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敢告诉主子,我阉了你(超温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主子,你在哪呢……”

    菲儿正在燕京城的西边寻找盛夏,这里相较永宁街所在的东侧要冷清许多。

    突然她眼前闪过一个黑影,使得是不怎么高明的轻功。菲儿狐疑,朝着黑影追过去,一跃停在那人跟前。

    “谁啊你,吓死老夫了!”那黑影拨开脏兮兮的头发,露出一双精明的眼睛。“是你啊,老夫的宝贝徒儿不是寻你去了么……”

    话还没说完,一把软剑就已抵在他的咽喉。原来菲儿也瞧见了他的模样,正是流云口中的那个老乞丐。

    “你为何要掳走我家夫人,你和慕容宇是不是一伙的?”

    “鬼才和他是一伙的,对了,他还派了两个人来抓老夫呢,你赶紧让开,别耽误老夫逃命……。”

    老乞丐没想到菲儿会以剑相,一时没防范,只好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却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

    “不管你和慕容宇是不是一伙的,我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菲儿软剑一刺,老乞丐急忙用脚踢开,菲儿趁势转到他后,一个漂亮的擒拿手,将老乞丐的双手反锁在背后。

    “小丫头,老夫真的是你家夫人的师傅,你敢对老夫不敬!”老乞丐又气又急,慕容宇的人就要来了,他得赶紧躲起来。

    菲儿无动于衷,打算压着他去找盛夏。

    “快放开,他们真的要来了!”

    正说着,徐飞、陈叶就追了过来,一前一后,将菲儿和老乞丐围在巷子中间。

    “你看老夫没骗你吧……”菲儿见到徐飞、陈叶,松了钳住老乞丐的手,紧紧握着软剑,心中脑中翻江倒海。

    “你们……我要杀了你们!”菲儿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到这两个轻薄她的恶徒,提起软剑就朝着徐飞刺过去,徐飞也抽出腰间的宝剑,轻松一挡,再稍稍用力一挑,就把菲儿弹开了。

    “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天牧国后宫里的小美人……”徐飞色眯眯地打量着菲儿,“小美人,你是不是知道要来见我们哥俩,特地换了衣服啊。”

    陈叶听徐飞这么说,一下跃到菲儿跟前,菲儿羞愤无比,迅速挥舞着软剑,将陈叶隔离开来,却因为心绪混乱,招招都有破绽。

    “你们赶紧交出我主子,否则我要将你们碎尸万段!”菲儿抱着拼死的决心,就算不为自己报仇,也要先救回主子。

    “花拳绣腿还敢口出狂言,本大爷就陪你玩玩。”陈叶一手拿剑一手伸向她,菲儿侧一避,从他旁擦过,顺势持软剑击向徐飞。

    徐飞一时愣住,反应倒也快,一屈,菲儿的软剑只划破了他的衣服。

    “啊——”菲儿感觉上徒然一凉,她的锦袄竟然被陈叶挑破,碎成两节。

    “小美人,这样脱衣服的方式可刺激?”菲儿怒火攻心,鼓足一口气向陈叶扑去,陈叶本已准备好接招,却见老乞丐朝着他撒出一堆粉末。

    他以为粉末有毒,以掌风打散粉末,却被菲儿钻了空子,一剑刺进他的左肩。

    这时,老乞丐又撒出更多的粉末,徐飞和陈叶完全看不清菲儿的方位。

    “妈的,是面粉!”陈叶飞速将粉末弹开。

    “还不快跑!”菲儿抽出剑,本想继续打下去,老乞丐却抓着她的手往巷子外跑。

    “主子在他们手里,我不能走。”菲儿狠狠甩掉老乞丐的手,又返回巷子里。

    老乞丐当街大骂,一对一,这个丫头都胜不了,更何况一对二。

    幸好,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吸引了流云的注意,流云已接到永宁宫人的传话,暂时放弃追捕慕容宇,转而寻找菲儿,其实他心里也是十分担心那个小丫头的安危。

    “吓死老夫了——”流云一句话没说,银剑直抵老乞丐的喉咙,老乞丐差点没被气晕,他宝贝徒弟的跟班怎么都是这副德

    “那个小丫头在巷子里,你快去救她!”老乞丐也懒得和流云多说废话,那个小丫头要是死了,他的宝贝徒儿会责怪他的。

    流云一愣,跃入巷子中,菲儿已陷入苦战,衣服被划破了好几处,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该死的!”流云没来由的怒了,从后踢飞徐飞与陈叶,站在菲儿侧。

    “你怎么这么弱!你主子一会见了肯定又要骂我。”趁着那二人还没爬起来,流云解下自己的长袍披在菲儿上。

    菲儿眼睛一亮“你找到主子了?”

    “是。”流云一脸严肃,警惕地注意着徐飞与陈叶,这两人都是高手。“站远点,看我收拾他们。”

    菲儿眼里蒙上一层温,静静地站到一边,她相信流云一定可以为她报仇。

    流云如捷豹,目如雄鹰,在徐飞和陈叶的夹击下游刃有余,且看准时机,一剑横穿,两人的前都被划出一道伤口。

    “上官流云,你这个傻,这个女人的子早被我们哥俩看光了,你要的只不过是个破鞋,哈哈哈……”

    陈叶气喘吁吁,他自知胜不了流云,便故意刺激他。

    埋藏已久的委屈一起袭来,菲儿止不住的掉泪,流云一瞥,心中一痛,转为无法压制的怒火,将全真气贯于剑内,从陈叶跟前晃过,陈叶本仰天大笑,此刻头颅却滚到了地上。

    徐飞见势不妙,想要逃跑,流云并未追赶,只将银剑推出,徐飞竟跑不过那银剑,银剑狠狠地刺穿了徐飞的心脏。

    流云收起剑,全然没了刚才杀气腾腾的威风样,傻愣愣地望着哭成花儿的菲儿,不知该如何开口。

    但见菲儿狠狠打了他一拳,“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便收了收眼泪,背对着他大步走着,“刚才你听到的话,若是敢告诉主子,我就把你阉了。”

    流云只觉得下体一凉,胆战心惊地跟在她后,这个自以为是的笨丫头,其实她主子早就知道了。

    “打完啦,那老夫先走了……”

    菲儿一手拎着趴在巷子口的老乞丐,原来他因为担心菲儿和流云,想躲在巷子口偷偷查看,却不想刚探出头就被逮个正着。

    “压他回去!”菲儿突的抽出老乞丐的腰带,捆住了他的手,可老乞丐的裤子却滑落下来,唯有一间单薄的长衫蔽体。

    “你胆敢如此对待老夫,你可知道老夫是谁!”老乞丐气得吹胡子瞪眼。

    “谁管你是谁!”流云却又极为不爽,对菲儿吓道“你怎么能随便解男子的裤腰带?”

    老乞丐一听,倒是乐了,他虽然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乞丐,但也是男子……

    “不解他的?那解你的?”菲儿猛地转,作势一伸手,流云反地向后躲,菲儿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又使着她那武林第一的轻功,朝着盛夏的方位奔去。

    流云舒心一笑,他发现菲儿不一样了……那件事,她释怀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