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爱她,已无路可退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他她,已无路可退

    深长幽邃的垂花巷中飘洒着倾盆大雨,漾的雨声从巷子深处隐隐传来,犹如一缕缕幽梦敲打心房。ai悫鹉琻

    离宫后的第三天,燕京城张员外府中。

    慕容宇走过树影清碎的花砖道,沿曲折游廊前行,迤逦向里屋而去。一路上不闻人语,只听得砖道上裙裾窸窣,间杂着环佩玎玲。隔着老远,就能听见屋子里传来瓷碗着地的声音,劈劈啪啪,像砸在他的心尖上。

    推开房门,半倚在榻上的盛夏仍虚弱的很,丫鬟模样的小姑娘在收拾一地的狼藉。

    “夏儿,这饭菜不合胃口吗?”慕容宇示意那小丫鬟先行退下,坐在沿,握住盛夏的手,冰冷冰冷的,连想要反抗的意志都没有了。

    盛夏淡漠地望着慕容宇,虽然她换了件干净的衣裙,简单地挽起了长发,但那双美眸却不再灵动,蒙上了一层幽幽的灰色。

    “夏儿,明本王便带你回南越。”慕容宇已经接到父皇的密信,要他退兵,如此“莲毓皇后薨”的消息应该已传遍了天下。

    “慕容宇,把孩子还给我!”这是三天里盛夏重复了无数次的一句话,醒来时,她便不曾见过孩子,虽然那孩子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但她也要为他寻一处归宿。

    慕容宇将盛夏抱进怀里,“夏儿,随本王回南越,本王便将孩子还给你。”

    “慕容宇,他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折磨他!”盛夏抽出手,闭上眼,不愿再看慕容宇。

    她怎么这么没用,保护不好自己,保护不好孩子,甚至两个孩子死后她连他们的尸首都保护不好!

    无界,你为什么要骗我来到这里?

    她曾在梦中崩溃质问,无界却说,他什么都没做,都是她自己的选择,选择进入幽然谷,选择孤独了十年,选择代替渔玄重生,选择上萧启瑞……

    盛夏已心如死灰。

    突然感觉到什么,慕容宇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带上门走进院子里,一名素衣男子从屋顶上落下,停在他边。

    “西岩,如何?”

    “主子,探听到了,明便是萧皇的三月之期,晏文钦会把莲毓皇后的尸首挂在燕京城的门楼之上,悬城三,必然会有百姓围观,那是我们出城的好机会。”

    慕容宇点了点头,让丫鬟重新备下饭菜,由他亲自拿进屋里,在院子里的时候,他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夏儿,当听见房间里哀伤的呜咽,终于让他扛不住了。

    盛夏因为疲乏已极,昏昏沉沉地睡去。朦胧中,她仿佛听到贞贵妃的轻语声,以及莫名的脚步声,接着,沉沉黑暗降压在她上,她在黑暗中逐步下沉,愈坠愈深。然后魏国公、潼贵妃、萱乐一些朦胧的形影纷纷纭纭地呈现出来,仿佛走在水底一般,她感觉魂魄飘飘摇摇,在昏暗中四处漫行。

    忽然,她就置在了一片骤然明亮起来的火光之中,这是一片无边无垠的火焰的海,熊熊的彤焰一股股冲天而起,仿佛是火海在无耻地不断伸吐舌尖**着压覆一切的黑暗。可是在这火的汪洋中,有两个小小的影被大火灼烧,他们的痛苦映现在她上,她拼了命地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为什么死的不是她!

    “夏儿,别怕,有本王在。”慕容宇抱着全战栗的她,仿佛花舞弄,她缩了缩子,只是诸般告老。隐约冰鲛夜明,他加重了力度,无奈一弹指间,有人用琴弓拉响了雨丝,一厢愿,有人用嘶哑湮灭了记忆,两不相干。

    盛夏终于从梦中清醒过来,缄默着,恨恨的看着慕容宇。

    “夏儿,随本王回南越吧,本王救活了你的孩儿。”

    盛夏瞪大了眼睛,“嗖”地从慕容宇的怀里逃出来,用力地反握住他的大手,“你说什么!?”

    “本王手上有一颗还魂丹。”

    慕容宇言简意赅,他就是用这颗世上最珍贵的还魂丹救了夏儿和萧皇的儿子,只是为了将她带回南越。

    “慕容宇,你……”盛夏清泪滑落,这些天她木然得哭都哭不出来,终于积压已久的伤悲和怨念悉数爆发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孩子还活着……

    &n

    bsp;“慕容宇……”盛夏无语凝噎,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很紧很紧地握着他的手。

    感谢么?真的很无力,那是世上最后一颗还魂丹。感动么,她凭什么?失了容颜又是残花败柳之,他的她怎么受得起。

    “慕容宇……”第三声,慕容宇再也忍不住,隔着薄纱吻住了她的唇,任凭她的眼泪滴在他脸上。

    他害怕,听到她说拒绝的话,他为了她,已无路可退。

    ——————慕容宇专用分割线————————

    “皇上,饶了奴婢吧!”

    任凭宫女哭哑了嗓子,萧启瑞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两名侍卫将宫女拖了出去,丢进死牢。

    天牧国后宫,人人自危,这已是第十三名被打入死牢的宫女。

    她只是在甘泉宫里点燃了萧启瑞常用的檀香,却不想那檀香和琉璃宫的一模一样。

    皇后死了,皇上似乎没有明显的悲伤,只是突然变得暴戾,只要触碰到和皇后有关的东西或话题,都会挑衅皇上的神经,再添血腥。

    宫人们说,仿佛四年前那个弑兄囚父的萧皇又回来了。或许皇上一直都是那个萧皇,只是因为皇后变得温柔,皇后走了,也把皇上的温柔带走了。

    穿过屏风,甘泉宫里面通室明亮,雕花窗扇扇大开着,香炉被打碎,香灰散了一地。渔玄小心翼翼地端着汤药,就着轻薄的纱裙走进甘泉宫。

    “皇上,该喝药了。”

    渔玄怎么也不会忘记,三天前,当萧启瑞听到皇后被大火烧死的消息,呼吸停滞了片刻,突然口吐鲜血,她还以为她就要失去他了。

    “朕不喝。”

    萧启瑞冷眼凝着渔玄,他从小就被太后种下了心蛊,心蛊毒发有两种况,一种是下蛊之人纵,另一种是蛊毒的寄生体丧失了生存的意志,催促蛊毒侵蚀本体。

    他的毒发属于第二种,既然夏儿死了,他又为什么而活呢?

    为这天下?没有她的天下,他要来何用?

    玄儿的突然出现,让他混淆了自己的感,可当真的失去夏儿时,他才知道原来夏儿才是他真正的那个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