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场面混乱

    这两块毛料看似非常垃圾,当时她没有碰触它的时候,也是一眼扫过,没有再看第二眼的兴趣,可是触摸之后,却是发现了这块毛料内那惊人的舒适感,似乎让她漂浮在空中,翱翔世界。她不有些感叹,物极必反也。

    往往一件垃圾无比的毛料中,会出现令人震惊的翡翠,而如同那表现很好,拥有一吨半重量的傻大个毛料中,却是除了蛋大点的冰种翡翠,空无一物。

    所以,胡舒洁觉得自己手中的两块毛料的翡翠可不差。

    胡舒洁跟着老卓头去解石机区。而杜林和谭飞因为放心不下,也跟着去观摩。

    解石区域人满为患,走的近了,那解石机滋滋的切割声音响起,不挑起了众人的心弦。

    解石区有几部解石机,胡舒洁走过去的时候,顿时听到一阵嘶拉的难听响声,进入眼帘的是一整个二百多斤的毛料被完全的分成两半。

    “垮了,垮了,这块毛料两边都是白茫茫的晶体,可一点绿的迹象都没有,算完垮了。”切割机还未完全停下来,一名中年人已经不顾危险的首先靠了上去,两眼等的极大,看了看两边毛料的切口,顿时摇头大声叹息了一声。

    毛料的拥有者愣着直傻眼,几秒钟后,疯狂似的叫喊,拼命的狂奔出去。“啊!啊!啊!我的石头,我的翡翠,我的翡翠!”

    看的群众惋惜的摇头叹气。

    切垮了,叹息声,不屑的目光,估计也能让人发疯,而切涨了,那震天的欢呼,别人羡慕的目光,绝对能让人产生一种极强的优越感,这就是赌石的魅力。

    站在切割机旁边的胡舒洁有些迷茫了,她凑过去杜林的边问道,“林哥,垮了是什么意思?”

    杜林看了看她纯净的双眸,有些犹豫,她实在怕告诉了胡舒洁,生怕这个倔强的小妹子一时想不开,会发疯。只是,想了想,如果这样可以让她回心转意,打击她也是不错的手段。

    “垮了就是你这块毛料完全废了,里面不可能再出翡翠了,明白了吗。”杜林语重心长的说道,心里的急切显而易见。

    胡舒洁知道他是为了自己好,但是买到手中的东西,她还没想过要弃之,况且她知道这个毛料不同一般的毛料,尽管赚不了多少钱,但是至少还能让她有点收入,扔了,似乎有点暴殄天物。所以,只能让他失望了。

    解石区分有几个解石机。老林是这片区域解石的老手了,所以,卓器宣才决定将胡舒洁的毛料交给他,心里想着,估计着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只是老林看着手里的毛料后,不嗤之以鼻,似乎不想浪费时间去擦石,而打算着直接切开毛料。做了打算,老林双手握住压把,将带有锯齿的圆形刀片向毛料上切去。

    看到老林行事果断,没有半点犹豫,胡舒洁略带惊讶,但是怕会将里面的翡翠直接搞坏掉,急忙阻断,“爷爷,可以用擦石机吗。它本来就小了,一刀切了,心都碎了。”

    “我靠,就这种垃圾的毛料,也需要擦吗,小朋友,直接在中间来一刀,又快又省事,要是这里面都是白晶体,你就是擦到明年,也出不了翡翠啊。”听到胡舒洁幼稚的想法,旁观者有些站不住了。

    估计也就几百块钱的毛料,多半是被掩埋多年的毛料,等同于废料般的存在,不直接切开才怪。所以,他估计着这人除了不懂,就是在胡闹,才会叫人家擦石。

    “小洁想擦就擦,关你们事,这可是花了三百块钱买来的毛料,谨慎一些,小心一点又怎么了。”谭飞牛眼一瞪,直接站在了解石机前,面目不善的看着那些个说闲话的人。三百块钱可是小洁她今天的工资,这次一下全给花了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真的打水漂。

    这会胡舒洁静静的站着,没有理会众人的争斗,只是满意期待的看着老林。

    老林心中讥笑了一下。面无表的掂量掂量了手中的毛料,虽然有些不愿,但还是也不得不应着胡舒洁的要求去做。

    老林随手拿着毛料往一边的擦石机翻去,一手拿起砂条,一手按着石头,嚓、嚓、嚓,开始一下下擦了起来。

    胡舒洁心里有些激动,但是面容故作镇定,就着老林的边蹲着看。

    虽然胡舒洁的毛料有些不尽如意,但是,解石机旁边还是站满了人,毕竟大众都有一种通病,就是都想亲眼目睹毛料到底会不会涨,寻找着一份刺激。

    突儿,擦石的老林眼眸瞪大,手顿了顿,在众人都以为毛料要垮的时候,他叫了一声,“出绿了!”说完,激动的将手中的毛料放到一个瓷碗里,过滤了一趟清水,捞出来的毛料灰尘一扫而光,里面露出了凹凸不平的擦石痕迹。

    展现在大众的面前,是一个巴掌大的绿块,看着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赌涨了,赌涨了,这块废料竟然赌涨了。”平静过后,解石机旁的人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拼命的往前挤着,嘴里疯狂的大喊大叫着,仿佛赌涨的是他们一般。

    有些在后面伸长了脖子观看的人,听到喊叫,顿时也一个个全都不要命的往前挤,他们有想亲眼看看废料赌涨的难得场面,有的则是想要看看毛料的水种如何,值不值得购买。

    后面的人想要挤去前面,而前面的人挤的差不多要无处可站了。这时候的场面简直混乱到了极点。

    而看到这些人不要命的动作,这让谭飞和杜林二个愣头青彻底愣了,心里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但不得不感叹赌石真他妈刺激啊。并且在心里为胡舒洁感到欣慰。

    老卓原本要准备去招待别的客人,但是看到如今的状况,心有点不放心,急忙让边的人先围在解石的旁边,拦住势要冲上来的人流,以防止有人混水摸鱼。接着,他命手下去要了几名保安过来,这才稍稍控制了这失控的场面。

    ------题外话------

    么么,亲们,打劫打劫,快快收藏,要不,就,哼哼……。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天价神盗天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