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恨绵绵无绝期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此恨绵绵无绝期

    车轮在狭长的村间小道上滚动,天边已泛起鱼肚白。ai悫鹉琻

    一路花香芬芳,树影摇曳,晏文钦一脸凝重,琉璃宫突如其来的大火使得原本的计划提前,也不知宫里的况怎么样了。

    马车停在玉娆山脚下的一座村庄里,他在村口为盛夏提前准备一间四合院。推开木门,院子里,慕容宇负手而立,眉宇之间是志在必得的霸气。晏文钦随即转回到马车上,想驾车逃离,而又有三名男子突然出现,将马车围住。

    “晏丞相,交出车里的人,本王可以不杀你。”慕容宇眼里释放出无形的威压,他目的明确,只想带走盛夏,若是杀了晏文钦反而打草惊蛇。

    “慕容太子想必是误会了什么,在下带家母在此处养病,马车之内并没有慕容太子要找的人。”晏文钦强作镇定,虽然掩饰已无用,但他就是死也不能让皇后落入慕容宇手中。

    慕容宇冷笑一声,“晏文钦,你是聪明人,本王既然会在此处等你,你应该明白。”

    晏文钦一脸平静,心中疑惑此事做得那样隐秘,是谁向慕容宇透露的消息,“慕容太子既然知道马车内的人是谁,就更不该拦住在下,否则激怒了皇上,想必慕容太子是走不出这燕京城了。”

    晏文钦拽紧手里的缰绳,伺机而动。

    慕容宇挑眉,“本王倒是很想看看萧皇如何困住本王?”围在马车的三名男子嗤笑,咄咄人地望着晏文钦,其中一人拔剑走向马车。

    “本王不想对晏丞相动手,若晏丞相不放心马车里的人大可随本王一起回到南越国。”慕容宇示意拔剑之人停下。

    晏文钦观察着周围的况,四人从四个方向围着马车,且四人看起来武功都不错,该怎么办呢?

    慕容宇见晏文钦不说话,有些不耐烦了,就要往马车走去。

    “慕容太子,实不相瞒,马车内的那个人已命不久矣,还请慕容太子高抬贵手,让她能够安心地度过余下的子。”

    哪知慕容宇走得更急,他担心得皱起眉头,他们拦下晏文钦这么久,马车内却那么安静,莫非她出了什么事?“晏文钦,若你执意与本王作对,休怪本王无!”

    晏文钦自知反抗亦是徒劳,但他只能拼死一搏,在慕容宇即将靠近马车时,他狠狠一甩马鞭,马儿吃痛,快速奔向屋外,因为剧烈的晃动,盛夏和晏老夫人似都清醒过来,发出呜咽声。

    跑出不足百米,慕容宇一跃而起,落在马车前方,另有一人停在马车之上,从后方突袭晏文钦,将他丢在地上,并控制住马车。

    “慕容宇,她不是你有资格带走的人!”晏文钦摔得浑似散了架,却仍奋力爬起来,目光骇人地护在马车之前。

    “晏文钦,扶我下来。”马车里传来那轻柔温弱的声音,晏文钦一惊,回过头去。

    只见马车的门帘被掀起,盛夏穿着血衣,怀里抱着死婴,面纱下丑陋的疤痕若隐若现。她的子探出马车,却连下马车的力气都没有,一个踉跄就要摔在地上,晏文钦和慕容宇都急忙上前扶着她,却是慕容宇抢了先,盛夏整个人倒在他怀里。

    时光仿佛被凝滞,慕容宇抱着怀中的人儿像是抱住了整个世界。

    “慕容太子何必为难晏丞相?”盛夏眼色黯淡,面无生气,才开口眼泪便流了出来,她看着怀里的死婴,恨透了自己,为什么那时没有跟慕容宇离开,为什么要给萧启瑞机会害死她的孩子!

    凶手!她也是凶手!

    慕容见她这幅憔悴的模样,顺着她的眸光看见她手上的死婴,心中好似被剜去了一块,“夏儿,本王不为难他,你跟本王走吧。”

    “多谢慕容太子的美意,但我哪儿也不想去。”盛夏泪眼迷离,她并不是哪儿都不想去,她只想去陪她的孩子。

    “若你是担心体内的断魂散,本王自有办法为你解毒。”慕容宇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盛夏不为所动,就像一尊失了心、掉了魂的傀儡,只是流泪。

    慕容宇不忍,将盛夏拦腰抱起,正要离去,突然属于利器的沉敛的乌光,带着不动声色的寒气,像秋夜的细雨随风潜入,轻轻一闪,从所有人眼前晃过。

    盛夏竟然憋着一口气抽出了慕容宇腰间的剑!

    br>“放了晏文钦。”她持剑抵在慕容宇喉间,慕容宇本是可以轻易逃脱的,只是他舍不得放下手中的她。

    “娘娘,不要管微臣,你万万不能和他走!”晏文钦千算万算,没算到慕容宇会突然出现,若是皇后被慕容宇带走,后果将不堪设想!

    “晏文钦,本王已经知道,有人要萧皇三个月内杀了莲毓皇后。”慕容宇深邃的眸里透出冷,“那个人还要萧皇将夏儿的尸体悬城三!”

    晏文钦不语,盛夏从他眼中看出了一切,泪凝滞住,持剑的手颤抖着。

    难怪萧启瑞说会放她走,难怪萧启瑞要杀了她的孩子!萧启瑞!你怎么能这样狠心!盛夏无声的呐喊,“萧启瑞”这三个字化成三把利刃,反反复复将她的心上划了千刀万刀!

    “皇后娘娘,老这是在哪里啊。”这时,晏老夫人躬着子探出马车,晏文钦大惊,“娘,快回车里去。”

    慕容宇不想再多做纠缠,““本王不会透露她还活着的消息,这世上从此再没有莲毓皇后。”说完,又对三名男子说道,“你们将晏丞相和老夫人送回丞相府!”

    一名男子将晏文钦点了道丢进马车里,另外两名男子驾着马车离去。

    “若你伤他,我绝不会原谅你。”看着马车消失在暮霭里,盛夏用尽了力气,手里的宝剑掉落,将头深埋在慕容宇的怀里,哭却也哭不出来,当恨深入骨髓,就像断魂散的毒一样,时时刻刻都是切肤之痛。

    如果死了,她再也不出幽兰谷。

    如果活下去,此恨绵绵无绝期!

    慕容宇隔着薄纱轻抚她的脸庞,吻住她凌乱的发,“夏儿,这一次本王绝不会再放开你。”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