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燕京之乱3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金无尘入宫已有半个时辰,却并没有看见其他永宁宫的人在皇宫里出现。

    盛夏抚着肚子对金无尘无奈一笑。

    “永宁宫的人仅剩不足十人,本宫已经安排了其他几位壮士守护宫门,而金大侠的武艺超群,本宫希望你能留在后宫里保护芙蓉里的妃子们。”

    金无尘心中了然,永宁宫的高手基本上都是他亲手杀的,那萧锦和叶凌死之前还瞪着眼珠,不敢相信他是细。

    菲儿扶着盛夏走到金无尘面前,盛夏亲自拉着金无尘起,悄悄靠近他耳边,样子很是暧昧“本宫已经接到消息,皇上已到了青云城,再过一便能抵达燕京,金大侠且放心,说不定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娘娘此言当真?在下听闻皇上毒伤未愈,还没清醒过来……”

    金无尘藏得很深,他在想为什么皇后会单独和他说这些,难道她已经看出他是细了,故意放出错误的消息?

    这绝对不可能,自己隐藏得那么好,而且她才刚回宫不久,怎么可能查得出!

    “金大侠曾救过本宫和皇上的命,本宫又岂会骗金大侠,明皇上回来你便知本宫所言非虚。”盛夏挑眉抬眼,“皇上此次带来了十万兵马。乱臣贼子定将一个不留。”

    “皇上英明神武,自然不是天德书坊这群庸才所能比肩的,金某定当竭尽全力,守护好后宫的安全。”

    金无尘虽无法判断盛夏之言,但以他谨慎的格已经起疑,决心先去找虞美人商量一下。

    “啊,我的肚子——”

    盛夏却突然捂着肚子喊疼,菲儿一个人扶不住,金无尘只好上前帮忙,盛夏微微将体靠着金无尘,令金无尘很是尴尬。

    飞鸟落在院子里,一阵脚步声响起,鸟儿又迅速飞走。

    芙蓉中一片沉寂,每间房都大门紧闭,后院里却有一名紫衣女子,仰着头在修剪桃树的花枝。

    因为皇后下了命令,金无尘很顺利地进入了芙蓉,朝着紫衣女子走来。

    “在下金无尘,参见虞美人。”

    芙蓉中,金无尘还不敢太放肆。

    “金大侠平,皇后娘娘就是让你来保护我们?”

    虞美人没回头,依然修剪着手里的枝桠。

    “是,在下定当竭尽全力,在皇上明回宫之前,保护好各位娘娘的安全。”

    虞美人放下了枝桠,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皇上要回来了?真是太好了!你可别欺骗本宫!”

    “皇后娘娘说皇上带来了十万兵马,现在已经抵达青云城。”

    虞美人骤然捏碎了手中的树枝,眼中是深深的狠,“谢谢金大侠告诉本宫这些,本宫有些累了,你先退下吧。”

    金无尘不明虞美人怎会突然对自己这副模样,心有不甘,将她转向自己。

    “唯儿,怎么了?”

    虞美人瞥了一眼四周,迅速甩开手,“这里是芙蓉,光天化的你想做什么?”

    “唯儿,你切莫心急,我看皇后之言不一定是真的,我们的计划还是很可能会成功的,永宁宫剩余不足十人,如今都在宫里,今晚我就能把他们全都干掉!”

    金无尘有些着急,自己为了眼前这个女人背叛了永宁宫,背叛了皇上,而此刻她对他就像是陌生人。

    “金大侠,本宫让你退下,你听不明白吗?”

    金无尘以为她是当心芙蓉里人看到,便自觉退后了几步。“唯儿,这些女人到了明不过就是一具具尸体。我先去处理永宁宫的人,明再来接你。”

    虞美人又转过,仰头修剪花枝,她一脸平静,哼,让金无尘来保护她们,怕是让金无尘来杀她们吧。就算金无尘被皇后收买了也不要紧,他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皇上,回来了更好,在这之前她想做的事就能都做完。

    盛夏回到琉璃宫中,青蓝跪在屋里,冬儿不在。

    “青蓝,出什么事了。”

    盛夏看她泣不成声,心中不忍,温柔地扶她起来,她却怎么也不肯起

    “娘娘,青蓝对不住娘娘,奴婢……奴婢其实和苑公子……。”

    盛夏看出了她的异样,命菲儿关上房门,“青蓝,别哭了,把事说清楚。”

    “奴婢和苑公子一起长大,他是苑老板的儿子,也是阮元。”青蓝决心将一切和盘托出,如今苑临天带着难民和天德书坊的书生、武生包围了后宫,燕京府的守卫又以平乱之名,止任何人出城入城,他们这是要叛国啊!

