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死亡的气息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停车!”

    承天门前,王和拦下一辆马车。

    “上官侍卫,马车中是何人?”

    流云跳下马车,掀开帘子,“在下奉皇后娘娘之命,带晏老夫人出宫,这是娘娘手谕。”

    王和看了一眼,马车中只有晏老夫人一个人,带着斗笠围着面纱躬坐在椅子上。

    “属下斗胆,请晏老夫人摘下面纱。”

    流云却拦住,“万万不可,晏老夫人所患的是类似瘟疫的传染病,故娘娘一大早便让在下将老夫人送去宫去。”

    王和明显被“瘟疫”二字吓到,赶紧捂着嘴,又指着晏老夫人边的包裹对侍卫说,“打开来瞧瞧。”

    两名侍卫正登上马车,流云也不阻挠,只是轻声道:“这一大早皇后娘娘就把晏老夫人用过的东西全都烧了,只剩这些晏老夫人的贴物品。”

    两名侍卫伸出的手僵在空气中。

    王和退避三舍,摆摆手,让他们赶紧出宫。

    马车渐渐远离宫门,停在一个岔路口,菲儿才从树丛里钻出来,她先用轻功飞出宫外,早就在这儿处侯着了。

    “主子,你怎么知道王和不会检查马车?”

    盛夏料事如神,菲儿一脸崇拜。

    “此人品行不端,狡猾诈,虽然负后宫安全之责却断然不会傻到去检查一名有传染病的老人。”所以盛夏选择在他当班时候出宫,避开晏十三。

    “娘娘,现在去哪?”

    “先在燕京城里找一家服装店。”

    流云驱车飞驰,当菲儿天还没亮就来找他时,他就知道这一生怕是都逃不开皇后的魔掌了。

    服装店里,盛夏与菲儿选了几男子的衣服,由于盛夏穿着晏老夫人的衣服又带着面纱,百姓们并没想到她就是皇后。

    流云在街边采购了一些干粮,听见两人在讨论樊云城和芗城的瘟疫,说是最近好像逃出的难民纷纷涌入周边县市,那模样实在可怜。

    “走吧。”

    盛夏和菲儿坐上马车,流云也不再多说话,他们要在天黑前赶到崇武城。

    幸好一路通畅,流云在崇武城里找到一间客栈,他们只要了两间房,盛夏和菲儿一起,流云自己一间,但其实整晚他都坐在屋顶上。

    翌,天才蒙蒙亮,盛夏和菲儿便换了男装走了出来,两人唇红齿白,眉目清秀,倒像极了温雅的书生。

    “流云,走吧。”

    盛夏刻意用菲儿教她的方法,压低嗓音,确实有一点效果。

    流云本看得痴迷,听到盛夏变了嗓音倒是惊醒过来,连忙将马车牵到门口。

    “娘娘,今可抵青阳城。”

    流云想必须赶紧抵达樊云城找到晏文钦,把这两个烫手山芋送出去。

    “哎呦——”

    菲儿却敲了他的脑袋,他还以为菲儿修了读心之法看穿了他的心事。

    “现在开始,主子是燕京来的书生夏公子,我是伴读小颜,你是车夫。”

    流云委屈,车夫也有名字吧,不过既然成了车夫还是别辱没了“上官”之名来得好。

    三人在青云城住了下来,流云去补充干粮,回来时却带回了半个马车的粮食。

    “怎么回事?”

    盛夏察觉有异。

    “回公子,樊云城和芗城缺粮,故小的买够了两月的粮食。”

    原来,流云在街上采购干粮时发现青云城的粮食要比燕京贵上许多,他好奇一问,老板告诉他,青云城也受了地动的影响,虽然没有樊云城和芗城那么严重,但大家现在都缺粮食,“前面的坪山城更贵,樊云城里的灾民全跑那儿去了。”老板意指自己的价格已经很厚道了。

    盛夏蹙眉,晏文钦不是去救灾了么,若不控制当地的粮价,很容易引发灾民暴动。

    “主子,该让蟾蜍王吸寒毒了。”

    盛夏点点头,示意流云将蟾蜍王取来,现在她每天为自己增加了一颗安胎的药丸,除了轻微的孕吐,倒还算安稳。

    出宫的第三天,坪山城。

    盛夏从马车的帘子里望出去,街上已能瞧见灾民的影子,一名男子因为赶路的疲惫和饥饿晕倒在地。

    “停车!”

    盛夏和菲儿跳下马车,菲儿喂了些水给男子,盛夏用力掐了下男子的人中,男子清醒过来。

    “流云,取些吃的来。”

    流云将大饼递给男子,男子狼吞虎咽地吃着。

    “你是从樊云城来的?”

    “恩。”男子只顾着吃,不愿多说话。

    “可否将樊云城的况告知我们?”

    盛夏接过菲儿手中的水递给他。

    男子不再吃大饼,怔怔地看着盛夏,说了句“樊云城已经不存在了。”便又啃起大饼。

    “樊云的百姓呢?在下听说樊云城中瘟疫肆虐,可有其事?”

    男子喝了口水,咽下喉中的大饼,缓了缓气,才说道:“樊云的百姓死伤半数,活着的大多也走不出来,最后染上了瘟疫。我娘,我妻子,全都死了……”

    盛夏不忍想象那凄绝的场景,却坚定了她要救治灾民的决心。

    “朝廷已经派人去赈灾了,樊云会好起来的。”

    见男子郁郁的样子,盛夏安慰道。她又留了一些干粮和银子给男子,命流云继续赶路。

    离樊云城越近,死亡的气息就越近。

    龟裂的官道还未修复,山上滚下的碎石散落在路中央,沿路没有村庄,甚至没有了灾民的影子。一直到深夜,盛夏三人才抵达的离樊云镇仅十多里路的五通镇。

    借着月光,盛夏看清五通镇里已是一片废墟,几乎没有完好的房子,没有一丝光亮,也没有一丝声响,他们宛如走在空城之中,流云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握着剑,警惕着四方动静。

    “公子,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流云将马车停在一间看似还能用的屋子前,敲了半天门,却无人回应,轻轻一推,门却开了。

    盛夏跳下马车,走进院子里,房门口还挂着元宵夜的灯笼,玉米、干柴散落一地,有阵阵腥臭从里屋飘出,菲儿掀开门帘一看,立刻退了出来。

    “公子,不要进去了,里面有个死人。”

    盛夏却不顾菲儿反对,走进里屋,上的尸体是个老人,怕是因为腿脚不便来不及逃跑,活活被饿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