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乱前夕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宫乱前夕

    盛夏没开口,松了手,就这样躺着望着萧启瑞。ai悫鹉琻

    萧启瑞也没说话,只是眼中的温柔蒙上一层淡漠,挑衅似的望着她,又把那用烂了的理由搬出来。

    “朕想来看看皇儿。”

    屋里很安静,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想了许久,盛夏终究没把想说的话说出口,一双美眸拒人于千里。

    “怎么?慕容宇和你说话时你就低眉顺目,朕和你说话你就这般的不可一世?”萧启瑞俯下,带着微愠的脸几乎贴在盛夏的薄纱上。

    盛夏无动于衷。

    “说话,朕要你说话!”盛夏的决绝刺激了萧启瑞,他怒不可遏地隔着薄纱吻住盛夏的唇。

    “唔……”

    太久没有掠夺她的甜美,萧启瑞有些动,盛夏挣扎着,用那素手敲打着他的膛。

    她不要他吻他,她嫌他脏!

    萧启瑞猛地停下了吻,一双眼在黑夜里灿若星辰,盯着盛夏让她陷入囫囵。

    他将她的面纱掀开,盛夏更加激烈地挣扎,又被他锢了双手,他凝着她脸上的疤痕,用力地吻住她的唇,将舌头探入她口中,不容她有半分拒绝。

    “唔……”盛夏的体燥起来,她还是没办法完全拒绝他,她不停地躲闪着自己清醒过来,

    “你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萧启瑞终于放开了她,他怕自己再吻下去会克制不住。

    盛夏怔了一下,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她也不知道,无界说她是莲花神女在异世的一缕幽魂,那么当初晏文钦那戏言倒是一语成谶了。

    见盛夏沉默不语,萧启瑞将她从锦被中拉出来,才发现她的肚子好像比前两天又大了一些。

    忍不住就放松下来,大手覆在她的袭衣上。

    “拿开你的脏手!”盛夏逃离他的怀抱,与他面对面地站着。

    “你就这么讨厌朕?”萧启瑞目如寒刃穿。

    “我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你,我不是渔玄,是你天天来招惹我!”盛夏发丝凌乱,伸手拿起上的面纱重新戴好,恢复了平静的神色。“萧启瑞你听好,我们从此恩断义绝,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孩子,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放肆!”萧启瑞一把抓过她的手,“你肚子里的孩子和我没关系,难道是慕容宇的?还是晏文钦的?”

    盛夏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对他的厌恶腾升,“就如你所言,是谁的都与你无关。”

    “夏儿,你当真要与朕如此?”骄傲如萧启瑞,却在这个时候低下头,他自然知道盛夏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是他干吃了两个多月的醋无处发泄,才会说出那样的话。

    “皇上,你已经知道我不是墨渔玄,我只是来自异世的一缕幽魂,不如放了我?”

    萧启瑞怒吼,“朕不管你是不是墨渔玄,只要这子是她的,你就是朕的皇后!”他抓着盛夏的肩用了很大的力气,他不放,永远也不会放开她!

    盛夏疼痛,却不吭声,那样的冷漠让萧启瑞想起了她初入宫时的样子。

    “好好生下皇子,朕还会像以前一样对你。”

    萧启瑞等了盛夏两个多月,他希望她主动找他解释,希望她亲口对他说她的是真的,可这个女人似乎一点都不在乎。

    “我已经快死了,皇上何必再执着?”盛夏惨淡一笑,断魂散的毒已经扩散至心脏,侵蚀着她的心房。

    “朕不会让你死的!”萧启瑞将她抱入怀。

    “哦?莫非皇上找得到千年白狐?”盛夏讥讽的语气是那么伤人。

    萧启瑞放开了她,“就算找不到千年白狐,朕也不会让你死的!”

    盛夏一惊,莫非还有其他解毒之法?不可能,如果有,鬼手医仙一定会告诉她。

    两个人又静默下来。

    屋外突然传来异动,萧启瑞出门一看,甘泉宫的方向冒出了火光。

    “流云,守着琉璃宫

    ,任何人不得进出。”萧启瑞望着微红的天空,玄儿还在甘泉宫!

    一抹明黄的影消失在夜色中,盛夏站在屋门口看着,上、手上、唇上还有他的味道,让她平静的心泛起涟漪。

    “流云,贞妃是否还在甘泉宫?”

    “回禀娘娘,这……属下也不清楚。”见流云言又止,盛夏也明白了七分,她不由得同起渔玄来,那些人又把对付她的招数用在了渔玄上。

    “流云,把这凤袍送去给皇上。”盛夏返回屋里取出凤袍。

    流云知道凤袍是千年蚕丝所制,能御火,便也将萧启瑞的命令抛掷脑后,拿起凤袍往甘泉宫赶去。

    “玄儿!”萧启瑞抵达甘泉宫时火势正旺,火苗是从里屋冒出来的,渔玄没有应答,也不见她从里屋逃出来。

    “玄儿!”

    火势熊熊,萧启瑞又喊了一声,顾不上那么多,就要进到屋里去,但察觉到流云的气息,暂缓了行动。

    萧启瑞瞧见他手上的凤袍,心中了然,夏儿定然是怕他受伤,才让流云送来凤袍,便拿起凤袍就冲进了火焰中。

    里屋浓烟滚滚,渔玄蜷缩在龙榻的角落里,见到萧启瑞心中一急摇摇晃晃地从龙榻上摔下来,萧启瑞刚好上前接住了她。

    “玄儿,朕带你出去。”萧启瑞将凤袍覆在渔玄上,渔玄也发觉这衣服是传说中天蚕丝制的凤袍,心中大喜,看来这场火没白放。

    不过,好戏还在后头……

    正当萧启瑞搂着渔玄走到屋门口时,一把雪花剑从后方袭来,萧启瑞子一侧,将渔玄推到一边,并未受伤。

    “好侄儿,没想到姑姑还活着吧。”火光映着瑞颐公主忿恨的脸庞,显得更加狰狞恐怖,“今就让姑姑送你下地狱吧。”

    萧启瑞一手拉过渔玄,一脚将落在地上燃着的珠帘踢向瑞颐,“玄儿,你快出去!”

    渔玄却不肯走,“皇上不走,玄儿也不走。”

    萧启瑞眸光闪动,这句话玄儿在三年前也曾说过。

    瑞颐持剑袭来,萧启瑞瞥见挂在墙上的宝剑,转跃过瑞颐,从墙上取下宝剑,再回头时渔玄已成为瑞颐的人质。

    “好侄儿,不想让这小美人死的话,你便自尽吧。”

    渔玄单薄的子在瑞颐的挟持下显得更加柔弱,“皇上,你快走,不要管臣妾!”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