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沧山望明月1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卧佛寺是芗城最大的寺庙,而今只剩下一座天王,其余的佛都成了废墟一片。

    除了偶尔有风撩起尘土,这里安静的很,盛夏看不出有百姓聚集在此处。

    “晏文钦就在里面。”

    领头的男子指了指天王,便停住了脚步。

    流云担心有诈,先盛夏一步进入天王,腐臭阵阵,即便他带着面巾亦闻到了那股令人作恶的死亡气息,内佛像已裂成两班,一半倒在地上,数十名百姓……或者是百姓的尸体横躺着堆积在一起。晏文钦怎么可能在这里?

    “公子。”流云确定内安全后,探出头唤道,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屋里的景象。

    盛夏快步走进天王,看见流云从尸体中翻找出的晏文钦,他脸色苍白,陷入了昏迷,腿上有一大块伤口,像是被猛兽撕咬过,那原本绝世聪明、温文尔雅的晏丞相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压抑着心中的悲憾,盛夏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 “还活着,快把弄他到外面。”

    流云背着晏文钦走出天王,那三名男子仍在卧佛寺内等候他们。

    “晏丞相是今天送来的,我们看他快要死了。”领头的男子解释道,他可不想落得谋害朝廷命官的罪名。

    盛夏没说话,命流云将晏文钦放在卧佛寺的空地上,俯下子为他诊脉,晏文钦的况很不好,他有两个致命伤,一是腿上的伤口失血过多以至于心肺供血不足,二是他也染上了瘟疫,病症比樊云城的那些百姓还要严重!

    “流云,你去把天王里活着的人全部带出来!”

    盛夏想晏文钦既然活着那里边肯定还有活人,好险啊!如果她和流云来晚一步,晏文钦和这些可怜的百姓怕是要去见阎王了。

    “带出来做什么,他们都患了瘟疫,迟早都要死!”

    领头的男子拦在跟前,“再说我们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少一个人更好!”

    “流云!快去!”

    盛夏懒得搭理领头的男子,只觉得心中抽痛,天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泯灭!

    三名男子见她如此坚决,只觉得可笑,芗城已成为孤岛,就算他们活过来也迟早是那群恶魔的盘中餐……

    盛夏无声息地从包裹中取出金针,刺入晏文钦的肺俞、尺泽、中府等位,又取出面巾,将水壶中的水倒在面巾上,为他清洗伤口。

    “嘶……”许是盛夏触碰到腐时弄疼了他,晏文钦动了动眼皮。

    “皇……你怎么来了?”晏文钦意识微弱,虽然盛夏围着面巾,但他却一眼认出了她的眸,婉转流离,灿若星辰。只是那眸中溢满了担忧,是为他吗?

    “咳咳……”晏文钦一阵咳嗽,吐出鲜血,盛夏怔住,想要为他清理,却听他说,“我……是不是……快死了。”嘴角一弯浅笑,让盛夏不忍再看他惨白的脸。

    “别说话,你伤得很重。”盛夏喂他喝了几口清水,取出药粉倒入他嘴里,可还未完全咽下他却又昏死过去。

    “晏文钦,坚持住!”盛夏察觉到他的气息越来越弱,她又尝试着掐他的人中,毫无反应。

    “公子,晏文钦还好吗?”

    流云已从天王中拖出五名还活着的百姓,见盛夏焦急的模样,担心晏文钦出了什么事。

    “你快点帮忙把这些药粉味推入他腹中!”唯一的希望就是晏文钦能马上服下药粉,这些药粉不仅能抑制肺痨还能强心复血,至少能先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流云蹲下子,抬手运气,尝试将药粉通过真气送入他体内,但却没成功。盛夏焦急不已,一把推开流云,将清水灌入喉中,贴上晏文钦的唇,“咕噜”一声,合着她送入的清水,晏文钦总算是咽下了药粉。

    顾不上边目瞪口呆的四人,盛夏只知道不能让晏文钦死了。

    待盛夏起,晏文钦停窒的心跳才恢复过来。

    其实流云运气后晏文钦已有了知觉,只是无力动弹,而盛夏这一“吻”反而让他神魂出窍,忘却了病痛,忘却了份,他感觉到她俯探了下来,鼻息暖暖得吹到了他的脸上,然后是两片薄薄而温的唇,软如棉絮,长长的羽睫划过他的脸。清水入口,他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舌尖在他口中探索,将那药粉一丝一丝推入,他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会惊吓了她,他忘记了那药粉的滋味,但是她的吻像是被施了咒,烙在他心上。

    他想起见到她的第一眼,那时她风姿绰绰地从御书房里走出来,余发飘飘,一双灵眸掩饰着孤单,长得好的女人他见的多了,而她的清冷傲气却是无双的。

    只一瞥,就足以让他心动。他赶紧低下头,却不想怡贵妃刻意挑衅,他谨慎作答,她淡如清风,彷佛他们说的和她无关。

    那以后,他再入宫时便多了一份期待,也仅仅是想再见她一面。

    “晏文钦,你怎么样了?”

