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除夕宫宴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除夕夜,宣华

    盛夏坐在萧启瑞侧,一袭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逶迤拖地粉红烟纱裙,手挽屺罗翠软纱,风髻雾鬓斜一九凤金步摇,顾盼生辉,绝世超然。

    今晚的宫晏也算是家宴,因为晏老夫人在宫里,晏文钦便也来了,而承欢怎么也不肯来,盛夏去唤她时,她眼中悲绝落寞,怕是想起了家人。

    一时间,莺莺燕燕,香气弥漫,盛夏一瞥,萧启瑞的小老婆悉数到齐了。

    再仔细一看,潼贵妃还没来……

    “父皇。”一团火红的影摇摇摆摆地朝着主座奔来,乐儿气,毫不客气地扑进萧启瑞怀里。

    “乐儿闹腾着不肯加衣裳,所以臣妾来迟了,请皇上、皇后娘娘不要怪罪。”潼贵妃姿盈盈,似也精心打扮过,清丽的妆容倒让人眼前一亮。

    “起来吧。”萧启瑞没看她,而是指着盛夏对乐儿说,“乐儿,她是你的母后。”

    下的潼贵妃体一紧,神色尴尬,乐儿怯生生地对着盛夏唤了声:“母后。”盛夏不可置否,转向别处。

    萧启瑞心知盛夏不开心,便示意乐儿去找潼贵妃,乐儿却仍赖在他怀里,潼贵妃假意嗔怒,乐儿并不搭理,潼贵妃只好迈着青莲小步坐在怡贵妃左侧。

    萧启瑞有些无奈,盛夏只觉得这一幕很是刺眼,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有些食不下咽。

    “成王到。”

    盛夏抬起眼,换下戎装的成王其实是个俊俏的少年,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若有似无地看着别处。

    太监将他引至晏文钦右侧的空位,这上除了萧启瑞也就只有他们两名男子,流云今告假,听说是出宫去了。

    “皇上,你看,外面下雪了。”也不知是哪位坐的离大门较近的美人一时兴奋喊出了声,引得大家的目光都转向了屋外。

    一瓣一瓣雪绒花,在宫灯间翻转、流转。

    “臣妾记得,两年前的除夕夜也下雪了。”

    “那时候瑞嫔正得宠呢……”

    “是啊,瑞嫔还唱了首歌,皇上可喜欢了。”

    盛夏更加郁闷,想将一杯酒灌入喉中,就被萧启瑞夺过酒杯,他已将乐儿放回潼妃怀里。

    “臣妾,只是口渴了。”

    说的那么假,连盛夏自己都不信,更何况萧启瑞。

    “朕也口渴了。”说罢,萧启瑞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怡贵妃最先贴了上来,“天降瑞雪是大吉之兆,臣妾恭贺皇上新之喜。”萧启瑞不好拒绝,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臣妾也敬皇上一杯,祝天牧国泰民安,祝皇上龙体安康!”潼贵妃递上一杯酒,萧启瑞也喝光了。

    可恨,难道这二十八个女人给他敬酒他都喝吗?

    丝竹声声入耳,抚不平盛夏心中的烦忧。

    “皇兄,这样喝酒好没意思,不如让你的美人们助助兴吧。”成王喝了不少酒,酒刚上来“本王听说皇后娘娘琵琶曲享誉天下,不知今可否请娘娘赏脸,为皇兄奏一曲。”

    又是琵琶曲,盛夏瞪了一眼怡贵妃,她正像狗皮膏药似得粘着萧启瑞,萧启瑞无动于衷地任由她倚着他。

    “成王谬赞,本宫就献丑了。”很好,盛夏相信再过一会怡贵妃便会悔青了肠子。

    菲儿为盛夏取来琵琶,她端坐在大中央,摆好了姿势,转轴拨弦试调音韵,全心投入,未成曲调先有

    “丹青如意,挥毫写意绕指间,柔肠寸断,韶华去”

    玉指纤纤,拨动琴弦,朱唇微动,盛夏的清唱与琵琶的婉转配合得很好。

    “萧瑟秋意,离别青丝换霜雨,百转千回,长相依”

    她的人如流水般清莹,她的曲子如天籁般轻灵,她的声音潺潺流过心间,令闻着动容。

    “是前世曾痴迷,还是今生难相忆……”

    乐儿在潼贵妃怀中听着听着便睡着了,潼贵妃便将她交给玉儿带回宫里。

    此时盛夏的演奏还未结束,成王便拿着两碗酒,走到盛夏面前。

    “皇后娘娘弹得好,本王敬你。”

    盛夏不予理会,萧启瑞不忍打断她的曲子,只是悄悄命小德子扶成王回位置上去。

    “天涯相隔已远,生离死别两两相间……”

    “啊——”成王像是喝醉了,与小德子纠缠时将两碗烈酒泼在盛夏上。

    “来人,带成王去醒酒。”萧启瑞怒了,走到中将成王从盛夏边推开,用龙袍的衣袖擦拭盛夏脸上、衣服上的酒渍。

    “臣妾先回琉璃宫换一衣服,皇上不用担心。”盛夏眼前的余光瞧见怡贵妃因为妒忌变得狰狞的面容,淡然一笑,前世她自学了多种乐器,为的是能多做几份家教,琵琶算是学得不错的,若不是怡贵妃总惦记着,她也不愿轻易显露。

    她不仅会弹琵琶曲,而且还弹得这么好,难道她真的是映雪公主?怡贵妃全无力,看了一眼潼贵妃,只盼她的计划能成功。

    “主子,让奴婢去杀了成王。”菲儿忍成王很久了。

    “你又打不过他。”盛夏故意逗菲儿。

    “可惜今天流云不在,不然奴婢和流云联手,定要挫挫成王的锐气。”菲儿很自然地想到找流云帮忙,自他随主子出宫后,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盛夏莞尔,坐上銮轿回到琉璃宫。

    青蓝与菲儿快速为她打点好一切,好在她的倾城之姿不管梳什么发型、穿什么衣服都很好看。

    “砰——”返回的途中,盛夏听见烟花绽放的声音,掀起珠帘。

    天空中五彩的烟花开出一朵朵绚烂的花朵,闪耀夜空,和着粒粒白雪,一块凋零。

    他和他的妃子们正在看烟火吧,盛夏失落了。突然有火光晃过她的黑瞳,她追寻着一看,那火光朝着燕子楼的方向去了。

    “菲儿去看看。”她便下了銮轿,匆匆追了过去。

    “主子,流云不在,咱们还是回宣华把……。”菲儿担心有诈。

    “燕子楼已是废墟,会去那里的人很有可能是那下毒放蛇之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那人定然想不到她会中途离席,盛夏心想一定要将他人赃俱获。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