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红罗帐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萧启瑞抱着盛夏走在雪地,全然不顾后潼妃带着哭腔地呼喊,他只想快些将怀里瑟瑟发抖的女人带进温暖的屋子。

    “皇上。”感受到萧启瑞的体温,盛夏渐渐舒缓过来。

    “对不起。”她低低问道,“潼妃那不要紧吗?”

    “别说话。”萧启瑞只是将她搂得更紧,用大手遮挡着她的侧脸,不想让寒风刺痛她的面颊,加快了脚步。

    沿路的宫人们远远地望着他们,流言已开始疯传。

    盛夏贴着他宽广的膛,想起晏文钦的话,如果萧启瑞真有什么苦衷,那他此刻抛下潼妃,必然会造成他的困扰。

    这么做是不是太自私了?

    羽睫挂泪,盛夏的小手紧紧抓住萧启瑞前的衣裳,本来就是自私的,她宁愿天下人骂她是个妒妇,也不愿看他拥其他女人入怀。

    而那温润的泪珠滑落在萧启瑞的掌心,他低头亲触她冰冷的唇,似在给她鼓励。

    盛夏望向他,他微微地笑着,明若桃花,彼时盛夏竟也暂时放下忧伤,陷入了他为她造的温暖世界。

    一路无话回到琉璃宫。

    冬儿原本正在打盹,被众人的脚步声吵醒,见皇上抱着娘娘进屋,一时手忙脚乱,却见压根没人理会她才松了口气,如此说来,皇上定是择了娘娘伺寝,她不洋洋自得,又可以去向桃她们炫耀了。

    青蓝收拾好菲儿递来的白狐披风,又忙着换上一壶茶,瞧见冬儿得意的模样,狠狠瞪了她一眼,警醒她别给娘娘惹事。

    “都退下吧。”

    一干宫人退了出去,菲儿带上了房门,守在门外。

    萧启瑞将盛夏放在凤塌之上,为她盖好被子,亲自为她倒了一杯茶,吹了吹,才递到她跟前,看着她小啐了一口。

    盛夏动了动子,想下,却被他锢住。

    “好好躺着。”温柔却不容拒绝。

    盛夏为难,手中的茶杯总得放回桌子上吧。

    萧启瑞会意,不由分说夺过她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又打开香炉点燃一块檀香。

    盛夏脸一红,他是一国之君,却愿意放下段为她做这些事。

    “皇上……。”盛夏言又止,前些天他总在夜里悄悄地来看望她,然后为她燃一块檀香。

    “玄儿。”萧启瑞也想起那些天他夜夜守在她前,看着她美好恬静地睡着,几次忍不住想要拥抱她,却又不忍惊动她。

    红烛摇曳,香韵幽幽,两人的眸中只有对方。

    萧启瑞再压抑不住,覆上她的唇。

    盛夏被他的炽包裹,紧张起来,又不自主动回应着他的吻。

    尝尽了她口中的芬芳,萧启瑞依依不舍地松开她,抚着她微红的脸,“玄儿,你可愿意做朕的妻子?”

    盛夏低着头不敢看他,她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在她准备为他跳那一曲剑舞时,就已经决定好了。

    “臣妾愿意……”盛夏眉眼低低,轻颦浅笑,萧启瑞开怀不已。

    “知我心者,谓我心忧。”他念出了她在宴会上吟唱的那首词,“朕做玄儿的知心人。”

    盛夏心中欢喜,从他口中说出的绵绵话如窖藏已久的冬蜜,丝丝甜入扣。

    素衣红妆,盛夏仍穿着那轻透的舞衣,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天知道她这幅小女人的模样有多撩人心扉,萧启瑞恨不得马上把她吃干抹净。

    “玄儿……”萧启瑞深似海,一手与她十指交缠,一手缓缓地褪去她上的衣物,锁骨秀肩,微波漾,盛夏水灵灵的玉体完全呈现出来。

    “别看了……”她羞的用手遮掩。

    萧启瑞一时呆住,虽然早已在銮轿里见过她的体,可是此刻他仍被震惊了。

    她圣洁得宛如一朵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只是口的那抹疤痕与她的完美格格不入,却映在他心里。

    “朕定不负你!”

    一声轻唤,一声喘,红罗帐暖,**难忘。

    烛光骤然熄灭,门外的菲儿自然猜到屋里发生了什么,她真心地为主子高兴,却又忧伤起来,被羞辱的一幕不堪回首,这一生,她都失去了和被的机会。

    罢了,一生一世跟着主子便好。

    树上的流云将她的失落收进眼里,他以为菲儿对皇上暗生愫,所以皇上与皇后在一起她才会难过,不过看她难过的样子那么楚楚可怜,让他想要保护她。

    流云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怎么会产生奇怪的想法,这个丫头是他的仇人才对。

    今夜,琉璃宫里暧昧弥漫,一片祥和,而景殇宫却成了后宫中最大的笑柄。

    “娘娘,奴婢求求你开开门吧。”彩玉在门外已求了一个多时辰,自皇上抱着皇后走了之后,

    主子就将自己锁在屋子里,谁也不搭理。

    屋内,潼妃坐在冰冷的地上,止不住地流泪,她为他生下了乐儿,她为他不惜与魔鬼做交易,可是他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施舍。

    皇后来之前,他对后宫妃子从来都是宠而不,皇后来之后,他却将所有的宠都给了那个女人!

    都是皇后的错,她不来搅局,皇上怎么会走!

    生生将她的人从她边夺走,潼妃对盛夏的恨已入骨,即便是将盛夏挫骨扬灰,也不足以解气。

    另一边,怡贵妃也收到了皇上留宿琉璃宫的消息,发了大脾气。

    “这个女人,就知道狐媚皇上!”芙蓉的瓷器成了怡贵妃的出气筒。

    桃看着她将花瓶、茶壶、香炉全都摔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娘娘,您别太激动,太医说荨麻疹……”

    “荨麻疹又如何,就算本宫死了皇上也未必在乎。”怡贵妃忍不住抽泣起来,那天从皇后的晚宴上回来,她便发现全隐隐发痒,轻轻一挠就是一处风团,当时她也没在意,后来风团却越来越多,才唤了太医前来,太医说这是血之症引起的荨麻疹,需长期调理,不仅要忌口还要保持心舒畅。

    可有皇后在,她怎么舒畅得起来!

    &nb

    sp;后宫深院,还不知有多少妃子无法入睡,或痴或恨或念或怨,皆因盛夏而起。

    “皇上,你当真为了皇后连江山都不要了?”

    一抹影如幽魂游走在夜色里,放飞了手中的鸟儿。

    “好侄儿,为了一个女人惹怒仙主值得吗?”瑞颐公主撕碎了手中的密信,凤眼眯成一道狭长的弧线,“可别怪姑姑无!”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