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燕京之乱5(求月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皇后娘娘只说对了一半。”

    瑞嫔带着嗜血的笑盈盈走来,那剑上的血一滴滴滑落。

    菲儿护在盛夏跟前,并没有急着拿出袖中的软剑,主子交代过,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手。

    因为只要一动手,则必输无疑!

    “软骨散和蛇都是提前放进去的,仙主早就预料到有人会进燕子楼。”

    瑞嫔正说着,猛地闪到菲儿边,一脚踢在她脸上,菲儿受到巨大的冲击,整个人撞在承德的柱子上,喷出鲜血。

    “你也是仙主的人?仙主到底是谁,为什么她要杀本宫?”

    菲儿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瑞嫔的功夫竟然这样厉害……盛夏缓步后退,不知不觉已退到潼贵妃边。

    “萧启瑞没告诉你吗?他的母后一直想杀你,现在还要杀了你腹中的孽种……”瑞嫔看着她上耀眼的凤袍,眸中是不屑和忿恨。

    盛夏想着瑞嫔的话,眼波流转,按照瑞嫔的说法,难道萧启瑞的母后就是所谓的“仙主”,这怎么可能!

    来不及多想,瑞嫔已持剑来袭。

    突然承德里又跑进一个影,原来是冬儿,她却对盛夏视而不见,反而见到浑是血的潼贵妃心急如焚,大喊:“娘娘,你怎么了!”

    潼贵妃激动地指着瑞嫔,“玉儿,是她……是她杀了萱乐!”

    潼贵妃唤她玉儿!?盛夏望着眼前的“冬儿”,虽然眉眼之间确实和冬儿有些相似,但仔细一看那眼里的郁和杀意是冬儿无法呈现的,难怪这十余天冬儿甚少在她面前出现,原来她竟是玉儿假扮的!

    盛夏心生一计,缓缓问道:“瑞嫔,这么说二月草的毒也是你下的?你是如何得知潼贵妃的计划?”

    只能先转移瑞嫔的注意力,等晏文钦来……

    “哈哈,如何得知?不管是潼贵妃,或者是怡贵妃,整个后宫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本来萱乐早就死了,谁让你要多管闲事?”

    瑞嫔毫不掩饰地承认了。

    “我要替公主报仇!”

    玉儿心中难掩怒气,提剑就与瑞嫔拼斗起来。

    “就凭你?”瑞嫔轻轻一挡,“和你主子一起下地狱去找萱乐团聚吧!”

    瑞嫔一招一式都毫无破绽,玉儿使出全力亦无法与之抗衡,菲儿见状也抽出软剑和瑞嫔一起缠住她。

    盛夏明白菲儿的意思,她是想拖着瑞嫔。盛夏扶着肚子,悄悄从后逃了出去,瑞嫔瞥见盛夏消失的影却并不在意,她是逃不了的……

    许是刚才太过紧张的缘故,盛夏觉得腹痛难忍,她扶着墙走得艰难。

    “孩子,坚持一下。”

    她忍着剧痛,抚上脉搏,寒毒正在侵蚀下腹,胎儿的况非常危险。

    盛夏咬了咬牙,往琉璃宫走去。

    菲儿与玉儿难敌瑞嫔,潼贵妃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拼尽最后的力气站起,朝着瑞嫔刺来,却被瑞嫔顺势又刺了一剑。

    “不自量力的女人,要怪就怪萧启瑞,是他利用了你!”瑞嫔毫无怜悯之心狠狠拔出利剑,“不管你放心,马上萧启瑞也要死了!”瑞嫔将宝剑一横,又分别挡住了玉儿、菲儿的攻击,玉儿见潼贵妃浑是血的倒在地上,顾不上应付瑞嫔,抱着潼贵妃摇晃起来。

    潼贵妃却已经没了呼吸,惨死瑞嫔剑下。

    菲儿一人难敌瑞嫔,被瑞嫔刺中左肩,玉儿重新拾起剑,似要与瑞嫔同归于尽。瑞嫔压根不把她放在眼里,不过半晌,玉儿全多处受伤,鲜血染红了粉色的宫裙。

    “啊——”一阵凌厉的掌风袭来,正中瑞嫔前

    是谁!?宫里竟然还有隐藏的高手!

    瑞嫔拂去嘴角的血迹,看清了来人,怡贵妃穿着淡绿色的长裙,正挑衅都看着她。

    “陈若兰,我看你是找死!”

    瑞嫔没想到怡贵妃会插手,她不是被萧启瑞伤得痴傻了吗!

    “你以为皇上将六宫深锁芙蓉真的是为了皇后?”怡贵妃不屑,“皇上早就怀疑我们当中有细,所以才将我们锁起来,命本宫暗中查探。”

    怡贵妃步步紧,反倒瑞嫔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你很聪明,将所有事都推到潼贵妃上,本宫也一度以为潼贵妃就是细,若不是十多天前晏文钦来通知本宫,本宫还真不会注意到你。”

    瑞嫔瞪大了眼睛,“十多天前你们就发现了,为何不直接杀了我。”

    “因为我们的莲毓皇后说了,要放长线,掉大鱼……”

    菲儿和玉儿乘着瑞嫔分神,一起攻了上去,瑞嫔反应极快,以利剑划破玉儿的喉咙,又一脚踢飞了菲儿,菲儿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瑞嫔骤然对怡贵妃出手,怡贵妃长剑一挥,瑞嫔跃起避开,后的宫灯被劈开,瑞嫔翻到怡贵妃后,从后方袭来,怡贵妃将长剑紧贴背部,成功挡住了瑞嫔的剑锋,看起来她们的功夫不相上下。

    怡贵妃媚眼如丝,这几个月来她等的就是这一天!

