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元宵夜,燕京城,十面埋伏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碧湖松了冰面,不知不觉中元宵节悄然而至。

    这几国事多了起来,众大臣就萧启瑞将六宫深锁芙蓉一事纷纷施压,暗指盛夏无容人之量,妖媚祸国。

    盛夏惆怅,不知道萧启瑞还能撑几,她心中知晓这些妃子不可能永远关在芙蓉里,其实这事和她们关的时间长短并没多大关系,重要的是萧启瑞为她如此去做了,就足以让她感动。

    盛夏在空的后宫里走着,她又来到承天门。徐成恭敬地行了礼,这已是正月里他第三次在承天门看见皇后。

    徐成目送着盛夏登上城楼,不知城楼外有什么吸引她的,她每次来这里的时间越来越久……

    “主子,该回去了。”天色渐渐暗下来,菲儿怕盛夏受寒,她知道主子惦念着皇上,今虽是团圆的节,但皇上有要事无法陪主子用膳。

    “走吧。”

    流云看着她们一前一后走下城楼,想说的话终究没说,今夜,皇上出宫了!

    宫里亮起了红灯笼,萧启瑞安排了乐师和歌女,又备下了一桌她吃的饭菜,却更叫她食不下咽。

    而且她的月信迟迟未来,但脉象中又看不出怀孕的痕迹,这让她忐忑了许久,毕竟夜夜与萧启瑞欢好,中奖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盛夏忧虑时,屋外的流云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一脸烦躁。

    “流云,怎么了?”盛夏发觉了流云的不对劲。

    “回娘娘,没什么事,只是属下想出宫一趟。”流云担心萧启瑞的安危,那在永宁街皇上暴露了份,怕是已经被那些人惦记在心上了。

    “去吧。”盛夏神色如常。

    流云大喜,兴匆匆地转,却又听见后响起皇后的声音,“慢着!”

    “娘娘有何吩咐?”

    流云知道这是她惯用的一招,软硬兼施,让他难以招架。

    “带本宫和菲儿一起去。”

    流云眼前一黑,差点没昏倒,忙说:“属下不出宫了。”

    盛夏却已嗅到了异样,正色问道:“皇上是不是不在宫里?”

    “这……”天气寒冷,流云的额上却紧张得渗出了汗,皇后娘娘怎么能聪明成这样,他什么也没说啊,皇上千万别怪在他头上。

    瞧见流云言又止,盛夏心里已明白了七分,难怪这么重要的节他无法陪着自己,原来是出宫去了,可是她现在非常想他,非常非常想要立刻见到他。

    “菲儿,将我上次出宫穿的那衣服找出来。”

    “是主子……”

    主仆二人自顾自地忙碌着换装,根本没人理会流云纠结且受伤的俊脸。

    菲儿瞥了一眼流云,就凭他也想蒙主子,连她都骗不了!便去向承欢借了一衣服,承欢没有拒绝,反正她的衣服也全部都是盛夏赏赐的。

    待菲儿换好衣服从东厢房里走出,流云惊呆了,换下宫女服的臭丫头竟然也这么美,和皇后娘娘站在一起倒像是一双姐妹。

    “看什么看,还不走!”菲儿怒斥流云,话语却少了往欺负他时的霸气,添了几丝羞。

    流云才慌乱地收了眼神,乖乖跟着两位大美女的后,心里祈祷着,但愿不要碰到皇上,否则自己小命不保。

    她们是偷溜出宫的,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走承天门,于是两位江湖顶尖的轻功高手一人扶着盛夏的一只手,将她提过宫门,携着她飞跃长廊,穿过树林,燕京城就在眼前。

    一轮明月当空,三人的影从月前滑过,让不经意间抬头的孩童误以为瞧见了天上的仙子与神兵。

    “燕京,好美!”从空中望下去,燕京城内灯火通明,永宁街上挂着花灯,一个摊位连着一个摊位,有卖糖葫芦的,有卖朱钗的,有猜灯谜的……人来人往,整条街道已被车流和人群挤得水泄不通。

    “下去吧。”盛夏一眼就看见不远处的陈家酒楼,奇怪的是陈家酒楼一片黯淡,与周围的闹格格不入。

    流云心知皇后是要去陈家酒楼找皇上,自知死期不远了,本哭丧着脸但一见陈家酒楼里没有一点灯光,心中疑惑,急忙与菲儿带着盛夏落在陈家酒楼边上的巷子里。

    三人一块来到陈家酒楼门口,上面贴着燕京府的封条,怎么回事,陈家酒楼怎会被燕京府封了?

    “娘娘,你在门口等一会,属下想进去查探一下。”流云担心陈家酒楼里有埋伏,为安全起见,便想只前往。

    “去吧,另外在宫外叫我夫人便可。”

    “是,夫人。”流云没有撕开封条,而是返回刚才的小巷子,从酒楼侧面的窗子破窗而入。

    盛夏心绪不宁,萧启瑞瞒着她出宫定然有要事,可看样子他不在陈家酒楼,那么会去哪里呢?

    “香喷喷的大饼,一文钱一个!”边传来吆喝声,盛夏带着菲儿走到卖大饼的摊前。

    “老板,给我一个大饼。”菲儿会意,从钱袋中掏出十两银子。

    “请问小姐有没有零钱,小的找不开。”摊主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他将大饼递给菲儿,望着十两银子发愁。

    “不用找了。”摊主一听乐开了花,又白白捡了十两银子。

    “老板,我家小姐本来是想到陈家酒楼吃饭的,可是今天这样的子怎么关着门那?”摊主不知道她们已经瞧见官府的封条,便将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盛夏从他的叙述中大致得到了几个信息,一是陈家酒楼下午时仍是开着的,二是陈家酒楼被封的原因据说是陈老板通敌卖国,三是有一名英气人的男子也向他打听过陈家酒楼被封一事。

    “听说,这次带队来封陈家酒楼的人是燕京守卫的副统领,他才刚上任就闹这么一出,弄得现在永宁街上人心惶惶。”摊主收了钱,又主动透露了一些信息。

    盛夏朝他笑了笑,他一时迷糊了,此生有幸见到如此美的笑容,他宁愿下辈子继续卖大饼。

    “菲儿,你去叫流云出来,我们去燕京府。”

    菲儿领命,也走进小巷子,进入陈家酒楼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流云的踪影。

    为了寻找流云,她耽搁了一会,却总是搜寻不到他的气息,难道流云出了什么事?菲儿焦急,飞出了陈家酒楼,回到酒楼门口,却发现主子也不见了。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