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我们的敌人是一样的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回宫。”

    盛夏不会再像萧启瑞生辰那不顾一切地将他夺过来,也不会像潼贵妃一般低眉顺目,委曲求全,她明白潼贵妃的无可替代之处,毕竟乐儿是萧启瑞唯一的孩子。

    琉璃宫,东厢院。

    承欢搀着晏老夫人在院子里散步,因为住得近,承欢不时地照应着老夫人,权当是在宫里找一份事做。

    “见到皇后娘娘还不跪下。”承欢醒来后,流云便没进过东厢院,自是不知道她一直都是如此,见到盛夏不跪也不说话。

    “流云,你先退下吧。”盛夏温和地说道,毕竟都是女人家,他一个大男人在这也不好。

    见流云犹豫,菲儿便将他推了出去,“我会保护主子的,你赶紧走吧。”虽然她功夫不济,但对付一个病秧子还是绰绰有余。

    “本宫给你的药都吃了吗?”

    承欢虽然年幼体弱,子却很刚烈,一开始绝食了几天,盛夏以“魏国公在地下也不愿看见魏家唯一的血脉死得这么没价值”激她,承欢才有所转变,不变的是对她的恨,她能谅解,毕竟因为她一人,魏家一百多人都化成了亡魂。

    “菲儿。”盛夏让菲儿点了承欢的道,将她与晏老夫人带进屋子里。

    菲儿燃上炭火,屋里渐渐暖和起来,盛夏先为承欢诊脉,她的脉象仍没有好转,“承欢,你的病冬难治,明年夏时,才是最佳治疗时机。”

    承欢眼里挣扎不断,按盛夏的说法,她必须在宫里住到明年夏天。

    “你不是想报仇吗,呆在本宫边不就是最好的机会。”

    盛夏说罢便不再看她,来到晏老夫人边,抚脉之后发现经过十余的治疗老夫人的经脉渐渐疏通开来,不出月余应该会大有起色,她温柔地对老夫人道:“老夫人,本宫现在为你施针,你不要乱动好吗。”晏老夫人点了点头,看着盛夏的眼里满是慈

    盛夏这才放心地取出金针,取中脘、丰隆、内关及涌泉、人迎、风池两组位,以益智化浊针法位晏老夫人治疗。

    “娘娘,皇上来了。”

    盛夏平静地将手中的金针交予菲儿,让她继续施针,便返回大厅迎接圣驾。

    “夏儿。”

    不论他怎样地温柔,盛夏心中已升起了一道隔阂,随让他夜里与她欢好,而白天却与潼妃、乐儿共享天伦,还偏偏被她撞见。

    “如果是因为潼贵妃,夏儿大可不气,朕心里没有她。”

    盛夏听到他这样说,心里自是好过了一些。

    “臣妾哪敢生皇上的气,臣妾是一国之后怎能独占了皇上,还请皇上今后雨露均沾,别让臣妾成了矢至之众……。”

    萧启瑞惩罚似地咬住她的唇,“再胡言乱语,朕现在就要了你。”

    盛夏红了脸,刚才的郁闷全数散尽,昨夜香艳的一幕幕回放在脑海,心如小鹿砰砰直跳,“臣妾怕了皇上,请皇上大人大量放过臣妾。”

    萧启瑞却狠狠抱过她,“朕是不会放过夏儿的。”

    说着就要吻上来,盛夏以为他当真有了兴致,挣扎着想逃,她可不想被人说成红颜祸水,让萧启瑞大白天地也流连在琉璃宫中。

    “皇上,臣妾听说成王回来了。”

    盛夏倒不是真的担心成王,而是担心对她上下其手的萧启瑞。

    “是朕招他回来的。”这招有效,萧启瑞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牵着她坐在窗前。“年后,燕京恐有变数。”

    盛夏一惊,恐有变数,……

    萧启瑞知道她会担心,握紧她的手,“相信朕,会没事的。”这件事除了少数知晓的几名大臣,他只告诉了盛夏一人,他知道聪明如她,迟早会看出端倪。

    盛夏有些自责,萧启瑞为了家国天下运筹帷幄,步步为营,而自己却为了儿女私怨天尤人,实在是拖了他的后腿。

    “臣妾相信皇上。”盛夏环在他颈间,轻轻靠了上去。

    碧湖凌冽成冰,屋里却温暖如,两颗心贴在一起,融成一幅画。

    萧启瑞从御书房走后,潼贵妃带着乐儿悄悄进了芙蓉

    “虎毒不食子,妹妹当真要如此?”

    怡贵妃面露惊讶,这女人恨皇后已经恨到了这地步。

    “从皇上生辰那皇后生生将皇上从妹妹边夺走,妹妹就发誓与她不共戴天。”潼贵妃说着,眼泪便簌簌地落下来,“皇上夜夜留宿琉璃宫,你我这贵妃当得好生窝囊。”

    怡贵妃叹息,潼贵妃说得对,没了皇上的宠,贵妃之名又有何用?其实潼贵妃和她一样,都是可怜人。

    “那妹妹想要姐姐怎么做?”

    怡贵妃一咬牙,新仇旧恨,就都清算了吧。

    “妹妹只要姐姐想办法让皇后离开大,其他事妹妹自有安排。”潼贵妃收了眼泪,恢复谄媚的模样,能不能扳倒皇后全看这一次。

    “妹妹这么信任姐姐?”

    怡贵妃挑起秀眉,选贤大典前一天潼贵妃也来找过她,那时她不屑于她合作,后来听说皇后娘娘当众了出丑,看来潼贵妃也的确有些本事。

    “我们的敌人是一样的。”

    潼贵妃站在窗前,望着梅园里几株含苞待放的花儿,语气平淡如水。

    “娘娘,成王求见。”这时,一名宫人前来通传,潼贵妃暧昧一笑,朝着怡贵妃欠了欠,唤玉儿将乐儿带出梅园,转出了芙蓉

    成王进屋时,与潼贵妃擦肩而过,瞟了她和乐儿一眼,并没有行礼,也没有过多的表示,径直走向怡贵妃。

    “皇嫂,多不见,你过得好吗?”

    成王难掩相思之,令怡贵妃有些尴尬,她知晓成王的心意,但除了他的心意除了有一点利用价值外,怡贵妃也想不出什么让它继续存在的理由。

    “劳成王挂念,本宫过得不太好……”

    成王一听焦急起来,她贵为贵妃,谁敢让她过得不好?

    “是皇兄欺负皇嫂!?”

    提起萧启瑞,怡贵妃忍不住抽泣起来,其实他并没有对她怎么样,可正是因为他这样冷漠无才让她更加伤心,却道“与皇上无关,是本宫年老色衰,比不上皇后娘娘!”

    />成王见怡贵妃掉泪,心如刀绞,恨不得去杀了皇后。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