    听见盛夏唤他,他勉强睁开眼,想要挤出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微笑。

    盛夏松了口气,向着一脸惊异的领头男子问道:“其他人在哪里?”

    “都在山洞里。”因为地动一直在持续,百姓们不敢住在房屋里,只好躲在山洞中,但是三天前山洞糟了一场噩梦……领头男子皱起眉头,看来一直住在山洞也不是办法。

    “带我们过去,还有他们。”盛夏指着流云刚搬出来的五名百姓说道,领头的那名男子目光锁着其中一位女子,眼中透露着犹豫。

    “不行!他们染上了瘟疫,会传染给大家!”还为等领头男子开口,另外两名男子就跳出来反对。

    “我会负责照顾他们并治好他们,樊云城的瘟疫已经被我们控制住了。”

    盛夏一边查探五名患者的况,一边让流云将包裹里的面巾取出来,“你们带上就不会被传染了。”

    领头的男子接过面巾,凝视着盛夏好一会,却又狠狠将面巾扔在地上,“你当我们是傻子吗?我看你们来历不明,肯定不是莲花神女的使者!”

    盛夏正在为一位女子施针,不愿和他多说一句废话。那领头的男子疾步上前想要推开他,被流云踢飞,其余两名男子见状瑟瑟发抖。

    “流云,莫要搭理他们,这女子怀孕了,你帮我扶她起来。”

    流云刚想上前,那领头的男子又扑了过来,“你不要碰她,她是我妻子!”

    “大牛……。”女子声音虚弱,那领头的男子听见这一声呼唤泪盈眶,急忙跪在她边,将她搂在怀里。

    “娘子,你还活着!”三天前,她就被他亲手送来了这里,他本想陪着她共赴黄泉,奈何他答应过死去的村子要照料山中的乡亲。今他们便是下山寻找食物,遇到了盛夏和流云,不想来到天王,竟然还能再见到娘子。

    “给你娘子服下吧。”盛夏拿出药粉和水壶,“她的肺痨只需半月就能好,而且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孕了。”

    “娘子,吃药。他们是莲花神女派来的郎中,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男子颤抖着接过药粉和水壶,他怎么也想不到娘子会死而复生,他差点将他的娘子和孩子亲手送入地狱。

    “大牛哥,你真信他们?”

    “就算是嫂子也不能带回洞里,否则数十名乡亲怎么办?”

    另外两名男子一言一语地说着,盛夏一震,芗城的百姓只剩下数十人?

    “小叶、小鹏,我看他们不像是坏人,现在芗城都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骗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那两名男子不依不挠,“这可是在拿乡亲们的命开玩笑啊,你忘了你答应过老村长的事吗?”

    “他们是莲花神女派来救芗城的人,若然不是会仙法,他们如何进的来?”大牛带上面巾,紧紧抱着怀里的女子。

    “大牛哥,我看你是想救嫂子想疯了,我是绝不会让他们进洞的!”

    “我也不会,除非我死了!”

    突然,山摇地动,天王屋顶上的琉璃瓦嗖嗖地掉落下来。

    “流云你扶着晏文钦,大牛你抱着你娘子,看谁敢阻拦!”盛夏突然站起,这里很不安全且天色已晚,不能再耽搁了,其余的病患也只能麻烦流云多跑几趟。

    那两名男子听罢率先跑回山上向乡亲们通风报信。

    带盛夏等人抵达山洞时,数十名芗城百姓抵在洞口,不让他们进去。

    “这位小哥,老虽然不知你为何要装成莲花神女的使者混入芗城,但这些瘟疫患者绝对不能进洞,并不是我们不近人,只是现在芗城百姓就是我们了,如果我们都死了,这世上就再没有芗城了……”

    一位老妇人说得动容,后的百姓也都唏嘘不已,落下泪来。

    盛夏没说话,解下面巾,那白皙的皮肤,完美的五官,令芗城百姓惊呼不已,怎会有这么好看的公子!

    盛夏又解开发髻,让一头长发铺泄而下,众人看呆了。

    “本宫不是莲花神女的使者,本宫是天牧国的莲毓皇后。”盛夏恢复了声音,寥寥数语。

    她是莲毓皇后,那她不就是晏文钦所说的莲花神女转世……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