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本小姐买八颗神丹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马车内,萧启瑞似笑非笑地看着盛夏。

    淡粉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怒放的梅花,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外罩五彩刻丝石青小袄,颈上围着貂毛围领,活脱脱一跌落尘世的仙子。

    “很合。”

    他抚上她的貂毛围领,心知这是为了遮掩他落在她颈上的吻痕。

    盛夏往里一躲,刻意地避开他,流云就在外面,她不愿与萧启瑞太亲密。

    “敢问萧公子为何要带小女出宫?”

    他眼神暧昧,看得盛夏心跳加速,只好先随便扯了个话题。

    “娘子怎么唤为夫作萧公子?该罚!”萧启瑞显出饿狼本,一手握住她的纤腰,整个子压了上去,吻住她的唇,其实他带她出宫最重要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想她了,经过昨夜,他已彻底着了她的魔。

    “唔……”盛夏被他吻着,也不敢挣扎,怕流云发觉什么。

    “主子,去哪?”流云的声音响起,盛夏急忙推开了他。

    “陈家酒楼。”萧启瑞眉心微蹙,流云太不解风了,如果是晏文钦,肯定不会这番无趣。

    一回头瞧见盛夏坐得离他远远的,霸道地挤过去一手抱过她,啃食她的唇。

    流云只觉得马车的微微有些倾斜,虽然疑惑却继续赶着车,很快就到达燕京城的中心——永宁街。

    永宁街商贾齐聚,贸易繁华,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陈家酒楼就位于这条街上。

    “下来吧。”

    萧启瑞跳下马车,牵着盛夏走下来,流云将马车拴好,陪着他们一起进了陈家酒楼。

    “玄儿,你且在屋子里等我。”

    萧启瑞带着盛夏走进一间临街的包间,桌上布满佳肴,还放着一壶上好的女儿红。

    她才发觉午时已过,她怎么睡了这么久……都是萧启瑞的错!

    “什么时候回来?”

    盛夏并没有问他去哪,她知晓他不带她一起去必然有原因。

    “最多一个时辰,饿了就先吃些东西。”

    萧启瑞安顿她坐下,命流云守在包间外,而他好像进了隔壁的包厢。

    他来找谁,这样神秘?

    盛夏刚吃过早饭,没什么胃口,便没有动桌上的碗筷,只是回过头望着永宁街上的喧嚣。

    在幽然谷中十年,又在宫中呆了三个月,她竟模糊了外面世界的模样,今随萧启瑞出宫她才深深感受到在宫里的压抑和不自由。

    她好羡慕那些能够过着平静生活的人们,入宫前她曾想过要逃离燕京,逃离萧启瑞,哪知世事多变,她上了他,再也逃不开……

    “走走走!”一粗糙的男声嚷嚷着,盛夏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严重驼背、全脏兮兮的乞丐老头儿徘徊在陈家酒楼前,掌柜正拦着不让他进来。

    “我是来找人的。”老乞丐两眼望着酒楼里腾腾的饭菜,口水直流。

    “忽悠谁啊,再不走,我打你了!”说着掌柜就起上菜的木盘子对着老乞丐一挥,老乞丐急忙用双手护住头部。

    “小二,这位老先生是我的朋友,请他上来。”盛夏一语惊呆了掌柜和老乞丐。

    老乞丐犹豫着,望了盛夏一眼,肚子里发出“咕”的一声,便随着掌柜走进酒楼,引得大厅里的人议论纷纷。

    因为盛夏交代过,流云没有阻拦就放老乞丐进了包间。掌柜毕恭毕敬地向盛夏行了个礼,萧爷才是陈家酒楼真正的老板,这位小姐是萧爷的朋友自然不能得罪,但他想不明白这么好看的小姐怎么会认识落魄的老乞丐?

    “姑娘为何要帮老夫?”包厢里,老乞丐一边将鸡腿塞进嘴里一边问,一点儿也不客气。

    “不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一桌子菜浪费了。”盛夏觉得这个老乞丐有意思的,竟然文绉绉地自称“老夫”。

    盛夏看着他将一大桌子菜横扫一空,不想他这到底是几天没吃东西了?

    “谢谢姑娘款待,以后有什么老夫帮的上忙的,小姐尽管开口。”老乞丐吃饱喝足,准备闪人。

    “嗯,你走吧。”盛夏并不在意他的话。

    “如果姑娘想要找老夫,就来鸣翠谷。”

    “嗯。”盛夏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去什么鸣翠谷,只是礼貌地给予了回应。

    老乞丐见她不冷不地样子却有些恼了,“姑娘不知道鸣翠谷是什么地方吗?”

