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多事之秋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第二天,菲儿捧出了凤袍,青蓝很认真地为盛夏带上凤冠。

    铜镜里的盛夏开心不起来,一直到出发前,她才知道原来萧启瑞要带她去祭天。

    这是盛夏第一次以皇后的份出宫,燕京府所有侍卫都出动了,守在通往祭坛的街道两边,燕京城的百姓聚集在祭坛周围,只为了一睹莲花神女的真容。

    “吁——”阮元骑着骏马走在最前面,听说年后他便升任三品将军一职,掌燕京三万守卫。

    “莲花神女出巡,福佑天牧!”

    礼官一路嚷嚷着,萧启瑞和盛夏所经之处,百姓皆虔诚朝拜,令盛夏心虚不已。

    “请皇上、皇后娘娘下轿。”

    礼官和晏文钦等一干文武大臣早已等候在祭坛,萧启瑞牵着盛夏走下銮轿,众人皆注视着二人,收不回目光。

    一个凤冠霞帔,清如玉莲。

    一个龙袍加,俊逸深邃。

    的暖阳洒在二人上宛如天地之灵气汇聚,如梦如幻,神采夺人。

    萧启瑞携着盛夏缓缓走上祭坛,礼官将锦布龙纹卷轴交给晏文钦,晏文钦饶有气势地打开卷轴,提高嗓门,大声诵读:

    “维玄瑞四年,萧王敬遣丞相晏文钦,敢昭告于天地神灵曰:维帝继天立极,垂统保民;百王相承,万世永赖……今神女转世,重现天机,护国佑民,天牧兴矣,尚飨!”

    冗长的祭文让盛夏有些心不在焉,最后听到“神女”二字才警醒过来,看来今萧启瑞和晏文钦打算拿她大做文章。

    她并不想锋芒毕露,毕竟现在还怀着皇儿。

    萧启瑞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放轻松,盛夏报以温柔浅笑。罢了,谁让孩子他父皇意图天下。

    “请皇上、皇后娘娘焚香祈福!”

    礼官为萧启瑞和盛夏各准备了三柱神香。

    萧启瑞将神香点燃,神色肃穆地对着天地拜了三拜,才将神香交给礼官,由礼官将神香插入香炉中。

    盛夏学着他的样子点燃神香,拜了天地,呢喃着“愿与夫君白首不相离,愿皇儿平安出世。”才将神香交给礼官,奇怪的是礼官将神香插入香炉后盛夏的神香上就燃起小火,连同萧启瑞的神香也一起点燃,六柱神香一齐燃尽,用时不足半刻。

    礼官大惊,还从没遇到过这种况。

    晏文钦却对着萧启瑞与盛夏跪下,

    “莲花神女福佑天牧,已将皇上的祈愿传至仙界,天牧国必国泰民安,五谷丰登!国之大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人潮如波涛一般矮了下去,成千上万的百姓完全相信盛夏就是莲花神女,他们之前一直猜测皇后的医术为什么这么厉害,现在才知道因为她是莲花神女。

    难怪她会在选贤大典上救治患病考生,难怪她会当街拆穿庸医的面具,难怪她会信守诺言回宫后还命人将药方送到宫外,难怪她会冒着严寒摆医摊为寻常百姓看诊,难怪元宵夜燕京城能躲过地动……

    莲花神女真的回来了!

    “请皇后娘娘接旨。”

    盛夏正为百姓的而感到诧异,晏文钦却突然让她接旨。

    盛夏望了一眼萧启瑞,他眼里含着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天牧皇后母仪天下,祥钟世德,前是为莲花神女,齐享天命,今神女转世,辅佐明君,祥瑞滋至。受先祖之教,百姓之意,以金册金宝之礼敬奉神女,授封“莲毓”。钦哉!”

    “谢皇上恩典,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盛夏接过圣旨,侧站到一旁,萧启瑞此举不过是想让天牧国的百姓更加相信她是莲花神女,而且表明她作为天牧国的“莲毓皇后”定将辅佐萧皇,庇佑百姓。

    凝视着欢呼的人群,盛夏无奈,看来莲花神女的份是暂时脱不掉了。

    “让开!快让开!”

    远处一匹疾驰的骏马朝着祭坛奔来,引得众人侧目。

    “皇上祭天,不得擅闯!”

    待阮元将来人拦下时,盛夏才看清竟然是晏十三,前几听闻他从内务府调出,成了卫军统领,此刻应该守在宫中才是。

    “让他进来。”

    萧启瑞眸中一片幽暗,晏十三出宫寻他,必然是发生了大事!

    “皇上,萱乐公主快不行了!”

    晏十三来不及下跪便匆匆跑上祭台,在萧启瑞耳边说道。盛夏离得近,悉数入耳,握着的圣旨越拽越紧。

    怎么会呢?太医诊断说是普通的风寒吗?

    “皇上,臣妾先回宫去看看!”

    盛夏是真的担心萱乐,况且萱乐现在住在琉璃宫,出了事她得负责。

    “晏十三,你护送皇后娘娘回宫。”

    祭天是天牧国的大事,萧启瑞是主角,自然不能随意离开,他皱了皱眉,只怕又是芙蓉里的那群女人玩的花样。

    盛夏坐上銮轿,百姓跪拜着送她离开,晏十三护在她侧,她不断地催促轿夫快点,再快点!

    进入城郊,已离皇宫不远,“吁——”迎面却又是一匹奔腾的骏马,直扑盛夏的銮轿,来人随拉住了缰绳,但马儿却没有停下。

    坐在銮轿内的盛夏惦念着萱乐的病,并不知外面的况,就在马儿要撞到銮轿时,晏十三和流云同时跃起,一人擒下马上之人,一人跨在马上,狠狠收住缰绳。

    轿夫受惊将銮轿紧急停住,盛夏在轿内感觉一震,掀开珠帘,瞧见流云压着一人,那人穿着军服,气息奄奄,怕是赶了许久的路程,一直未休息好。

    “你是何人,竟敢冲撞皇后娘娘的凤架!”

    流云误以为他是刺客,滑出剑刃抵在那军人颈间。

    “流云,莫要耽搁时间,速速回宫!”

    盛夏皱眉,转回到銮轿里,却听见那名军人说道:“皇后娘娘,属下是雪域的守军,南越国打过来了,快把战报交给皇上!”

    盛夏迅速掀开珠帘,“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军人从怀中掏出战报:“南越国趁成王下不在突袭我军,我军已后退三十里,伤亡数百人!”他将战报呈给盛夏,盛夏掀开一看,竟然是血书!

    事态严重,不得耽误半刻,“流云!”盛夏心跳得飞快,“你快把战报交给皇上!”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