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作死就不会死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原来,前几天青云将军从南越国送来了几株花草,其中的一株和二月草长得一模一样……那时怡贵妃还奇怪哥哥远在雪域怎会惦记着给她送花草,但一想既然是哥哥的心意也就把这几株花草栽在了梅园里。

    可是,这里面怎会有二月草……

    任凭潼贵妃使劲地摇晃着她,要她交出解药,她却再没了刚才的傲气。

    “皇上,臣妾在梅园中见过这样的植物。”潼贵妃终于说出了一句有用的话。

    “搜!”萧启瑞一声令下,侍卫便涌入梅园翻找起来。

    半晌,侍卫搬出一个空花盆。

    “回禀皇上,梅园中并无二月草,但属下发现这个花盆有新掘过的痕迹。”

    “对,就是这个花盆!”潼贵妃抑不住激动地哭嚎:“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将解药藏到哪里去了!”

    怡贵妃咬唇不语,忿恨地望着潼贵妃,分明是她主动来找她合作要共同扳倒皇后的,这会儿却反咬一口!

    “咳咳……”榻上的萱乐突然咳了几声,从口中喷出黑血,触目惊心。

    潼贵妃掏出手绢为萱乐擦拭,趴在她边嘤嘤道:“乐儿,都是母妃不好,母妃不该相信那个狠毒的女人,是母妃害了你。”

    怡贵妃意识到什么,却又不敢妄动,只是狠狠地盯着潼贵妃,如果这个人敢胡说,她愿意拉着她一起陪葬。

    盛夏冷笑着,看着这场闹剧,她估摸着时间,若再拖下去只能用第二个方法救萱乐了。

    “若兰,这花盆里的植物哪来的?”萧启瑞的语气缓和,眼里的光摄人心魂,看得怡贵妃心惊跳。

    “回皇上,哥哥特意从雪域送来了几株花草,臣妾不想辜负哥哥的心意便将这些花草放在梅园中,但臣妾真的不知道这里面会有二月草。”虽然怡贵妃有万般不想说实话,但她知道若被萧启瑞查出她骗了他,那么后果会更严重。

    “你骗人,你是南越人怎么会不认识二月草,如果不是你下的毒,乐儿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乐儿又吐了一口血,潼贵妃似要崩溃了。

    “若兰,将解药交出来,朕饶你不死。”这个男人说出狠话来却如话一般好听,怡贵妃一恍神,泪已决堤。

    她怎么也想不到皇上已认定了她是凶手,可就在刚才,他百般维护皇后……三年,她陪在他边已经三年了,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她呢!

    盛夏有些心悸,她从怡贵妃的眸里看到的不仅是悲凉更有绝望,怡贵妃虽然为不择手段却也是真真切切着萧启瑞,此刻她的心应该跌入了万丈深渊了吧。

    “臣妾真的什么也都不知道!”怡贵妃咬紧朱唇,任凭泪珠滑落,她堂堂青云将军的妹妹,一入宫便贵为贵妃,何曾受过这番委屈。

    “皇上,时间不多了。”盛夏提示道,她一直在注意萱乐的况,虽然大被封,但毕竟还是个未满三周岁的孩子,子单薄,求生的意志也非常弱。

    潼贵妃突然一头撞向柱子,额头上很快渗出血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讶不已。

    “太医!”萧启瑞迅速扶起她,太医也战战兢兢地上前为潼贵妃止血。

    “皇上,臣妾错了!”潼贵妃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盛夏并没注意她说什么,只是很不爽萧启瑞抱着她。

    “朕会找到二月草的根茎救回乐儿。”萧启瑞既是在安慰潼贵妃又是在警示怡贵妃。

    潼贵妃挣扎着跪在地上,“皇上,乐儿失踪是臣妾和怡贵妃安排好的,目的是为了陷害皇后娘娘,可是臣妾万万想不到怡贵妃竟然会对乐儿下毒手,臣妾知错了,臣妾愿意以命相抵,只求皇上、皇后娘娘救救乐儿。”

    空气仿佛凝滞,在场之人大气也不敢出,萧启瑞也受了震动,望了一眼潼贵妃,这后宫到底是什么地方?这些女人到底是在做什么!?

    瞧着潼贵妃可怜的小脸,盛夏并无同,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了无谓的争斗将自己的女儿牵扯进来,现在女儿出事了才知道后悔,悔之晚矣!

    怡贵妃瘫在地上,眼中已全然没了神采,“完了,全完了……”也顾不上她念叨什么,萧启瑞一手钳住了她的下巴。

    “说,解药在哪里?”

    “臣妾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那么相信皇后,却一点都不相信臣妾!?”怡贵妃终于也崩溃了。

    “将芙蓉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二月草的根茎找出来!”萧启瑞不屑地甩开她的脸,对着侍卫道,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萱乐的况越来越糟,脸色由红变紫,呼吸微弱。

    作为一国之君,却连女儿都保护不了,他应该觉得很无力吧,盛夏叹了口气,催眠着自己:我是一名医生,不是萧启瑞的妻子。我是一名医生,不是天牧国的皇后……

    平定了心,盛夏又在萱乐的头顶、心口加了金针,她希望侍卫们能带来好消息,现在萱乐正和死神在赛跑。“乐儿,坚持住!”盛夏握着她的小手,她的手指突然动了动,更坚定了盛夏救她的决心。

    半个时辰过去,侍卫们一无所获,萧启瑞怒极,一掌打向怡贵妃,却从门外飞入一个白影,为怡贵妃接下这一掌。

    “成王,后宫重地岂容你擅闯!”受了萧启瑞一掌,成王捂着口,嘴角流下鲜血。

    “皇兄,事还没查清楚之前请你先冷静,现在救乐儿最要紧。”成王连说话都已非常吃力,跪在地上微微颤抖。

    怡贵妃怕是心已死,只是哭,连闪躲都不愿。

    “皇上,乐儿快不行了,臣妾只能用最后一个方法试一试。”萧启瑞才回过来,发现乐儿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黑色。

    “什么方法?”难道二月草的毒还有别的解法?

    众人将希望全数寄托在盛夏上,却不知她心中也没底,毕竟这个世界的设施太简陋了,所以不到最后关头她是不愿用此法的。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