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十面埋伏5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有了线索,萧启瑞直奔燕京城郊的玉娆山。

    山洞内,三名黑衣人仍在昏睡,苑临天和盛夏都不见踪影。

    流云将三名黑衣人的面纱掀开,竟发现他们都是参加过选贤大典的武生。

    “说,你们把皇后娘娘藏哪去了?”

    他随手拎起倒地的一名黑衣人,那黑衣人神志不清,也不说话,醒来后只会对着流云傻笑。

    菲儿抚上黑衣人的脉搏,心知他们中了毒,抬眼看着萧启瑞,他正锁眉深思。

    根据洞里的痕迹可以推断出有人以一敌三,与这三名黑衣人有过激烈地打斗,这个人会是谁呢?莫非是他带走了夏儿?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萧启瑞猛地抽出剑,一剑挥下。

    “啊——”一名黑衣人的手臂被切断,鲜血如注。

    “说,是谁带走了皇后?”萧启瑞的黑眸蒙上一层寒冰般的幽蓝,那名黑衣人满脸痛楚,已清醒了七分。不等等他开口,萧启瑞又一剑下去,他的大腿也和体分离开来。

    “慕容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黑衣人仍受软骨散的影响,误以为萧启瑞是慕容宇,见他砍断了自己的手脚,不愿再受屈辱,奋力往前一扑,萧启瑞的剑穿过他的膛。

    菲儿着实被这一幕吓到了,她难以想象对待主子万般温柔的皇上竟是也如此残暴血腥。

    萧启瑞飞出洞,洞外黑暗缭绕,云层越来越厚,连月光也穿不透,如同他的心,一直在下沉。

    十里长街走马,隔花见秋千,九重回廊擦肩,又寻而不见。

    一直没人能查出慕容宇等人的落脚点,萧启瑞只好和流云、菲儿兵分三路,在燕京城内寻找盛夏。天知道他的心里有多焦急,尤其是他知道盛夏被慕容宇带走之后,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月色如水,萧启瑞跃过福财钱庄的屋顶,掀起的气流惹得飞檐亭角边的清铃响起。

    屋内的银风迅速抵在窗前,藏起气息,观察着窗外的动向。

    “放心,萧皇暂时不会查到这里。”慕容宇喝了一口杯中茶,福财钱庄其实是永宁宫的金库,也就是说他一直藏于萧启瑞的眼皮底下。

    银风回过来,站在慕容宇边,“主公,此地不宜久留,刚才属下听永宁宫的人说萧皇封锁了燕京城,这里已经不安全。”

    “本王知道。”慕容宇看了一眼躺在上的美人儿,眼中柔软无比。“等庆典一过,本王就带她出城。”

    “主公,那天牧国的雪域地图怎么办?”银风似乎也很在意雪域地图。

    “本王自会想办法。”说罢,慕容宇起,用锦帕沾了些水,缓缓走向盛夏,银风换上人pi面具,知趣地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慕容宇和盛夏,盛夏的气息平稳,反而慕容宇的呼吸急促起来。

    谁执笔但记成卷,只空忆此去经年……

    他小心翼翼地坐在沿,望着上的盛夏柔缱绻,也许是第一次在雪域中见到穿着嫁衣的她,他就上了她。

    看着她恬静地睡着,他的心却不由自主抽痛了一下。一个月前,他曾回过燕京,潜入后宫想见她一面,却见到她挽着萧启瑞走进琉璃宫,脸上也是这般恬静,让他懊悔不已,那一次他化齐太尉却没能带走她,现在她上了萧启瑞,那他也只能狠下心将她锢在边。

    慕容宇伸出手,用锦帕擦去她脸上的血痕,待血痕完全清除后,他却依恋地抚上她的脸,她微微一动,他立刻收了手,紧张不已。

    他堂堂南越国太子,何曾这样在意一个女人……

    “主公。”银风在门外唤道,慕容宇为盛夏掖好被角才起前去开门。

    慕容宇转的一瞬,盛夏悄悄睁开了美眸,她清除的感受到刚才慕容宇的指尖划过她的脸,难道真如苑临天所言,他对自己心生愫?

    “萧皇回来了,请主公速速离开。”银风担心萧启瑞可能是发现了什么,福财钱庄里有不少永宁宫的人,一个萧启瑞他还对付的了,但加上永宁宫的高手,主公处境危矣!

    “这里就交给你了。”慕容宇没有犹豫,抱起盛夏,破窗而出。

    原来,萧启瑞第一次经过福财钱庄时,因为是永宁宫的地方确实没太留意,而银铃响起的那一瞬,他却若有似无嗅到了盛夏的气息,他以为盛夏可能被慕容宇藏在在福财钱庄的附近,连续找了周围的二十几栋屋子,却未有所获。

    于是,他又返回福财钱庄,这一次他确定,他的夏儿就在钱庄里。

    “这位客官,本店已经休业,明再来吧。”萧启瑞敲开大门,开门的小二并不认识他。

    萧启瑞一脚将他踢飞,数名永宁宫的高手听见动静,冲出来将他围住。

    “不想死就让开!”萧启瑞解下腰间的令牌,众人皆愣住,朝着他跪下。

    “怎么回事!”这时,化成掌柜的银风从二楼走了下来,带着人pi面具的他像是个儒雅的商人,连声音也变得谦逊温和。

    “颜掌柜,大当家来了。”

    银风却没有对萧启瑞下跪,萧启瑞一双鹰眼紧紧盯着他,虽然他是掌柜的模样,可眼中的锐气却藏得不够好。

    “嗖”的一声,萧启瑞剑锋出鞘,银风亦抽剑,两剑相抵,萧启瑞没占到便宜。

    “永宁宫人听令,速将这南越国的细拿下!”萧启瑞瞥了一眼楼上的厢房,一脚踩在楼梯的护栏上,翻上二楼,永宁宫的高手们则纷纷向银风出击。

    萧启瑞进入厢房时,房间里空无一人,他瞧见上掀开的被子,迅速走到边,俯一摸,的,而且还残留着夏儿的气息,看来她不久前还在屋里。

    萧启瑞来到窗边,远远望见抱着盛夏的慕容宇跃过一栋栋民房,正朝着永宁街的方向奔去。

    “该死的!”萧启瑞顾不上屋外打得火的银风和永宁宫人,追着慕容宇,流云恰好也发现了慕容宇的踪迹,从另一个方向追来。

    慕容宇察觉到萧启瑞和流云的追击,使了个障眼法,落在钟楼附近的巷子中,钳着盛夏混入人群。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