    “瑞嫔,你们注定要失败,皇后娘娘早就部署好了一切。”怡贵妃一边与瑞嫔交手,一边瓦解她的信心,却把导火线往盛夏上引。

    “陈若兰,你废话少说,萧启瑞的是墨渔玄,又不是你,他迟早也会像对我一样对待你!”

    瑞嫔停在怡贵妃对面,平复着体内流转的真气。

    “瑞嫔,皇上曾经那么宠你,不如你放下武器,本宫向皇上求,让皇上留你在宫中。”

    瑞嫔面上一动,她又何尝不想继续留在萧启瑞边,奈何未逝,人已非。

    怡贵妃笑得寒彻入骨,“就怕皇后娘娘不同意!”怡贵妃瞬间靠近瑞嫔,附在她耳边说,“你去杀了皇后,这后宫就是我们的天下。”

    瑞嫔不可思议地望着怡贵妃,这个女人够毒的,想借刀杀人,但仙主的计划全被墨渔玄破坏了,不杀了她无法向仙主交代!

    “陈若兰,我就信你一次。”瑞嫔一跃出了承德,怡贵妃望着她的背影在自己肩上刺了一剑,鲜血如一朵花盛开在肩头……晏文钦只是求她守住后宫,后宫她守住了,但皇后的生死又与她何干……

    盛夏艰难地回到琉璃宫,额上已渗出了冷汗,走进屋里,却看见承欢睁着眼倒在地上。

    “承欢,你怎么了?”盛夏顾不上自己的疼痛,探了探她的脉搏,她的五脏六腑全都被毒素侵蚀,已经咽气了……

    怎么会,承欢为什么会中毒!盛夏懊恼不已,想起了冬儿的那杯茶,心中自责,承欢是代替她喝了那杯茶!

    “对不起。”盛夏帮她合上双眼,又是她害了她。

    “对不起。”承欢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她和萱乐一样那么无辜,为什么要让她们经历这些!

    盛夏无力地站起,护着小腹,取出安胎拒毒的药丸,麻木地放进嘴里。

    看着躺在地上无一丝血色的承欢,盛夏心中不忍,承欢生气受了这么多伤害,怕是也要到那幽然谷里反反复复地被回忆折磨吧。

    盛夏想起了抽屉里的还魂丹,如果承欢只是毒发,那她上应该没有其他伤口!还魂丹可以用!

    几乎没有犹豫,盛夏取出还魂丹,喂入承欢口中,又迅速抚上承欢的脉搏,太神奇了,承欢体内的毒素正在消散,还魂丹真有如此奇效!

    只是这世界上最珍贵的还魂丹,又少了一颗……盛夏却一点也不后悔,她觉得这是自己亏欠承欢的。

    “啊——”

    盛夏正紧张地观察着承欢状态,突然一把利剑直抵在她的心脏。

    但,剑尖却没有刺破凤袍,盛夏只是觉得前生疼。

    “怎么可能!”瑞嫔又刺了一剑,盛夏口中泛出血腥味,心肺震了一震,这一剑比刚才那剑下手还重。

    “哈哈哈……”瑞嫔仰天大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

    “萧启瑞真是到骨子里去了。”瑞嫔持剑的手似乎有些颤抖,“他竟然用天蚕丝给你做了这件凤袍!”

    盛夏的凤袍映在瑞嫔眼里仿佛泛起了血光,瑞嫔心中对萧启瑞的最后一点念想都生生被掐灭了。

    原来,萧启瑞那件天蚕丝制的长袍正是三年前她亲手缝制的,而那些千年天蚕丝更是她冒着生命危险从仙主那里偷出来的,一针一线无不用尽了她的心血。在燕子楼的大火中,她得知萧启瑞穿着那件长袍,以为他还记着自己的好,心中略有动摇,在之后几次行动中都没有把萧启瑞向绝路。

    可是他,他竟然把长袍拆了,还把天蚕丝给了这个女人……

    盛夏怔怔地望着绝望的瑞嫔,泪水不自觉地滑落。

    难怪萧启瑞会被毒箭所伤,原来他把天蚕丝让给了自己!

    这个笨蛋!盛夏抽泣着,萧启瑞这样护她,她怎么能这么没用,怎么能死在瑞嫔手上!可是,现在还有谁能来救她?

    两个女人,一个为所伤,一个为所感,就这样静默了一会,盛夏抚着小腹的手摸到了腰间。

    对了,流云的竹片!

    见瑞嫔还沉浸在悲伤中,盛夏迅速从腰间拿出流云交给她的竹片,吹了起来,瑞嫔发觉,一脚踢飞了她,盛夏的脊椎狠狠地撞在桌子上。

    “既然萧启瑞那么你,那么久让他看着你死吧!”

    瑞嫔一跃停在盛夏边,又狠狠地朝着她的头部击了一掌,盛夏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