    “皇上一早就知道奴婢的份,所以奴婢从没有机会接触到皇宫的真正机密,反而送错了很多次消息,苑公子便不再相信奴婢了。”苑临天送青蓝入宫时,并没说他和他爹想叛国,只是说皇上看不惯天德书坊,要杀了他们,希望青蓝能帮他们获取宫中信息,让他们能够提前应对。

    盛夏感慨,青蓝为痴迷,不惜牺牲自己的自由,入宫做了细。

    “前几天奴婢见过苑公子,他希望奴婢能帮他们打开宫门。”前段时间苑临天潜入宫中和她一番温存,让她误以为苑临天还是她的,可他却要她在难民聚集的第二天替他打开承天门,她心中不愿背叛盛夏,却也不愿拒绝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盛夏回到宫里,如往一样信任她,像对待菲儿一样处处关心她,让她的良心备受煎熬,终于决定在他们行动的前一夜将事全部告诉盛夏。

    “娘娘,苑公子只是一时被人所控制,他中剧毒,如果不按那人说的去做随时会毒发亡,求娘娘不要杀苑公子……”

    青蓝知道,这个时候向盛夏提这种要求很过分,但她不能看着他死啊!

    “你可知道幕后之人是谁?”

    盛夏相信青蓝,原来苑临天的心脉受损原来是剧毒所致,难怪那在山洞她一直探不出他的病源。

    “奴婢不知,只知道他们叫‘他’仙主。”

    青蓝见盛夏波澜不惊的样子很是意外,好像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中。

    “明,你还是按苑临天说的做,打开宫门。”

    盛夏将她扶起来,“我不会杀他的,如果他能为皇上所用,那就更好了。”

    她心中想的是,明苑临天愿意放下武器归顺朝廷,便能顺藤摸瓜找到幕后的“仙主”,但她不知,这位“仙主”从来没有隐藏过份,萧启瑞、晏文钦、虞美人或是苑临天,每一个与之有关的人都知道她是谁,但又没有一个人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仙主,就是天牧国的太后,萧启瑞的母后……

    入夜,平静地宫闱下暗藏了无限杀机,有多少谋在夜晚诞生,又有多少人会在夜晚里死去?

    金无尘顺利地“除掉”了守在宫门口的永宁宫人,在虞美人的屋外呆了一整夜。

    潼贵妃早也知道他们的,懒得多言,虞美人不皇上更好,今夜之后,她要把皇上变成她一个人的……

    “你确定用这个能毒死皇后,她医术那么厉害?”

    潼贵妃把玩着手里的药丸。

    “你是在质疑仙主吗?这种毒潜伏期有十二个时辰,当她发现中毒时,神仙也救不了她。”虞美人冷笑着,“你不是一直想为萱乐报仇?

    是啊,可怜的萱乐,她绝不会让自己的女儿白死!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潼贵妃打开门,是冬儿!

    “娘娘,你唤奴婢来有什么事?”

    冬儿向潼贵妃和虞美人跪下,眸里已不似先前那般飞扬跋扈。

    “把这药丸放入皇后的茶水里,遇水即化,不要露出破绽。”

    冬儿接过药丸,出了芙蓉,回到琉璃宫,恰好碰见了端着安胎药的菲儿。

    “菲儿姐,宫外现在闹得厉害,我们怎么办啊!”

    她疾步上前挽着菲儿,立刻恢复了谄媚的本,眼里的冷蒙上一层水雾。

    “好好在琉璃宫呆着就不会有事了。”

    菲儿不喜冬儿,抽出手臂,为盛夏送药,冬儿赶紧跟了进去。

    “主子,该喝药了。”

    菲儿将药放在桌子上,用银针试了试,才送到盛夏面前,“主子,试过了。”

    盛夏接过药,喝了几口,望了一眼冬儿,“冬儿,怡贵妃的况如何?”

