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莲花神女再现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燕京城每年元宵节的庆典都在钟楼举行,现在庆典只剩下不到一刻钟就要开始了,钟楼附近聚集了数千名等待庆典的百姓。

    “夏儿——”

    萧启瑞立于钟楼边的民房上,瞧着人山人海的街市,快速搜寻着慕容宇和盛夏的影子。

    “皇上,属下去下面找。”流云落在人群中。

    盛夏虽然已经清醒,但仍闭眼假寐,不敢妄动,任凭慕容宇夹着她,两人亲密地靠在一起,好似一双恋人。

    慕容宇随手在卖服装的摊位上买了一件麻布披风,覆在盛夏上,又从珠钗的摊位上取了一只木钗,随意将她的发挽起,从背后看倒像极了燕京城里的妇女。

    突然慕容宇发现流云在附近,掩住气息,携着盛夏停在一个书摊前,他一手搂着盛夏,一手假意翻书。

    “这位大爷,买一本吧,我卖的书都是时下最火的。”书摊的老板拿起一本《莲花传》向慕容宇推销。

    流云也发现了他们,他虽然觉得一名锦衣华服的男子怀里抱着一名粗衣女子有些奇怪,但脑中只记得盛夏是穿着淡粉色的长裙出宫的,便又继续寻着。

    屋顶上的萧启瑞远远瞥见人群中站着一位粉衣女子,心中一动,迅速朝她飞去,引得众人侧目,可当她转过来,却并非是盛夏。

    那女子见萧启瑞长眉入鬓,凤眼微睐,竟是出奇的俊美无俦,倒也不恼,羞地对他一笑,萧启瑞却嫌恶的甩开她,头也不回地在人群里继续寻着盛夏。

    那女子一怒,扑了上去,大喊道:“非礼啊!”

    百姓越来越多,周遭越来越吵杂。

    趁着萧启瑞无法脱,慕容宇俯拾起一枚石子,朝着空中投掷出去,切断了所有拴在钟楼上挂着灯笼的绳索,一排排灯笼掉落在人群中,将流云的注意力吸引过来,而他迅速携盛夏又隐回巷子中,抱着盛夏跃上屋顶,再从屋顶跃至钟楼之上。

    钟楼的顶端有一口大钟,慕容宇和盛夏立于大钟左侧,成功避开了钟楼右侧的萧启瑞与流云。

    “砰——”天空中烟花闪耀,庆典开始了。

    突然通往钟楼顶端的木门被打开,慕容宇眉间一紧,将盛夏靠在大钟上,提着剑前去查探。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来人没发觉慕容宇眼中的杀意,絮絮叨叨,“要看庆典得在底下看,闲杂人等不得随意进入钟楼!”

    慕容宇正拔剑,那人却侧过子,瞪大了眼睛。

    “那个女人要跳下去了……”

    慕容宇急忙回,但见盛夏站在钟楼边上,仅往下看了一眼,便跳了下去,上的麻布披风被气流冲走,发丝也被吹散,她的衣裙飘飘,姿摇曳,如羽化的仙子。

    百姓们本抬头观赏烟火,见到从空中掉落一名女子,皆惊讶不已,萧启瑞将围住他的百姓弹开,脚尖一点地,迎着盛夏跃起。几乎同时,慕容宇从钟楼上一跃而下,朝着盛夏的方向坠下。

    众人被这一幕惊得懵了,还没反应过来,天空中又出现异象。

    “轰隆隆……”

    不知为何,天边突然泛起银光,在厚厚的云层中一闪又一闪,而后从地底下传来雷声,伴随着雷声那银光越来越近,半边天都被照亮了。

    百姓们目瞪口呆,莫非真是天女降临?

    “啊——”

    “救命啊——”

    一时间地动山摇,百姓们有的抱着头蹲下,有的四处乱窜,整条永宁街乱成一团。

    原本慕容宇是能先萧启瑞一步夺过盛夏的,但盛夏却对萧启瑞伸出了手,萧启瑞亦伸出手,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萧启瑞顺势一拉,将她抱入怀中。

    慕容宇与他们擦肩而过,他没有回头去看,只是任凭自己落在人群中,流云立刻追了过去。

    萧启瑞察觉到地动,为安全起见抱着盛夏回到钟楼之上,待他们站稳,地动也停止了。

    “她是莲花神女,她一定就是莲花神女!”

    书摊老板指着盛夏大喊起来,书摊因为刚才的地动倾倒在地上,书也散落一地,而老板手中仍拿着那本《莲花传》。

    地动前,他闲来无事正好在看《莲花传》,书中说,千年前,莲花神女出现在临天国时,天降异象,地雷滚滚,而莲花神女落地后,一切异象又悉数消失。

    “莲花神女,求你庇佑我全家。”

    书摊老板就对着盛夏叩起头来,百姓们皆听过莲花神女的传说,知道莲花神女为百姓做了许多好事,再加上对刚才的地动心有余悸,也纷纷对着盛夏跪下,向莲花神女许下祈愿。

    “莲花神女再现,天牧国之大幸!”

    人群中一人振臂高呼,盛夏定神一看,原来是晏文钦。

    百姓们跪得更欢乐了……

    他搞什么鬼,明明知道她不是莲花神女……再看了看萧启瑞,他唇际挑起,眼中闪着光辉,那似雪狼的眸子望着远方,盛夏隐隐察觉,他意在天下,三国之争,看来在所难免。

    萧启瑞又把目光移向怀里的女人,这个女人他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夏儿,钟楼这么高,你怎能这样跳下来。”

    想起那时他不经意地抬头,却见到她孤站在大钟的边上,黑瞳对上他的眸,便不假思索地纵跳下,让他紧张地呼吸都快停滞住。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接住我。”

    不在宫里,可以不喊他皇上吧……

    萧启瑞没说话,就这样望着她,她到底是玄儿,亦或者是夏儿,她总能触到他心里最柔软之处。

    “回宫吧,燕京不安全。”萧启瑞看了一眼满街诚心跪拜的百姓,揽着盛夏消失在夜色里。

    晏文钦已备好了马车,盛夏钻进马车里,萧启瑞则在外边和晏文钦交代了什么。

    突然,盛夏探出头来,“菲儿呢?”

    萧启瑞蹙眉,确实从刚才到现在都没见到她的婢女,莫不是出了什么事。

    “我会让流云去寻她,你先随我回宫。”

    “不行,不找到她,我不回宫!”

    盛夏担心菲儿,不理会萧启瑞臭着脸。

    “晏文钦,让永宁宫的人也去找那个丫头。”

    “皇上——”

    晏文钦知道他的决定不会改变,叹了口气,他不是不知道现在燕京是什么况,虽然他们早有准备,但稍有差池一切都会前功尽弃。

    晏文钦幽怨地望了一眼盛夏,这个左手拈花,右手孽障的女人,当真只有萧启瑞宠得起。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