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知我心者,谓我心忧(小高潮)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素小胖 书名:倾世医后
    丝竹声渐弱,怡贵妃舞毕,大家却还沉浸在她的舞姿中,连盛夏都不得不承认,怡贵妃的舞堪称完美。

    “赏。”萧启瑞一语打破了沉静,未作评价,怡贵妃羞地谢了恩,又退下去换衣裳,她眼中自信满满,相信皇上定然会钦点她侍寝。

    “皇上,臣妾也为皇上准备了一份薄礼。”说话的是潼妃,今夜她穿了件冰蓝色的衣裙,不似其他嫔妃大红大紫,倒以素雅夺人眼球。

    潼妃呈上的是一幅绣品,萧启瑞敞开一看,竟然是双面绣。正面用金丝绣着双龙戏珠,一条龙挥着龙爪,另一条龙缱倦直上,宝珠熠熠闪光;而背面绣的则是一对栖息在水潭里的仙鹤,其中一只仙鹤收翅仰天,另一只仙鹤提颈展翅,连羽上的纹路都清晰可见,潼妃精巧的绣工展露无遗。

    盛夏感叹,不失文武大气,又有贺寿之意,潼妃也确实费了些心思。

    “赏。”萧启瑞将双面绣收起,语气和刚才一样,潼妃谢了恩,端坐在位置上。

    陆续又有妃子送上贺礼,也有妃子弹琴奏乐,盛夏心中酸涩,萧启瑞的女人们倒也是各个多才多艺,与渔玄分开的三年想来他也过得逍遥自在。

    萧启瑞一直没与盛夏说话,只是偶尔会把眼神移向她,看她木着脸,埋头不语,又将黑眸看向别处。

    盛夏心中堵得慌,她的男人被这么多女人环绕着,叫她如何高兴得起来。

    最后一名妃子送上的是一枚香囊,香囊上绣着蔷薇花,盛夏一惊,这与她腰间的香囊一模一样,忍不住侧目,那名妃子的灵蛇髻称着鹅蛋脸,樱桃红唇,肤嫩如雪,也是难得的美人。

    盛夏记起,那她设宴款待后宫众妃,这名妃子也送了一枚绣着蔷薇花的香囊给她。

    但蔷薇花饰女子还说得过去,送予萧启瑞有些不妥吧。

    “虞美人有心了,赏。”萧启瑞却接下香囊,当众将腰间的香囊取下,替换上去,令其他妃子唏嘘不已,凭什么虞美人一个小小的香囊令皇上这样厚待。

    盛夏双颊一红,他莫不是想和自己用一样的香囊吧。

    “皇后娘娘,今是皇上的生辰,你怎么忘了准备贺礼呢?”怡贵妃似只对着盛夏说,实则周围的妃子都听得见,“臣妾听闻娘娘的琵琶曲是为一绝,不如为皇上奏一曲,皇上定会龙颜大悦。”

    盛夏低笑,怡贵妃还是这么不知死活,看来上次为她准备的螃蟹不够多,她的荨麻疹好得有些快了。

    萧启瑞也望向盛夏,三年前他听过她的琵琶曲,哀婉悠扬,声声断肠,其实当年的水灯祭,映雪公主之所以能够一曲夺魁,全赖于屏风之后的她。

    今夜,她会为自己演奏一曲吗?

    “臣妾体不适,不想扰了皇上和诸位的雅兴,请皇上准臣妾先行回宫。”盛夏低眉,声音里带着些赌气的味道。

    萧启瑞狠狠地盯着她,她要离开?难道她真的不在乎他进其他女人的房?

    “今夜表现最佳的妃子,朕会召她侍寝。”

    字字珠玑,众妃各怀心思,盛夏却倔强地不肯看他,僵持着也不多说一句话。

    “退下。”萧启瑞并没有出口挽留。

    罢了,看来她是执意不肯献艺,今是他的生辰,她却这样狠心伤他,萧启瑞心中抽痛,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盛夏拖着凤袍走出承德

    大臣们很是惊讶,皇后娘娘不但没有为皇上准备贺礼,还提前离席,即便占着自己手握天御国大军也不能如此放肆吧。

    晏文钦亦感觉蹊跷,他本来很期待皇后今夜的表现,甚至已经料想她一鸣惊人的模样。

    盛夏走了,晚宴却仍在继续。

    潼妃见萧启瑞有些失魂,为他添了一杯酒,萧启瑞又全数灌进嘴里,大臣们见皇上心不好均不敢造次。

    萧启瑞捏紧酒杯,这个女人真的就这样走了!她当真已不再是三年前的玄儿!

    一阵寒风吹入承德内的烛火一刹那系数熄灭。

    大臣们和众妃动起来,怡贵妃与潼妃趁机装作害怕贴近萧启瑞,萧启瑞心知是流云的掌风,只是拧着眉,不知道他玩什么花样。

    一抹白影由外飞入,落在大中央。

    “来人——”有大臣以为是刺客,正呼救,突然大正中央洒下一束光,在地下形成一个光圈,光圈里站着一名以薄纱蒙着脸的白衣女子,若仙若灵,一头青丝如墨染,手中持一把银剑。

    “你是——”“何人”二字还未出口,晏文钦便示意刘大人闭上嘴。

    刘大人疑惑不解,莫非晏文钦认识这女子?黑暗中,他没瞧见主座之上的萧启瑞正目光柔烈地盯着中的女子,露出惊喜之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靡靡。”

    宛若天外之音,那白衣女子一挥剑,伴着吟唱,袅娜的腰肢婉转流连。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一双如烟的水眸语还休,流光飞舞,因蒙着面纱,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

    “天地悠悠,我心纠纠,此生绵绵,再无他求。”

    她手中的银剑仿佛和她的体柔和在一起,首尾相继,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求之不得,弃之不舍。来世他生,无尽无休。”

    水袖忽的抛起,银剑缓缓从她面前移过,面纱滑落,露出惊世的容颜。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从没有见过这样绝美的舞蹈,从没有听过这样动心的词曲。

    当这一曲剑舞终了,所有人都沉寂了,他们不敢相信眼前的白衣女子真的就是皇后娘娘,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女孩怎么能舞出如诗的凄绝,又怎能唱得出“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样的纯然。

    直到宫女们重新点燃烛火,众人才恍神过来,但见盛夏俯跪下。

    “臣妾恭贺皇上生辰之喜。”

    原来她提前离席只是障眼法,她早已准备了表演,要给皇上一个惊喜。大臣们无不为她的巧妙安排和绝世舞姿所倾服,而众妃虽然震惊但更多的是妒火横生。

    怡贵妃的指甲已深深嵌入里,

    既生瑜何生亮!她跳舞,皇后也跳舞,分明是要与她做对!

    满腹幽怨地看着萧启瑞,他会如何选择呢?

重要声明:小说《倾世医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