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妃8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倾世医后,贞妃8

    “无界你出来。ai悫鹉琻”

    盛夏在潜意识里回到了幽然谷的山洞中,无界听到她的召唤立刻现了

    “你考虑好了?”

    无界捋着胡子,已经感觉到她的虚弱。

    “恩,成交。”盛夏下定决心,“但白狐的心血必须先给我。”

    无界点点头,“老夫会让白狐去找你,只需一滴便能解你体内断魂散的毒,还能恢复你的容颜。”

    恢复容颜……盛夏倒是没想过,只是希望能活下来,陪着腹中的孩儿长大。

    “那我要怎么前往天擎山呢,你可有完整雪域的地图?”银风说过,要进入雪域必须凑齐三国的雪域地图,可是要凑齐三国的雪域地图谈何容易!

    “老夫这里没有,但顾涟漪曾经有过,现在却也不知流落何方。”无界在记忆中搜索着关于天擎山的信息,当年顾涟漪将三国的雪域地图悉数骗到手,可慕婉心却因为洛皇记恨于顾涟漪,甚至不惜追杀她,导致顾涟漪几次要前往天擎山都失败了,而她手中的地图也从此下落不明。

    盛夏拧眉,如此看来打开通天门并非易事,“我会想办法找到雪域地图,尽快前往天擎山。”

    无界满意地笑了,“你可以先回去了。”

    盛夏头也不回地走进迷雾中,突然觉得气血顺畅,睁开眼睛一看,是菲儿在帮她施针,而流云躺在地上,浑是血,不知况如何。

    “主子,你醒了,太好了!”

    菲儿喜极而泣,她差点以为主子熬不过去。

    盛夏伸手擦去菲儿的泪珠,“你主子我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快扶我起来看看流云。”

    菲儿小心翼翼地扶着盛夏走下,但碍于怀着孕,盛夏无法蹲下,菲儿只好唤来青蓝和他一起将流云抬到软榻之上。

    “心肺被内力所伤,口这一剑没伤及要害,只是流云自己胡乱包扎了一通,反而挤压了血液,造成失血过多。”盛夏仍没什么力气,连说话都很是虚弱。

    “菲儿,流云就交给你了。”盛夏望着神色担忧的菲儿,心知以菲儿现在的医术救治流云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菲儿怕盛夏太过劳,便答应下来,取来药草和纱布,解开流云的衣裳,为他清理伤口。

    看着流云触目惊心的剑伤,菲儿突然想到——“主子,皇上受也伤了。”

    盛夏愣住,“他怎么了?”

    菲儿将昨夜的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盛夏眸中的忧虑千丝万缕。

    碧湖边上只有她、菲儿和渔玄三人,菲儿自是不可能会推她下湖,那么凶手便是渔玄。

    渔玄竟然会对她狠下杀手!

    还有萧启瑞,他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跳入湖中救她,她不是他三年前的人,也不是他心目中的皇后,她于他还有什么价值?

    如果说他还着她,便能解释这一切,可惜没有这种如果。

    一连三天,盛夏都窝在琉璃宫里休养生息,她在想无界说白狐会来找她,可她现在正在天牧国的后宫之中,白狐又怎么进得来?

    唉,还是办正事吧——

    “菲儿,随我去一趟景殇宫。”

    盛夏想找渔玄说清楚,若是她们宛如陌路也就罢了,可渔玄把她当成了死敌。

    景殇宫,大门紧闭,渔玄正在屋里和谁说着话。

    “本宫凭什么要与你们合作。”

    渔玄挑笑,她本在为萧启瑞绣香囊,莫名其妙从窗外飞入一名中年女子,自称“瑞颐公主”。

    “就凭这宫里有一半以上是仙主的人。”瑞颐公主虽穿素衣,但难高贵气质。

    “合作对本宫有什么好处?”渔玄似有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再与仙主扯上关系。

    “难道贞妃你,不想要这皇后之位”来人朱唇轻启,露出狡黠的浅笑,“皇后马上就要诞下小皇子,到时候你可就……”

    渔玄的眼神黯淡下来,她何尝不想为萧启瑞生儿育女……“瑞颐公主,本宫愿意与仙主合作。”

    渔玄深吸一口气,她知道凭她一人之力无法对抗有流云和萧启瑞保护着的盛夏,但盛夏的存在已经严重影响到萧启瑞对她的感,她不能在留在这个世界上。

    “贞妃果然是聪明人,不枉萧皇为你痴迷。”

    “瑞颐公主过奖了,本宫与你各取所需而已。”

    瑞颐公主将一包粉末放在桌上,“将这些花粉一天一天放进皇上的茶水中。”

    “本宫要对付的是皇后,你怎敢让本宫给皇上下毒!”渔玄刻意提高的声调,似乎伪装出另一种格。

    “这不是毒药,这些花粉只会让皇上产生幻觉,我们办起事来会顺畅一些。”瑞颐公主不恼不急,含笑望着渔玄,“你放心,仙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皇后死——”

    正说着,屋外的宫人通报说皇后来了。

    瑞颐公主推开窗,飞跃了出去,不知道藏在哪儿,

    渔玄走进大厅,瞧见盛夏全冷冽地坐在厅中主座之上,不由得心中冷哼一声。

    “贞妃,是你将我推进碧湖中的吧。”

    盛夏言简意赅,观察着渔玄的神色,虽然她隐藏起心中的慌乱,但眼里的那一闪烁还是被盛夏捕捉到了。

    “夏儿姐姐,玄儿为什么要把你推入碧湖中呢?”渔玄撩起一撮长发把玩着,“许是一场误会,可能是夏儿姐姐不小心滑倒了。”

    盛夏缓缓站起着大肚子走到渔玄跟前,“本宫感恩你赐我重生机会,不愿与你计较,若有下次,本宫绝不手软。”

    “夏儿姐姐这是在威胁玄儿吗,玄儿好怕啊。”渔玄心中暗想,还好答应和瑞颐公主的合作,这后宫里的争斗无休无止,至少现在她有个可以媲美萧启瑞的靠山。

    “是不是威胁你,你试试便知。盛夏正色,说完该说的话,便打算离开。

    “皇上驾到——”

    萧启瑞跑得还真是勤呢!

    渔玄在萧启瑞进屋前换上一副梨花带雨的面容,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一般,呆呆地站在大厅中央。

    “玄儿,怎么了?”萧启瑞径直走向渔玄,只用余光扫过盛夏,而盛夏瞥见他的左肩,眸中温润,他们两人的目光偶尔交汇在一起,好像背着哭泣的渔玄在暗度陈仓。

    三人沉默了一会,渔玄缓缓开口,“皇后娘娘说,臣妾将她推进湖里……”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