    “是什么地方?”她还真的不知道。

    “那姑娘总不会没听过$%#$?”老乞丐说了些什么盛夏也没注意听,她又被街上的吵闹吸引过去。

    那是陈家酒楼斜对面的东南药房门口,一个年轻人被推倒在地上,一名老妇人撞撞跌跌地走向他,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没钱就不要来捣乱,赶紧替你娘准备棺材吧!”郎中模样的人站在店门口,恶语相向。

    “王大夫求求你,行行好先给我一颗神丹吧,我娘她三天前就犯病了,再不吃神丹她就要疼死了!”年轻人顾不上扶起老妇人,跪着向王大夫乞求道。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王大夫却一脚踢开他,“你娘死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开的是药房又不是善堂!”

    这时从药房里跑出一个小丫鬟,扶起老妇人,对着王大夫道:“老爷,陈公子所有的家产都用在咱们药房买神丹了,您就送他一颗不行吗?”

    “你这个胳膊弯外拐的死丫头,看我不打死你!”王大夫见丫鬟帮着年轻人说话,恼羞成怒,随手拿起一根扫帚打在她上。

    盛夏再也看不下去,推开房门,匆匆下了楼梯,流云也赶紧跟了上去。

    “喂……”老乞丐愣住,这个小姑娘也太不识相了,竟然连他堂堂鬼手医仙的面子都不给。罢了,这个人以后再还她,老乞丐瞧了瞧四周,顺手将桌上的女儿红藏进衣服里,大摇大摆走出陈家酒楼,不知去向何处。

    东南药房门口,流云拨开人群,盛夏款款缓缓走来,停在王大夫跟前。

    众人一时傻了眼,哪儿来的仙女,燕京城里竟有这么美的女子!

    “姑娘有何指教?”王大夫眯起色眼,对盛夏鞠了一躬,谦谦有礼,和刚才凶狠得

    模样判若两人。

    “请问王大夫,这位公子口中说的‘神丹’是什么?”

    王大夫不明盛夏的来意,但怎会放弃宣传神丹的大好机会,“我们东南药店所售的神丹是以千年雪莲、冬从夏草和万年人参等无比珍贵的药材炼制而成的奇药,不但能治百病,还能延年益寿。所以不是老夫不肯送神丹给陈公子,而是这神丹实在太珍贵,老夫送不起啊!”

    王大夫望了周围的群众一眼,惺惺作态。

    “噢,那陈公子的娘怎么吃了神丹却没好呢?”盛夏不屑,这个王大夫分明是个骗子。

    “起先王大夫说我娘病得重,要吃三颗神丹才能好,我倾家产买了三颗神丹,我娘吃下确实好了一些,可没多久病又犯了。”陈公子搂着老妇人,眼圈泛红,“王大夫又说我娘得的是绝症,但只要再吃七颗神丹就能马上痊愈,可我已经没钱了。”

    陈公子抱着老妇人痛哭起来,老妇人嘤嘤凄凄,似乎很是难受

    “本小姐买八颗神丹。”

    盛夏冷笑,这么神的神丹她倒要见识见识。

    “一颗神丹要一百两银子,姑娘可当真?”王大夫似乎不相信她有这么多钱。

    盛夏示意流云掏钱,流云一掏掏出三枚金锭,差点没晃瞎了王大夫的眼。

    “快,给姑娘取神丹。”捧着金锭,王大夫冲着药房里的伙计喊道。

    盛夏接过所谓的“神丹”,拿起一颗嗅了嗅,又放进嘴里咬碎,含了一会悉数吐出,只是些普通的安神药材。

    众人见她把一百两一颗的神丹吐在地下,纷纷大呼可惜,王大夫也不恼,反正金锭倒手,她怎么吐都随她去。

    “给你娘吃下吧。”

    盛夏将余下七颗神丹悉数递给陈公子,陈公子激动得不停向他磕头。

    王大夫面色难看,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小姑娘会把余下的神丹全部送给陈公子。

    小丫鬟机灵地进屋里端出一碗水,却被王大夫狠狠瞪了一眼,但碍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也不好再动手。

    陈公子将七颗神丹依次喂入老妇人嘴里,期待着奇迹出现。

    “娘,好些了么?”

    老妇人摇摇头,她依然奄奄一息。

    周围吵杂起来,大家都在议论着王大夫的神丹怎么没有效果。

    而老妇人因为一下子吃了太多安神的药丸,沉沉地睡去,陈公子不明缘故,大哭起来。

    王大夫也以为老妇人吃了神丹后离开了人世,转就要躲进药房。

    “流云,速速将这个制假药的庸医拿下!”

    盛夏原本俯为老妇人诊脉,瞥见王大夫想溜,一声令下,流云把他擒住,众人拍手叫好。

    “你娘肝火太盛,加之气血不足才会如此虚弱,一会过来陈家酒楼拿方子,注意以后饮食要清淡。”

    盛夏说完便起想要离开,全然不在意众人投来崇拜的目光。

    “皇后!她是皇后!”

    突然,人群里一名参加过选贤大典的考生认出了盛夏,惊呼道。

    盛夏和流云大惊,加快了脚步,后的陈公子却对着她的背影跪下。

    “草民叩谢皇后娘娘救母之恩,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一时间永宁街上 “娘娘千岁千千岁!”地叩拜声此起彼伏。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