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不血刃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兵不血刃2

    夜幕垂临,程溪城一片静谧,百姓们知道要打战了,纷纷紧锁着家门,连灯火都不敢多点,生怕遭了株连。ai悫鹉琻

    守候在屋里的女子凝着窗外的皎月,终于动了动子,将那死猪似的魏环在上放好,为他盖上被子,打开房门,悄悄退了出去。

    “将军呢?”魏环的部下将那女子拦下,眸中带着怀疑。

    “将军睡下了,承蒙将军厚,收了小女子,小女子今后定然会好生服侍将军的。”吐气如兰,媚眼如丝,魏环的部下也不由得为之心动,便不再拦她。

    那女子嫣然一笑,转往将军府外走去,骑上门口的骏马,直奔城门口。

    城门口正传来一片吵杂声,城外有五人推着一车行囊吵着要进城。

    “我闺女已经在城里了,军爷求你行行好,放老进去吧!”一名老妇抹着眼泪,躬着子恳求道,奈何那些守将的心都是石头做的,连理都不理她。

    秋夜有些许微凉,那女子驾着骏马在无人的街道上驰骋,宛如是画中人。

    “将军有令,打开城门。”

    女子停下骏马,伸出素手从怀里掏出魏环的行军令牌,展示于众守卫。守卫们见了令牌一时怔住,按理说这样关键的时刻是不能开启城门的,可那女子却说是将军的命令,怎么办?

    这时,城门外又传来一老头撕心裂肺地呼喊,“女儿啊,你怎么不等等你爹娘和的弟弟们呢,难道要我们在城外饿死不成啊!”

    女子听到这呼喊,愀然泪下,晶莹的泪珠在火把和月光的照下好似打磨过的珍珠,一滴一滴都金贵无比。

    “爹,女儿在这里!”城门“咚咚”响个不停,守卫们迟疑着不敢开门,那女子呜咽着下了马,扑在城门口伤心哭泣。

    “各位军爷,求求你们放小女子的家人进城吧。”说罢又举起了令牌,“这真是将军给我的,我已是将军的六夫人……”

    众守卫看她哭得伤心,本就于心不忍,又听到她说将军收她作了小妾,且拿得出将军的令牌,更不敢得罪,便请示副将,副将见了令牌当即同意打开城门。

    “谢谢各位军爷!”那女子巧笑倩兮,仿佛天里的桃花,沁人心脾。

    城门外老妇和老头还有三名年轻男子费力地推着一车行囊,守卫们被那女子吸引却也没太在意。

    “不好啦!南越国进攻了!”守在城楼上的副将发觉有异,大声喊道。

    不等他话音落下,推着行囊的五人纷纷揭去人pi面具,从行囊里拔出银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门口的四名守卫击倒,又跃上城墙擒住了那副将。

    “你家将军已被我们的人喂下了毒药,我看你们还是快快束手就擒的好!”说话的是西岩,他将副将交给另外一人,飞停在城楼下方,对着那女子恭敬地说道,“二夫人,属下来接你回去。”

    “切莫伤了百姓,若这些将士愿意放下武器的便也放过他们吧。”那女子目光温柔,扶起倒地的一名守卫,“南越国之势无人可挡,诸位不要再作无谓的牺牲了!”

    刹那,西岩的剑就抵在那守卫的颈间。

    “我愿意投降,别杀我!”那守卫一怔,丢了武器,跪在女子面前。

    “二夫人,将军随后就到,你与我先走,还是在此等候将军?”西岩顺着女子的眸光望去,陈荣显正摔着一小队兵马急速奔来,已接近城门。

    “谁都不准走!”

    一声怒喝,震惊众人,魏环带着将军府的部下赶到了城门口。

    “你到底是何人?”

    魏环目光灼灼盯着那女子,他一生流连花丛,没想到却在战场上吃了女人的亏!

    “我叫顾以微,是青云将军的二夫人。”

    顾以微一挥衣袖,凌厉的目光已和刚才清隽的模样迥然不同,让魏环心惊,他刚才竟然想要对青云将军的二夫人……看来今是必死无疑了。

    “没想到青云将军需要靠女人取胜!”魏环的部下鄙夷地说道,立刻被西岩踢下了马。

    “青云将军若真想

    攻城,不需三程溪镇必破。”西岩看了魏环一眼,他神色紧张,心里应该清楚得很。

    西岩继续道:“若不是二夫人心善,不忍见程溪镇血流成河,才想出一计,只求兵不血刃拿下程溪。”

    魏环难以置信地望着顾以微,这计谋竟然是这个女人想出来的!?

    兵不血刃!若不流血怎还叫做战场!

    僵持之间,陈荣显率兵赶到,程溪镇的守军已全然没了抵抗的意志,听到陈荣显作出一概不究的承诺后纷纷弃械投降。

    魏环见大势已去,不得不俯首称臣,陈荣显却持剑怒气冲冲地走向他。

    “将军,不关他的事。”顾以微挡在魏环前,用不容拒绝地语气说,“放了他。”

    陈荣显收了剑,一把揽起顾以微,骑上马扬长而去。

    远处飘来一句,“西岩,程溪就交给你了。”西岩感叹,真是一物降一物,能把青云将军治得服服帖帖的人也只有二夫人。

    月色如水,马上的两人谁也没说话,陈荣显耐不住子,唤了一句,“主子,以后别再做这么危险的事。”

    “天牧国已至临潼,他们步步紧,若我们按常规的攻城之法根本抢在于无涯之前到达刺桐。”顾以微眯起美眸,“寻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那两张雪域地图吗?”

    陈荣显不再说话,骏马直入军营,停在将军帐外。

    “主子,你先歇着,我先将程溪镇里的军民安顿好。”陈荣显牵她下马,她的手是温的,让他觉得心安。

    顾以微报以微笑,陈荣显总是担心她,像极了一位故人,那位故人,不知道她现在可好……

    回到营帐,她坐在铜镜前,解下黏在脸上的人pi面具,三年了,在人前她都是以这副容貌出现。

    铜镜中映着另一副绝美的容颜,光洁的皮肤,小巧的鼻子,比那人pi面具还要美上三分,

    最近,无界催促得愈发频繁,似乎仙界已有大事发生,她不得已随军前来寻找雪域地图,她一直在想是不是开启了通天门后,她就可以不再参合纷扰的世事?

    顾以微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静静地,又陷入了回忆的漩涡。

    回忆是伤人,但她害怕,害怕自己再重蹈覆辙,更害怕忘了自己是谁……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