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可愿意做乐儿的母后(求月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午膳过后,萧启瑞便和鬼手医仙一块走了,临走时瞧了一眼桌上的《莲花传》,露出深涩的笑意。

    “主子,休息一会吧。”

    菲儿为盛夏取了件披风,不放心地看着窗边的她。

    “没事的。”

    盛夏半倚在窗前,手里捧着《莲花传》,没翻看几页就被屋外冰裂的声音吸引过去,透过窗子望着冰薄消化的碧湖,心里起涟漪。

    是天要来了……

    不一会儿,她便沉沉睡去,前的红玉垂了下来,余发缠绕。

    萧启瑞一直到晚膳时才又出现,便留在琉璃宫里陪着她,如那时在甘泉宫一样,她读书,他处理国事,不同的是,他们眼神的交汇饱含了深默契,两个人安静地做着各自的事,周彷佛被覆了一层光辉。

    “皇上,萱乐她已经能下了。”

    盛夏想起了萱乐,不知道萧启瑞打算如何安排,毕竟萱乐还小,不能没有母亲。

    “夏儿想说什么?”

    萧启瑞放下手中的奏折,玩味地看着她。

    “萱乐今哭得厉害,怕是想念潼贵妃。”

    想着拆散人家母女的事和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盛夏心中难受起来。

    “明,你带着乐儿去一趟芙蓉,然后把乐儿接来琉璃宫里吧。”

    萧启瑞温柔地握着她的手,“朕不想把女儿交给那个蛇蝎女人,夏儿可愿意做乐儿的母后?”

    做乐儿的母后……盛夏怔着子,不知该如何回答。

    “潼贵妃的份并不单纯。”萧启瑞拧眉,他早就知道她是仙主的人,只是之前他也受制于仙主,才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她是越来越放肆,竟然几番陷害夏儿,那他也就再容不下她了。

    “夏儿,这宫里所有的女人,朕只信你。”萧启瑞握着她的手紧了紧,盛夏浅浅带笑。

    “好,明臣妾就接乐儿过来。”

    盛夏曾想过潼贵妃并非如平里见到的那般谄媚无知,却不曾想到她还有另外的份。现在萱乐孤孤伶仃地住在景殇宫,盛夏不忍,决定试一试做她的母后吧。

    有萧启瑞抱着她入睡,盛夏心安,一夜无梦。

    第二天,她便早早前往景殇宫,路上萱乐瑟瑟发抖的水灵大眼却又浮现在她脑海,盛夏心中忐忑不已。

    “今天起萱乐公主要搬到琉璃宫里住。”

    盛夏大致向玉儿说明来意,玉儿僵住,望着躲在她后的萱乐,忿恨心生。

    “你和月嬷嬷也一起到琉璃宫,还是由你二人负责照顾萱乐。”

    盛夏瞧出玉儿的不放心,却也理解,便做出了安排,玉儿眼中一动,倒是跪下谢了恩。

    “玉儿,你带乐儿随本宫去一趟芙蓉,萱乐的东西让月嬷嬷来收拾。”

    玉儿猜到皇后是要带萱乐去见潼贵妃,但她却误解了盛夏的本意,以为她是故意到芙蓉中炫耀。

    菲儿察觉到来自玉儿的杀气,不由得心中一寒。

    “停轿。”

    两顶銮轿停在芙蓉门口,玉儿抱着萱乐下了銮轿,跟在盛夏后。

    “皇上有旨,命皇后娘娘带萱乐公主来见潼贵妃。”青蓝将萧启瑞的手谕交给守门的侍卫,守门的侍卫一抬手,示意另外两名侍卫打开芙蓉的大门。

    “吱……”为芙蓉运送物资的宫人走的都是偏门,这扇大门已紧闭了半个多月,现在突然打开,却连滚轴都不太灵光了。

    芙蓉里的众妃都听见了屋外的声响,她们以为是皇上,纷纷从屋子里涌出来,顾不上妆容不整,生怕错过了。

    “皇上,臣妾好想您啊……”

    “皇上,你放臣妾出去吧……”

    听到一声声温柔酥骨的唤,盛夏的目光骤然降到冰点,这群疯女人还是死不改!

    待众妃定眼一看,见到是皇后风姿凌厉地站在芙蓉门口,立刻换上畏惧的面容,怯懦懦地福了福,“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盛夏寻着潼贵妃的影,却没瞧见,倒是怡贵妃落寞地站在最后边,脸上挂着失望,许是她也想见萧启瑞一面。

    这时,虞美人搀着潼贵妃姗姗来迟,潼贵妃脸色惨白,唇无血色,发髻也没梳,似乎刚从上下来。

    盛夏眯起凤眼,难道她病了?

    潼贵妃远远地望见站在盛夏边的玉儿和萱乐,一时间激动不已,颤颤跌跌从众妃中挤到最前方,泪已流至颈间。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气虚柔弱,带着哽咽,潼贵妃的眼睛死死盯着萱乐,萱乐见到母妃,想也没想便挣脱了玉儿的手,扑上去狠狠地抱着潼贵妃。

    “母妃,乐儿好想母妃,唔……”萱乐大哭起来,小脸皱成一团。

    “是母妃不好,没办法陪着乐儿边。”潼贵妃帮萱乐擦去泪水,自己却止不住地掉泪。

    萱乐不明白潼贵妃的意思,拉起她就要往芙蓉外走。

    “母妃,乐儿有乖乖吃药,你随乐儿回景殇宫吧。”

    玉儿心中一紧,这些天,她一直都以“只要你乖乖吃药,母妃就会回来”哄着乐儿,她却当真了。

    可惜萱乐小小的子根本拉不动潼贵妃。

    “母妃……”

    萱乐又含着泪水。

    潼贵妃只是紧紧把她抱在怀里,难过得再也说不出话。

    芙蓉中唏嘘一片,众妃见此母女相聚的景也跟着流泪。

    盛夏仿佛成了罪魁祸首,寒风吹得她全都失了温度。

    “潼贵妃,以后萱乐会住在琉璃宫,本宫会把她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

    盛夏心一狠,不带任何感地宣布了萧启瑞的圣意。

    潼贵妃把萱乐抱得更紧,玉儿双手握拳,指甲已掐进里。

    众妃面面相觑,皇后连潼贵妃的女儿都抢走了,看来她们是永远都走不出这芙蓉了……

    “不行,乐儿不能交给你!”

    潼贵妃歇斯底里地吼道,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毒害萱乐的凶手还没查出,皇后娘娘也有嫌疑,我要见皇上!”萱乐不明白母妃怎么突然激动起来,乖巧地拍着她的背,听到母妃提到了父皇和母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盛夏。

    “母妃,乐儿以后不会和母后抢父皇,母后就不会杀乐儿了。”

    萱乐此言一出,众妃皆为潼贵妃打抱不平,盛夏心中烦躁,不愿再搭理她们,转走出芙蓉

    萱乐被强行拉走,芙蓉的大门又重新关上,而下一次这里再打开时,燕京城已遭巨变。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