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此心用度八百遍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菲儿扶着失了魂一般的盛夏走下台阶,路过晏文钦边时,他侧了侧,向盛夏行了个礼。

    “请娘娘相信皇上,皇上他选潼妃——。”晏文钦想了想,省去了“伺寝”二字,继续说道“皇上有不得已的苦衷。”

    盛夏目光微转,“不得已的苦衷!?他是皇上,选谁伺寝都是他的自由。”

    终忍不住,泪滴掉落,原本低着头的晏文钦,缓缓抬起头,瞧见她水雾之下的绝望。

    “娘娘与皇上义深厚,请娘娘相信皇上。”晏文钦不太会安慰女人,他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让她不要这么难过。

    盛夏不语,与萧启瑞义深厚的是渔玄,不是她!虽然她也上了他。可他当着她的面,牵着另一个女人离开。现在他与潼妃应该耳鬓厮磨,交缠在一起吧。

    越想心越疼,盛夏不再理会晏文钦,向外走去。

    “娘娘,皇上他卧薪尝胆整整三年,为的就是迎娶娘娘为后。”

    盛夏不为所动。

    “娘娘,皇上为了掩饰娘娘的份,不惜触怒墨皇将齐太尉暗杀于宫门外。”

    原来齐太尉,是他杀的……

    盛夏依然走着。

    “娘娘,皇上为了娘娘,用天牧国的雪域地图换来墨皇的兵符三年。”

    他竟然用雪域地图去换三年的兵符……

    盛夏驻足。

    “皇上他,是拿天牧国的半壁江山保护着娘娘。”

    晏文钦一向谨言慎行,而今却当着菲儿的面对盛夏说出这番话,因为他深知如果他不把这些事告诉皇后,皇上定然也不会说,那么以他们两人的子怕是要像三年前的那个误会一样,永远也解不开。

    盛夏和菲儿还是走出了芙蓉,她没有回头看晏文钦。

    零落的雪花,纷飞的眼泪,盛夏的心完完全全地迷失了。

    “菲儿,去景觞宫。”

    跟在后的流云见盛夏转了方向先是吃了一惊,又赶紧随了上去,晏文钦的话他都听见了,他也希望皇上能与皇后在一起。

    景觞宫里,檀香四溢,潼妃褪去外衣,解开了发髻,玲珑段足以叫天下男子为之心猿意马。

    “臣妾为皇上更衣。”

    萧启瑞冷冽地望着她。

    “皇上,已有许久没来景觞宫。”

    怡贵妃将手伸进了他的衣襟。

    “乐儿每次都问臣妾父皇怎么不来看她,臣妾也只能以皇上国事繁忙为由搪塞过去。”

    怡贵妃轻轻倚在他怀里。

    提起乐儿,萧启瑞倒是略有触动,乐儿毕竟是他的骨

    见萧启瑞神色有些缓和,怡贵妃放肆地想去解开他的腰带,却被他抓住了手。

    “朕今夜没心。”

    潼妃尴尬,自己这般投怀送抱他却不为所动,但又立即换上笑脸,“那臣妾就静静陪着皇上。”

    萧启瑞看了她一眼,竟觉得她长得与玄儿相像。

    “你先睡吧。”萧启瑞撇过脸,三年前就因为把她当成了玄儿,才铸成大错。

    怡贵妃悻悻坐在沿,没关系,长夜漫漫,她不信皇上不对她动心。

    她等了三年才等到今天,绝对要让皇上迷上她。

    盛夏站在景觞宫外已将近半个时辰,白狐披风里只是单薄的舞衣,迎着风雪冻得她嘴唇发紫。

    “主子,你这是何苦呢,皇上不会出来的。”

    景觞宫的宫人虽都瞧见皇后站在雪里,却无人敢去向皇上通传,菲儿想去又被盛夏拦下。

    “傻菲儿,你先回去吧。”

    “主子,我们一起回去吧。”菲儿不依,要拉着盛夏回宫,主子弱,怎么受得住这极寒的雪夜!

    “不等到他出来,我不会走的。”

    盛夏坚持,他为他做了那么多,她却不相信他,既然晏文钦说他有苦衷,那么她就在景觞宫外陪着他,陪他一起度过难关。

    她猜,他心中定也万分难过……

    “主子,菲儿不明白。”主子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要傻傻的折磨自己,她突然想起前些天她为主子包扎练习剑舞不小心划伤的手臂时,也问过主子,这样认真是为什么?

    当时主子笑着说,

    “为博他一笑,此心用度八百遍,不嫌厌倦。”

    皇上的笑对主子来说有那么重要?

    突然有积雪骤然掉落,发出声响,是流云不忍,暗自发力,将掌风打向远处的松树。

    萧启瑞一下便察觉到流云的气息。

    流云在这就说明她也在。

    萧启瑞推开窗子,那个瘦弱的影站在雪地里,一头如瀑的黑丝上已沾染了不少雪花,她的小手缩在白狐披风里。

    该死!白狐披风里竟然是那件薄如纱的舞衣。

    萧启瑞想立刻飞奔到她边,将她紧紧地锢在怀里,再也不放手。

    盛夏看到了窗边的萧启瑞,她就这样望着他,忘记了漫天白雪,忘记了心碎无痕。

    她的眼神让他肠断,她就在他眼前,触手可及,却不能拥抱。那些人以她的命相要挟,锦盒里的那只红玉小鱼指的就是渔玄。

    怡贵妃好奇萧启瑞为什么一动不动望着窗外,凑上来一看,才发现原来盛夏站在雪地里。

    “皇上,皇后娘娘来了, 不如臣妾去请她进来吧。”虽然心中千万个不愿意,但是戏还是要演一演的。

    “不用了,朕会派人送她回去。”萧启瑞冷语,此刻也只能先委屈了玄儿,那些令玄儿伤心的人,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

    怡贵妃大喜,歪歪头靠在萧启瑞的肩上。

    萧启瑞没有推开他,他想刺激

    盛夏,让她快点回宫。

    盛夏知道萧启瑞是故意的,可她却更加倔强,抖了抖上的雪,只觉得全都已没了知觉。

    她不走,走了就是认输。

    萧启瑞也没有要关窗的意思,他们就这样隔窗相望,以深拂去尘嚣。

    摇摇晃晃,盛夏发觉眼前变得模糊。

    菲儿扶着她,一触到她的手吓了一条,没有一丝温度。

    菲儿急的哭了,“主子,求求你,跟奴婢回去吧。”

    “我没事,别担心——”话还没说完,盛夏就瘫软在雪地里

    “主子,主子——”菲儿大喊着,“皇上,求你救救主子——”回头看去,皇上早已飞跃出了窗子,落在主子边。

    “玄儿,朕来了。”萧启瑞从菲儿手中接过盛夏,拥着她,抚去她一的白雪,抱起她,往琉璃宫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