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十面埋伏2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老板,你有没有瞧见我家夫人?”

    菲儿焦急地向大饼摊的摊主询问,摊主指着不远处说:“一个老乞丐将你家夫人拉走了。”

    菲儿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那是永宁街钟楼的方向。

    “谢谢老板,若一会有一名男子来找我们,你告诉他夫人不见了,我去寻夫人,让他速速找到老爷。”说罢,又放了十两银子在他的摊上,老板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今天真是遇上大财主了。

    菲儿进入人流,搜寻盛夏的踪影。

    “菲儿……”盛夏远远地看见菲儿来寻她,使劲挣脱着老乞丐的手,但老乞丐迅速点了她的道,她只觉得使不出力气。

    “菲儿,我在这里!”盛夏踮着脚尖,无奈人太多,街上太吵杂,菲儿根本没听见她的叫唤。

    “别喊了,人都走远了!”老乞丐一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让盛夏看了就来气。

    “我好心请你吃饭,你却恩将仇报,赶紧放开我!”她本来在陈家酒楼门口等着菲儿与流云,突然这个老乞丐就窜了出来,不由分说拉起她往人潮中跑。

    “老夫等你好久了。”老乞丐捋了捋头发,盛夏才发现他满脸皱纹,看上去年纪不小了。

    “你等我做什么?”盛夏警惕着,那她暴露了份,这个老乞丐该不会心怀不轨?

    “老夫知道你是天牧国的皇后,但老夫对你的份没兴趣,听说你会换血之法,快教教老夫。”老乞丐拖着她闪入永宁街边的小巷,绕到小巷后面的一间屋子,探了探屋子,确定里面没人,便将盛夏推了进去又立刻关上门。

    “这些都是市井百姓传出的流言蜚语,本宫不会什么换血之法。”盛夏狐疑这个老乞丐到底是什么份,不但会功夫还对换血之法感兴趣,像他这样的人怎会流落街头?

    “你莫要骗老夫,老夫诊了你的脉。”盛夏微微一动,原来他刚才拽着她的手腕是在为她诊脉。

    “你中断魂散之毒还能活到现在,除了吃了还魂丹的缘故还依靠平里坚持服用抑毒的药材。”老乞丐分析得头头是道,仿佛他亲眼所见一般。“你不但抑制了毒发的时间,甚至想办法将毒素聚集在一起,这绝非宫中那班庸医能够做到的。”

    “本宫真的不会换血之法,你速速放了本宫,本宫可饶你不死。”盛夏虽然惊讶于他的医学造诣,仅凭诊脉就能看出这些的人定然非同一般,但此刻菲儿和流云必然急着找她,她不想与老乞丐多做纠缠。

    老乞丐直接无视她的话,“你若将换血之法交给老夫,老夫便委屈一下收你为徒。”

    “若你真想学,可以来天牧国皇宫找本宫。”盛夏服软,她不想当他的徒弟,只想快些离开。

    “好,一言为定。”老乞丐高兴得手舞足蹈,“好徒儿,为师会想办法解了你上的余毒,你可千万保重体。”

    “那现在可以放了本宫?本宫有要事在……”不等盛夏说完,老乞丐就将她上的道解开,盛夏怒瞪了老乞丐一眼,推开门走了出去。

    老乞丐望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看来她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而怀孕会引起毒发。

    永宁街上挤满了人,盛夏穿梭在人群中,想办法寻找菲儿。她不知道,门墙高处,一双鹰眼锁住了她。

    “你们按计划行事,事成之后老地方集合。”永宁街的边缘落下一抹黑影。

    “菲儿!流云!”盛夏在人群里喊着,却无人回应,这时她发现几名对面走过来的男子,正色眯眯地望着她。

    糟了,盛夏心中漏了一拍,悄然后退,奈何人流又把她往前推。

    “小美人,你迷路了吗?”为首的男子就要将脏手伸上来,盛夏一躲,奋力挤出人群,朝着巷子里奔去。

    “追!”为首的男子一声令下,数名男子紧追盛夏不放,而盛夏由于并不熟悉这些巷子,不小心跑进一个死胡同。

    “你们想干嘛!”

    盛夏袖中藏着一支匕首,若这些人敢对她怎么样,她一定以死相拼。

    “你说本大爷想干嘛?”为首的男子凑近她,喘着粗气,他已完全为盛夏之美所倾服,想将盛夏抢回家做他的小老婆。

    “本大爷是燕京城王家二少爷,你可愿意随本少爷回王家,包你荣华富贵享用不尽。”王家二少越靠越近,待他的猪头就要贴在盛夏脸上时。

    盛夏猛地掏出匕首,在他脸上划了一道,他的脏血迹溅到了她脸上。

    那男子捂着受伤的脸,大怒,“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压她回府。”

    数名男子从各个方向一齐向她,盛夏自知无力对付这么多人,手持匕首陷入慌乱中。

    “啊——”却听见一声惨叫,一名男子倒在地上,盛夏定神一看,不知哪里冒出一名蒙面黑衣人手持软剑,三下五除二就将欺辱她的几名男子全部杀死。

    虽然他是为了帮自己,但这些人罪不至死,盛夏叹了口气,对他欠了欠,“谢壮士救命之恩,小女感激不尽。”

    月光映在墙上,剑影一晃,软剑抵在她的颈间。

    刚逃出狼又落入虎口,盛夏却一脸淡漠,几步咒骂也不求饶,任凭发丝在风中飘舞。

    “皇后娘娘好定力。”盛夏望着黑衣人的眼睛,这双眼睛像极了阮元,但他的声音却又是另外一个人。

    “你是谁?”盛夏一边思索着逃脱之法,一边拖延着时间,菲儿和流云就在附近,必须想办法让他们发现自己。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黑衣人用软剑挑起她的下巴,目光化成一道冰。

    “你既然知道本宫的份,还敢……”

    未等盛夏说完,黑衣人点了她的道,收起软剑,扯下她前的红玉,拿在手中查看。

    “这玉坠,哪来的?”

    盛夏不语,他怎么会对渔玄的玉坠感兴趣,可即使她说出幽然谷的事,黑衣人也不会相信。

    “说!”

    黑衣人变了语气,一手掐住她的脖子。

    盛夏仍然沉默,因窒息的缘故皱起了秀眉。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