    “回娘娘,怡贵妃整天闷闷不乐,人也消瘦了不少,奴婢每次去看她她都说要杀了奴婢,依奴婢看她仍将娘娘怀恨在心……”

    盛夏半阖上眼,她不在宫中这几个月,冬儿做的那些好事她还是略有耳闻。

    听说她跑去芙蓉羞辱过潼贵妃,还向芙蓉的妃子收钱,放言只要交钱就能出芙蓉……最可怜的是玉儿和月嬷嬷,因为萱乐之死过度自责,两人本来就绪不稳,冬儿还总是借机对她们百般侮辱,最后二人相继竟然跳湖自尽,是青蓝亲手处理的后事。

    “下去吧。”盛夏打算这些事都处理完后就把冬儿送出宫。

    “娘娘,今是奴婢当班。”冬儿看不出盛夏的喜怒,稍稍收敛了一些,心中想着该如何完成任务。

    “娘娘,魏承欢在宫门口。”

    流云接到消息立刻来禀报盛夏,晏文钦也真是笨,连个女人都看不住。

    “她怎么会在那里?”

    盛夏蹙眉,宫门口太危险,不能让她留在那,“你让晏十三把她带进宫,小心些。”

    晏十三没有开宫门,而从城楼下一跃而下,将魏承欢拦腰抱起,跃过承天门,带进宫里。

    承欢在他怀里,看着星光点点的夜空,觉得美得像梦境,又偷偷瞄了他一眼,只见他一脸凝重,膛宽阔,更显得男子气概,忍不住心如小鹿乱撞,蜷在他怀里。

    “到了。”

    邪魅的声音响起,承欢才发觉已经在宫内了。

    “谢谢晏统领。”

    承欢面色潮红,不敢看他。

    “你不是出宫了吗?又回来干嘛?”

    面对晏十三怀疑地质问,承欢平了平心气,缓缓答道:“晏丞相走不开,特地让我入宫一趟。”

    “噢,晏丞相有什么事这么急?”

    承欢抬起头,紧张而坚定,“这件事只能告诉皇后一人。”

    晏十三俯下,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进去吧。”

    承欢脸红到了耳根,像个小兔子似的逃开了。

    琉璃宫里,盛夏正候着承欢,她也猜想许是晏文钦让她来的。

    “冬儿,去备一壶新茶。”

    冬儿领了命令,便退出屋子里,这是她下毒的好机会。

    “娘娘,魏承欢来了。”菲儿一直对承欢抱着警惕之心,承欢望见她防备的眼睛,也无所谓,她只是受人之托传一句话。

    “承欢姑娘这么晚了可是有什么要事?”

    盛夏对承欢非常好,因为她总觉得是自己害得她变成了孤儿……

    “晏丞相说,真真假假,假已成真,望娘娘坚持住!”

    真真假假,假已成真……

    盛夏有些激动,她会坚持住,为了萧启瑞,为了肚子里的皇儿,她一定会坚持住。

    “娘娘,茶来了。”

    盛夏起扶起承欢,拉着她坐在侧,承欢很别扭,又马上站了起来。

    冬儿倒出两杯茶,菲儿用银针试了试毒,第一杯银针没有变化,第二杯她正要试的时候,屋外响起了吵杂声,

    “娘娘,永宁宫的人全都死了!”

    这时,晏十三和流云一同走进屋里,他们发现永宁宫的人全都被一掌毙命,尸体被藏在树丛里。

    “速速在宫里搜寻凶手!”

    盛夏怒了,“叫金无尘来见本宫!”

    这期间,承欢偷偷看着晏十三,眼里含笑,盛夏没有错过这一幕,又拉过她的手,“如果你喜欢晏十三,本宫就让他娶你!”

    “我才没有喜欢他!”承欢的脸火的,毕竟还是一个小姑娘。

    她第一次见到晏十三,是他闯入东厢房找皇后,当着她的面削下冬儿的发丝,那时候,她就想如果她的夫君能像晏十三这样英俊勇猛就好了。

    “还说没有,瞧你的小脸都红得像个苹果了。”

    盛夏忍不住取笑她,太好了,如果晏十三能够照顾承欢,也算了了她的一桩心事,自她得知鬼手医仙没有找到千年白狐后,就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但她现在舍不得死,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牵挂。

    “我只是太了……”承欢随手拿起冬儿盘子里的茶水,一饮而尽,谁也没看清她拿的是哪一杯。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