫的部下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常子危,受死吧!”

    常子危狼狈躲闪,想要开口解释,奈何那些人像刚才的他一样,杀红了眼,根本停不下来。

    不足一刻钟,常子危重十多刀,被砍下头颅,血腥味弥漫在议事厅内,天御国就这样白白丧失了两员大将。

    而刺桐城里发生的一切都在陈荣显与顾以微的预料之中。

    那风筝是陈荣显放的,而风筝上的药粉是顾以微调制的,强强联手,自当是旗开得胜。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